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almoth之歌 82

无论从何种意义上来说,Heavenly Arch家的Anneri都足以让诺多族的绝大多数孩子感到羡慕。她的父母倾尽全力为她举办了一场盛大奢华的成年礼。庆祝活动从清晨持续到深夜。在旭日初升之时,Anneri在圣坛前的泉水中洁净身体,然后穿上圣洁的白袍进入圣坛祈祷。结束祈祷仪式之后她应邀前往王宫接受来自王室成员的祝福,除了Turgon殿下一家赐予的礼物之外Anneri还收到了至高王和王储赏赐的一整套庆典仪式上佩戴的珠宝。进行完宫廷仪式之后已是午后,Anneri第一次以女主人的身份在自家花园举行茶会,向全城贵妇人显示她已经成长为一位优雅贤德的淑女。入夜,巨大的铜火盆中燃起香料,将Heavenly Arch家的庭院照耀得宛如白昼,各种菜肴、烤肉、点心、葡萄酒、和水果被抬上餐桌,宾客们一边欣赏着最优秀的歌者和演员表演的戏剧,一边大饱口福,等他们酒足饭饱,身着盛装的少女们又向他们分发Heavenly Arch家领主和夫人为他们精心准备的礼品。当月亮西沉时Anneri的成年礼在一片欢笑和祝福声中圆满结束了。

第二天,当Anneri从睡梦中醒来,茫然无措地望着她那个大糖果匣子般的卧室,感到莫名的失落。现在时辰不早了,弟弟大概去学堂了,Atar应该在忙商社和宫廷的事情,至于Nana,肯定在指挥仆人收拾家务,就她自己没有安排事情,她已经成年,可是除了昨天累得够呛之外一切都没有任何变化。

“Nana~~~”Anneri摇摇晃晃从楼上下来,看到母亲搬了把椅子坐在大厅中央,仆人们一件件将昨天收到的礼物拿过来给她过目,看见女儿下来了,Ríndes喜气洋洋地说:“醒啦,吃点东西吧。”

“Nana~~~”Anneri搂着母亲的脖子,身子扭得像海草,“为什么我成年了一点感觉也没有。”

“你要什么感觉呀?生活就是这样平平淡淡才好。”

“噢~~~”她亲了亲母亲就要跑。被Nana叫住了:“这些礼物留给你来处理?”

“我不嘛。”

“你成年了,这些是属于你的财物你要学着自己管理了。”

Anneri撇撇嘴说:“这就开始了?”

“你不是想要点变化?”

“Nana~~~”

“好了,好了,我来收拾吧,刚才公主殿下传话来叫你去一趟,而且昨天殿下给你那么多赏赐,你应该赶紧去致谢。”

“我知道了!”她说着就跑了。

Anneri刚一出门就被一个宫廷卫士拦住了,他没有领着她去王宫,而是直奔城外驯马场。Anneri诧异地发现只有白公主在那里。“日安,殿下,公主姐姐不在这里吗?”

“别一分钟都离不开呀,我在这里不好吗?”Aredhel亲亲热热拉过她的手,“我有礼物给你。”

“可是昨天您已经赐予我那么多宝物了。”

“对呀,昨天才是我送你的,今天嘛……你看!”顺着她所指的方向,Anneri看到了一匹世所罕见的神骏,通身纯黑的皮毛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唯有四条小腿关节处围有一圈雪白的毛,胸廓宽阔,腰背有力,马鬃高长,腿关节精壮结实。它在水草丰美的沼泽里缓缓踱着步子,微微颤动的身子好像有无穷的力量,骄傲和潇洒在它体内嘎嘎爆响。

“这是……”Anneri激动地说不出话来。

“Maitimo说过在你成年礼的时候会送你礼物,喜欢吗?”

“这是……给我的?”

“Sùlmir的父母都是Maitimo的战马,纯正的维林诺血统,他亲自为你挑选了这个小伙子。去吧!”Aredhel轻轻拍拍她背。

Anneri慢慢朝那匹神骏走去,按照战士的礼节向它低头致意,马儿高昂着头注视着她。“你好,我是Anneri。”Sùlmir的耳朵警惕地四下转动,似乎在思考着什么,然后它朝Anneri也低下了头。“噢,Sùlmir,你喜欢我是吗?我们做个好朋友好不好?”马儿用头蹭着她的脸表示同意。

“你骑上它试试。”白公主鼓励小姑娘。

Anneri轻轻一跃就稳稳落在Sùlmir背上,马儿扬声大嘶,四蹄翻飞,在旷野中狂奔起来,它那雨点般的蹄声激烈地叩响了宁静的大地,飞溅而起的水花以及惊飞的水鸟像箭一样地射向身后。太快了!它的速度真是无与伦比!当他们一起奔回马场,Anneri跳下马背,白公主张开双臂迎接她。她一下子扑进她的怀抱,激动地不知道如何是好。

“高兴啦?”Aredhel笑着问她。

“谢谢您……我太高兴了!”话还没说完小丫头竟然呜呜咽咽哭了起来。

“傻丫头,这还有Maitimo给你的一封信,拿回去慢慢看吧。”

自此以后Sùlmir就成了Heavenly Arch家的珍宝。Anneri总是自己喂它,为它刷洗,和它一起散步……同时Anneri也有了一些奇奇怪怪的变化,她不是和Sùlmir在一起,就是独自躲在房间里,要么就待在阁楼小天地,连Atar都不让进去。

“去看看你姐姐在干什么。”Ríndes实在忍不住了,打发儿子上楼侦查。过不了多久Meldir灰溜溜回来报告说:“姐姐把我赶出来了。”

“她在干什么呢?”Egalmoth问儿子。

“躺在床上笑呢。”小儿子说着在地毯上躺下,学着姐姐的样子抱着一个相框傻笑,看得父母面面相觑。

“呃,宝贝,你出去玩吧。”Egalmoth抱着儿子亲了亲把他打发走了。

“丫头大了啊。”Ríndes叹了口气。

Egalmoth在房间里踱着步子,一筹莫展地咕噜了一句:“她该不会……嗨……Maedhros 又不可能……哎……”

“我们得赶快和她谈谈。”Ríndes瞧了她丈夫一眼,她丈夫脸上没有丝毫表情。

“怎么开口呢?那丫头的脾气。”Egalmoth坐下来神经质地用手指敲着椅子扶手。

“可是不能置之不理呀,将来她一定会伤心的。”她板着脸,口气里带着痛苦和腻烦。

“我去把她叫下来。”

“好。”

Egalmoth慢慢往阁楼上爬,脚步异常沉重,要干涉成年子女的情感生活总是非常尴尬,他现在想破了脑袋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可是作为Anneri的父亲他必须在这种时候给出建议。

阁楼的门虚掩着,做父亲的踯躅了半天都没想好怎么进去,倒是Anneri在里面说:“Atar,干嘛啊?要进来就进来!”

“哦。”Egalmoth进去了,扭扭捏捏,犹犹豫豫。

Anneri白了老爸一眼,“你不就想看Maedhros 给我写了什么,看吧。”她把那个抱了几天的相框往老爹手里一塞,怒气冲冲地瞪着他。Egalmoth不到半分钟就看完了被仔细装裱起来的信件,上面用优雅华丽的昆雅语写着:“致小女士Anneri,衷心地祝愿你永远幸福快乐。Maedhros ”

“就这样啊?”Egalmoth讪讪地说。

“就这样咯,还能怎样?噢,你们还怕我想嫁给他啊?人家又看不上我,想什么呢?”

“呃,哎,我们是怕你会伤心失望。”老爹支支吾吾地解释。

“我为什么要伤心失望,Atar,你那么喜欢公主阿姨,你会伤心失望吗?”

“我?我!”Egalmoth指着自己鼻子,大嚷起来:“我什么时候喜欢白公主了?你不要乱讲!”

“怎么没有啊,你和公主阿姨讲话的时候笑得那么肉麻,要是人家目光落在你身上你还要表现表现自己,别人可能看不出来,我是你女儿可骗不了我。”Anneri撇撇嘴,表示了很深的、很有把握的轻蔑。

Egalmoth惊慌失措地挥舞着双手否认:“我才没有,你别胡说!”

“哎呀,这有什么关系,我看不出来这种爱和爱一如,爱一尊闪闪发光的雕像有什么区别。”说着Anneri大力拍了拍Atar的肩膀,“小伙子,害什么羞呢?”

“喂,我是你Atar吧,别这么没大没小的。”

“是您教我的呀,要从别人身上学习长处,您的老脑筋也该改改了。这种爱在我看来完全不是坏事,Nana以前仰慕过Beleg,所以后来嫁给了你,我们家有多幸福!”

“什?什么?Nana仰慕谁?你再说一遍??!!”Egalmoth真的坐不住了。

“Beleg叔叔啊,舅舅说的。要不你以为刚开始遇到Nana的时候她为什么会爱上你?要不是你和Beleg一样膀大腰圆,又会射箭,谁会看上一个又穷又傻的诺多小子?”

“你……我……”Egalmoth气得语无伦次七窍生烟,一时间又不知道肚子了憋足的这一堆火该找谁发,脸涨得通红。结果他的宝贝女儿还不肯放过他,双手紧紧握住他的手,带着十二万的真诚对他说:“Atar!我一定会找一个让你们绝对满意的女婿,你就放心吧!”

于是我们不可一世的Lord Egalmoth就这样败下阵来,他擦着冷汗回到妻子身边,Ríndes不解地问他:“怎么了?丫头呢?”

“不说了,不说了,说不过!就随她吧,她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说着Egalmoth扑上去抱住老婆,在她耳垂上咬了一口。

“哎哟,你干嘛?”Ríndes惊叫起来。

他把头使劲埋到老婆怀里,哼哼唧唧地说:“我不管,我不准你想Beleg。”

“哎?你是不是昏头了?我想什么Beleg啊???”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