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almoth之歌(59)

在Egalmoth被册封为领主后的第二个月,一个金灿灿的八月的下午,那个叫做Pengolodh的小胖子坐在梵雅玛城外小演武场的台阶上。他那头乌黑发亮的头发被编成战士的式样,穿着白色亚麻衬衣,黑色裤子,膝盖上放着一张孩子们练习用的小弓,正心碎得快要哭出声来。面前的校场正在举行射箭考试,Anneri一连五箭都正中红心,她的动作如Duilin将军一般飘逸灵动,又兼具了从她父亲那继承而来的过人的稳定和力量。演武场顿时闹翻了天,足足一分钟,女孩们有的尖叫,有的拼命鼓掌,男孩儿都是倾慕和服气的神情,卫队围观的士兵则交口称赞。Pengolodh瞄着她时她转过脸来,露出曲线柔和的面颊和笔直、傲慢的鼻子。她那双琥珀色的眼睛遇上了Pengolodh的目光。他屏住了呼吸。他想把目光漫不经心地掠过她,装作没看见,但无法做到。他想看到她朝他微笑,哪怕是她的嘴唇微微一翘,仅仅表示一下礼貌的招呼。但她的面孔板着,扭过头去对着前面。

Pengolodh像是被刺痛似的往后一缩。他想蜷缩在一个角落里,不让别人注意他。他东张西望,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到他们交换过目光。胖胖的小男孩不明白怎么一切都进行得糟得不可收拾。Pengolodh一直是宫廷里最好的学生,老师们挂在嘴边的模范。然而Anneri出现了,她那聪明,大胆,霸道,好斗的性格深受具有强烈进取心的王子和公主们的喜爱。因着他们的偏爱,她总要当孩子头儿,玩什么都由她说了算,怎么分队、怎么裁判、怎么得分都是她决定。Pengolodh一方面被她深深吸引,同时又对她在游戏中指手画脚、吆三喝四深为不满。有些同龄男孩偶尔会奋起反抗,只要打上一架,就可以把她的游戏搅散,使自己一时成为孩子们注意的中心;但这种局面为时不长,最后还是由她来控制一切,这都让男孩子们觉得受了挫折,遭到失败,被人唾弃,又恨又爱——就和他现在的感觉一样。

等他们再长大一些,Anneri又成为了演武场上的佼佼者,是啊,谁又能和她相比。内佛瑞斯特最强的将领和她父亲交情深厚,他们对她宠爱有加,争先恐后地要教她几招,因此在剑术和格斗方面除了正规课上学到的东西她还精通一大堆所谓的绝招、窍门和野路子!至于射箭,那还用得着提吗?

Anneri只和那些强壮矫健的男孩子玩,至于Pengolodh这样明显手脚比头脑慢很多的家伙她才不愿多看一眼呢。过去Pengolodh对她恶作剧,故意去弹她的鼻子惹恼她,好让她追着他打,后来也不行了,自从上次当着王子的面被她打哭,Pengolodh再也不敢这么招惹她了。

不远处别的男孩处流不息地过来向Anneri表示祝贺,她倒很情愿对他们笑,和他们讲话。她笑得越开心,他的心情越低落。唯一能安抚他的只有书本,再痛苦的事只要读两页书就能解决问题。可是现在也不能了,最近他对矮人的故事很感兴趣,那些记述矮人历史的权威书籍都在Anneri家里,她认得不少矮人的文字,听说她跟着父亲拜访过伟大的矮人都市,现在还和矮人朋友保持通信呢。

仙乐在空中飘荡,老师吹响下课的号角,宣告自由时光的到来。孩子们一哄而散,有的孩子冲向母亲打发来接他们的仆人,将手里的木剑弓箭等装备一股脑儿扔给他们。剩下的看来是要宣示自己的独立,自己扛着东西回家。Anneri家也没有仆人过来,不过她和Lord Penlod和Lord Rog的儿子们走在一起,这几个高大的小哥哥帮她拿着武器,她忙着把衣兜里的糖果拿出来和他们分享。Pengolodh 瞥了她一眼,心头涌上一丝凄凉。

Pengolodh闷闷不乐地站起来,他弓掉落在尘土里。Pengolodh垂着两条胳膊看着弓,突然想到Anneri非常喜欢弓,谁不好好保护弓她都会生气,于是他就不准备把自己的弓捡起来了,他打算报仇,出这口恶气!他把木剑抗在肩头就要离开,卫队的一名士兵叫住他:“嘿,你的弓还没拿。”

“我不要了!”胖男孩撒腿就跑开了。

吃晚饭的时候Duilin准时在Egalmoth家出现了,手里提着一张小小的紫杉弓。

“你又给Anne做弓干什么?那么多都还挂在那呢。”Egalmoth缩在他的椅子里懒洋洋地喝着酒。

“小胖子的,不知道为什么扔在小演武场被当兵的交上来了。”说着他把弓扔给Anneri,“明天带去还给他吧。”

小丫头灵巧地往一边跳去,好像在躲一条蛇。“我不要,我不要!”她尖着嗓子嚷嚷。

“Anne,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大喊大叫。”

听到Nana责备Anneri撅起嘴来,嘟囔了一句:“在家里嘛。”

“还顶嘴!哪家小姐像你一样疯疯癫癫的?”

“Atar~~~”Anneri一头扑进父亲怀里寻求庇护。

Egalmoth还没来得及张嘴说点什么,Ríndes就狠狠地朝他瞪眼睛:“我管孩子你少插嘴。”

在这种时候Egalmoth总是最明智的。他使劲拍了一下女儿的屁股把她推出去,“去!虚心接受Nana的批评。”

“噢……”Anneri撅着嘴扭扭捏捏蹭到nana身边,低头站着。Ríndes就絮叨开了:“Atar做领主了你知不知道?”

“知道……”

“你看哪个领主家的小姐像你一样整天舞刀弄枪一点女孩子样都没有?”

“我没有!”Anneri急的直跺脚。

“还说没有!下课了又跟着Rog的两个儿子去攻打Penlod家!”

“是Arenrllin说他Atar建了城堡机关要我们去的嘛!”

“我不是在和你说有没有接到邀请!你看看还有哪个女孩子会去攻打别人家?”

Anneri小声嘟囔了一句:“Arenrllin又不和她们玩……”

“还要顶嘴是不是?”Ríndes真的生气了。“你那么大了女孩子该会的东西一样不会,也不好好参加淑女们的聚会,别人会怎样说你?”

“Egalmoth的女儿最不怕的就是被别人说!”

“噗……”Egalmoth差点把刚喝进去的一口酒喷出来,他的第一个反应便是拔腿就跑,生怕跑慢了被老婆抓住一顿臭骂。没想到Duilin更绝,抢先一步跑出起居室,咣地把Egalmoth关在屋里。他憋着笑使劲拉住门不让Egalmoth打开,从门里传来Ríndes愤怒的声音:“Egalmoth你看看你惯出来的好闺女……”

“好好好,都是我不好,我过会和她说……”

“你少给我嬉皮笑脸,你看看她这个样子,以后谁敢娶她?”

“我不要嫁人……Nana!”

“Anneri!”Egalmoth忙呵斥女儿。

“我就不要嫁人!”

“你还说!”

Duilin一听闹得不像话了赶紧推开门又跑进去,轻车熟路一把抱起Anneri捂住她的嘴。Egalmoth也赶紧搂着老婆顺毛,“亲爱的你别生气,要不肚子里的宝宝脾气也会不好……”

“再生一个也是专门来气我!”

“是是是,要不我们从源头上解决问题,你打我两下?”说着Egalmoth就嬉皮笑脸把脸凑过去。Ríndes气鼓鼓地伸手在他脸上拧了一把,气就这么消了。

晚饭餐桌上有Anneri最喜欢的烩鹿肉,小丫头吃得津津有味也不再闹了。他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家常,Duilin突然像想到什么一样轻轻笑了起来。

“怎么啦?”Ríndes问他。

“你也别担心Anne嫁不出去,有一大群男孩子围着她转呢。”Duilin往嘴里送了一大块鹿肉。“还有那个Pengolodh,我看了一下午了,两只小眼睛一直围着Anneri乱转。”

“什么?他也敢打Anneri的主意?”Egalmoth不愿意了。

“我看没什么不好,Pengolodh知书达理,是个有学问的好孩子。”Ríndes一边说着一边招呼仆人上甜品。

“哇!是玫瑰布丁,nana你亲手做的吗?好久没吃到了!”Anneri高兴得快跳起来了。

Nana故意说:“要不是你射箭考试得了第一名我才不给你做呢。你要再这么不听话再也别想吃了。”

“Nana,我最听话了。”Anneri赶快皱起她的小鼻子,每次这样nana都会被逗笑。

Egalmoth这时问女儿:“Anne,你干嘛说不要嫁人?”

“没有我喜欢的咯。”小姑娘专心致志对付着布丁。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男孩,Atar就算把整个中洲翻过来都要帮你找到。”

“就没有这样的男孩,所以你们就别操心了。”

“怎么会呢?说说看。”

Anneri咬着茶匙两眼望着天花板想了一会,“首先呢他要像Atar一样能干。”

“哈哈哈哈哈哈,有眼光!”Egalmoth仰天大笑。

“然后要像Duilin叔叔一样温柔。”

唔,还算没有白疼。Duilin也满意了。

“还要像Atar一样好看!不过如果像Ec叔叔那就更好啦!”

“喂,你也太贪心了。”

“Nana,人家才没有呢,最重要的还有一条我还没说。”

“你说啊。”大人们都停下来认真听着。

“最重要的是要比Atar有钱!!!”

哎呀呀!在场所有人差点都掉到椅子下面去了,Egalmoth摇着头说:“Anneri,你还是待在家里算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