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almoth之歌(1)

初夏雨后的山谷,空气中都带着丝丝甜味,山谷中许多石头由于年深日久已经破碎,长长的荒草从碎石块间顽强的生长出来,高可没胫,中间夹杂着点点粉红小花,花叶在林间斑驳的阳光下呈现银色,煞是好看。一个身材纤细高挑的精灵姑娘低头看了会儿,蹲下身子温柔的剪下它们,这是一味止血解毒的好药。
身边的石头上布满青苔,一只灰褐色的蟋蟀停在上头,摇动触须。突然有什么惊动了它,蟋蟀忽然跃起,跳走了。精灵站起来,迅速跃上粗壮的山毛榉,隐身于密密匝匝的枝叶之间。她生活在一个辛达族精灵聚集的小村落,远离多瑞亚斯环带的庇护,周遭经常受到邪恶的半兽人袭扰,因此这个叫做Ríndes的姑娘总是格外警觉。不过,这次打扰这片山谷宁静的不是半兽人。那是一群风尘仆仆的矮人商旅,他们浑身上下毛茸茸的,背着巨大的背包,顺着隐秘的小路走来。山谷中静谧的空气因他们的脚步而搅动,Ríndes在树上都能感受到轻微的震动。不过她放下心来,尽管矮人生性贪婪多疑,可他们并非邪恶之辈。她轻巧的跳下树,提着装草药的篮子准备离开,不过余光里一个有趣的事物吸引了她的注意。
在矮墩墩的商队后面,跟着一个颀长的身影,灰褐色的斗篷下面隐隐透露出精灵的光。矮人的商队里融入了一名精灵,这很不寻常,即便是Ríndes这样不喜热闹的性子也不禁好奇起来,她决定不走了,先看看再说。
“你到底要跟到什么时候?”一名矮人嚷道,他穿着一身精致的锁甲,卷曲的胡须用金线编得整整齐齐,声音像雷鸣一般在山谷里嗡嗡回荡。
精灵发出一阵轻笑,他用悦耳低沉的嗓音说道:“您这不是解决问题的态度,当然,您想以后再谈也无妨,等待短短几百年的耐心我还是有的。”
虽然看不见那名精灵的样子,可Ríndes能够想象出他微微上扬的嘴角和颇为玩味的眼神。
矮人不再理会那个精灵,怒气冲冲的继续他们的旅途,只是这次精灵没有再跟随,他沉默的望着矮人们渐行渐远的身影。过了一会,那名精灵取下了他的兜帽,阳光照在他的脸上,让Ríndes想到位于明霓国斯的那些闪闪发光的雕像。他转过身,看向她所在的位置,露出微笑:“女士,打扰您了。”
“嗯……”Ríndes从树后现身,觉得很不好意思。“对不起,我并非有意偷听。”
“无妨,我只是想打听一下附近是否有可以投宿之处。”
Ríndes第一眼就认出了他来自大海的彼岸,那个背离维拉残杀同胞的亲族在辛达精灵中实在没什么好名声,她不愿与之多纠缠,于是说:“抱歉,或许没有。”
他会意,略带失望的垂下眼帘,温温文文的一笑说:“那太遗憾了,谢谢您。”他略略向Ríndes欠身,就离开了。

初夏的雨下了一夜,清晨时分Ríndes推开窗户,带着泥土芬芳的微风扑面而来,清清爽爽甚是舒服,突然,她愣住了,昨日遇见的那个陌生精灵正站在对面的屋檐下安静的注视着她。
“你……”她疑惑的说道。
他抬起一只手,用孩子般的神情看向天空,“我在躲雨,不欢迎外人,没说不让躲雨吧?”
Ríndes砰的把窗户关上了。雨声像掠过竖琴的清风那样撩动Ríndes的神经,搅得她静不下心来做事。淅淅沥沥的声音越发密集,她走到窗前,透过雕花的窗棱朝外看。他还站在那里,环抱着双臂出神的看着脚尖,虽说在躲雨,可不宽的屋檐根本遮挡不住丝丝连连的雨滴,湿透的衣服紧紧贴在身上。她心软了,正在犹豫间听到他说:“看那么久不如收留我的弓箭怎样?它们要是受潮了可是不妙。”
“你进来吧,雨停了再走!”
“好!”毫不客气的一声答应,他立即就蹦到了她家门口。“多谢您,我会付给您报酬。”还没等Ríndes把门完全打开就侧着身子挤了进去。
“我是Egalmoth,来自多尔露明。请问小姐芳名?”
“Ríndes……你还有衣服吗?换一下。”
Egalmoth两手一摊:“没有。”
“那这给你。”一块柔软的手巾递到他面前,淡淡的乳香萦绕鼻端。他把手巾敷在脸上,暗暗的猛吸了几口香气。或许是几个月的东奔西走体力已经到了强弩之末,或许是乳香的安神作用,他竟然擦着擦着头发就靠在角落里睡着了。
“喂……”Ríndes推了推他,想叫他到为伤患准备的那张床上去睡,他毫无反应。真是要命,她只好由他,自己去裁衣服。

雨渐渐停了,一道阳光穿破雨云,透过窗户照在Egalmoth身上,或许是觉得热,他撅起嘴,把脸埋的更深了,只露出被晒的红红的尖耳朵。Ríndes觉得好笑,注视了他一会,心里升起了恶作剧的念头。她走过去,轻轻戳了戳他的耳朵。Egalmoth不满的哼了一声,耳朵像猫咪那样动了动。Ríndes忍住笑,还想再戳,却被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邻居家的女孩Poicelle风风火火的闯进来。她刚想说什么,突然看见Egalmoth,指着他差点叫出来,被Ríndes一下子捂住了嘴。
“不要吵!”
“他……他……”
“他睡着了!”Ríndes把她拉到门口,压低声音问。“怎么啦!”
Poicelle气急败坏的说道:“我听说来了一个诺多,刚想叫你当心,你居然把他弄到家里来了。”
Ríndes不以为然的说道:“他累坏了,我让他歇歇。”
“你就是心软,他是诺多哎。”
“我是医者,当然要提供帮助,等他睡醒了我就叫他走。”
“你啊,总有一天把坏人放进来!”
“好啦,我分得清,别和你父亲说!”
“如果他乱来你就叫!”
“知道了,知道了!”她说着把Poicelle推走了。
等她转进门,发现Egalmoth已经醒了。
“把你吵醒啦?”
“诺多又不是哥布林……”
“可是你们做的事情。”
“并不是所有诺多都做了恶事。”Egalmoth表情十分凄凉,他说:“这事太复杂。”不过此时他空空如也的肚子出面缓解了尴尬的场面,叽里咕噜一阵响把Ríndes逗笑了。“我给你做点吃的?”
Egalmoth很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好。”

杯碟餐具轻微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袅袅白雾从壶口升腾,烤蛋糕的香甜气味直遛进Egalmoth的鼻子。他咽了咽口水,直截了当的讲:“小姐,那我不客气啦,我会付钱的。”
“不必了。”
不过很快Ríndes就为自己的慷慨而后悔了,这个家伙实在太能吃了。她目瞪口呆的坐在桌边,看着Egalmoth在成堆的食物后面埋头狂吃,只留下一片狼籍。
“呃,你饿坏了?”Ríndes试探性的问。
“可不是,我好几天没吃东西了。”
“我……再给你做点?”
“那太好了,你做的东西真好吃。”
被称赞自己制作的食物好吃应该是对一名厨师最好的褒奖,Ríndes为Egalmoth又做了些食物。她自己则捧着一杯香草茶小口小口抿着。
“你们诺多难道没有兰巴斯?”
“有啊,吃怕了。”
Ríndes奇道:“怎么会呢。”
“这就牵扯到刚才说的很复杂的那件事了。”他为自己倒了杯茶,开始解释。“天鹅港杀戮亲族的那些人后来把我们抛下了,我们回不去,也没有船过海,只好在极寒的冰原上游荡,最后我们找到了可以跨越的海峡,这段旅途大概……大概……”他思索了一下,接着说:“按照太阳年来说大概30年吧,只有兰巴斯作为食物。”
他的模样让人同情,Ríndes瞥见他摊在桌上的左手掌心有一道伤痕,虽然年深日久却依然触目惊心,这在精灵极不寻常,不禁问:“你的手……”
Egalmoth迅速把手藏起来,只是简单的说:“不小心冻在冰面上了。”
她不再说什么,站起身准备收拾被他洗劫一空的餐桌。Egalmoth自告奋勇的帮忙,不过在Ríndes看来他简直是在添乱,于是笑着把他推开了。
雨点又噼里啪啦的打在屋顶之上,Egalmoth心安理得的赖着不走了。雨天屋里光线很暗,炉灶里的火光照在她光洁美丽的脸上。在遇到她之前,他已经有好久没有和精灵姑娘交往了,现在,在这个温馨整洁的小屋里只有他们两个人,而且一连好几个小时都待在一起,光这一点就足以让他倾心于她了。Ríndes收拾完毕,重新开始缝制衣服,Egalmoth坐在一张木凳上用小刀雕刻从角落里捡来的木头。做着做着活计,她唱起歌来,他便停止了雕刻,手托着下巴静静的欣赏。
“你别这样看着我……”她难为情的低下头。
“你知道吗?就算是枯木听到了你的歌声也会开出鲜花。”
“胡说……”
“这里就有。”Egalmoth十分真挚的说。
Ríndes笑了起来:“你骗我。”
“真的。”Egalmoth走到她身边,半跪下来,往她的手心放了一件东西,那是一朵用木头雕刻的栩栩如生的玫瑰。“瞧,我没有骗你。”
Ríndes脸红了,Egalmoth握住她的手又很快放开,一种炙热的情愫在他们之间慢慢产生。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