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almoth之歌(81)

这一年的寒冬特别冷,风雪从四方袭来,狂野的寒风严酷寒冷,超越人的想象。那刺骨的寒冷能让你的肺在吸气时因寒气而疼痛。就在这样恶劣的天气下,Egalmoth却拖家带口领着老婆孩子上路了。Turgon披着毛皮大氅,坐在暖烘烘的壁炉前喝着茶,两眼望着窗外纷纷扬扬如同面纱般的大雪,不解地说道:“他们非得在这种天气出门?”

他的金发女儿漫不经心地回答:“Anne说她们突然想她舅舅了,所以就忙不迭的去多瑞亚斯了。”

“你也不会劝劝Anne等天气好再走。”

“Atar,您也知道他们家的脾气,性子一上来跟涂了油的闪电似的挡都挡不住。”说完父女俩一起捂嘴嘻嘻窃笑。

不管Turgon父女背后如何议论,也不影响Egalmoth一家急匆匆去串门的脚步。天气很冷,整个大地都给厚厚的白雪覆盖着,就连偶尔出现在地平线上的屋顶也刚刚露出积雪,难于辨认,炊烟仿佛是从白雪堆上直接冒了出来,冲向天空,在曙光中变成红色,到了上面便逐渐扩展开来,看起来就像鸟儿美丽的羽饰那样。

小Meldir高兴坏了,他听了不少关于穿越冰海的伟大故事,幻想着自己也能参与这一艰苦旅程,从而建立伟大的功勋。漫天飞舞的大雪里,他迈开小腿跑在最前头,先是Atar或是姐姐追他,抓他回去;后来惯了,也让他自个儿去跑,只要他不走得太远。他们已经走出了内佛瑞斯特的疆域,走在荒芜萧瑟的旷野里,不过只要他还看得见家人,他总是不停地向前,一小步一小步的走得很稳,偶尔用一只脚跳着走。等到拐了弯,杂树挡住了Nana的身影他就坐在一颗大树下,吮吸着手指,盘算着肚子里那些精彩纷呈的故事,那些故事都很相像,每个故事都有三四种讲法。他便在其中挑选。惯常他讲的是关于Atar的故事,有时加上Nana,有时主角又变成别的领主叔叔,或者是某位王子,但只要一件极小的小事,或是偶然听到的一个字,就能使他的剧情在新的线索上发展。讲这些故事时,他常常会懵懵懂懂的出神。周围的一切都隐没了,他不知道自己在那里做些什么,甚至把自己都忘了。这种情形来的时候总是出其不意的,他忽然觉得一片空虚……好似什么思想都没有了。

猛然清醒过来,他茫然若失,肆虐的寒风和大雪都不见了,他待在一个黑黢黢而又温暖的地方,周遭的气息那么熟悉,原来是父亲用斗篷将他裹得严严实实,抱在怀里。“别动!”感觉到他已醒来,Atar轻轻拍了拍他的屁股。

“哎,都怪我,突然想要回去。”Nana的声音穿透黑暗飘来,像蒙着一层厚纱。

“这有什么关系,反正我们都闲着。”

“我们吓舅舅一跳,多好玩啊……”

Meldir对他们这些絮絮叨叨的家常话并不感兴趣,闭上眼睛继续回味着心中那些神奇的故事,他想起那些覆盖着白雪的嶙峋怪石,觉得它们像牛,像巨人,像奥克。他觉得它们在生命中占有极重要的地位,为什么Atar,Nana和姐姐都豪不在意呢?它们要是凶起来一定很可怕,幸好他们都一动不动,呆头呆脑,只是静静地矗立在哪里望着他们离去。孩子终于想得眼皮沉重,好似要从半空中掉下来似的,不一会就迷糊了……

几个纪元过去了,突然间Meldir觉得自己被包围了!他们的神气多凶啊!粗声大气的,五官口鼻都扭做一团,瞧他那双骨碌碌转着的眼睛!嘴巴张得好大!他们气得把口水都唾在我脸上。天哪!他们要杀死我啦!小男孩吓得大叫大喊,跳起来紧紧抱住父亲的脖子,“别吃我!别吃我!”他哭喊道。回应他的却是一阵大笑。“哎哟,真是笨得要命!”Egalmoth把儿子搂在怀里轻轻摇晃,过了一会小男孩明白过来,原来直凑到他脸上的那张大脸不是会吃掉他的奥克,而是舅舅。他又气恼又害羞,涨红了脸,手脚乱舞大哭起来。

“不好意思咯!”Fondir抱过他,放在自己膝盖上哄,终于把他哄得不哭了,他掏出手绢帮他擦眼泪,“好了好了,别哭了,舅舅带你明霓国斯好不好?”Meldir出了丑,自己抢过手绢蒙着脸,只露出通红的耳朵尖。

“小家伙!”Egalmoth摸摸儿子的小脑袋瓜,然后对妻子女儿说:“行了,你们快去吧,天怪冷的。”

“Atar~~~”Anneri拖长声音扑进父亲怀里,每次来多瑞亚斯要和父亲分别的时候她都会很难过。“你别走,在这里等我们~~~”

“好好好,我不走。”

“Atar~~~”她抱着父亲脖子扭来扭去撒娇,Egalmoth使劲拍了拍她:“快去!让我清静一会!”

“噢~~”Anneri乖乖退到舅舅身边,让母亲去和父亲道别。Ríndes替他仔细拉好斗篷,“你去要塞住吧,别饿着,别冻着。”

“知道了,你不用管我,快走吧,去明霓国斯的路还很远呢。”

Ríndes温柔地亲吻他的脸:“照顾好自己,我爱你。”

Egalmoth目送着他们的身影消失在丛林深处,夕阳西下,一缕金色的微光挂在西方的山峦顶部,寒风呼啸,Egalmoth突然感觉到孤寂难耐,这世界上最痛苦的莫过于寂寞,他愣怔了一会,无可奈何地摇摇头转身走了。

好在当Egalmoth在他的私人驿站里美美睡了一觉之后他就把这种低落的情绪抛到脑后去了。白天他像一个飘然遗世的行吟诗人一样,独自游荡在银装素裹的山林胜景之间。夜里,一堆篝火,一只陶罐,淡茶做酒,浅尝慢酌,日子倒也过得悠然自得。

这一日Egalmoth闲逛到河边,浮雪之下冰层晶莹剔透,没有一丝杂质,没有一点气泡,竟像空无一物那般。Egalmoth沉吟片刻,拔出佩剑在冰封的河面上用力砍斫,他费了不少力气取出一块和他等身大小的冰块,又花了同样大的力气才将它搬回营地。还不等自己喘口气身为工匠的强烈冲动已经驱使着他用随身携带的小刀在冰块上迫不及待地雕刻起来。

北风呼啸,山林中的一切都模糊了,漫天雪花飞扬着交织着重叠着延续着飘落大地,Egalmoth 专心致志在冰块上雕琢,除此之外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只能感到冰凉的雪花打上脸颊,呼啸的寒风掠过握刀的指尖。待他告一段落时间已至暮色,雪已经停了,一轮满月升了起来,照映落雪的白耀光芒反射开来,空气处处迷蒙泛光。多瑞亚斯山间的林木仿佛只是一层薄纱,隔开彼端无边、银白、宁静的光海。诺多精灵抖落身上的积雪,伸展四肢活动被冻僵的身体,感到疲惫而高兴。

“阁下真是好兴致呀!”优雅的辛达语在寂静的山林里响起,Egalmoth循声望去,小径那站着一名辛达精灵,月光朗照着他,微风轻拂他的衣裳,他如同雕像般静立,唯有斗篷衣边和帽兜微微飘动。他的银色长发与月光浑然一体,方肩魁梧,是个健硕俊雅的男性。他微笑,目光沉静内敛。

“Celeborn殿下!”弄清楚访客的身份Egalmoth确实有点惊讶,在这冰天雪地里竟然还有谁如他一样在荒野中逗留。不过当他的目光捕捉到Celeborn手中那一束如火般鲜艳的红色花朵时,心中顿时了然。他笑着向多瑞亚斯的亲王说道:“殿下雪夜光临不胜荣幸。”

“晚上好,Egalmoth阁下,希望没有打扰您的工作。”

“当然没有,殿下可否赏光喝杯茶暖暖身子。”

“那我就不客气了。”Celeborn爽朗一笑,径直坐到已然熄灭的火堆前。Egalmoth从洞穴里拿出一只空银壶替客人将鲜花插好,然后轻柔地施加了一个保存的法术。

“您会绿精灵的法术?”Celeborn有些新奇。

“我在旅行途中学的,这对我完成妻子交代寻找花草的任务大有好处。要是按照诺多的风俗我们更习惯将美好的事物刻于石上永久保存。”Egalmoth一边解释一边俐落地生火烧水。桔红色的火焰升腾起来,在昏暗的暮色中开辟出一小块明亮的疆域,火光在诺多精灵精心雕刻的冰块上跳动。

等待Egalmoth烹茶的这段时间里Celeborn细细欣赏Egalmoth的杰作,上面描绘的是关于多瑞亚斯的故事。看了一会他评价道:“很少有诺多族的同胞如您这般熟悉辛达族的历史。”

“得益于您无私的帮助,小女借阅的书籍我也通读过。”

Celeborn 用敏锐的目光打量他,他并不回避他的目光。他们两人暂时谁也找不到更多的话说,就变成一场目光的交锋。Egalmoth随即笑了,仿佛在说:“好吧,是不是没想到向来阴谋算计,不择手段的商人也会读书?”Celeborn 感到很窘,他从来没有在这种面对面的较量中失败过。

Egalmoth说:“小女在明霓国斯探亲时有幸聆听过殿下的演说,因此我对您的学识歆慕已久。”

“过奖了,如果阁下感兴趣我们可以聊聊。”Celeborn露出微笑,Egalmoth确实尽量找些话题,好让他随便些,他很喜欢他这样。

此时诺多精灵已经将茶煮好,一片浓酽清香弥漫风中, Egalmoth为Celeborn倒茶,用略带抱歉的口吻说:“如果在内佛瑞斯特我就能好好招待您了,这里实在太简陋了。”

“您为何不去附近的镇上呢?”Celeborn不解。

诺多精灵望了一眼怒放的花朵,笑道:“您不也独自去温泉谷为Nerwen公主采摘鲜花。”说完他们相视而笑。

“您的妻子和孩子在明霓国斯过得很愉快,我遇到他们好几次。”Celeborn抿着纯正辛达口味的香茶说道。

“我毫不怀疑,那里是他们的故乡。”说到这诺多精灵面露遗憾之色,Celeborn表示理解,毕竟明霓国斯是这位见多识广的诺多精灵为数不多不能涉足的地方。他开始向他讲述遇到Ríndes他们时的情形,孩子们如何流连于充满欢笑和歌声的花园。进而又讲起明霓国斯建造的历史,以及这座洞穴宫殿是多么的精美绝伦。

现在Egalmoth正通过Celeborn的眼睛在看他的故土,结果发觉这片将他拒之门外的土地到处呈现出活泼的璀璨光辉,有如被一种凌驾一切的力量所笼罩。璀璨的光辉遍及被月光照耀的每片野草、每个阴影、每颗小石。Celeborn注视星光,注视白雪,注视多瑞亚斯山林的那双眼睛有着无以言喻、博大的爱。Egalmoth看见那份爱如同流泉那般清澈的喜悦,在Celeborn内心泉涌满溢。

于是他对Celeborn说:“您把爱交付给值得爱的人和事物,这就是您的王国,也是您灵魂中不歇的源泉。”

“确实如此。”Celeborn温和地应道。

Egalmoth十分真诚地说:“殿下今夜一番话让我受益匪浅,不知将来是否还能向您请教。”

辛达亲王动作很自然地凝视着诺多领主,认真而谨慎地上下打量他,“几年前Turgon殿下转达您想借阅我族典籍时我就断言阁下胸怀大志,我想您并不只对多瑞亚斯的集市感兴趣吧。”

Egalmoth垂下眼睑微微一笑说:“我与贵国的生意从未中断,然而现在我是Turgon册封的领主了。”

Celeborn沉默品味片刻,摇头叹息道:“如今的中洲表面安宁,实际上暗流涌动,精灵与魔苟斯之间的对抗陷入胶着,目前的形势不知阁下怎么看?”

“现在最大的危机来源于我们自身,虽然我们对抗魔苟斯的立场是一致的,但中洲各大王国从未真正联合过,在黑暗大敌面前没有谁能独善其身。”

“放下成见并非一朝一夕就能办到。”

“总要有人先开始。”

Celeborn抚掌大笑道:“阁下真是把每一步都算得很清楚。今后您如果来到多瑞亚斯就派人来找我,我请您喝茶。”

“那我就多有打扰了。”

五天之后,一块被精雕细琢的冰块被送到Celeborn的府邸门口,在明霓国斯迷离的光影中原本晶莹剔透的冰面浮现出身穿灿烂玫瑰色、翡翠色、碧蓝色服饰的男女形象,以及多瑞亚斯的森林,湖泊、旌旗。依着观赏者的目光变换角度,淡雅细致镌刻在冰面上的是辛达族著名的英雄,他们在移动,聚拢,上演着伟大的史诗,当他们环绕一周,所有画面合为一体,花朵、山峦化为明霓国斯恢弘的宫殿。

“这就是你们诺多的法术?”Celeborn兴致勃勃地问自己的金发妻子。

“是诺多的技术,亲爱的。”Galadriel温柔地握着丈夫的手,向他解释:“Egalmoth在维林诺时就是驾驭光和色彩的大师,在这里他只不过运用了最基本的雕刻技术而已。”

“我不懂雕刻,但这是一件伟大的作品,只可惜用不了多久它就会消失。”

“在阿尔达中没有任何事物会永存不朽。”说这话的时候Galadriel的眼中散发着勇敢和智慧的光芒。

Celeborn握紧她的手。他说:“正因为你认识到这件事实,所以不愿为追求长久的安稳而放弃双手的技艺、心灵的热情、日升日落的光芒。你成了我的向导,我所追随的是你的纯真、智慧和勇气。”

金发的诺多公主抚摸着他的脸颊,他的面容充满自在、满足,如此坦率、温柔,她不禁伸手碰触他的唇,许多年前她首次亲吻的位置。她对他说:“你难道没有发现,我利用你的爱如同点燃一支蜡烛,燃烧那份爱以照亮前进的脚步。我们必须继续这样一直走下去,走到阿尔达的终结。”

他再度拥她入怀,彼此的心意再也不需要任何言词继续。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