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almoth之歌 87

Anneri回到刚多林的时间比预计快了一倍,当她日夜兼程通过隐秘之路来到城外最后一道防线时碧空如洗残月将隐,破碎的星星在鱼肚白色的天际光华烁烁。这座小城堡修建得十分坚固,许多间房子靠山建成梯次形,护墙大门全部由巨石砌成,供驻守的士兵居住。负责站岗的士兵全部来自飞燕家,个个都把Anneri当作自家小姐,见到她一个小兵立即飞奔上去,把Duilin从床上硬拽起来。

不一会Anneri就看见了还穿着睡衣披散着头发,完全没有打理过的肥啾叔叔张开双臂朝她跑来。

“叔叔!”Anneri一下子扑进他的怀里,紧紧和他拥抱了好半天。“一如啊,我真想你!”Anneri讲话总是突然迸出来,很像Egalmoth,但声音是清亮的女孩子的嗓音。“婶婶好吗?弟弟们好吗?Nana和Atar呢?他们都好吗?”

“噢,你就不问我好不好?”Duilin酸溜溜地说。

“我都见到你了呀!”Anneri皱了皱她的小鼻子,每次这样Duilin都会笑。不过今天却没成功,她太激动了,使劲拽着肥啾叔叔的头发,痛得他龇牙咧嘴。“放开,放开,疼!”

“哎呀,对不起!”小丫头赶紧松开手,悄悄在衣服抹了几下,把拽下来的头发丢掉。“你想不想我?”

Duilin故意板着脸说:“不想?反正你也想不起我。”

“谁说的!”Anneri搂着他的脖子扭来扭去,“我都没这么想Atar呢。”

“别胡说了!”Duilin用力敲敲她的脑袋,“你又要气死你Atar啊?”

“怎么会呢?”Anneri撇撇嘴并不相信,她踮着脚尖左右张望,“哎?为什么是你在这?难道不是Ec叔叔守大门?”

“现在规矩改了,每一家的领主守一年。”

“啊,难道我要一年见不到你?”

“你可以跟着我来驻守嘛,你当我的传令官。”

“好耶!”Anneri在Duilin叔叔脸上响亮地亲了一口,转身一蹦一跳地跑了。

“喂,去哪?”

“回家!Atar和Nana等急了。”话音未落Anneri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蜿蜒曲折的山路之中。

接下来的一段路是一条深藏于山中的狭长隧道,Tanrin手中银灯明亮的光线照亮了墙壁上精美绝伦的浅浮雕,那上面描绘着栩栩如生和富丽堂皇的场景,将辛达和诺多两族的文化和成就对比的展现出来。在诺多工匠空灵的描绘下,画面中的城市和森林在星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打磨光滑的墙体上闪耀着银色的光芒,伊露维塔儿女的荣光璀璨夺目。Anneri一边走一边享受着这讲述历史的壁画盛宴,仿佛进入了一场不可思议的美妙梦境,等她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到了隧道的尽头,守门的士兵推开那扇用秘银和钻石装饰的沉重大门,露出清澈无垠的夜空,星星在天顶光辉灿烂地闪烁着。

“穿过下面的倘拉登峡谷就到家了。”Tanrin对她说道。

Anneri望着还在沉睡着的平原,突然找了一块石头坐下,用一只手托着下巴,若有所思的模样。

“您累了吗?”Tanrin有些不解。

“不。”Anneri轻声说,“我想看看它如何醒来。”Tanrin微微一笑表示理解,也找了个角落坐下休息。

外边的天色逐渐变亮,一道金色的光芒在东方的天际若隐若现。隐匿在黑夜当中的群山和精灵城市也渐渐露出真容。除了九大家族的旗帜飘扬在清新的晨风中外,刚多林几乎没有什么迹象表明它是一个有精灵居住的城市。洁净的、阒无人迹的露水覆盖着两旁矗立着庄严建筑物的大道。道路上看不见来往的行人,就像在祝祷日全城都汇集于圣堂,但在Anneri的一生中从未见过这样一个宁静的祝祷日。一种令人舒适的、蓝色的、无边的岑寂笼罩着大地,不是白色而是蓝色,是建造城市的白色巨石从某个角度反射出越来越亮的蓝天。Anneri从未见过如此迷人的喷泉和花园。她想象不到如此宏伟的高塔,或是足以与多尔露明国王大道媲美的宽广壮丽的道路,在晶莹的空气中披上水晶外套,还有比明霓国斯还要雄伟的阶梯两旁的花岗岩基座上那鳞次栉比的精美房屋。Anneri在一瞥之间完全领略了诺多精灵的雄伟、力量、历史和光荣,就是在希斯隆也看不到如此庄严华丽的景色。

“多静啊。”Tanrin在长时间的沉默之后说了第一句话。

“这是我生平看到过最美丽的城市。”Anneri感叹道。

“他们说提里安更美。”

“没有比这更美的地方了。”Anneri情不自禁地加上一句,“我不相信。”

当初秋的凉风从山坡上吹下来,静静的倘拉登平原就沸腾而成一汪荡漾的湖泊。所有的草尖都加入这无声的浪潮,随着风的韵律,一波一波,把金黄的涟漪散到远方。在平坦而宽广的草地上奔驰是件惬意而浪漫的事,青草低俯下它的腰肢,小马Sùlmir便扬起它的头颅,它犹如离弦之箭在平原上划出一条笔直的痕迹,那飘扬的鬃毛与摇摆的草叶融合相交,目标只在平原中心巨石之上的白色城市。惊心的速度换来骄傲的嘶鸣,Sùlmir如同它的名字一样狂风般地将Anneri送到刚多林城外,然后它就不愿意再走了。

“怎么了?”

Sùlmir冲她摇头,用前蹄刨着地面。

“平原那么美,你想去逛逛?”

小黑马一阵点头。

“好的,不要跑远了。”Anneri亲了亲它的脸,“我爱你。”马儿蹭了蹭她就欢快地跑走了。

“我们走吧。”Anneri对Tanrin说。这位他父亲最信任的心腹却一动不动,微笑着看着她。Anneri还没反应过来,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一个接一个地撞了过来,“姐姐!姐!”三个小男孩一拥而上跳到姐姐身上,一下子就把她扑倒了。

“Losmir!Meldir!Luiril!”Anneri激动得声音都变了,他们争先恐后和她拥抱,嘻嘻哈哈在草地上滚做一团。突然有谁把小家伙全都提溜起来,Anneri抬起头,看见父亲微笑的脸。“Atar!”她从草地上弹跳起来扑进父亲怀里,“Atar~~~”她还想说点什么,还没开口眼泪就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噢,现在晓得哭了?我真恨不得狠狠揍你一顿。”Egalmoth嘴上这么说,可他的手在温柔地拍着女儿的背。

“Atar~~~对不起~~~我以后会听话了。”她抽抽嗒嗒抹着眼泪,“Nana呢?”

“在这呢!”Luiril生拉硬拽把母亲从一丛怒放的鲜花后面推出来。“Rín Nana还在赌气呢。”

Anneri慢慢蹭到母亲面前,低着头,用脚踢着地上的小石子,“Nana,我再也不任性了。”

Ríndes故意瞪着她,过了一会她伸出手替女儿整理散开的鬓发,“还不快回家洗澡换衣服,你看看你,像只小脏狗一样。”

“Nana~~~”小丫头紧紧抱着母亲的腰,真的像只撒娇的小狗一样蹭母亲的脸。

“好了,那么大了还撒娇,你看Tanrin都笑话你啦。”Ríndes说着对Tanrin点头道谢:“谢谢你走这一趟,辛苦啦。”

年轻的辛达精灵笑容可掬地说:“您不必客气,夫人,我是在帮我自己,要不领主大人对我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

“哈,臭小子,你是不是皮在痒?”Egalmoth笑骂道。

小伙子向后退了半步,连连摆手说:“没有,没有,小姐回来就不会有了。”

“行了,这一趟辛苦了,你赶快回家休息吧。”Egalmoth十分感激地拍了拍Tanrin的肩膀。小伙子向他们鞠躬告辞了。

日落的余晖将由精美绝伦的雕像以及花团锦簇的花坛装点的宽阔街道染成光辉夺目的金色,Egalmoth一家就沿着这条金光大道径直走回他们的府邸。一路上,三个男孩子放开稚嫩的喉咙大声唱着:“水晶之城刚多林,钻石之城刚多林,稀世秘银铸就的刚多林!刚多林,他们永远无法征服你,即使你脆弱如蝉翼,即使你只有一片花瓣护体……”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