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almoth之歌(74)

从提里安到澳阔泷迪,从明霓国斯到希斯隆再到梵雅玛,在漫长的岁月里一如的子女们演化出大相径庭的风俗习惯。不过说到休闲社交的方式却都是惊人的一致,无非就是大家聚在一起吃吃喝喝,高谈阔论。话题左不过就是:剧场表演,眼下流行的音乐诗歌,最新的风流韵事以及贵族们的闲话八卦。男孩们总是谈论漂亮姑娘,而女孩们也反过来议论他们。各个行会会长、军队将领更是梵雅玛王庭女官们的热门八卦对象。

Indilme还没成为飞燕领主夫人前也喜欢这类话题来着。那时候她们给未婚单身贵族排了个名次,Duilin的地位出人意料的高。是啊,他是Turgon最为倚重的将军,谈吐优雅,相貌英俊,为人温和谦逊。他的歌喉和射箭的技艺一样出类拔萃,让姑娘们为之倾倒。与Ecthelion相比飞燕领主唯一的缺点就是身高略矮,可他那令人如沐春风的亲和力很很好的弥补了这一点,并且令他更有特色。一直以来姑娘们都怀有疑问,潇洒俊逸得不沾烟火的飞燕领主为何会与浑身沾满世俗气息的Egalmoth成为好友?毕竟让Lord Duilin沉迷其中又使他魅力无穷的诗词歌赋Egalmoth是一窍不通,也根本不感兴趣。

当她和Duilin相恋后没多久这个疑问就得到了解答,第一次去Egalmoth家吃饭,Indilme还端着淑女的架子小口小口抿茶,那边厢Duilin已经光着膀子和Egalmoth在阳光下摔跤了,诺多那些傻乎乎的毛头小子都喜欢这种吃力而喧闹的游戏。看样子脱掉高深莫测的伪装我们的Duilin先生还是得食烟火,而他的烟火就是对门Egalmoth。再后来他们结婚了,Indilme也喜欢上了这种平凡而率性的生活方式,待孩子们出生两家为了省事就把年纪相仿的三个小婴儿集中起来养育,于是小家伙们就像一窝健壮而活泼的小奶狗那样吵吵嚷嚷、打打闹闹的一起滚大了。

时光就好像一如本身,只要轻轻吹一口气三个小肉团子就到了连狗都嫌弃的年纪,他们像旋风一样在两座府邸里跑来跑去,搅得大伙谁都不得安宁。在他们的小小生命中间,有的是过剩的精力和欢乐,多么充沛的元气!他们的身心老是在跃动,飞舞回旋,在那一股永远不倦的热情驱使下,单凭一块木头或是在篱笆上断下来的树枝,就能玩出多少花样!

今天双胞胎扮演的是将军,和Meldir扮演的魔苟斯作战。做哥哥的Luinril以身作则,跑在前面,冲上楼梯去袭击Meldir。 Losmir挥舞着一根柔软的树枝,从楼梯扶手滑下去装作骑着马跳过危崖绝壁。结果兄弟俩还没冲到Meldir面前就撞到一起,坐在地上哇哇大哭。小Meldir也没了主意,只好扯着嗓子大叫:“Atar~~~~~~~”

“干嘛?”Duilin眼睛还是没离开手里的牌,漫不经心地问。

“Atar~~~~”小男孩还在大叫。于是Duilin放下牌去哄他们。

Ecthelion奇怪地对默不作声的Egalmoth说:“好像是你儿子在叫?”

“说好了一人回应一次,现在该他了。”Egalmoth整理好牌,好整以暇。

“你们也太偷懒了。”金黄色头发的Glorfindel笑话他。

“这有什么办法,过去我们四个大人只用带Anneri一个,现在六个带三只猴儿,实在聒噪不起了。”

“六个?”Glorfindel奇道:“还包括Anneri呀?”

“嗯……他们最怕的就是姐姐。”然后他突然想起什么好笑的事情:“Anneri被气哭了好几次。”

Glorfindel和Ecthelion哈哈大笑,“小丫头还有这种时候啊?”

“知道这活有多难干了吧。”

屋子另外一端,Duilin还没把双胞胎哄好,Meldir听到Atar他们在笑也来劲了,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上也哇哇大哭起来。

“嗨,嗨呀!你又怎么了?”Egalmoth也坐不住了,连忙丢下牌去抱孩子。Glorfindel迅速抓起他俩的牌偷看,又给Ecthelion看了一眼,然后若无其事地继续等着。很快两个当爹的家伙带着儿子回到牌桌,Egalmoth顺手把Luinril也放在膝上,一左一右抱着两个小孩继续打牌。

说来也怪,虽说双胞胎通常难以分辨,但Duilin家这俩个小家伙却不怎么相像,Luinril活脱脱就是Duilin的小复制品,而Losmir从五官到神态都完全继承了他娴静的母亲。至于Meldir健壮得如同小象般的体格轻易就揭示了他是谁家的孩子。三个小孩根本坐不住,只安静了一会就开始在老爸们身上爬来爬去,寻找自己的“宝座”,挑的地方是椅背,摇摇欲坠的坐在Egalmoth肩头或是什么高而不方便的古怪的位置;两条小腿荡来荡去,一边哼着歌,居高临下地望着牌桌。

Ecthelion突然不打牌了,他抬起头注视着三个高高在上的小孩,发出一阵悦耳的笑声,“三只猴儿,哈哈哈哈哈哈,还真是,哈哈哈哈哈……”

“Ataryo,为什么是猴呢?”Losmir摇着Egalmoth的肩膀问。

“因为可爱呀。”

“是这样吗?”

“Atar我也是小猴子咯?”Meldir问Duilin。

“对呀,你也是可爱的小猴子哟。”

“哈,你俩Atar都混着当啊?”

“现在谁回应他们谁就是他们的Atar,等大了慢慢教吧。以后等你们有孩子就知道了。”Egalmoth用手指点了点他们俩。

Glorfindel忙不迭地摇头,“算了算了,我要养孩子非把房子拆了不可。”

“你以为他俩养的孩子不拆房子吗?”每次Penlod一来Egalmoth就觉得他那巨大的身躯能填满整个房间,于是他不自觉地往边上缩了缩。“Egalmoth,你的丫头正在拆我家呢。”

“你家光Anneri可拆不起来,少不了你儿子吧。”Ecthelion毫不留情地指出Penlod的漏洞。

Penlod大大咧咧坐下来,他仔细看看Egalmoth手里的牌,又看看边上Ecthelion的,对Egalmoth说:“我看你扔牌算了。”话音未了Egalmoth就把牌扔了,然后闪电般的左右开弓把Ecthelion和Duilin的一起打掉。

“喂!耍赖!”金发诺多抓起一张牌想打他,看见他肩头坐着的小孩子又放下了,嘴里却不饶人大声嚷嚷:“我好不容易拿到那么好的牌,你就怎么赔我吧?”

“我不管,牌局结束了。”Egalmoth用小男孩挡住自己的脸,嬉皮笑脸耍赖。

金发诺多还想讲点什么却被Duilin打断了:“好了,好了,说完正事再闹。”他拍拍手叫仆人把孩子们带去吃点心,几位领主也严肃了面孔。Duilin领着他们穿过两扇雕花大门,来到一间高大、华丽的书房,一扇扇高大的窗户俯瞰全城。Penlod把他带来的卷轴分给他们,很快四座华丽恢弘的府邸展现在它们的主人面前。

从建城伊始,这座隐匿的城市就被设想成提里昂的复制品,诺多精灵荣光的体现,因此领主们的府邸外观都是圣洁的白色。大小规模都差不多,只是在设计风格上充分反映各家领主的性格爱好。比如涌泉家的豪宅坐落在城南星罗棋布的泉水中央,据说在寒冷的早晨,水汽迷雾升腾,缭绕府邸,如梦似幻。而金花领主的府邸高大、雄伟、威风凛凛,看上去非常令人震撼。城堡的周围是一片装点着花园与池塘,精心规划、匠心雕琢的园林美景,城堡就坐落在它们的中心。

而Duilin和Egalmoth的封地依旧相连,一道位于三楼的长廊链接两座府邸,长廊的长度横跨了住宅的屋顶、屏风通道和酒窖。长廊的内部装饰精美,在长廊的远端是一套气派的窗户,透过窗户可以眺望到北面绵延群山的壮丽景致。环绕着彩虹家的花园,修建了一圈小路,小路上每隔一段距离,便能看到放置精美雕像的壁龛。两家之间的水池上升起了一座巨大的喷泉,喷起的水柱甚至赶上了城墙的高度。喷泉的西面是飞燕家训练弓箭手的靶场,草场的位置与优美的景色令人映像深刻。再往远处是花园,因地制宜地建了凉亭、宜人的小路和池塘。更远处可以望见城外成片的果园和猎园,果园里果树满园,猎园里橡树成荫,小鹿成群。与其他几家不同,Egalmoth家内部的装饰设计是一片空白,作为诺多著名的珠宝工匠,Egalmoth兄弟打算自己动手。

大家都对建筑大师Penlod的精妙设计赞不绝口,然后从细节上又提了一些改进需求,紧接着互相欣赏彼此的图纸,到最后不出意外地演变成老友之间的互相斗嘴。他们笑话Ecthelion得把环山所有树木都砍伐一空才够烧洗澡水;又说Duilin一定大清早和老婆一起吹拉弹唱把大伙吵醒;还讲Egalmoth一定会弄三层宝石把房子全部包起来;谈到Glorfindel都预言他不用养孩子自己就能把房子拆了;至于Penlod,这几位一致认为要进他家大门得用破城锥……说笑了一阵,金花涌泉家的建筑方案算是定下来了,可Egalmoth和Duilin还得向老婆请示,又被两位光棍领主一顿取笑。在这个生机勃勃的夏天,内佛瑞斯特的所有精灵都对未来充满期待。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