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almoth之歌(85)

搬到Gondolin第一个月,Turgon遵照父亲Fingolfin的旨意登上国王的宝座,为此Gondolin全体臣民举行了盛大的庆祝活动。宴会通宵达旦地举行,到处是喝不完的美酒,吃不完的珍馐美味,舞者和歌者头戴花环在演出过程中表达出对王室的崇高敬意以及对未来的美好祝愿。在这些幸福欢乐精灵当中,我们的Egalmoth先生却显得格格不入。他独自躲在角落里眉头紧锁,满心烦郁的样子,有谁来和他寒暄,他也不多理睬,唯有Enerdhil在旁边一脸晦气地陪着他。Egalmoth始终没什么兴致,只顾闷头喝酒,别人来向他敬酒他勉强答应一声,强行夺过人家的酒杯就往肚子里灌。

和漂亮姑娘们尽情跳了几支舞之后Ecthelion和Glorfindel带着醺醺然的醉意发现了老友的异样。他俩像小时候发现什么好玩的事那样稍微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不动声色地分开从两个方向悄悄绕到Egalmoth身后,同时猛得跳过去使劲拍在他背上,一起大喊“喂!”

“哇!”Egalmoth和弟弟都被吓得蹦了起来,心脏都快停止跳动了。“蘑菇丝的,吓死我了!”等Egalmoth明白过来,气得挥着拳头装作要揍他们的样子。Ecthelion他俩分别搂住差点儿被吓死的兄弟俩,嬉皮笑脸地说道:“怎么啦?在这欢乐的日子里伟大的珠宝匠兄弟怎么一副想要拯救阿尔达的忧愁表情?”

“Ec~~~”没想到此话一出Egalmoth立马来劲了,他双手一用力就使劲箍着Ecthelion的脖子,把头靠在他肩上,带着哭腔就嚎起来了,“我日子过不下去了,我就要妻离子散了,我马上就要去见曼督斯了~~~”他一嚷惊动了附近的几个姑娘,吓得Glorfindel和Enerdhil赶紧围上去用身子挡住他俩,不住地解释:“喝醉了,喝醉了,没事。”

“哎呀,放手,放手,你有话好好说啊!”Ecthelion被勒得直翻白眼,酒鬼的力气还真不是一般大,他好不容易才挣脱出来,原本梳得一丝不苟的时髦发型也被弄乱了。“你到底是怎么?”他四下环顾了一圈,惊讶地问:“怎么就你俩在这?你老婆呢?Duilin呢?小孩子呢?”

Egalmoth什么都不说,又抓起刚送来的酒罐往嘴里猛倒,呛得直咳嗽。Ecthelion只好像哄孩子那样去拍他的背,白色的礼服上也沾上了星星点点猩红的酒渍。“你到底怎么了?”

“还能怎样了?挨老婆骂了呗?你来说吧。”一头金发的Glorfindel大大咧咧地坐了下来,两眼紧盯着Enerdhil,心里早就猜了个七七八八。

于是珠宝匠开始讲这两天发生在他们家那座大宅里的糟心事。“Anneri不是出去玩了两年多,他怕丫头吃亏又派了Gillion,你们记得吧,劫了卡兰希尔的那个小贼,他让他去给Anneri帮忙。这下好了,Anneri他俩合伙做起了药材生意,完全可以养活自己了。现在人家根本不想回来关在城里出不去,Egalmoth写信去叫了几次,Anneri烦了,干脆来了个失踪,所有商社的伙计都找不到她。Ríndes急疯了,什么破事都翻出来找他算账,说造成今天这个局面都是他骄纵的。一开始他还嘴硬和Ríndes吵架,把她气得哭着要带着Meldir回多瑞亚斯,再也不理我们这些诺多大傻瓜啦!目前的形势是Duilin带着Meldir逃跑了,Indilme在家里负责顺Ríndes的毛,我把他拉出来躲躲。”Enerdhil一口气说完也泄气地垂下脑袋。

金花和涌泉俩位领主面面相觑,这种乱子还真是只有Egalmoth家闹得出来,现在他们一万个后悔来吓唬Egalmoth,这种事情就不是他们俩个光棍管得了的。可是现在,可怜的Egalmoth那架势,要是他俩不管恐怕就要成为第一个死于心碎的男性精灵了。Ecthelion和Glorfindel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发起愁来。

“这样吧!”Glorfindel一拍手,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似的站起来拽着Egalmoth的胳膊说:“走!我们去找陛下要求放你出去找Anneri。”

“可是他刚刚宣布不许离开我就要求出去,他一定会杀了我的……”Egalmoth把身子缩成一团,看上去是那么可怜。

“反正找不回丫头你也活不成!Glorfin说得对!我们一起去找陛下,Anneri走丢了他应该会谅解的。”Ecthelion附和着说。

“就是,他要不答应我叫上Rog和Penlod,我们一起烦死他!”于是他们一左一右架起喝得酩酊大醉的Egalmoth就出发了,屁股后面还跟着跌跌撞撞的Enerdhil。

初见他们这幅尊容Turgon确实吓了一跳,他瞠目结舌地瞪了他们半天终于对Egalmoth问了一句话:“怎么?你被他俩打了啊?”

嗨,我们打他干嘛?Ecthelion和Glorfindel同时放开Egalmoth,然后开始你一言我一语为倒霉蛋说情,为了唤起Turgon的同情心,他们还比划着添油加醋把Egalmoth的境遇说得更加凄惨。Turgon皱着眉头看他们手舞足蹈表演了一番,总算把事情听明白了。他忍不住放声大笑,“Egalmoth,你也有今天啊,哈哈哈哈哈哈。”

也对啊,向来因为生活幸福美满总是在他们这些光棍面前故意显摆的臭屁家伙总算被老婆收拾得狼狈不堪,无论如何都是值得大笑一番的事情。想到这金花和涌泉两位领主也指着他哈哈大笑。

“笑吧,笑吧,我也跟着去多瑞亚斯做个辛达,再也不理你们这些诺多了!”恼羞成怒的Egalmoth涨红了脸,怒气冲冲就往Turgon书房露台冲,看样子打算一头栽下去算了。Glorfindel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他,他们一起把他按在一张椅子上控制住。Turgon还在笑个不停,“当了那么久的父亲你还真是不懂怎么和小孩子相处。Anneri成心要躲着你,你即便去了也不可能找得到她。这样吧,这事交给我,我保证不出一个月Anneri就会有消息,三个月之内她一定兴高采烈地跑回家。”

“您有什么办法?商社那么多伙计都没她消息。”说到这Egalmoth真的伤心了。

哎,真没用!Turgon无可奈何地摇摇头,耐着性子慢慢跟他解释:“我当然找不到Anneri,让我女儿去呀,要找她的小姐妹Idril最有办法了!”

Egalmoth一听恍然大悟,于是和大家道过谢后就兴冲冲回家哄老婆了。果然一个月之后Anneri给家里寄来一封信,她说等她把小小生意上的事和Gillion交接清楚就立刻回来。Gondolin最后一个不快乐的家庭就在Turgon陛下的英明裁决下消失了,从此之后这座欣欣向荣的白色城市充满了喜悦和欢乐。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