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鲁士的男孩(7)

第七部 荣耀之巅

第一章

1942年苏德战争的春夏攻势率先从克里米亚半岛打响,德国第八航空军依然会在这场至关重要的战役中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Egalmoth率领Jg-52第二,第三大队参加了战斗。按照惯例,作为战斗机主力联队长他去了里希特霍芬将军司令部参加指挥官联系会议。

由于天气原因,里希特霍芬的作战会议推迟举行。这时候,涂装着黑色铁十字的各式战机,穿越湛蓝的天际,搭载着空军的指挥官们来到里希特霍芬的前进机场来参加这次会议。不一会,穿着飞行夹克的军官分坐在里希特霍芬那间木屋里长桌两侧。Egalmoth从来没见过那么齐全的航空兵种领章和头头们的面孔挤在同一间屋子里。然而更让他生气的是他边上坐着的居然是他一辈子都不想见到的人:戈洛布!

这厮在Jg-51不过半年就混得没有一个人喜欢他,根据内线格拉夫的情报,在Egalmoth走后没多久三个大队司令部的军官集体要求把他调走,于是上边以保护精英飞行员为名把戈洛布打发去了试飞中心,没想到才几个月他又回来了。
Egalmoth可真是气不打一处来,自从他被逼走以后死党格拉夫也吃尽了苦头,成天写信给他抱怨处处被戈洛布穿小鞋,几次申请跟着调去Egalmoth那这家伙都不准,一直到他滚蛋了才成行。

Egalmoth面无表情的扭过头跟另外一边的吕措聊了起来。吕措作为第二位突破100架击坠的飞行员已经高升为第八航空军参谋,见到好几个月没见的Egalmoth非常高兴。

“在新联队干得不错啊,小猪。”

“哈,祝贺你高升!”Egalmoth压低声音问“戈洛布又回来了?”

吕措苦笑着摇摇头:“他现在是Jg-77联队长。”

“呵呵……”

“冷静。”

“全体立正!”有人高喊,所有人一起笔直的站好,里希特霍芬迈着大步走进来,他环顾了一下参会的人员,然后示意大家坐下。

参谋长拿着一根教鞭站在一副巨大的克里米亚地区的地图前,叙述着苏军在赤刻半岛区域集结了大批兵力,有发动大规模进攻的迹象。接下来里希特霍芬宣布了第八航空军的作战任务:连续不停地突击刻赤半岛和塞瓦斯托波尔的一切苏军野战机场和港口,为曼施泰因的11集团军提供空中保护,更集中俯冲轰炸机,用空中火力辅助德军在狭窄的苏军科赤半岛防线正面撕开突破口。

桌子四周响起了兴奋的讨论声,听到这种声音,这位老战士快乐的咧开嘴笑了:“小伙子们,狩猎的号角吹响了。”话题又转向了空袭的细节,这次他们将采用一种传送带战术。用小编队机群投入进攻,一个编队返航,另一个机群立即起飞,毫无间歇。Egalmoth一听头都大了,本来联队就只剩两个大队,而且还在严重不满编的情况下,这种连轴转的打法,对他手下的飞行员来说是极大的考验,但是一个国防军少校是不会承认有困难存在的,他会克服它。

散会以后Egalmoth和吕措一边聊着一边走出木屋,吕措告诉他Jg-77的飞行员们正用惯常的伎俩对待戈洛布。

惯常的伎俩?Egalmoth笑了。“如果你喜欢一个指挥官就全力帮助他,如果你讨厌一个指挥官就尽快让他升职。”这是流传在飞行员间的一句话,实际上他们也实践的不错。出击的时候大家尽量把击坠的机会让给戈洛布,都盼着他赶紧拿到勋章禁飞。就在开会前几天,戈洛布的战绩已经和Egalmoth持平。这唤起了Egalmoth争强好胜的心,不管联队也好,个人也好,他绝对不允许戈洛布超越自己。于是一场乐见者击节叫好,厌恶者斥之于恶性竞争的空战传奇即将上演。

5月8日,第八航空军的战机在狭窄的赤刻半岛南部就出动了21000架次,无数的炸弹和燃烧弹摧毁了苏联第49集团军的防线和苏军官兵的意志。这一日德国空军的战士们在空战中击落了99架敌机,Egalmoth在当日取得6个战果,将自己的战绩提升到94,眼看100次空战胜利的桂冠只有咫尺之遥了,然而整个联队的表现也很令人欣慰,十几天的战斗里他们竟然突破了300次击坠,本身无一损失。Egalmoth已经成为了东线最成功的战斗机指挥官,现在联队的一切都在按照Egalmoth的设想顺利运转,他需要做的就只有一心一意打好和戈洛布之间的个人战争。

由于交战地域十分狭窄,双方王牌飞行员天天都在同一片天空激战,谁都不敢忽视对手的意志和能力。Egalmoth曾评价说:“与苏军最有经验的战斗机飞行员在赤刻上空交战及其艰难。”而他本人也给苏联第六近卫航空团著名的苏联英雄阿夫德耶夫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他曾经对苏联记者提到:“每天都会有一架涂有黑色Anneri字样的战机出现,他的身后总有战机保护。通常他似乎都是十分随意的挑选目标,远距离狙杀对手,很少空手而归。一般从那么远距离开火的都是新手,但他的射击技术之精准让我惊讶,我不止一次想要追逐这个法西斯恶棍,但这十分困难,他是个卓越的飞行员,绝对来自于里希特霍芬的小圈子,或许就是里希特霍芬本人,是个很棒的对手,让我们都头疼不已……”

Egalmoth当然不可能是里希特霍芬本人,5月11日当天他就在阿夫德耶夫面前令人瞠目结舌的把黑海舰队当时第一的王牌阿列克谢耶夫打成了一团火球。Egalmoth的凶悍和战友的惨死激起了阿夫德耶夫的愤怒,他首先用Egalmoth惯用的远距离射击还以颜色,击中了他的僚机。

“莱茵7号,莱茵7号,你没事吧。”Egalmoth焦急的呼叫僚机。

“我没事!散热器打坏了!”

“立即返航!”

“是!”

僚机开始俯冲脱离,Egalmoth则用力向右侧滑,飞向那架阿夫德耶夫所驾驶的雅克。对方在爬升,Egalmoth知道他打算占据高度,横滚后快速将他击落再俯冲脱离——这是常规战术。
Egalmoth也向左打方向舵同时向后拉杆爬升,顺势击中了它的增压器,阿夫德耶夫用华丽的俯冲方式转向朝Egalmoth飞,滚转后以一个破S机动反咬住了他,杀了Egalmoth一个措手不及。他陷入被动,于是放下襟翼,减小油门,向上拉起飞机。阿夫德耶夫此时面临两个选择:要么从下方或者上方超越Egalmoth,要么撞上来,可他两个都不是,他跟着Egalmoth做了同样的动作:放下襟翼减速,紧紧咬在他身后。他们都快要临近失速,这时Egalmoth加足马力,展开襟翼,向左翻滚,乘对手失速开始往下掉时抓住时机快速开火,终于他看见对方发动机开始冒烟,接着座舱盖打开,空中撑开了降落伞。Egalmoth向阿夫德耶夫德意的上下晃动机翼,随后就返航了。

当战机摇摇晃晃着陆,格拉夫拉开热气腾腾的座舱盖,把水淋淋的Egalmoth拽了出来。“你还好吗?”Egalmoth身上的斑斑血迹让大家都非常担心。

“腿上挨了一下。”他扶着格拉夫的肩膀下了飞机。“荣格回来没?”

“大家都回来了。”格拉夫加大嗓门盖过了头上隆隆降落的飞机引擎声。“我送你去医务所。”

认真负责的霍夫曼大夫检查了Egalmoth大腿上被弹片划开的伤口,表示得缝上几针。Egalmoth胆战心惊的看着老头拿出家伙就要往他的腿上招呼,然后医生的动作就被一大帮乱嚷嚷的人打断了,技术官和战术参谋跑进来冲他大喊

“我们抓到他了。”

“谁啊?”

“俄国人,你打下来那个。”说着他们推搡着一个血流满面的人进来。“这家伙一直朝我们开枪,好不容易才抓住他。”

“格林德在吗?把他叫来。你们帮他包扎一下。”Egalmoth有气无力的吩咐道,现在他更关心大夫怎么缝他的皮。阿夫德耶夫被按在椅子上处理伤口,愤怒的瞪着这些德国人。

为了不在敌人面前露怯,尽管腿被缝得痛死了,Egalmoth依旧装得面无表情,他递给战俘一支烟,他没有接,显然他并不信任Egalmoth他们。Egalmoth自己点上抽了一口,再递过去阿夫德耶夫就迫不及待的抽了起来。这群迫切想了解斯拉夫这个“劣等种族”的飞行员们都笑了。Egalmoth瞪了手下一眼,大家都闭上了嘴。有人给他们拿来了一些茶,阿夫德耶夫在看Egalmoth喝了几口才开始喝。

“我们不是屠夫,敌人不能反击战斗就结束了。”Egalmoth通过能说流利俄语的格林德中士对他的俘虏说。

阿夫德耶夫依旧没有说话。

Egalmoth摇摇头,开始翻看俘虏的证件,凑过来一起看的格林德突然低声说:“联队长阁下,他是航空团的指导员。”

政治军官……

Egalmoth沉默了,所有部队都接到要移交政治军官给党卫军的命令,他很清楚这些人的命运,Jg-51甚至在党卫军行刑队人手不足时被迫处决过一批政治委员,这件事给他们士气造成了很大的伤害。所有人都对这道臭名昭著的命令深恶痛绝。他想了想,把其他人都赶出去,只留下格林德。

“上面命令要当场处决政治军官。”他让中士把这句话翻译过去。阿夫德耶夫没有什么情绪上的起伏,这点让他很欣赏。于是Egalmoth划了一根火柴点燃了证件,“不要对任何人说起这件事。”这倒是出乎俄国人的意料,他非常疑惑的问:“为什么?”这句话不用翻译Egalmoth也明白。

“我说了,我们是军人,不是屠夫。”

阿夫德耶夫点点头, “你的名字?”他竟然操着生硬的德语问他,也许是为了审问俘虏临时学的。

“哈,这个你就不用知道了。”Egalmoth说着转头吩咐中士:“好好招待他,过几天把他转移到后方去。”

阿夫德耶夫后来在转移的路上逃走了,Egalmoth他们也没有太在意,因为苏军西南方面军发起了哈尔科夫反击战,进展一开始相当顺利,迫使Jg-52联队迅速北调支援。

第二章

凉爽的清晨,Lucia离开家开车前往市区。七点钟Anneri就把她吵醒了,咳得非常厉害,她量了量女儿的体温,已经升到了39度。医生在电话那头打着哈欠,开出了用酒精擦身体的处方,好让娃娃的体温降下去。家里没有擦皮肤用的酒精,她只好给Anneri喂了些止咳糖浆,把浑身淌汗的孩子丢给Mary照料,自己出门去药店。
    一个精瘦的老头把东西包好递给Lucia,年轻的妈妈目光却被他手里的杂志吸引了,那是新一期的《战鹰》,封面上Egalmoth正的站在画着150次击坠标志的方向舵前,看上去不怎么高兴,标题是第二位突破150次空战胜利的英雄。
老头看看Lucia,再看看手里的杂志,咧开嘴笑了:“了不起的年轻人,不是吗,太太?狠狠打那些俄国猪!”
    Lucia很不自然的笑了笑,这老头怎么会知道她嫁给的就是这么个人,尽管他对她恩爱备至,可绝大多数时间她的丈夫只是停留在纸面上的,现在只留下她一个人,手里抱着个生病的娃娃,没完没了的为他担心。尽管生活过得无聊烦闷,可还不得不继续下去。Lucia决定去为孩子们买点牛奶,正如前线缺乏兵员和装备一样,后方几乎样样都缺,尤其是食物现在的情况变得不太妙。早些时候,当战况有利于德国时,人们接受了物品的短缺,并没有抱怨。但现在,战事进展不太顺利,人们对物品短缺的怨恨加剧了。德国老百似乎多了点害怕和沮丧。
尽管报纸广播还在开足马力宣传全线获得的伟大胜利,可这骗不了谁, 越来越多的家庭失去了他们的儿子,不是阵亡就是身负重伤。慢慢地,人们开始了解到这一情况,不是来自政府,而是从彼此的交谈间接得知。人们在商店里或排队购买面包和牛奶时会相互交谈。自己家里所发生的事情与其他许多人家发生的情况并无两样,现在,对所有人来说,事情已经很明显了德国在俄国的战事进展得并不顺利。当然,每个人都希望随着夏季攻势的到来,事态会被重新纳入正轨。

Lucia站在望不到头的队伍里,听着征服克里米亚是伟大的壮举,可那是由无数德国军人尸体堆砌而成的。几个孩子蹲在人行道上互相交换印有骑士十字勋章英雄们的卡片,他们像小大人那样喋喋不休的争论着,讨价还价,一个栗色头发的小男孩用五张橡叶饰勋章获得者的卡片换了一张戴钻石的。这场面在Lucia看来却无比复杂,那张卡片上印的是伟大的莫尔德斯,那位贴心的为她的婚礼举办庆祝宴会的绅士,Egalmoth一生敬仰的领袖,如流星般消失在俄国的夜空。这些孩子并不知道,他们手里的英雄很多都已经被埋葬于异国的冰雪下,仅仅只留下了几张照片。他们的牺牲,包括Roon家父子所做出的一切努力能不能真正像政府所说那样为孩子们争取到更好的未来呢?谁也说不清楚。

等把车开回家,太阳已经升得很高了,Lucia远远看见有一部军队的车子先她一步停在了门口,有两个戴着空军领章的人正在按门铃。不知道是因为天气太热还是昨晚没有睡好,Lucia从车里下来的时候觉得头晕腿软。

“请问……你们有什么事?”她开口问道,声音明显在发抖。

“太太!”那两名军官卡嚓一下并拢脚后跟,规规矩矩的向她行了个礼,“请问您是Lucia Von Roon夫人吗?”

“是我……”

“这是帝国元帅阁下送给Anneri小姐周岁的生日礼物。”当兵的递来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

Lucia没有接,继续警惕的问:“那么Roon少校他……”

其中一名军官表示理解的笑起来:“请放心,夫人,中校正朝着突破200次空战胜利的目标而努力!”

“谢谢你们……”Lucia接过礼物,慌慌张张的跑进屋,浑身无力的靠在门上。

“怎么了?”Mary一边哄着在怀里不停哭闹的Anneri,一边紧张的问。

“戈林给Anne的生日礼物。”

“我的上帝,我还以为……”

女仆接过Lucy手里的盒子,问她:“太太,要不要打开看看?”

“把它给我扔一边去!”Lucy大声喊道,把Anne吓得顿时不哭了,停了一秒钟,小家伙又像成人那样咳起来。

“哎呀,你别吓到孩子。”Mary用力拍着宝宝的背,想让她平静下来。“到底怎么了?”

“Egalmoth这个白痴正在朝200次空战胜利而努力。”Lucia脸色煞白,“他这样活不了多久的。”

Mary沉默了一会说:“Egal还有可能禁飞,Ecthelion可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我一直盼望着他受伤,只要不死,怎么都行。”

“两个傻丫头,非要嫁给当兵的。”

“现在德国还有不当兵的男人吗?”两个同病相怜的女人都笑了,眼睛里却都泛着泪光。

第三章

Ecthelion从未想过自己会和Egalmoth以这种方式重逢。九月暴雨前的黄昏他的突击炮营正在集结地做进攻前最后的准备。Ecthelion吩咐每一部突击炮都要彻底清扫,扔掉任何不需要的东西,腾出空间携带弹药和燃料。大伙吵吵嚷嚷的进行大扫除,唉声叹气的怨言不少。Von Roon少校要处理的事情多如牛毛,手下这帮家伙变着花样给他捅篓子,向来淡定的Ecthelion也差不多快炸毛了。
“营长阁下!营长阁下!”他的副官亨克代理下士慌慌张张的跑来,对着他大声喊道:“2连请您过去一趟,他们抓到了一个自称你弟弟的俄国猪。”

“什么乱七八糟的?叫他们来!谁都叫我去我跑得过来吗?”

“是!”亨克慌慌张张的又跑了。

差不多过了一个小时,2连一个中士来了,他站的笔直,向Ecthelion报告:“营长阁下,那个俄国骑兵试图穿越我们的防区被抓住了,但是他自称是我们的空军中校Egalmoth Von Roon,也就是您的弟弟,他强烈要求来见您!”

中校吗?Ecthelion有点怀疑,他最后在战报上看见Egalmoth的消息时他还是少校军衔,不过他想以Egalmoth在空军的晋升速度成中校了也不奇怪。“我去看看。”

Ecthelion于是在一群看热闹的士兵中间看见了被两个人拿枪指着的,一脸晦气的俘虏。虽然他满头满脸的泥土,额头上还有一大块淤青,穿着一身血迹斑斑的苏联人制服,瘦得几乎脱形,可Ecthelion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自己的亲弟弟。“上帝啊,Egal,真是你!”他惊讶的喊道。

刚才还有气无力的Egalmoth看见他,立马像打了兴奋剂那样弹跳起来,指着抓住他的那几个人大喊:“哥!他们打我!”

“哇哈哈哈哈哈哈……”围观大兵大笑起来,这下等着报功的那几个士兵真傻眼了,Egalmoth还在不依不饶的直嚷嚷:“他们还抢了我的勋章和证件!”

“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变成这样了?”Ecthelion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我被打下来了,落在俄国人那边,好不容易才逃回来,他们打我你管不管啦?”

“阁,阁下……我想我们可以解释……”中士结结巴巴的说。Ecthelion阻止了他:“他是Jg-52联队长Egalmoth Von Roon少校(Egalmoth在背后忙不迭的纠正现在是中校了,Ecthelion给了他一肘,老实了。)咳,好吧,是中校。你们以后经常会救助坠机的飞行员,要注意及时上报,还有,我强调过很多次了,要人道的对待俘虏!”

“是的,长官!”闯祸的几个人齐声回答。

“把联队长阁下的私人物品还给他!”

“是的,长官!”

几个人慌忙把从Egalmoth身上搜走的东西交出来,又是一连串的道歉。Egalmoth板着面孔对他们说:“以后对待别的军种的军官要注意纪律!”

“是的!先生!”

“好了!解散吧!”Ecthelion说。

这些诚惶诚恐逃走的士兵听见身后两位军官的笑声。

“Ec,见到你真是太好了!”两兄弟虽然并不常作出太过亲密的举动,可将近两年的分离以及历经生死的考验,让他们不禁紧紧拥抱在一起。Ecthelion摸摸弟弟头上的淤青,问他:“那帮臭小子打的?”

“没,迫降的时候撞了一下。”Egalmoth拽着裤腿给他看,“这个洞,他们看见我就开枪了。”Ecthelion心惊胆战的看着那个破洞,这要是真打腿上他准得截肢,那可真是太冤枉了。“来,去我那休息一下。”

“你这身衣服怎么来的?”Ecthelion给弟弟找了身自己的军装,让他先把敌人的衣服换了。

“还说呢,我被高射炮打下来了,迫降在一片沼泽里,我在泥巴里躲了一天,那些俄国人都是瞎子,在我身边走来走去都没发现。天黑了,有个落单的倒霉蛋骑马路过,被我打死了,我就剥了他的衣服骑马往回跑,结果就被你的人抓住了。”

Ecthelion听着兄弟轻描淡写的描述,心里很难过,他差一点就永远失去他了。“你要当心一点……”Ecthelion用这样苍白的语言来叮嘱弟弟,可他也知道在战场上他们更需要的是运气。“干嘛那样拼命?你看看你,累成什么样子了。”

Egalmoth笑了:“我要给Anneri挣得足够的荣耀。”

“Anneri需要的是活的爸爸,而不是死掉的英雄。”

“哈,你不也一样,全军最成功的突击炮营长,单车战绩第三……Ec,我们是同一种人。”

Ecthelion无言以对。“我叫人给你弄点吃的,明天一早送你回去。”他不想再纠结这个话题了。

“嗨,Ec,我要看看你的座车,还有死亡圈!”

Egalmoth对Ecthelion的71号突击炮显示出了浓厚兴趣,他跟着爬进车子,在司令塔到处乱看,这是一个跟战斗机完全不同的世界,狭小的空间里挤着四个人,需要紧密的配合才能生存。Egalmoth兴致勃勃的对兄长说:“你说要我们四个是一个车组会怎样?”

Ecthelion大笑着说:“那准把车子开翻了不可,你记得吗!我们偷开家里的车出来,把邵肯家大门撞坏了。”

“要我没记错是你开的车。”

“不是你?”

“当然不是我!”

“哦,好吧,我可一点都不记得了。”

他们在营区逛了逛,Egalmoth很欣赏Ecthelion的管理方式,所有人看起来都士气高涨。在吃饭的时候,Egalmoth眼睛都快睁不开了,他太累了,过去两个星期他从日出就开始出击,每天执行三到五次任务,只用在飞机需要加油或者修理的时候才做短暂休息,连吃饭都是草草应付。刚才他还靠着和哥哥久别重逢的兴奋劲撑着,现在真的扛不住了,食物还没吃一半,Egalmoth就已经趴在桌上睡着了。Ecthelion也没叫他,只是给他盖了件衣服。

“营长阁下,您弟弟他不要紧吧?”小副官有点担心。

“没事,让他睡吧。”Ecthelion看了看一直跟随他的小副官,他的两个兄长都被冻死在莫斯科城外,Ecthelion曾经向师长提过,希望能让这孩子回家,可是他坚决不肯。但Ecthelion还是想要保护他。“亨克?”他开口道。

“是的,阁下。”

“你想不想当空军?”

“什么?我不明白,先生。”

“你想当他的副官吗?”Ecthelion指指正在酣睡的兄弟,“依我看他马上就能进入空军高层,你跟着他对你有好处。”

小副官看起来快哭了,他说:“先生,我从打第一仗就跟随您了。”

“我知道,但是想想你的母亲……我弟弟是个好人,你跟着他不会有问题的。”

“先生,谢谢您。”

Ecthelion拍拍他的头,“好好干。”

第二天一早,Ecthelion把这事和Egalmoth说了,他满口答应下来。兄弟俩分别的时候都很舍不得,进攻顿河的大战马上就要打响了,不知道这一分开还有没有重逢的机会。他们抓紧时间想多说一些有意义的话,可在此刻任何话语都那么无力。送Egalmoth回机场的车子来了,Ecthelion主动向弟弟伸出双臂。“再见了,Egal,你一定要好好的。”

“我知道,你也是,记得你和我说的话,Pepe也在等你回家。再见,Ec,我们一定要再见面!”Egalmoth跳上车,一直回头看着站在路边的Ecthelion,直到汽车拐过弯,再也看不见。

第四章

“正在我们等待之时,大德意志师的突击炮突然出现了!我们从战壕里跳出去迎接这些英勇的战友,钢铁巨人们排成长队,在最前面的是谁?当然是他-Ecthelion Von Roon!我们奔走相告,兴奋得忘记了疲劳。Von Roon少校焦急地等待工兵筑桥,可怜的工兵弟兄,被这急性子的老头骂得不成人样……终于架桥的工作完成了,我们刚一眨眼睛、’71号’就已经奔向对岸……”看着报纸上对Ecthelion率先突破顿河的事迹的报道,Glorfindel差点要笑死了,“天啊,真是肉麻!”

报纸的另外一版则在长篇累牍的讲空军战况,上面配发了一张Egalmoth座机起飞的照片,方向舵上由橡叶花环装饰的180熠熠生辉。“Roon中校已经成为顿河战场上最令人生畏的死神,尽管恶魔斯大林悬赏10000卢布要求苏联空军击落他,但凡是不自量力胆敢向他挑战的都成了中校方向舵上的胜利标志,Egalmoth Von Roon中校正在朝世界上第一位突破200次空战胜利的飞行员而努力!”Glorfindel心满意足的折起报纸,又买了信纸和邮票,他打算给Ec和Egal各写一封信,对他们所取得的成就表示祝贺。

Roon家最小的孩子性格和他的几个哥哥都很不同,他不像Ecthelion那样一板一眼,处处体现出老牌普鲁士贵族的严谨,也不像Egalmoth那样做事漫无目的,他更像这两个家伙的综合体,清楚的知道自己需要什么,并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的努力,其他时候能有多散漫就有多散漫。不过这丝毫不影响他在学校里的地位,拥有三个获得骑士十字勋章的父兄,足以使他获得足够的尊重。

但Glorfindel是个有抱负的孩子,他绝不允许自己躲在父兄的羽翼下。尽管Ecthelion向他阐明了对他的希望,可Glorfindel采取了折中的办法,他立志要成为一名出众的军医。于是申请大学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柏林大学医学院。

“晚上好,Glorfin。”室友Fischer和他打着招呼。“报纸上有没有说你哥哥突破200次胜利了?”

“没有呢,不过Ecthelion得到橡叶饰了。”

“这可真好,我爸也能拿到骑士十字勋章就好了,他就可以回家休假了。”Fischer的父亲是一艘U艇的艇长,目前正在大西洋上巡航。

“你很想你父亲?”

“是啊,他离开家前一天,我跟他大吵了一架,我很后悔。”

Glorfindel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他很快就会回来的。”

Fischer忧伤的挤出一个笑脸,“说说你吧,有这样了不起的哥哥压力会很大吗?”

“还好。”Glorfindel耸耸肩,他和高兴室友愿意说点别的。“其实有他们两个对我爸来说就足够了,我倾向于做个普通人。”

“不过你还是报名参加了预备役……”

“反正用不了多久我看征兵就会把我们招走了,不如早做准备。”

Fischer不置可否的拧开了收音机,Glorfin知道他在等着收听海军的新闻。不过此时,那只黑色匣子里传出来的却是男播音员喜气洋洋的声音:“……Roon中校第四枚钻石骑士勋章……”

“等一等,怎么回事?”Glorfindel哗的站起来,“他是说授予Roon?”

Fischer半张着嘴巴,活像戴了个滑稽面具,“好像是的……”

“这么说Egal成功了?老天!他真的成功了???”狂喜中的Glorfindel拔腿就往外跑,他冲到电话机旁,用颤抖的手接通了Egalmoth在绿林区房子的电话

“喂,我是Glorfin,Egal是不是成功了?”

电话那头是Lucia哽咽的声音:“是的,亲爱的,刚才空军总部通知我们了,Egal已经突破了200次击坠。Fin,他明天就要赶回来授勋,你能来吗?”

“我能来,我当然要来!上帝啊……我真的太高兴了。”

放下电话,Glorfindel走到窗边,望着月亮低声祷告了一会儿,就像过去全家人一起去教堂所做的那样:“主保佑Ecthelion也能获得最高荣誉,主保佑爸爸和哥哥们都平安顺利,保佑我能成为一名合格的军医。我祈求您保佑我和他们一样优秀,行吗?”Glorfindel朝着繁星眨了眨眼睛,那是他再向上帝献殷勤。

1942年9月,鉴于地面苏军的危急形势,朱可夫命令该地区的空军倾巢出动,向德军发起轰炸和反攻,天空中到处都是苏军战机,德军第4航空队发起了全面摧毁斯大林格勒的恐怖性轰炸,所有战斗机单位都奉命在斯大林格勒上空截击任何干扰轰炸的苏军战机。德国空军中校Egalmoth Von Roon 在这个9月出击80余次,击落敌机52架。

每天JG-52的官兵对联队长每次作战归来时左右摆动机翼一次或数次早已习以为常,但他们每天依然热切地盼望Egalmoth归来时摆动机翼,因为他距离那个天文数字般的200次空战胜利大关只有一步之遥了。

9月27日,Egalmoth Von Roon 29岁生日这天,这是他有记录的最后一次升空作战,Egalmoth在20分钟内疯狂击落10架苏军战机,空中和地面上的无线电里,所有人都听到Egalmoth冷峻的声音一次又一次的报出自己的战果:“192,193……199,200……”

僚机兴奋的吼道:“第200次战果确认!”地面上和空中同时欢声雷动。
当他与僚机还在返航途中时,基地已经开始庆贺这一伟大成就了。就在Egalmoth抵近基地时一架不走运的苏军轰炸机成为其战绩簿上的第203个,也是最后一个正式牺牲品。飞行员和地勤们一拥而上,把Egalmoth从驾驶舱里抬出来后高高地抛向空中。正在狂欢的人们还兴奋地得知元首已决定将代表武装力量最高荣誉的钻石骑士勋章授予Egalmoth Von Roon,同时下达了对他的禁飞令。

那天晚上,JG-52联队最了不起的联队长被战友们灌了个酩酊大醉,黎明时分,意犹未尽的Egalmoth和他的地勤组长格拉夫两个人摇摇晃晃的一起爬上座机的机翼,就着同一个瓶子喝着啤酒。

“威尔,你做我的副官跟我走吧。”尽管舌头都捋不直了,Egalmoth还是对格拉夫说。

“你有副官了,阁下。”

“行了,叫我名字。”

格拉夫大笑着搂住他的肩膀说:“好的,Egal。” 

“记得老爹怎么说的吗?如果要一个王牌飞行员在妻子和地勤组长之间选择……一定会选地勤组长……”

“得了吧,你老婆会杀了我的。”

Egalmoth粗鲁的推了威尔纳一把,大声嚷嚷着:“我,把我的命完全交给你!就像我,把自己交给这姑娘一样……”他把飞机翅膀敲得砰砰直响,“你明白吗?”

“我当然知道,我还知道你是个爱画画的傻瓜蛋……”

“你才是傻瓜……”

“你才是……”

他们两个争着争着就靠在飞机上睡着了,第二天一早,Egalmoth悲催的发现自己吹了一夜冷风感冒了。

“我早就说你是个傻瓜,这下好了,你得流着鼻涕去见元首了。”

“住嘴,威尔纳,你自己都发烧了!”

第五章

掩映在绿树丛中的灰色建筑露出一角,Egalmoth的呼吸急促起来,他就好像从一个血腥恐怖的噩梦中回到现实世界中那样,怀疑起这一切的真实性来。当送他回家的车子停在门口,展现在他面前一张张家人的笑脸,Egalmoth不禁眼眶红了。

“妈!”他一下子扑进了母亲的怀抱,Margaret紧紧抱住儿子,一遍一遍亲吻他的脸,她不在乎儿子颈上佩戴的勋章是否有钻石,而是对他胸前的金质战伤章心疼不已,这孩子已经在战场上煎熬了太久太久,不止一次Margaret都怀疑自己会不会失去他。如今,感谢上帝,让她的Egal终于脱离了前线,平安回到她的身边。

Heinrich Von Roon站在妻子身后,他还在体味着这件使人惊讶的事情的意义:钻石骑士勋章的获得者!Egalmoth越来越出落得像远在俄国的Ecthelion,只是站在他面前动作还是太紧张了一点。在Egalmoth记忆中,生平第一次,父亲主动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干得好,儿子,干得好!”

“谢谢您,爸。”

Egalmoth从来没有觉得如此幸福过,他一一和弟弟,嫂子,侄儿拥抱,最后给了Lucia一个炙热的吻。小Anneri在妈妈怀里,好奇的看看妈妈,再看看爸爸,“啵”的冲爸爸吐了个口水泡泡。大家都大笑起来,“她喜欢你。”Lucy说。

“我知道,我小时候也爱对喜欢的人吐泡泡。”他朝女儿伸出手,“嗨,宝贝,到爸爸这里来。”Anneri皱起眉头,疑惑的看了看满怀期待的大家,严肃的让Egalmoth抱过去,两只小手放在老爸腮帮子上。小Heinz看见Egalmoth抱走了妹妹再次不依不饶的在妈妈怀里哭闹起来。“哈,Pepe那么护着妹妹啊?”Egalmoth索性连侄子一起抱了,Heinz非要抓住妹妹的衣服才算不哭了。
不知道为什么,Egalmoth心里却涌起了另外一个念头“Pepe,看你那么疼Anne,我死了也可以放心了。”

下午的时候,天气好像要变了,但Roon家的三位男士还是决定出去过一过男人的世界。柏林的街头凄凄惨惨, 商店的橱窗里摆着五光十色的各种用具、衣服、玩具、酒和食品,但是人们却愁眉苦脸地在吹着冷风的大街上匆忙地走着,天空黑沉沉的,橱窗里的诱人的展览品他们连瞧都不瞧。这些东西实际上全都是不卖的。虽然在家的时候他们几乎忘却了由于全面战争引起的最严重的物资匮乏,至少对于高级军官的家庭来讲他们还暂时什么都不缺。

走了好一阵他们才找到一家营业的啤酒馆,他们点了啤酒和Brezel,面包才一端上来Egalmoth就迫不及待的吃了两个。“上帝啊,天知道我有多想吃这个。”
“以后你可以经常吃了。”Glorfindel贴心的把自己那份也推给哥哥。

“不行。”Egalmoth摇着头,“加兰德找我谈了,问我想要出任第二航空师师长还是第八航空军参谋长,我选择了后者。”

Heinrich听到这话,心里不禁泛起一阵的震动,当初Egalmoth离开骑兵团时,几乎所有人都断定他不会有出息,可现在呢?他已经成了国家的英雄和战区参谋长了。而他自己30年的陆军生涯也还只是个少将,Heinrich心里真是又自豪又有一点小小的嫉妒。“祝贺你了,我的孩子。”父子三人共同干了一杯。

“爸爸,你会为我骄傲吗?”Egalmoth直到今天,终于有勇气和资本问父亲这个问题。

“当然了!我以你为荣!”

Egalmoth露出心愿得偿的笑容,他揉了揉眼睛,慢慢低下头去,把脸埋在双臂之间。Heinrich和Glorfindel相视一笑,他轻轻的拍着Egalmoth的背,对他讲:“你是个很好的孩子,一直都是,我很抱歉以前那么严苛的对你。”

“你都是为我好。”

Glorfindel 及时出面阻止了老爸和老哥之间这种婆婆妈妈的肉麻对话,“Egal,那个航空师师长你干嘛不当?”

“当那个航空师师长,所有新训练出来的飞行员都归我管了,但是我不想离开前线。那么你呢?有人告诉我你报名参加预备役了?”

Glorfindel大失所望,“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啊?”

“爸曾经说过,在军队里很多事情取决于你认识什么人。”

当老爸的很自豪的在旁边点点头。

出乎Glorfindel的意料,Egalmoth并没有表示反对,只是跟他说:“有机会当空军吧,说实话我能掌握的资源比爸在陆军多。”

“真的?”Glorfindel雀跃起来,“我本来想做个军医就好,你不反对我当兵?”

“我为什么要反对?反正你迟早要被征走。那还不如趁可以选择早做打算。”
“太好了,我早就想当飞行员了!!!”
    “那你去考吧!!!”
    Heinrich看着高兴得手舞足蹈小儿子心里不禁感慨:“还是比Egal嫩很多啊!”

Egalmoth趴在地上教Anneri和Heinz踢球,Glorfindel蹲在Heinz后面一个劲说:“Pepe,踢,踢啊。”小家伙抡起小腿把皮球踢向妹妹那边。Anneri已经可以两脚着地站着了,只是走路还要爸爸扶着。“宝贝,踢过去。”Egalmoth抓住女儿小脚把球推了回去。Heinz稳稳接住球,小伙子抬起头看着叔叔,等着他们的喝彩,看得出来他对此有很大兴趣。
    “好棒啊!!!”大家一起鼓掌。
    Glorfindel把侄子抱起来,他突然想起来问Egalmoth:“我听说你的联队有支红色猎人足球队?”
    “是啊,我手下一个大队长搞的。”
    “你参加了没?”
    Egalmoth长叹一声:“别提了,他向我申请组建足球队的时候我就告诉他我要参加。”
    “然后呢?”
    “然后他还挺正式的弄了个试训……”
    看Egalmoth纠结的样子,其实大伙都差不多知道结局了。
    “他跟我说:’联队长阁下,坦率的说,您只是校队水平,我们不能接收您。你听听什么话,校队水平!我……我在学校可是踢主力的……”Egalmoth义愤填膺的说完后垂下了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Egal,人家说的没错,你确实是校队水平。”Heinrich大笑着总结道。
    “爸!我是主力!主力!”
    “可那还是校队……”
    “爸~~”
    “哈哈哈哈哈,我们小Egal的滑铁卢……”Margaret补充道。
    “妈妈你也……”

在一阵轰笑声中,Egalmoth郁闷的把注意力转移到女儿身上来。“Anne,我们试着自己走走怎么样?”说着他就把手放开了,小姑娘看看他,居然嘻嘻笑着迈动小脚丫歪歪倒倒走了两步,一下子扑到爸爸怀里。

“哇!Anne会走路了!”他的喊声把所有人都吸引过来了。

“快,快,再试一试……”大家七嘴八舌说着。

Anneri把头埋在爸爸怀里,扭过小脑袋偷偷望了眼周围,又不好意思的迅速转过去。“嗨,宝贝,再走几步好不好?”Egalmoth感觉到女儿扭了扭小屁股表示拒绝。

“别害羞嘛……来……”他把女儿放在地上,Anneri看看满怀期待的大家,跌跌撞撞的又走了两步,赢得了一阵欢呼。小家伙高兴得拍着手尖叫起来。“做得好,做得好,小乖乖。”Egalmoth使劲亲着女儿,“我终于赶上你的一件大事啦!”尽管他此时兴高采烈,可这话说的家人心里都酸酸的。

第六章

元首穿了条黑裤,一件双排钮扣的棕色外衣,一只胳膊上有一个鹰徽,左胸上有一个小小的铁十字勋章,在Ecthelion看来这套衣服似乎嫌大,这就使这个德国领袖看上去好象穿了套从旧货店里买来的不合身的衣服似的。就算站在帝国元首面前,Ecthelion还是觉得有些天旋地转,他们本来得到命令是在狼穴授勋的,后来临时得到通知改在了总理府。Ecthelion对这个改变非常高兴,这意味着他马上可以回家了,于是很难得的他在火车上放纵了一把。一同授勋的一帮人什么都没吃,空着肚子混着喝了好几种酒,等元首的陆军副官在火车站接到他们时都惊呆了,这帮家伙互相搀扶着连滚带爬下了火车,连站都站不稳了。

“你们知不知道马上就要见到元首了。”

“知道,要不然我们到这干什么?”他们嬉笑着回答。

元首副官都要气炸了,但只能硬着头皮把这些醉鬼带走。在等待接见的几分钟里,Ecthelion怎么也找不到他的军帽了,他索性随手抓了一顶戴上。

“喂!那是元首的帽子!”

Ecthelion大笑着把帽子放下,他想:这帽子好大,元首需要考虑的事情太多了,他确实需要一个大脑袋。

授勋的时间不算太长, 希特勒不时显出不安、疲乏、腻烦的样子,要不然又一下变得讨人喜欢,富于魅力。他很少有安静的时候,他不时挪动两只脚,把头扭来扭去,或是两只手紧握在胸前,或是把一只手放在另一只手上面。德国元首对他们贡献表示了感谢,并且鼓励他们继续努力,他透露最新的计划是攻占斯大林格勒,使苏联承受难以弥补的损失,迫使斯大林回到谈判桌前。Ecthelion对这番说辞不怎么感兴趣,他一心一意盘算着回家的事。

“少校,Egalmoth Von Roon是你什么人?”

Ecthelion的思绪突然从飘渺之境被拉了回来,他下意识的脱口而出:“我弟弟,我的元首。”希特勒露出了一种很感兴趣的笑容,就走了。

Ecthelion晕晕乎乎的照完相,晕晕乎乎的接受完采访,再晕晕乎乎的走出总理府,听见街对面有人在叫他:在Glorfindel和Egalmoth身前,小Heinz套着叔叔那件巨大的佩戴有全部勋章的空军制服正有模有样的冲他敬礼!

“空军上校Heinz Von Roon前来迎接英雄的爸爸!”两个弟弟一起对他喊。

“上帝啊!”Ecthelion飞奔过去,一把抱起儿子,和两个弟弟紧紧拥抱在一起,这一刻他真的很希望时间不要再流逝,他再也不愿意和他们分开。

“Papa,Papa……”小男孩不停的在喊,一开始Egalmoth他们还担心孩子和父亲会生疏,这下快把他们心都喊化了。

“嗨,我的小老虎。”Ecthelion打量了一下儿子身上的军装,转头对Egalmoth嚷嚷:“你怎么把我儿子挖进空军啦?”

“因为空军比较帅!”Egalmoth咧着嘴说,“快回家吧,Duilin这两天也要请假回来啦!”说着他们上了车,Glorfindel发动引擎风驰电掣的窜了出去,吓得两个哥哥哇哇大叫:“哇,你是要把我们都撞死吗?”

“你们不是这么没用吧?”

“去你的,哪有你这么冒失的……”

“切,看着吧,我会成为比Egal更优秀的飞行员的。”

Ecthelion一愣,Egalmoth在下面捅了他一下,他似乎明白了点什么,也就不做声了。汽车载着Roon家的男孩子们一路朝绿林区驶去,无论如何对于这个家庭来说1942年10月是幸福而荣耀的好月份。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