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almoth之歌(30)

“什么?什么叫……玩点野的???”Glorfindel疑惑不解地问。今晚王宫的招待还未结束,舞会正式开始时,他和Duilin被Egalmoth硬拉进一间放着水果和茶点的休息室,彩虹老板砰地一声关上门,自己抱着双臂堵在门口,说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一副不答应我你俩谁都别想出去的架势。“不是,你要干什么?”喝酒上头一心想马上出去跳舞的金发诺多愕然道。

弓兵队长满不在乎地拿了一盘水果慢悠悠地吃起来,一边大嚼一边说:“还能干什么?他要为难我们给他帮忙呗。”

Egalmoth指了指他,做出一个还是你了解我的动作。

“哎~”Glorfindel夸张地松了口气,从Duilin盘子里摸了一块苹果丢进嘴里,“说吧,只要不是借钱,都好商量。”

“我为殿下存了笔钱,但是要拿心里没底。”Egalmoth用最简单的话说出他的困境。

“什么叫你为殿下存了笔钱?你手下那么多人不够搬吗?”

“这个……哎……一句两句数不清楚。”

“所以你要做什么?”Duilin也不吃东西了,认真地看着他。

“有一个很大的哥布林据点,我要剿灭它。”

“啊??!!”

“别那么大惊小怪的?”

Duilin和Glorfindel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都不说话。

Egalmoth只好继续说下去:“这次只是个尝试。”

“你打算自己去做这件事?”Duilin知道老友多谋深思,一旦开口必然是下定决心,想要劝他再考虑一下是绝无可能。果然Egalmoth一言不发地盯着他,神情坚决。Duilin又看了Glorfindel一眼,还想说点什么。金发诺多率先开口说:“哥布林巢穴有多深,里面有多少半兽人没人知道,你冒然进去太不谨慎了。再说……”他顿了顿,生生把那句:“你手下全是没经过正规训练的平民。”给忍住了,改口说:“再说这种事情难道不应该正式出兵?”

“不,这一战是属于我一个人的。”Egalmoth固执地说。“要是我赢了整个局面都不一样。”

“输了呢?”Duilin声音晦涩不堪。

“输了……输了你帮我把她们母女俩送到多瑞雅思去,那边我安排好了。商社让Enerdhil处置,你也会得到应有的一份。”

“这不是我应不应得的问题,你这样很不负责任,你有没有为她们考虑过?”Duilin终于忍不住了,他实在很烦Egalmoth这种自作主张要他善后的行为,他从来就不考虑至亲好友对他的担忧,自以为是的觉得自己已经安排得万无一失。借着酒劲,Duilin越发觉得火冒三丈,向来脾气温和的弓兵队长跳起来恶狠狠地瞪着Egalmoth,冲着他大声吼道:“我再也不会帮你收拾烂摊子,你有没有想过你把自己弄死了他们会有多伤心?还有我啊,我也会难过!!!”

Egalmoth无言以对,他咬着嘴唇,犹豫了一秒钟,倔强地把目光投向Glorfindel,“那么你呢?”

“你要我做什么?”

“没什么,你就当什么都不知道好了……”

“我现在就去向殿下报告你的计划,你需要军队的支持。”

“就不该跟你们说这些废话!”Egalmoth丢下这句话就转身要走,这下子真的激怒了Duilin,他一拳紧贴着Egalmoth的耳廓狠狠砸在被打开一缝的门上,把门又关上了。

他们背对着Glorfindel,一动不动地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对峙着,谁都没有发出声音。从华贵的长袍下Glorfindel能明显看到他们紧绷的肌肉,只消一点火星这俩个家伙立马就会爆发。金发诺多立即奔过去一把抓住Duilin的胳膊,一只手按住Egalmoth的肩膀,低声呵斥他们:“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们要砸掉殿下的舞会吗?”

两个人在他手里变软了,Duilin往后稍微退了一步,眼神里满是愤怒和失望,Egalmoth头也不回地打开门走了出去。

Glorfindel郁闷至极,今晚这场舞会对他来说算是全完了,Duilin铁青着脸坐在那生气,想了又想,他突然站起来怒气冲冲地想要出去,Glorfindel赶紧去制止。

“我不会去捣乱,我回去了。”Duilin没好气地说。

“也好,殿下那我去替你说。”Glorfindel松了口气,他犹豫了一下说:“我觉得我们应该听听他的想法。”

“他是不是想找我们借人?还没开口就被我们顶住了。”Duilin已经完全冷静下来了,他苦恼地揉了揉脸。“我喝太多了。”

这么一说Glorfindel突然觉得很有道理,他抱怨道:“真是,好好的话非要拧着说,多说一句会死啊?”

“你知道我每天对付的是怎么个人了?跟她讲话要多费劲有多费劲。”

“那你说现在怎么办吧?”Glorfindel像只泄气的皮球那样一屁股坐下来,双手交叉搁在肚子上,他每次一筹莫展就这副模样。

Duilin翻了翻眼睛,没好气地说:“他不主动来找我们就别理他。”说完拂袖而去。

“我看你这脾气也好不到哪去。”Glorfindel腹诽道。他又在休息室的里喝了杯茶才回到舞会。Egalmoth还是一副兴致勃勃的模样,似乎没受到刚才争执的影响。但Glorfindel看得出来他故意紧跟着Turgon,有意无意看向他的眼神里透着丝丝警告的意味。得,这是铁了心不要我管闲事了。Glorfindel从鼻腔里哼了一声,赌气似的找漂亮姑娘跳舞去了。

第二天一早雪突然停了,而且晴空万里,太阳白得耀眼,凡雅玛满地厚厚的雪把太阳光又反射过来,这天气竟亮得人眼睛都有些睁不开了。Glorfindel被仆人从被窝里抓起来,说是Turgon急召他去王宫。等他火急火燎赶过去,却发现表兄在悠闲自得的独自一人在书房摆着珍珠棋。

“一大早叫我来就是为了下棋?”Glorfindel语气里真有点气急败坏。

Turgon头也不抬,继续摆弄着手里黑白两色的珍珠棋子,嘴角挂着微笑,“都中午了。”

Glorfindel两手一摊,理直气壮地说:“舞会结束那么晚,我起得晚也正常啊。”

Turgon笑笑也不说话,往棋盘上落下一粒白色珍珠,顺手取走几粒黑色棋子。

“哎,你就说吧,什么事?”没睡够让Glorfindel心浮气躁,语气里也就少了点臣下的客气。

“昨天你们干什么了?”

“没什么,就他俩吵架了。”Glorfindel无精打采的禀报。

“所以其中一个就在一大早倾巢而出了?”

听了Turgon的话Glorfindel大吃一惊,他思考着该说点什么,Turgon瞟了他一眼,依旧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为什么吵架?”

Glorfindel把事情简单说了。Turgon紧盯着棋盘手里揉搓着棋子,似乎在思考着棋局。他突然说:“你们也太小看他了。没有把握的事Egalmoth绝对不会赌。”

“我只是觉得完全没有必要。”

“他心里那个结恐怕连Duilin都不清楚。不过别担心,他把每一步都想得很清楚。”Turgon扔下棋子,看向表弟的目光里流露出一种奇怪的神色,“他还真有意思。”

Glorfindel突然发现自己好像从来没有好好琢磨过Egalmoth这个家伙,一点也不了解他。

Egalmoth之歌(30)”的一个响应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