Egalmoth之歌(75)

“好,好好,太好了!”内佛瑞斯特的主人夸张地用力拍着手,“祝贺你!Lord Egalmoth!达成了连我都不敢奢望的成就:让Meadhros像愤怒的公鸡一样炸毛。”Turgon说完放声大笑,声音大得连两层楼之下都听得见。被嘲笑的倒霉蛋缩在一旁,一脸晦气地斜着眼睛直瞅他,“那太好了,殿下,您就赶快找另外一个财务官吧。”Egalmoth毫不示弱地表示要辞职抗议。

“不准!你给我好好干活儿!”Turgon忍不住又大笑起来。彩虹领主撇了撇嘴,只好将可怜巴巴的目光投向白公主寻求帮助。

“能把Maitimo气得语无伦次的也只有你了。”白公主慢慢把Meadhros那封兴师问罪的信折起来。

“还有卡兰希尔。”Egalmoth小声顶了一句,被白公主用户凌厉的眼神压了下去,他只好喃喃地说:“能彻底惹毛他我真佩服我自己。”

“我早就和你说了别闹得太过头。”Turgon也忍不住责备这位能干的领主。

“我那么忙哪有空谁都管得到。”

“得了吧,我还不知道你?不是你出的主意放他们一万个胆子也不敢这么干。”

Egalmoth不服气地辩解道:“我还不是想替你多赚点钱。”

“你少来,这件事完全是因为你图省事。”

他们正在讨论的事情发生在不久之前,虽说是个偶然事件,但归根到底也是Egalmoth自己作出来的。本来Heavenly Arch家的商社控制着商路沿途区域,他们除了为商旅提供食宿,仓储等等服务之外还得保护商路的畅通和安全。商社的势力范围和各大领地相互重叠,配合着用武力清除半兽人的威胁,这本来是个互惠互利的好事情,偏偏Egalmoth暗地里教唆手下如果实在不想打就把入侵的半兽人往当地要塞那边赶,让守军去解决。别的领地上的商社主事头脑还比较清楚,偶尔为之控制得还不错。可是辛姆林商社这些愣头小子尝到甜头后得意忘形,有事没事就来这么一出,搞得Meadhros的军队不胜其烦。这种厌恶在最近达到了顶点,他们又把数量众多的一大群半兽人赶往一处要塞,不凑巧这地方最近兵力轮换并没有多少战士驻守,当天还有一大队半兽人正面进攻要塞。结果被商社驱赶过来的半兽人成了一支背后突袭的奇兵,诺多精灵招架不住,这个要塞竟然丢了。于是乎Meadhros就如Turgon所说那样变成了一只炸毛的公鸡,直接把Egalmoth的商社查封,所有伙计一股脑儿全抓了。

消息一传到内佛瑞斯特,Egalmoth火急火燎跑进王宫求救,刚好Meadhros大骂他的信件也送到白公主手里了,这次啊,就连Turgon都认为他纯粹活该。

“反正我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怎么办吧”Egalmoth两手一摊开始耍赖。

“怎么办?诚心诚意去道歉咯。”Turgon想了想说:“需要我写信帮你解释吗?”

Egalmoth忙不迭地摇头:“哪能拜托您做这种事呢?”说着眼睛滴溜溜往白公主身上转。Aredhel立马拒绝道:“我才不管你那些破事。”

“您误会了,我是想问问您有没有什么礼物要Anneri一起带过去。”

“Egalmoth……”这回轮到白公主斜着眼睛瞅着他。

“在!”

“你的脸皮还真不是一般的厚。”

“过奖了,我的公主,我就这么一个优点。”Egalmoth嘴一弯,露出一个非常,非常,非常欠揍的笑容。

辛姆林的城堡建于高山之巅,是由灰色巨石砌成的高墙,塔楼,庭院,甬道组成的广袤迷宫,这座城堡和它周围的环境都很简朴,却给人一种威严肃杀的压迫感。Anneri站在这座石头巨兽投下的阴影里,紧张得喉咙都在抽搐。“Atar,这样能行吗?”她思来想去还是觉得不安心。

“你就听我的,我的事你什么都别说。”她父亲还是一副信心满满的模样。

“可是……”

“没什么可是,你就去吧。”Egalmoth在女儿背后轻轻拍了一下,把她推了出去。

“Atar~”Anneri捧着沉重的礼盒一步三回头地往大门走去,Egalmoth在后面不停地挥手叫她快走。只消片刻就走到卫兵面前,Anneri微微扬起头对卫兵朗声说道:“请去禀报,内佛瑞斯特的使者给殿下送饮料来了。”卫兵一听立即向Anneri颔首致意,然后引导她往里面走去。自从在米斯林湖畔的猎宫被Aredhel悉心照料后,Meadhros就坦然接受了小妹为他专门调配的各种能让他舒适些的药物,为了使他心理上更容易接受,Aredhel特地将药物做得芳香可口,而且统统称之为饮料。这些东西渐渐成为了Meadhros精神上的某种寄托,因此他下令内佛瑞斯特的使者如果到了可以不用禀报,直接带入内室见他。

Anneri走在昏暗的走廊里,听着靴子在石地板上铿锵作响,心里七上八下,不知道一会会是什么情形。卫兵领着她爬上一道狭窄的楼梯,来到城堡最高处的瞭望台,眼前景色豁然开朗,远远望去,那皑皑的白雪,银雕玉塑般的冰峰,仿佛要刺破蓝天,气势非凡。 Meadhros静静地伫立在那,独对湛蓝静谧的长空,他的衣袍洁白犹如初雪,在阳光照耀下一头火红的长发宛如窜动火焰,辽阔苍茫的草原在他脚下延展开来,直接上北方被邪恶阴云笼罩的安格邦。千百首歌谣里传颂的英雄跃然眼前,Anneri整个人被Meadhros的英姿所震慑,她呆立在那,连基本的行礼和问候都忘记了。

“怎么是你?Egalmoth呢?”

严厉的语调让Anneri一怔,不过也叫她回过神来,她赶紧深深鞠躬说道:“向您问候,我的殿下,我受Aredhel公主殿下委托,为您送来了饮料。不……不是为了Atar或者商社事务。”最后这句话她说得颤巍巍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几个音节几乎听不见了。

Meadhros表情立即变得柔和,他也认为自己不该那么急躁,对方只是个小姑娘而已。“怎么是你大老远送来,辛苦了。”他悻悻地改口。

“乐意为您效劳。”Anneri又鞠了一躬,然后把盒子交给Meadhros的内侍,垂着双手站在一旁。距上次见面又过了好几年,Anneri已接近成年,她穿着一身绿色礼服,正好衬托出她琥珀色的头发和蜜色瞳孔,漂亮极了,她自知Meadhros 看着她的眼神里漾满笑意,有些羞涩地低下头。

“你长大了。”红发王子说,“来和我喝杯茶吧。”

仆人将茶点就摆在瞭望台上,按照王室的标准不算丰盛,因为Meadhros的私生活非常简单。仆人们安排好桌子就退出去了,Anneri认为自己应该侍奉王子,于是站在一旁想要替他泡茶,没想到Meadhros想要自己动手,两人的手一起伸向茶壶,Anneri赶紧又缩了回去。

“你来吧。”Meadhros重新坐好,耐心等着Anneri把茶粉,牛奶,蜂蜜兑到一起,“您愿意试试我母亲的秘方吗?公主殿下很喜欢。”

Meadhros微微点头,Anneri从随身小包里拿出一个小银瓶往茶杯里滴上一滴,顿时一股好闻的香味弥漫开来,小姑娘满怀期待地把杯子奉到他面前,“请品尝。”

轻呷一口,初始淡淡的苦涩,随着味蕾扩散,才会感到缕缕甘甜和幽香渗透至肺腑,轻灵的在周身蔓延。“唔,很好喝嘛。”Meadhros有些惊讶地挑起眉毛。

“您觉得苦吗?我没敢多放蜂蜜,公主阿姨说我们家口味甜得发腻。”

“不,刚刚好。”红发王子终于笑了,“你坐吧。”

Anneri依言坐下,但也只是挨着凳子边,一个不小心差点滑下去,赶紧用双手扶住椅子。

“你就这么怕我?你小时候可不是这样的。”

“我长大了,要懂规矩了。”

不知道是不是Anneri的幻觉,她似乎听到王子略带失望地叹息,他又抿了一口茶水,“这个味道有点熟悉。”

“因为公主阿姨调配饮料的时候Nana也有帮忙。”

“我听说你母亲是Íressë 的厨艺和医药老师?”

“不是老师,她们只是喜欢在一起研究食谱。”

“那么回去替我向你母亲表达谢意。”

Anneri又慌忙站起身说:“我会的,殿下。”

“哎。”Maedhros真是烦了,“你这样起起落落晃得我头晕,看到你我总是回忆起Íressë 小时候的模样,所以你不用紧张。”

“是。”

“关于Egalmoth……”

“殿下,我真的不是为父亲求情而来的。”Anneri连忙声明。

“是吗?那么你干嘛跑这一趟?”Meadhros并不相信。

小姑娘脸上泛起红晕,扭扭捏捏地说道:“我就不用在家照顾弟弟了。”

这个答案显然是Meadhros始料未及的,他瞪大眼睛几乎是下意识脱口而出:“什么?”

“可不是嘛,Atar,Nana他们不许我凶,但是一旦闯祸了他们又怪我没管好弟弟,横竖都是我不对。”一说到这个Anneri什么都不怕了,她一口气把憋在心里的话都说了出来,气得要命。“所以我觉得殿下您好了不起哦,您要对付六个弟弟,我只有三个都快被烦死了。”

Meadhros哈哈大笑,“Egalmoth居然又生了三个小孩?我怎么不知道?”

“我的亲弟弟只有一个,还有一对双胞胎是Duilin叔叔的儿子。”

“Duilin?哦,总跟你Atar一个鼻孔出气那个射箭的小子,他也做父亲了。”

“是的呢,他就像我另外一个Atar一样。”

Meadhros放下杯子,认真看着Anneri眼睛说:“作为一名资深兄长,我倒是有些建议可以给你。”

“好呀,好呀!您教给我!”

“你知道我一般怎么对付家里几个小的吗?”

Anneri紧张地摇摇头。

“我啊。”Meadhros故意那声音压得很低,引得Anneri又凑近了一些,他的呼吸温暖而带有雪松的香气,“把他们统统扔给Makalaure。”

“啊?”Anneri失望地叫了起来,“殿下你好坏哦!”

Meadhros又一次放声大笑,Anneri上当之后撅着嘴又急又羞的样子真是好玩极了。他笑了一阵,突然想起什么,“你也快成年了吧。”

“就在明年夏末。”

“那我应该送你一件礼物。”

Anneri忙不迭地摇头说:“我有您赐给我的宝剑了。”

“那不一样,成人礼是一生当中的大事情,应该得到礼物,告诉我你喜欢什么东西?”

她歪着头想了想说:“殿下,什么都可以吗?”

“当然,只要我办得到。”

Anneri突然郑重其事地站起身,她看了一眼远方毒云密布的安格邦,一只手用力按在胸口,对Meadhros请求道:“殿下,若有朝一日我们要进攻那里,请允许我追随于您左右。”

笑容从Meadhros脸上消失了,凌厉的眼神紧盯着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丫头,Anneri也毫不畏惧地直视着他,那坚毅的神色活脱脱一个小一号的Egalmoth。

“你知道这个要求意味着什么吗?”他的声音宛如辛姆林严冬的寒风。

Anneri一如既往地坚定,“知道,我已经跟随Atar在商路上奔波两年了,我懂得什么是杀戮和牺牲。尽管我还不是很厉害,可是我从未间断过磨练自己,我会赶在那之前让自己够格,我发誓可以做到。殿下,我清楚您为何守在这里,我崇拜您,我想要在那个时刻追随您,您可以满足我这个小心愿吗?”

红发王子沉默了,过了一会他走到女孩面前,伸出手替她抚平被风吹乱的发丝,“这件事不是我所能决定的,我想到那个时候你父亲和他的军团必定不会缺席。就我个人而言,我希望你能一直平安快乐地生活下去。”

“可是,如果我不帮Atar,那就只有我弟弟了,他还那么小……”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眼睛里涌出了泪珠,直到Meadhros用手指去揩拭她的面颊,她方才感觉到又湿又滑。

“你是一个好姐姐,只是没有谁能预知未来的命运,因此我们将这个小心愿交给一如去裁决好不好?在答案揭晓之前,你可以尽情享受自己的人生。你知道吗?我很喜欢你,辛姆林永远欢迎你。我和你父亲之间还有点小事,他在哪?”

Anneri赶紧回答:“Atar在城堡门口等候发落呢。”她想了想终于壮着胆子说:“殿下……一会……您揍我Atar的时候……能不能……稍微……轻点……”

Meadhros笑着摇摇头说:“看在你的份上我答应啦!”

“谢谢您,我的殿下。”Anneri装出严肃的样子,想要表现得礼貌而冷静,然而她的心却快乐得快飞起来了。

“带Lady Anneri回去吧,顺便把Egalmoth叫来。”内侍依令向Anneri做了个请的手势,她赶快鞠躬告辞了,等她快走到台阶时Meadhros突然提高声调说:“喂,小糖果!”

Anneri站住了,满脸疑惑。

“去和你Atar说,叫他别装了!”

小丫头笑嘻嘻地吐吐舌头,高高兴兴地走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