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39)

空军总司令部这幢大楼是白色的,在阳光中闪闪发光。这幢大楼完工得很快,它是权力与财富的结晶。在里边,大楼还散发出新涂上的灰泥、油漆以及油漆布的气味。人丁兴旺的总部人员——炫耀着勋章的军官、穿着蓝军服的新兵,以及许多漂亮的妇女辅助队员——都是神情愉快,走路轻捷。

在值班军官那间用玻璃板隔开的小房间里,在一大批青年军官和妇女辅助队员的人堆中,坐着Egalmoth从未见过的如此年轻的少校军官,长长的金发,一张似乎从未用过剃须刀的乳酪色的脸。“是一个空军少校,”Egalmoth心想,“空军总司令部的值班军官?我真的落伍了。”

“我叫Egalmoth Rademacher。”

“啊,Rademacher少校!是,先生。”在他仔细打量的目光中,在他说出那个名字的时候,Egalmoth看出了敬意。“请坐。”小伙子指了指一把木椅,按了一下对讲电话的按钮,“穆勒吗?去看看大将是否有空。Egalmoth Rademacher少校来了。”

不久,对讲电话咯咯地响了一阵。接着,值班军官说:“先生,斯图登特大将正在开会,请等一会儿。”

一些士兵和妇女辅助队员匆匆地走来走去,值班军官有时接电话,有时打电话,或者在日志上草草地写上几个字。Egalmoth 带着一种迷惘的神情望着走廊里悬挂的“德国伞兵十诫”标牌,他似乎正经历过去的一个场景:一群燃烧着爱国主义激情的年轻军人从各个部队匆匆赶来,他们接受着最严酷的考验,只有极少数意志、体能、智力都出类拔萃的佼佼者方能脱颖而出,成为肩负着神圣使命的“科赫突击群”的一员。Egalmoth还记得正式入选的那一天,瓦尔特 科赫带领他们高声诵读这十条训诫:“你是从德国军队中精挑细选而来的精英。你要主动请战并准备接受任何形式的考验。对你来说,战斗是一种必须履行的义务。”

“要培养真挚的战友情谊,在战友的帮助下,你将勇敢地克服困难或无畏地面对死亡。”

Egalmoth慢慢地转过身去,面对念出这句话的那个人,“哦,弗兰克。”这一声叫喊的深切感情,以及随之而来的紧紧拥抱,使生死与共的两名战友心头共同的悲哀产生了交流。弗兰克 威霆根依旧衣冠楚楚,他那条假胳膊僵硬地拖在身侧。“听说瓦尔特的事了?”

Egalmoth艰难地点点头,“我真想不通,在柏林?车祸?”他放弃和Ecthelion厮守急匆匆赶到这就为了问这句话。

弗兰克用凌厉的眼神制止了他,一切都不用再说了,Egalmoth识相地闭上嘴。“小狐狸,我们已经没有人了。”

“将军叫你先来给我打招呼?”

“他拿你完全没有办法。没有人对你有办法,你脾气又臭又硬,真是讨人厌。”

“我要走的时候瓦尔特气得想揍我。”Egalmoth苦笑着掏出香烟给弗兰克和自己都点了一支,两个人默不作声地抽着烟。值班军官不时向这两个满面愁容的男人投来怜悯的目光,Egalmoth感到像黄蜂刺痛一样难受。过了令人焦急的半小时,斯图登特将军才接见他。值班军官那张狭长的像姑娘一样光滑的脸、他偷偷地投向他和弗兰克的怜悯的目光以及等待时的复杂心情,Egalmoth全都终生难忘。

斯图登特将军在窗子旁一张立式书桌上签署文件。“你好,小狐狸。请等一会儿。”他说。他以前从未用“小狐狸”这个昵称称呼过他,他几乎对任何人都不用昵称称呼。将军穿着一身非常合身的军服:一件镶着金纽扣的蓝色上装,上面别满了勋章,一条黑色领带,一件笔挺的白衬衫,显得非常整洁。人人都惧怕这位难以对付的将军,但凭心而论他对Egalmoth本人向来是不错的。

“我听说你在战争学院干得不错,不过,如果当初你愿意留在空军应该早就完成全部培训了。”斯图登特小心翼翼地把钢笔插进笔套,然后把两只手放在臀部上,两眼瞪着他。“我对你说过可以将你的职业生涯安排得井井有条。”

“很抱歉,将军阁下,我有我的苦衷。”Egalmoth微微低下头。

“你很固执,Rademacher,不过这也是你的优点,你已经成为这个国家最伟大的狙击手,现在可以睁眼看看现实了。”

“您对我有什么要求吗?”将军那双半被阳光照亮、半藏在阴影里的目光严峻的眼睛使Egalmoth忐忑不安。

“你现在还只是战时军官,我可以安排你的正式军官职位,但是你必须马上补上瓦尔特的位置。”

“上帝!”Egalmoth不由自主地把一只手放到眼睛上。斯图登特将军一直想让瓦尔特 科赫主持组建一个特种突击团,事情因为他得罪党卫军被踢到预备役而搁置。现在将军给了他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这是跳向高级指挥官,得以跻身伟大将领之列的一次跃进,正是他连Ecthelion都不敢告诉的梦想。现在离Egalmoth Rademacher龇牙咧嘴死记硬背,绞尽脑汁写些狗屁不通的答案刚刚过去了一天。他思考了片刻,才用残存的理智说:“能不能让我考虑一晚上。”

将军轻轻地按了一下办公桌上的电铃按钮,弗兰克 威霆根开门走了进来。斯图登特冷淡的说:“弗兰克现在是我的参谋,明早他会去找你。”

“你就不能痛痛快快的答应?要不是断了一只手我就去了,哪还轮得到你!”离开将军办公室弗兰克气急败坏的埋怨Egalmoth,“我不知道上帝为什么要创造一个像Egalmoth Rademacher这样优柔寡断的人。”

“听着,弗兰克,我现在不是一个光棍,我得听听别人的意见。”

“听别人的意见有什么用?就算总参谋部的培训结束了你一样得回前线去。”

“我能和他多待几天!”

“他?!!!”弗兰克大张着嘴,一副活见鬼的模样。

“我弟弟!你到底在想什么?”Egalmoth恼羞成怒的吼道。

“啊,我说嘛。”弗兰克做恍然大悟状。“不过,你一直都不近女色,不会到现在还是没开过荤的雏儿吧?”

“滚!信不信我把你踢成罗圈腿!”

Egalmoth走到大街上,经过一幅巨大的表明祖国在召唤的招贴画,画上一队身强力壮的日耳曼小伙子挥舞着刺刀和纳粹旗帜。时近黄昏街道上行人稀稀拉拉,行色匆匆,人人都想在天完全黑下来前赶回家去,免得灯火管制看不见路。在街道另一边的远处,Egalmoth看到一个穿灰色衣服的挺拔身影经过咖啡馆走过来。即便是从很远的地方Egalmoth也能认得出来在斯大林格勒战地医院里那个神气的走路姿势。他看见他就招招手,Egalmoth急急忙忙穿过马路迎接他。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Egalmoth 睁大了闪着光的眼睛看着他的脸问,

“我不知道,只是碰碰运气。”军医握住他的两只胳膊,小学生似的认错说:“对不起,我不是有意把你撇到一边。”

“你是个傻瓜。”Egalmoth 咧嘴露出他那副永远能使Ecthelion神魂颠倒的半忧郁半逗趣的笑容。“我永远不会生你的气。”他轻轻拉了一下他的手,很快就放开了。

他们沉默而漫无目的地走着,一长串有万字标志的灰色卡车开进街道,从红砖墙的博物馆与停业的百货大楼之间穿过,面朝大剧院一辆挨着一辆停下来。士兵们从卡车上下来,显然是一些新召来的兵,他们参差不齐地站在地上,一个军官大声吆喝着,传递着分发步枪。“下一站,你要去哪?”Ecthelion说这话的时候喉咙发紧。

狙击手脸上露出了很吃惊的表情,然后他的眼神里闪现出一种快乐的光彩。“你不怎么笨嘛。”

“我不笨,Egalmoth,夏利特医院不会把整个外科交给一个笨蛋。”Ecthelion继续提高了嗓门说:“我们时间有限,只谈你的事。”

“同意!”Egalmoth说道,“你希望我去吗?”

“如果你不想去这事就交给我来办,我可以弄到任何无懈可击的证明文件,外科的,内科的,精神科的,什么都行……”

Egalmoth打断他:“你喜欢这样的我吗?”

“当然!”外科医生的双手纠缠在一起,在夕阳的照射下半闭着眼睛,望着他,“我喜欢任何样子的你。只是……”他顿了顿,痛苦地问:“你喜欢这样的我吗?”

“当然!”Egalmoth平静地注视着他的眼睛,“当然!我亲爱的Ec,我爱你!”

Ecthelion 沉思着叹了一口长气,低头看着两手。“好,好吧。听着,如果你有事,我就不可能在做医生了,任何一个出现在我面前的病人我都会看作是你,我的手会发抖。”

“好!”

“你答应啦?”

“嗯!”

接下来一路上他们什么都没有说,越来越黯淡的天色像极了他们的未来。他们就这么沉默不语地走着,走着……直到灯火管制的小巷里什么都看不见。军医并不具备狙击手那种在黑暗中来去自如的本领,于是Egalmoth紧紧抓住了他的手。他们手牵手走着,手指扣在一起,心中默默祈祷这黑暗能长久一点,再长久一点……

1943年10月,陆军少校Egalmoth Rademacher正式调入空降兵部队,随即奉命赶往法国布列塔尼地区组建空军第100特种突击团。在临走的前一天晚上他对Ecthelion说:“你不要送我。”然后他们拥抱着彼此躺下,整间小屋安静了下来。外边漆黑的天空中传来此起彼伏的机枪声和盟军轰炸的爆炸声。突然刮来一阵风,雨水哗哗地落到屋瓦上好长时间。阵雨过去了,柔弱的蓝色月光从小小的窗口投进来,屋檐的滴水声住了。窗外开始泛白,Egalmoth离开了他的怀抱。Ecthelion始终闭着眼睛,他听到他在屋里走动了一会,最后轻轻关上门。Ecthelion跳起来不顾一切冲向窗户,他藏身于窗帘背后,从一道缝里望见他的Egalmoth走向汽车,就在他要上车的瞬间,他回过头来,对着窗口露出笑容,这个笑一直留在Ecthelion的心底,就好像冰峰之上绽放的晨曦。

8个月之后Egalmoth战死于诺曼底,然而Ecthelion却食言了,他没能中断医生这个职业,在战后漫长的岁月里他经常给他的小病人讲关于一只笨笨的小猪和他的好朋友小狐狸的故事,尽管每个版本的情节有所不同,但故事的结尾都是在一个金色的深秋,小猪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找回了他的小狐狸。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