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almoth之歌(89)

地下清澈的泉水被引至坐落于彩虹和飞燕两位领主府邸之间的大花园里,叮咚作响;奔泻的溪流在岩间旋激,水沟与引水渠穿梭在各个花圃间,亮闪闪的小溪飞澜四溅地流过,或变成小瀑布滚滚而下。这里长着Ríndes精心培育的奇花异草和珍贵药材。绿精灵园丁仔细照拂的珍稀树木郁郁葱葱,Duilin所珍爱的鸟儿栖息其间,婉转啾鸣。

因着绿精灵的神奇技艺,时至深秋这里依旧开满鲜花,灌木被清空的地方铺着上好的绿草皮;小径与大理蜿蜒而出,绕过长出了小骨朵山花的岩石,或跨越一座装饰着精美浮雕的石桥,直通向Egalmoth家那座赏心悦目的大宅。

飞燕和彩虹两家的小孩子们一逃离学堂的囚笼就会蹦蹦跳跳地来到花园里,扑蝴蝶、摘花草、欣赏落日迷人的余晖。按照父母的观察这个小团体有着自己的分工来着,Luinril是他们的大脑,他的肚子里有无数奇思妙想;如小象一样的Meldir是大将军,他有着矫健的身体和惊人的勇气;而小弟弟Losmir则是伟大的工匠,他灵巧的双手能提供意想不到的新式武器。他们三个时时刻刻黏在一起,因此得到了个“三胞胎”的诨名,然后不出意外地成了刚多林城北的孩子王。

如今孩子王的势力延伸到了王室课堂上,因为他们的缘故新任王室教师Pengolodh整个下午都心神不宁。在给孩子们上课时Pengolodh有事离开了几分钟,返回时发现“三胞胎”当中的Losmir正站在桌子上大声念一首描写矮人的打油诗,还惟妙惟肖地模仿他的语调。“胳——膊上鼓鼓囊囊的肌——肉,”他说,“结——实得像铁——打的一样。”另外两个腆着肚子学着矮人的怪模样。教室里哄堂大笑,吵闹不堪。为了惩罚他们的捣乱行为,Pengolodh命令他们坐到教室最后面去,并且禁止他们发言。不过,“三胞胎”还是违反了几次禁令。这节课Pengolodh老师讲的是矮人历史和风俗,当他提出问题,教室里鸦雀无声时Meldir忍不住喊了两嗓子,给出正确答案。这让老师更下不来台,脸色越来越难看。第二次听到他念出答案时,老师挖苦地说:“你今天下午真是聪明得很呀,Lord Meldir!”

他犯了个大错。Meldir瞅准机会,从座位跳起来,反唇相讥道:“你准备的课文都是从我家借的书上看来的,我姐姐早就给我们讲过了。”话音未落,教室里又是一片欢腾,老师涨红了脸,气呼呼地站在台上,拿手捶打讲台,尖叫着“安静!安静!”。他警告Meldir,要是嘴里再蹦出一个字,就把他揪到他父亲面前去。但一切都太晚了。他机智的应答惹得老师恼羞成怒,看来胜负已定,“三胞胎”是今天的赢家。

下午的精彩表现让他们成了学堂的明星,孩子们兴高采烈地谈论着老师气急败坏的模样,随即乐极生悲的事情发生了,因为他们想起来今天Meldir家要举办宴会,Pengolodh老师也在受邀之列。

全完了……

紫色的晚霞映红夜空。刚多林城Heavenly Arch家的领地的街灯在凹凸不平的装饰宝石的反射下释放出耀眼的光芒。他们耷拉着脑袋,拖着沉重的脚步在花园里徘徊。“怎么办?”三兄弟面面相觑,想破脑袋都想不出办法。

“Luinril你们三个——”小径那头飞燕家的保姆在那尖声喊道:“还不快回来!宴会都快开始了!”

他们沉重地转身,慢吞吞地朝保姆走去,心里却毫不难过。这是生活中常有的糟心事儿,就像去学堂念书、上床睡觉,这种事儿早就不惹他们生气了。他们像商队的旅者一样默默忍受,坚信只要真正长大就能永远摆脱这些困扰。

大厅里点起了成排的蜡烛,烛光和屋顶水晶吊灯的光芒交相辉映,形成了绚丽的光芒。墙上悬挂着由七种宝石装饰的盾牌——Egalmoth的标志,家具上镶嵌的名贵珠宝,柱子上摆放的金银烛台,墙上和天花板上的壁画,以及大理石地板,在烛光的映衬下熠熠生辉。烛光闪耀在来宾们佩戴的珠宝上,照亮了他们衣服上的金丝银边。 乐声回荡在偌大的屋子内,融入到人们的窃窃私语中。迷人的乐曲令人心醉神迷。

保姆把梳洗打扮好的“三胞胎”带到主桌坐好,用金盘子盛食物给他们吃。一桶出自Lòmeost酒坊的葡萄酒佳酿开启了宴会的序幕,满溢的酒杯传遍了整个大厅。 Meldir看到Atar站在至高王雕像旁端着酒杯致祝酒辞,样子和雕像一样笔直、僵硬、难以打交道。想到一会要面对Atar的盛怒他觉得小腿都在抽筋。

Egalmoth也感觉到他们的异样,一边讲话一边去瞟Duilin夫妇和Ríndes,寻思着到底怎么了?Duilin不动声色地摇摇头表示他也不知道。Rindes向他使了个眼神,叫他专心致辞别分心。这一切都逃不过Aredhel的眼睛,她忍着笑微微侧头对Anneri说:“看样子有些小家伙要倒霉了。”

“他们这么乖准没好事,等明天再审吧。”Anneri说着严厉地瞪了他们一眼,“三胞胎”把自己小小的身子缩得更拢了。

“你也太凶了……”Idril笑话她。

“这些小子就是在试探大人们的底线,不好好管教可不行。”

看Anneri煞有介事的样子白公主噗嗤笑出声来:“Anne已经准备好做个好母亲了吗?什么时候给你Atar带回个小女婿呀?”

“殿下~~~不和您说了~~”Anneri羞红了脸,撅着嘴故作生气的样子真是可爱极了。Idril用一条刺绣精美的手帕捂着嘴一直在笑,气得Anneri使劲去晃她的手臂。

“三胞胎”可没有心思加入她们的说笑,他们烦闷地坐在那里,盘子里精美可口的食物也味同嚼蜡。参加宴会最没意思了,大人们相互顾盼交谈欢笑的样子怎么就那么令人讨厌。

Atar的祝酒词很快就说完了,刚多林的年轻小伙子们争先恐后来到公主和Anneri小姐的面前问候。她们俩都是城里有名的美人,不过“三胞胎”认为这纯粹是胡说,但他们也知道,男孩过了五十岁,就会变成另外一个样子,判断力直线下滑。那些紧紧围绕着公主和Anneri姐姐,微笑中极尽阿谀奉承之能事的大男生当中却不包括Pengolodh老师。这让“三胞胎”对他由衷地生出崇高的敬意。

可是很快事情就朝着他们不愿意的方向发展,Pengolodh来了!三个小家伙的心骤然提到嗓子眼儿,他们的小手情不自禁地紧紧握在一起。Meldir注意到Pengolodh老师的嘴边挂着一丝怪异的微笑,两个嘴角各有一条细线,微微上翘,似乎被一双看不见的手牵引着。

“怎么办?”Losmir被吓得直扣哥哥的手掌。

“别着急!”Luinril低声呵斥弟弟,“再看看。

“没关系,我Atar揍我才疼,Duilin Atar不疼的。”Meldir安慰他们。

“谁说的?那是因为他不揍你!”

“别吵了,你们看!”

“晚上好,Lord Egalmoth。”Pengolodh大声打着招呼,嘴张开时,仍然保留着微笑,“感谢您举行如此盛大的宴会。”

“那里,你教导我们的孩子辛苦了。”Egalmoth说这话的时候两家的家长一起将目光投向三个脸色发白的小男孩。“他们在学堂表现如何?”

一如啊,Atar他非要在这种场合提这个问题吗?“三胞胎”都快哭了。

Pengolodh有意无意瞥了他们一眼,开口说道:“我想说的是……”他故意顿了顿,“三位少爷非常优秀,您知道的,他们在各门功课上都名列前茅,他们似乎毫不费力就可以超过别的孩子,在同学中很有威望。”

Egalmoth和Duilin脸色都非常不自在,他们以相同的姿势靠在软垫上,一只手僵硬地压住另一只手,恍惚间Pengolodh突然觉得这两位领主大人简直就像一模一样的孪生兄弟。“没有捣蛋?”Duilin直入正题。三个小男孩一起跳下椅子打算撒腿开溜。

”你们要到哪里去?”Pengolodh喊住他们,冲他们微微一笑。

“不准走!”Indilme吩咐道。

小男孩们怏怏不乐地停下脚步,垂着手站成一排。他们白白担惊受怕了,Pengolodh老师开始了他“推销式”讲话,压根儿没提他们在课堂上调皮捣蛋的事。有那么一两次,他冲“三胞胎”点头示意,狡黠地微笑,彼此心照不宣。但仅此而已。他口若悬河,主要是说两件事儿:一是他正在研究中洲各个种族的风俗文化以及这项课题的重大意义。二是Heavenly Arch家族丰富的藏书以及广博的见识是珍贵的宝藏。Pengolodh对秘密的守口如瓶让男孩们心存感激,但他们看见老师睁着眼睛说瞎话又很震惊。因为平时他教育他们时常说隐瞒事实是一种可怕的罪行。他讲话的样子男孩子们越来越熟悉,因为有很多落魄贵族也经常来找他们的父亲寻求接济。可怜的Pengolodh先生只顾高谈阔论,丝毫没有察觉到,在男孩子的心目中,他神采奕奕的面容和高大的身躯都已经失去了魅力。他不像是课堂上博学多才的老师,而像个寒酸卑微、来寻求帮助的穷亲戚。

“我们家的藏书都是由Anneri掌管,你和她商量就行了。”Egalmoth实在听烦了,随口就把女儿推了出去。Anneri在旁边撅着嘴,又不好当场发作驳了父亲的面子。

大家吃饱喝足之后热闹的舞会开始了,三个小孩子如获大赦般的离开了宴会厅,在回房间的路上不停庆幸逃过一劫。

Egalmoth一辈子只和Ríndes跳舞,这一点刚多林城所有精灵都知道,因此他能在乱哄哄的宴会厅里求得片刻清闲。白公主已经和第八位男士跳舞了,那家伙跳起舞来高视阔步,像用连枷打谷似的不住地摆动身子。她没精打采地跟着,累得够呛。一曲终了Aredhel迅速奔向Egalmoth所在的角落,坐在天鹅绒帘幕后面。

“您的舞跳得越来越好了。”Egalmoth站起来为她倒了杯蜜酒。

她接过来一饮而尽,说道:“我真得从马上摔下来才行。我只要一拒绝,他们就会哭丧着脸,显出难受的样子。那些最新的舞步……”

说到这他们看见Pengolodh向Anneri走去,结果Heavily Arch家的大小姐跳起来拉着她的公主姐姐Idril迅速跑开了。

“Pengolodh真可怜。”Aredhel对这个小书呆子同情极了。

“要是他小时候不用那些傻办法来引起Anneri的关注或许她就不会讨厌他了,她喜欢有本事的男孩。”Egalmoth想起Pengolodh总喜欢恶作剧惹恼Anneri就觉得好笑。

“谁在小时候还没做过一些傻事情呢?”白公主又让Egalmoth倒了一杯酒,“有的时候我真的很羡慕Anneri。”

“为什么呢?”

“今天Anneri给我们讲了Thingol王杀死炎魔的战场,小小年纪她就走遍了光明阵营所能到达的全部地域,而我只是被禁锢在宫廷里。”

Egalmoth笑了笑说:“我倒希望Anneri能像您一样。”

“这就是我们所面临的困境。在水晶球的内外,看得见,却永远跨不过去。”

“其实也未必。”Egalmoth说,“当年就是您对我说:障碍没有你想象的艰难,你只是需要一点勇气,我一直没有忘记这句话。”

“到那时候你会帮助我吗?”

“当然!无论如何我都会无条件支持您!”第一次Aredhel表现出需要他的支持的意愿,Egalmoth 的胸中突然奏响一曲恢宏的乐章,银灯闪烁,照映在高贵的白公主身上,反射出悦目的光辉。

“那么我会记得你的承诺!”音乐又一次响起,这次是一首曾经流行于提里安的慢板舞曲。Aredhel伸出一只手:“我想跳这支舞。”

Egalmoth的心激动得砰砰直跳,他毕恭毕敬握着她的手步入舞池,彬彬有礼地在彼此之间保持一定的距离翩翩起舞,他感到非常高兴。Anneri站在观众中间为他们鼓掌,心里促狭地在想:哎哟,我的傻Atar今天晚上怕是睡不着觉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