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almoth之歌(46)

Turgon的城市是由什么制成?是珍珠,是钻石,是花岗岩亦或是奶油和蜜糖?这要看遐想的人站在什么角度。城市筹建初期Egalmoth曾瞥见过Turgon的蓝图,毫无悬念地按照提里安城的样式进行规划,因此Egalmoth对这件事几乎就没怎么考虑过。眼下彩虹老板最关心的是肥啾的罗曼史。自从在王宫花园里发现老友的恋情Egalmoth的心里就像被塞进了一万只蚂蚁,心痒难耐却又无计可施,他了解Duilin,在感情方面就像他的外号一样笨拙而羞涩。曾几何时Duilin也有过几个十分要好的姑娘来着,就在她们想要和他更进一步时被伙伴们发现了,大家一起哄Duilin就不好意思了,可耻地选择了逃避,结果就是时至今日肥啾先生还是光棍一条。Egalmoth总是认为Duilin就像即将上钩的鱼儿,有点风吹草动就溜得无影无踪,简单点说就是没出息。因此彩虹老板打定主意要是Duilin不打算向他坦白他就当不知道。

大雪纷纷扬扬地下着,酒馆的门被打开了,凛冽的寒风夹杂着细雪涌入室内,又被温暖的壁炉融化,散发出濡湿的气味。Egalmoth懒洋洋地从一副牌后面抬起眼皮,望见Duilin将沾满雪花的外套递给侍女,自己径直往这边走来。“怎么这几天都不来了?”Penlod一边问着一边往牌桌上扔了一张牌,得到了十分。

“哦,他忙着为Idril公主写歌呢。”还没等Duilin回答Egalmoth就抢着说。

“写歌这事为什么落到他头上?乐师呢?”Glorfindel问。

“公主说宫廷乐师的作品太千篇一律,想换点别的风格。”一切都合情合理,大伙也就没再追问。Duilin觉得有点异样,他偷偷观察了一下Egalmoth的脸色,却没看出什么,也就只好当什么事也没有。

男士们的聚会一般来说都挺无聊的,无非就是打牌、下棋、喝酒、聊天,把时间打发到后半夜做鸟兽散回家睡觉。Duilin玩了一会牌觉得没什么意思,于是叫别人来换他。Egalmoth也离开牌桌,他不动声色地朝Duilin丢了个眼神,然后一起离开了。

Egalmoth常说Duilin是他认识最久的人,久到不需要任何语言只要待在一起就可以很开心。早在提里安的时候他俩就喜欢爬上高处眺望远方,这个习惯即便到了中洲大陆也没有改变,在很多个无所事事的夜晚,他们沿着梵雅玛城高高低低的房顶散步,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闲话,十几年下来竟然让他们找到了一条不用下到地面就能绕城一圈的屋顶道路。这条路并不难走,直接从Egalmoth的酒馆二楼天窗翻出去就行,他俩灵巧地跳上房顶,从暖烘烘但充满碳气的房间里逃离出来,Egalmoth不禁伸了个懒腰,深吸一口冰凉却清爽的空气,转头一看Duilin却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Egalmoth笑着摇摇头,什么都没说,哼着歌就朝前走。

“喂……”Duilin在身后喊,“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Egalmoth问。

“今晚你一直阴阳怪气的。”

“我什么时候阴阳怪气了?”

“你就是!”

Egalmoth故意问:“你难道心虚?”

“心虚?”这下算是捅了马蜂窝了,Duilin顿时暴跳如雷,“我哪里心虚了?你给我说清楚!”

“好了好了好了!”Egalmoth赶紧去安抚炸了毛的肥啾,“堂堂将军在房顶上吵架像什么话?”

“是你把我叫上来的!”肥啾还在跳脚!

“好好好,是我阴阳怪气行了吧?走啦走啦!”彩虹老板赶忙挽着Duilin的胳膊拖着他走。

“哎呀,哎呀,别用拉的!”Duilin一边挣扎一边说:“叫我为公主写歌是谁的主意?”

“谁叫你写的就是谁的主意。”

Duilin并不相信,“不是你?”

“怎么可能是我?”Egalmoth哭笑不得。“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Duilin焦躁不安地说道。Egalmoth偷偷在笑,好友这种做贼心虚又恼羞成怒的样子真是可爱极了。他装作摸不着头脑的样子自顾自往前走。Duilin满腹狐疑,越想越不对劲,于是三步并作两步绕过赶上前去,饶是覆盖冰雪的屋顶光滑难行,他还是灵巧异常地绕过老友挡住他的去路。“要不是你的主意怎么会点名让我和Indilme去写歌。”

Indilme!?Egalmoth差点笑喷了,明亮的眼睛里闪着狡黠的光,“Indilme是谁呀?”他故意歪着头问。

“我%*$^”Duilin张口结舌。

Egalmoth在一旁哈哈大笑起来。

“你……我……”可怜的肥啾只觉得热血上涌,整个人都烧得快融化了,他又气又急,舌头打结,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害怕他气急败坏拂袖而去,Egalmoth扑上去紧紧抱住他,“我爱你!”他大声说道,并亲使劲在Duilin嘴唇上亲了一口,“我爱你,你明白吗?看见你得到幸福我太高兴了!”

Duilin先是浑身僵硬地呆在那里,过了一会他长叹一声,憋在胸中那口气顿时泄了,“哎,你这坏家伙。”肥啾抹抹嘴唇回抱了老友,“你怎么知道的?”

“谁叫你要在王宫约会,我有眼线在宫里你不知道?”

“额,好吧,这件事还有谁知道?”

“哈,我说你可真不知道感恩啊,为了不让公主和Anneri声张出去我这几天天天到宫里给她们当马骑。”

“知道了,知道了,我请你吃好吃的。”Duilin赶紧告饶堵住Egalmoth的嘴。这还差不多,Egalmoth果然心满意足的闭嘴了,气氛一时间陷入有些尴尬的安静,只有苍青的风卷着细碎的雪花在暗夜里飞舞,他们望着彼此傻乎乎地笑了起来。

“走吧。”Duilin拍拍老友的肩膀。

他们慢慢走着,谈论的话题左不过是Duilin和Indilme之间的事情。她比他年幼得多,这大概也是Egalmoth从来没有注意过Indilme的原因。Duilin说初遇Indilme时她在月光下弹着竖琴,他从来没见过如此沉静淡雅的女子,惊觉于他的聆听,Indilme抬起头来向他展开笑颜,就像雅梵娜祝福下绽放的玫瑰,Duilin瞬间沦陷……Egalmoth 嘴角带着淡淡的微笑安静地听着他的述说,那些美好的瞬间,琐碎的小事,默契的反应……Egalmoth想到他和Duilin之间那些深藏于岁月当中的回忆,想到他和Ríndes爱情中的点点滴滴,听着,想着,心里莫名其妙泛起一阵阵酸楚,他觉得Indilme把他的好兄弟捡走了。

“嘿,你有没有在听?”Duilin的声音唤回了他的思绪。

“当然。”Egalmoth说。

“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以后我们会不会越来越疏远?”

“怎么会呢?”

“你有了你的家庭,有那么多事情要忙,会不会没空理我了?就像最近那样。”

Duilin用一种难以理解的眼神瞅着他看,“你这胡思乱想的毛病到底哪来的?你不是前几天还嫌我整天骗吃骗喝?”

“我什么时候嫌你骗吃骗喝了?”Egalmoth胡乱挥舞着双手。

“哦,那太好了,明天要去商量新城规划,我就要求住你隔壁啦!”

Egalmoth挠挠头,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上当了。

Egalmoth之歌(46)”的一个响应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