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almoth之歌(76)

没过多久Egalmoth被带到辛姆林之主面前,此时的彩虹领主面容严肃,带着十二万分的诚恳,十二万分的抱歉向他鞠躬道歉:“发生这种事情我很抱歉,我愿意承担所有责任。”

Meadhros表情冷淡地听完,开口说道:“你的手下该管管了。”

“这一切都是我的过错,我会严惩肇事者,赔偿所有损失,贵军如有伤亡,抚恤事宜我也会负责到底。”

“抚恤倒不必了,他们撤得很快,你去把那个要塞给我夺回来。”

“是!”Egalmoth把身体挺得笔直。

事情到这里就算谈完了,照道理来说现在Egalmoth就该告辞,不过Meadhros显然没有叫他走的意思,他用一种特别古怪的眼神打量着他。一般而言,很难有谁可以承受Meadhros这种与生俱来尊贵气势的威压,可Egalmoth简直绝了,脸上带着谦恭的笑意,两眼望着自己的鼻子一动不动,竟像没看见他的目光。

他那泰然自若的表情揭示了这样一个令人恼火的事实,尽管Egalmoth从来对待Meadhros谦卑恭敬,侍奉殷勤周到,然而这一切都只是将这位威名赫赫的王子置于Heavenly Arch家族精密而庞大的商业链条上的一种手段。Egalmoth习惯于平等地将所有人都看作一种资源,观察他们,分析他们,在适当的时候利用他们。

这种猜忌让Meadhros极为不悦,可他竟一时拿他也没有什么办法。Egalmoth本人是玩弄手腕的大师,无论外界是否愿意承认,他解决问题的方式总是精明高效的一种,不管看上去是多么的不择手段,最终的结果都是正当的,积极的,叫人挑不出毛病。

“Anneri向我提了一个要求。”Meadhros终于开口了,他的声音异常冷硬。“她请求我在进攻那里的时候带上她。”说着他朝安格邦的方向扬了扬下巴。

“假如小女冒犯了您,请接受我的歉意。”Egalmoth微微欠身,却听不出任何不安的意味。

“对此你不做任何评价?”

彩虹领主继续笑容可掬地说道:“我相信以殿下的英明睿智必定能妥善处理一名乡下丫头的无理要求。”

他的反应让Meadhros火冒三丈,只想往那张笑脸上狠狠砸上一拳。“你能不能不装?谁都是你的棋子吗?那是你的女儿!”

终于一丝讶异掠过Egalmoth的面孔,仿佛在他那张微笑面具之上出现一道细细的裂缝。“我从未操控她,我的殿下。到这之前我已充分阐述过我的意图,她也明白如何侍奉您这样的君主是商社继承者的必修课。”

一想到将来那个爱笑爱闹爱打架的直爽丫头会带着如她父亲一样的圆滑世故的笑容出现在自己面前Meadhros就觉得一阵恶寒。不过他也对此充满好奇,Egalmoth是位极度溺爱孩子的父亲,如果说他有什么弱点的话,那可能就是Anneri了。“你真的舍得让她接手你的苦差事?”

“哎,好吧!”Egalmoth低下头,一只手覆盖在眼睛上,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这笑声是发自内心的,还带着些许疲惫和苦涩,当他再度抬头平静地注视着Meadhros的时候笼罩在他身上的那副滑腻腻的盔甲不见了。“哎,好吧,我的殿下,您想要得到怎样的回应呢?”他的目光变得深沉严肃,隐隐透着摄人的气势。“我也想用一个黄金匣子把我的孩子们装进去藏起来,可是他不允许。”Egalmoth伸出食指往安格邦方向轻轻一指。“我不知道自己能保护他们多久,不过至少在灾难降临前我可以教会他们如何奋战。”

琥珀色头发的诺多耸耸肩,做了个轻松的手势,“我带Anneri来到这里并没有什么不好的意图。恕我斗胆,尊敬的殿下,我认为摒弃维拉的眷顾,依靠诺多自己的力量建立一个和平繁荣的盛世,在这一理想上我们是一致。我们都想把罪恶和牺牲终结于自己这一代,但谈何容易。如果真到了Anneri所请的那一天,我和我的家族必将全力以赴。不过我可以向您保证,我必定会在Anneri之前献身。”

当Egalmoth说这番话的时候,Meadhros像不认识似的在观察眼前这个诺多,长久以来他只是把他当作一个一心想往上爬的毛头小子,忽视了经过漫长而残酷的争斗,他已经积蓄了如此强大的力量。他的商业丝线自行穿梭于各个领地,穿过它们之间的缝隙,直到它们变得比石头城墙还坚固,比橡木还厚实,像血管一样牢牢附着在贝尔兰广阔的土地之上。Meadhros 倾身向前,看到Egalmoth眼中迸发出光芒,那是属于诺多的火焰,用血燃烧的熊熊火焰!

“好大的口气,Egalmoth。”Meadhros慢慢踱到他的面前,用冷峻的目光盯着他。

“我们有雄心勃勃的君主,大有能力的臣民,我辈若不鼎力相助,让黑暗大敌攫取中洲,心有不甘啊,我的殿下。”

这已无真伪可言了,Meadhros也涌出一阵激动,“你如此坦诚,我已充分了解你的想法,努力吧,为了可爱的孩子们!”说着他一如当年在提里安时那样拍了拍Egalmoth的肩膀。

Egalmoth向Meadhros深深鞠躬:“是的,殿下。”

“对了,我还有件小事要交给你去办。”Meadhros此时已经换上了一种非常轻松的状态。Egalmoth总算是松了口气,喜气洋洋地答道:“请吩咐。”

“关于你弟弟Enerdhil,是在你店里做事?”

这个问题真的很奇怪,Enerdhil不在店里还能在哪呢?Egalmoth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只好问:“是的,不过他现在还兼着王室珠宝匠的差事,有什么可以效劳吗?”

“去安排一下,我侄子想要跟他学习一段时间。”

“已经有了Curufinwë殿下的技艺传承,小王子为何还要找Enerdhil呢?我家技艺粗陋恐怕……”

Meadhros当即打断他:“当年若不是那场技艺风格之争恐怕你也不会来到这里,你就不用妄自菲薄了。”

“可是……”

“你把内佛瑞斯特的事情安排好就行了。”红发王子不耐烦地一挥手,Egalmoth只好满口应承下来。

离开辛姆林城堡的时候日已西斜,Anneri飞快地跑到门口紧紧挽住Atar的胳膊。“怎么样?是个什么裁决?”她急切地问道。

“没什么,赔钱咯。”Egalmoth神色很怪,有些高兴又有些感慨,他对随从们吩咐道:“你们先回去吧,我和Anne走走。”

父女俩沿石子铺成的道路慢慢散步,Egalmoth微微笑着,不大说什么。Anneri觉得奇怪:“Atar你怎么了?从刚才就一直不对劲。”

“没什么,告诉你件事,Celebrimbor要跟着你叔叔学习一段时间。”

“啊?”Anneri惊叫起来,“为什么?不要他!”

“为什么不要?这对你叔叔有多么重要你明白吗?”

“他那些随从都讨厌的要命。”

“你连几个小随从都对付不了将来怎么经营商社呢?”

Anneri撇撇嘴不说话了。

做父亲的突然说:“宝贝,你知道吗?我心里憋了几百年的气今天总算喘顺了。”

“为什么呢?Atar,发生了什么?”

Egalmoth故意憋着笑意就是不回答她的问题,急得Anneri蹦来蹦去也没有办法,金色的夕阳下,父女俩就这么嘻嘻哈哈朝驿站走去。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