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中信(2)

凭心而论,若不是需要轮椅代步Thomas Hall确实很难将眼前这位身板笔挺、目光锐利的老先生和邮件里那位垂危的病人联系起来。从机场到这来的路上他已经从Julian Lützow 口中得知了他刚刚出院,还知道战争结束后Ecthelion利用在海军中积攒的资源经营起一家颇具规模的航运公司,现在Lützow家是在当地很有名望的大家庭。

“Ecthelion Lützow。”老人向Thomas伸出右手,美国人赶紧握住它,这只手很瘦,很冷,手背上预埋着输液用的针头。“非常感谢您能来。”

Thomas发现老先生说着一口纯正的牛津英语,这让他放松了许多。“Lützow先生,很荣幸能见到您。”他从包里拿出酒瓶和被塑封起来的信件交到老人手里。“刚找到它的时候信纸是湿的,我把它烘干了。”

“您做得不错。”

Ecthelion身边一位约莫30多岁的金发女性手里握着眼镜,有些担心地说:“爷爷……”

“没有关系,Inge,我这个老家伙经历的已经太多了,这点事还不至于要了我的老命。”他戴上眼镜望着被水晕开的墨迹,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在初夏的阳光下读了又读,没过多久就变成沉默不语地盯着薄薄的信纸发呆。

Inge和Julian忧心忡忡地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Julian轻轻摇了摇祖父的手臂:“爷爷……”

“别担心。”Ecthelion依旧没有移开目光,若有所思的说道:“我只是在想要是那天晚上他真的把瓶子扔下去我会不会早就找到他了?”

都有人都大吃一惊,Thomas诧异地问:“您是说这个瓶子并不是被故意扔到海里的?”

“当然不是。”Ecthelion苦笑着摇摇头说:“为了隐藏踪迹在Egalmoth的艇上平时连一个纸杯都不许乱扔,他自己当然不会做这种蠢事。”

“那这瓶子……”

Ecthelion叹息道:“我猜当潜艇沉没时它被海水冲走了,不过这又有什么重要呢?”他放下信,拿起酒瓶翻来覆去地观察,最后说:“Hall先生,我必须指出您文章中一个不准确的地方,这个酒瓶不是装啤酒的,而是一种叫做北极熊的酒精饮料,我的最爱。Egal总是想方设法从他的船上搜刮一些给我留着。哎,可惜,战争末期这家工厂被炸了,再也没有人会酿造这种饮料。”

“爷爷,或许事情并没有那么糟糕,他有可能真的扔掉瓶子以后把船开到美洲某个港口去了。”Inge试着说点什么来安慰祖父。

“谢谢你,亲爱的。”他用食指关节揉了揉眼睛,“也许你们想听听关于我们的故事。”

Thomas Hall赶紧回答:“当然,先生,您是否介意我报道这个故事?我想要拂去笼罩在普通德国士兵脸上的灰尘。”

“当然可以,您能这样做我很高兴。”

~~~~~~~~~~~~~~~~

事情的开端来源于一个男孩的胡闹,那是1922年,Ecthelion Lützow 的父亲拥有一条货船在易北河上从事货运工作。八岁的小Ecthelion在一个夏日里跟着爸爸在货船上玩耍,他好奇地看着爸爸将一些纸条放进杜松子酒瓶里,然后密封好,扔进易北河。

“爸,您在干什么呢?”

“这是海军天文台的任务,他们要进行水文研究,看看水流能把瓶子带到哪里。”

“可是我们怎么知道瓶子能被冲到哪里呢?”

爸爸递给他一张纸条,上面标有日期,抛弃瓶子时船舶的确切坐标,船舶名称,船舶的出港以及船只的航行路线。

在纸条的另一面是问卷,请任何发现瓶子的人把发现瓶子的时间和地点记录下来,然后将纸条寄回汉堡的德国海军天文台或者最近的德国领事馆。

“爸爸,真的有人会把纸条寄回来吗?”

“会的,这项实验已经进行了50多年,总有很多热心人配合,所以才能收集到珍贵的数据。”

Ecthelion不问了,他知道爸爸在工作的时候不喜欢被打扰,只好一个人跑到甲板上望着翻腾的浪花发呆。Ecthelion有两个大他很多的姐姐,女孩子们总是聚在一起叽叽喳喳地玩过家家,洋娃娃,要么没完没了的讨论头发、裙子或者是别人家的闲话。她们不喜欢和Ecthelion玩,嫌他淘气捣蛋,毛手毛脚的弄坏东西。而邻居家的男孩们几乎都有亲兄弟,因此他总觉得自己孤孤单单的。

“我要是有个兄弟该有多好。”小男孩对着河流唉声叹气,他突然想到很久以前奶奶告诉他的故事,只要把愿望写在纸条上,放进河里,河流就会帮你把愿望送到上帝那里。要不?试试?想到这Ecthelion悄悄溜进船舱偷走了一张测试水文的纸条和酒瓶,躲在船舵后面一笔一画地写道:“亲爱的上帝,我总是一个人,您能不能赐予我一个兄弟?我想和他一起玩,一起说说心里话。请您把他送到我家。”然后他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和地址。

“所以Rademacher就来找你了?”Inge此时的表情就好像一个听童话故事的小女孩。

Ecthelion笑了起来,他拍了拍孙女的手,接着说:“没有那么戏剧化,事实上整个假期我每天都那么做,往易北河里扔了几十个瓶子。”

“然后呢?”

~~~~~~~~~~~~~~~~~

然后,当然什么都没有发生。

Ecthelion成了家里的笑柄,两个姐姐笑话他是个笨蛋,爸爸妈妈也把这件事当作小孩子做的傻事讲给邻居听。到后来整条街道都知道他写信给上帝要一个兄弟。别的孩子编歌谣来取笑他,每天上学放学都有人会问他:“嗨,你的兄弟呢?”甚至有些捣蛋鬼会在街角躲起来,等他走过的时候往他身上丢泥巴,然后大喊:“你兄弟来了!”Ecthelion很生气,没有人理解他,爸爸妈妈总觉得小孩子的恶作剧很快就会过去,Ecthelion也会忘记这些事情。他变得闷闷不乐,不想出门,不想去上学,甚至连往日里最喜欢的河边都不愿意去了。

~~~~~~~~~~~~~~~~~

Julian十分生气地嚷道:“他们怎么可以这么欺负您?太不像话了。”

老爷爷倒是十分坦然,“生活有时就是这样,也没什么好抱怨的。”

“那您怎么办呢?”Thomas问。

“这是一个好问题。”Ecthelion作出了一个有趣的表情,“那时候的我只有求上帝保佑咯。”

~~~~~~~~~~~~~~~~~

Ecthelion被欺负的日子还在继续,终于有一天他被一大群男生追打进了教堂,幸亏好心的神父帮他赶走了那些坏孩子。他气喘吁吁地坐在教堂的长凳上,想起奶奶给他讲的关于上帝的故事,还有曾经那么虔诚的祈祷都是骗人的,又伤心又委屈,忍不住低着头哭了起来。

神父坐在他身边,抚摸着他的头发,一直等到他平静下来才问:“我的孩子,能把你的烦恼告诉我吗?”

于是他哽咽着把所有事情说了一遍,神父听得很认真,他指出Ecthelion的愿望出了问题:“你要知道每个家庭都是上帝事先安排好的,一旦决定下来谁都无权改变,或许你应该向圣母祈求,请求仁慈的圣母赐予你一个好朋友。”

Ecthelion抬起哭红的脸问道:“她会听得到吗?”

“我们可以试试。”

神父找来纸笔,让Ecthelion重新写下愿望,亲手封进酒瓶里。

“我们去把它扔进河里?”小男孩问。

“不,我的孩子,今晚我会亲自把它放进易北河。你知道我是神职人员,所以这种事必须由我来完成。”神父严肃地说道,“如果你能做个好孩子,你的愿望就一定能实现。”

~~~~~~~~~~~~~~~~~

“啊,爷爷,您可真好骗啊。”Julian忍不住笑了,Inge狠狠瞪了他一眼,Julian吐了吐舌头。

Ecthelion微笑着摸了摸孙子的头发,并不在意。

~~~~~~~~~~~~~~~~~

爸爸妈妈也许是对的,Ecthelion没过多久也就不再对漂流瓶的事耿耿于怀了,爸爸帮忙教训了欺负他的小孩子,生活又归于平静。时间来到11月,灰色的天空飘飘洒洒落下了第一场雪,Ecthelion在寒冷的空气里呼出一团团白汽,他捡起门口的报纸突然发现地上还有一个牛皮纸信封,上面写着“ Ecthelion Lützow 收。”他只觉得一股热血冲向头顶部,此前他从没收到过信。他急急忙忙撕扯着信封,手因为激动而颤抖得厉害,他费了点功夫才展开信纸,上面写着:

“你好,亲爱的Ecthelion:

我叫Egalmoth Rademacher,今年9岁了,我住在汉堡市。前几天我在河边的芦苇丛里捡到你的漂流瓶,你说你想要个朋友,正好我的身边也没有什么和我一样的小孩,我可以和你做朋友吗?希望能得到你的回复。” 

~~~~~~~~~~~~~~~~~

说到这里,老人原本苍白的脸上泛起红晕,他的神情仿佛又回到了80多年前,变成了那个欣喜若狂的小男孩。

三位年轻的听众会心微笑,都为他感到高兴。Thomas Hall提问道:“这么说神父真的帮您扔了瓶子?”

Ecthelion说:“我不清楚,Hall先生。不过时至今日我都认为那是圣母玛利亚的恩典。你们有没有兴趣看看那封信?”

“您还留着?”

“当然。”

在Ecthelion的指引下Inge很快从二楼拿来了一个古香古色的木头盒子,里面装满了信,老爷爷从最下面拿出编号为001的信封展示给他们看。这是一封写在作业本纸上的短信,上面的内容和Ecthelion所讲述的一字不差,笔迹稚嫩却工整,已经显示出日后流畅华丽的线条。

Thomas评价说:“他的字写得真好。”

“确实如此,日后在海军里他经常被叫去帮忙写宣传标语。我母亲总是叫我学着点。”

Inge看了看手表,站起身来对祖父说:“爷爷,该打针了。”

Ecthelion露出遗憾的表情,“啊,时间过得真快,不一会80多年就过去了。Hall先生您能多停留一段时间吗?这个故事可能会很长。”

Thomas说:“您不用担心,我会一直留到您赶我走为止。”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