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25)

夜里一点刚过,Egalmoth又开始出汗,呼吸急促。Ecthelion从药瓶里倒出两颗药,猛烈地将它们捣碎,然后托起他的头用水把药灌下去。Enerdhil怕得要死,他手足无措地想要帮忙,又担心给Ecthelion添乱,看到Egalmoth痛苦的模样又伤心又难过,只能一个劲小声说:“轻点,轻点。”但令他感到诧异的是Ecthelion的动作十分温柔,他小心地让Egalmoth睡好,满是担忧地望着他。Egalmoth非常不安地动了动,把脸转向军医。“好了。睡吧。”Ecthelion用手背摸了摸他的脸,小声安慰着,没过多久药物开始发挥作用,Egalmoth又睡熟了。

“睡一会吧,我们都需要体力。”Ecthelion说着就在狙击手枕边趴下了,他们俩头挨得很近,这样一旦Egalmoth不舒服或者发生什么其他状况Ecthelion就能及时醒过来。对于这种超出医生和病人关系的举动Enerdhil有点疑惑,不过他没说什么,毕竟Egalmoth的性命现在捏在Ecthelion手里。军医的呼吸很快变得平和深沉,但Enerdhil却毫无睡意,他的思想乱哄哄的。一股石炭酸的气味充塞在他的肺里,仿佛稠粥一般,让人透不过气来。

天色放亮时Egalmoth醒了,他从枕头上抬起脸来,苍白得闪闪发光。“Egal,你醒了吗?”Enerdhil一下子扑上去,双手捧着他的脸。“哥,你……”做弟弟的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劲,Egalmoth呆呆地望着他,完全不认识的样子。突然他好像受到了极大的惊吓,呼吸突然转急,额头上泌出了细密的冷汗。“Ec……Ec……”他慌乱地喊着,脖子急切地转来转去。

“Egal!医生……”Enerdhil吓坏了,连忙去推军医的胳膊。

Ecthelion冲他摇摇头,示意他不要慌张,他把手搭在Egalmoth额头上,“别怕,我在呢,我不走。”狙击手惊恐万状地看着他,全身在微微发抖,仿佛有无数的话要说,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别怕,没事了,没事了,我在这……”在军医温柔的安抚下狙击手喘息了一阵,渐渐明白过来。“Ec……”他低低地喊了一声。

“我在呢。”Ecthelion微笑着回答,“看看谁来了?”他慢慢帮他把脸转向Enerdhil,Egalmoth茫然不解地看着满脸泪水的弟弟,用了很长时间才问:“爸爸呢?”

Ecthelion不由自主地紧紧抓住他的手,他抓得如此用力,好像要把Egalmoth从漩涡里拽出来一样。他不知道Enerdhil会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也不知道Egalmoth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爸爸……爸爸已经去世了……”Enerdhil拉着哥哥的手抽泣着说:“你做的一切爸爸都知道了。他为你骄傲。你知道吗?他让我一遍一遍读报纸给他听,授予你勋章这篇读了七遍。因为你的功绩,连市长都来参加了他的葬礼。人人都羡慕他有你这么个好儿子……”

小伙子擦了擦眼睛,Egalmoth颤巍巍伸手摸摸弟弟的脸:“辛苦你了。”

“和在前线的你相比我算得了什么?”Enerdhil摇摇头,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皱巴巴的信封,“爸爸花了好几天时间给你写了一封信,我念给你听。”说着他拆开信封读了起来:

“亲爱的Egal,

我的儿子,当你读到这封信时我已经不在人世,很抱歉用这种方式与你告别,多么可惜啊,我真想再见你一面,抱抱受伤生病的你,告诉你我有多么爱你。我真惭愧啊,1917年那个飘雪的冬天,我远在亚眠的战壕里,没能欢迎你来到这个世界,如今又错过了与你告别,我的一生注定是不完整的。或许这就是上天赐予我两个那么出色的儿子必然要付出的代价吧。

Egal,我的孩子,不知道如何才能表达对你的感谢。作为父亲没能给你们很好的生活,在你们的母亲去世之后是你挺身而出分担生活的重担。那时候你那么年幼却那么勇敢,我当时就断定你一定会有出息。

如果我们把时间倒回1934年夏天,你刚刚从学校回来,告诉我你已经报名参军——你就是这么个脾气,毫不张扬,把自己的事情安排得井井有条,让我们面对一个既成事实。你是军人的儿子,男孩子总爱学爸爸的样。你选择了国防军里最好的兵种,最有效地努力杀敌的兵种。你无疑已用行动证明了这一点!不论在哪一个兵种里,或哪个战场上,一举予敌重创,为国立功,贡献在你之上的人是不会有多少的。

我现在就已感到,不管当前传来多少次失利的消息,我们终究要打赢这场战争的。你在这场关系到日耳曼人命运的战争中出了力,你在关键时刻身处关键的所在,你豁出性命,投身进去,尽到了一个战士的责任。我为你感到骄傲,我将永远不会失去这份自豪感。

我是一个碌碌无为的老兵,像我这样的人在德国有成千上万,多一个少一个都没什么关系。我已经有了家庭,有了你和你弟弟。我可以说已经是一个在世上生活过来的人了。然而你们的生命才刚刚开始,你所能取得的成就和前程又怎么是我能比得上的呢?Egal,坚强一点,活下去!你一定要努力活下去!你现在一定非常痛苦和无助,但我请求你一定要坚持下去!

人人都欠上帝一个死,不要为我感到悲伤,如今是上帝召唤我的时候了,我将和你们的母亲真正成为圣经中所描述的一体。我会仔仔细细告诉她我们养育了一双多么好的儿子,特别是你!

再见了,我亲爱的儿子,我们终有一日会在上帝脚下重聚,但绝不是现在,我会守在天堂的门口,如果你敢来我就把你揍回去。

又及:Enerdhil是个敏感而脆弱的孩子,他不像你,完全还没有长大。在失去我之后,你又身受重伤,对他的打击非同小可,这正是我所担心的。你们要相互扶持一起闯过去。我会日日夜夜向上帝祈求你们平安幸福。

爱你们的爸爸。”

Ecthelion朝Egalmoth那张藏在阴影里的脸俯下身去。他呼吸着,很轻很轻。他的脸湿漉漉的,正在流泪呢。Ecthelion轻轻叹了口气,用一只手臂挽住他的肩头,把自己的脸贴到了他的脸上,“没事了,都过去了。”他笨嘴笨舌地试着安慰狙击手。Egalmoth没有回答。眼泪从他的腮帮上滚下来。Ecthelion不停地帮他把眼泪抹掉。

过了一会Egalmoth停止了哭泣,他十分感激地对Ecthelion说:“谢谢你。”

“哭过了就振作起来,听你父亲的话快点好起来。”Ecthelion强按下想亲吻他的冲动,温柔地说道。

“嗯。”狙击手点点头,“你们去吃点东西休息一会吧,我很好,不用担心。”于是他们俩依次亲吻了Egalmoth的额头就出去了。

Ecthelion吩咐护士去照顾狙击手之后把Enerdhil带去了医院的餐厅。小伙子并没有什么胃口,他对着一碗麦片粥发呆,沮丧的样子像极了他哥哥。Ecthelion把手放在他背上轻轻拍了拍,这一招对Egalmoth和有效,他猜想也许对他弟弟也行。“吃一点,这的饭菜味道很好。”

Enerdhil的脸色突然温和了一些,不再是失魂落魄的表情。“Egal他会不会……”那个字悬在他和和军医之间。

“你相信我吗?”Ecthelion紧盯着他的双眼,犀利的目光让Enerdhil有些畏惧的往后一缩,然后点了点头。“我会治好他!”Ecthelion说得十分笃定。

Enerdhil心稍微安定了点,低头胡乱喝着粥,他突然抬起头问:“你和Egalmoth很熟?”

军医耸了耸肩,十分坦然地说:“我们在前线认识的,我帮他治疗,他也救过我的命,你应该可以理解这种共度过生死的友情。”

Enerdhil点点头表示同意。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