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almoth之歌(73)

“在中洲诺多诸国宛如繁星的名将里Heaven Arch的家主Egalmoth一定是最特立独行的一位。要研究这位以小商人低微之身起家的传奇领主生平,请注意,你首先应正确地将他至于他所在的那个生存环境。那是一个属于勇者的年代,一个必须竭尽全力和险恶环境抗争的年代,因此当他在刚多林功成名就时也无不感慨地向儿女们回忆:‘那时候我不得不为了每一片面包和每一枚银币而奋斗。’

如是,终其一生,在Lord Egalmoth字典里只有‘应不应该’而没有‘可不可以’……”———摘自Pengolodh所著的《刚多林领主全传》

如果多年之后有谁对大学者Pengolodh的记述有所不解,那么Egalmoth修建被至高王赐名为“彩虹驿道”壁垒的壮举或许能成为最好注解。假如谁能骑上巨鹰从高空俯瞰,这条狭窄崎岖的山间小道其实有些名不副实。与其说这是精灵修筑的防御工事,它更像由黑暗大敌的邪恶力量所造成的狰狞伤口蜿蜒于Ered Wethrin群山之间。

壁垒的一侧是一条熊熊燃烧的矿脈,另一侧则是激流奔涌的深邃河谷,夹在这两道无法逾越的水与火屏障中间的是一系列由石墙,兵营,武器库,驿站,仓库,避难所组成的要塞。这项规模浩大的工程竟然是在短短五个月里完成的,为了实现这一令人惊掉下巴的目标,Egalmoth将他那精细的算计,卓越的组织动员能力以及吃苦耐劳、坚韧顽强的精神发挥得淋漓尽致。

“即使用最黯淡的笔调也难以描述‘彩虹驿道’粗鄙和丑陋,但不得不承认它是当下最高效和缜密的防御体系。”这是当时一位跟随王储Fingon出席接防仪式的书记官作出的评价。是的,“彩虹驿道”是依靠极致的因地制宜快速建造起来的,但建造者既不重视外观,也没有精心设计和修饰,从表面上看可以说十分粗制滥造:无论是半兽人遗留下来的洞穴,地下通道,崩塌的石头,古老的精灵遗迹,经年累月被河水冲刷的木头,能用就行,目的只是为了便利和坚固,至于精灵的审美什么的全都见魔苟斯去吧,反正Egalmoth统统不在乎。

晴朗的秋日,阳光灿烂,小鸟在树上啭鸣。多叶的树木的可爱浓荫挡住了下午炎热的阳光,真是接受王储视察的好日子。到目前为止事情进行得一帆风顺,Fingon于清晨进入驿道,在Egalmoth引领下巡视沿途各种设施。他对来不及彻底清理的半兽人巢穴的现实状况表示出通情达理的态度。对Egalmoth最大限度运用地形资源来节约防御成本给予高度评价。真正让他高兴的是内佛瑞斯特那些未经战阵,娇生惯养的新兵们,他们非但没被Egalmoth发了疯般的日夜工作拖垮,而是被他调教成为一支纪律严明,英勇顽强的作战力量。军队训练始终是王储殿下最喜爱的项目,作为诺多至高王的继承人Fingon最重要的职责就是统领军队。一路上Egalmoth都小心翼翼,如果这件事顺利完成,不出岔子,那么这次视察的积极后果就可能近在眼前。

他们于傍晚进入整个防御体系的支柱堡垒,驻守这里的士兵们分列在狭长的通道两边夹道欢迎王储的驾临。在队伍的最末尾,Fingon看见了Anneri,小姑娘个头最小,却同样神气地挺立在那。“咦?小糖果你怎么在这里呀?”Fingon弯下腰,平视着女孩的眼睛。

“传令兵Anneri向您问候,我的殿下!”Anneri像模像样地按照战士的礼节向他行礼,神态庄严地让人发笑。

“你不用履行女官的职责去侍奉Idril了吗?”

“公主姐姐要我将来做她的卫队长,所以我现在必须从见习传令兵学起。”

“那你要努力呀!”

“是!”Anneri响亮地答应道,同时把胸脯挺得像游弋在澳阔泷迪水域骄傲的天鹅,Fingon被逗得哈哈大笑,他摸摸Anneri的小脑袋瓜,然后径直走上进入城堡的台阶。Egalmoth跟在Fingon身后,满意的冲女儿眨了眨眼睛。

防务交接仪式省去了冠冕堂皇的那一套,希斯隆和内佛睿斯特的将官们面对面地分两排在堡垒大厅内列队,四个巨大的火盆将他们的铠甲照耀得闪闪发光。Egalmoth没有和自己的手下站在一起,他立于大厅正中高悬的至高王旗之下,宣读来自Turgon移交要塞的命令。他从制作精美的卷轴上抬起眼来,就能看见Fingon发辫里的金丝闪耀的光芒。Egalmoth宣读完毕,捧着装有要塞布防图的托盘走到王储面前单膝跪下,双手递了过去:“尊敬的王储殿下,受Turgon殿下敬托,我将要塞奉献于您!”

王储的侍从长接过地图,Fingon说:“辛苦了,我会致信王弟表达谢意。”说着侍从长捧出一卷卷轴放于Fingon掌中,王储朗声念道:“至高王王令:为表彰Lord Egalmoth攻占并建造‘彩虹驿道’的功绩,特授予Heavenly Arch家族军旗。”

“感谢陛下的恩赐,Heavenly Arch家族永远效忠陛下,至死方休!”

这就是全部仪式。

当Egalmoth高擎Heavenly Arch家的军旗回到内佛瑞斯特时他所受到的欢迎连他自己都始料未及,当了那么多年富商和权贵,他被热烈欢迎也不是头一回了,再怎么热闹的场面他也见识过。可这一次却有所不同,除了热闹之外,Egalmoth发现内佛瑞斯特的精灵们仰望他的目光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曾几何时,他们只把这种目光投给Ecthelion或者Glorfindel那样驰骋沙场的英雄,而现在,他们把同样尊敬和仰慕的目光也投给了他。

掩映在绿树丛中的白色建筑露出一角, Egalmoth 的呼吸急促起来,他就好像从一个虚幻的迷蒙中回到现实世界中那样,怀疑起这一切的真实性来。Anneri早已跳下马背奔向家人,她扑进叔叔的怀抱,搂着他的脖子又笑又跳。小Meldir已经是个能稳稳坐在母亲臂弯里的大孩子了,他严肃而疑惑地望着这个陌生的大姐姐热烈地亲吻着Nana,觉得生气,咧开嘴哇的就哭了。有谁一下子把他举到天上,又猛的落下来。小男孩又惊诧又害怕,哭得更加大声。那个吓唬他的大家伙把脸贴在他的小脸上使劲亲着,只听见他在说:“嘿,小伙子,我是你Atar!”

“再不回来弟弟都不认得你们了。”Ríndes温柔地拥抱丈夫和女儿,“辛苦了。”

“任何辛苦在你所付出的一切前都不值一提。来,看看我的军旗。”Egalmoth说。就像安排好似的,一阵微风拂来,军旗在风中呼啦啦展开。所谓军旗其实就是在Heavenly Arch七色宝石家徽旗帜上加了一圈银色Fingolfin家族铭文,形制虽然简单,意义却十分重大。它象征着至高王承认的军团统帅身份。小Meldir这时候也不哭了,他仰着小脸好奇地望着迎风飘扬的旗帜,伸出小手咿咿呀呀要去抓它。

“啊,Lord Meldir要他的军旗了。”Egalmoth把他举高一点,让他抓着旗子一角,小家伙满意的咯咯笑出声来。

人人都在传颂Lord Egalmoth的功绩,却很少有人在意背后所付出的代价。有些代价虽然看上去微不足道,但真的放Egalmoth先生身上他还是十分不爽。就比如在家人面前炫耀了一番军旗之后,他突然发现老伙计Duilin没有出现。Ríndes告诉他就在前一天Indilme为Duilin诞下一对双胞胎儿子,现在他正在郊外别墅伺候老婆孩子,没空理他。

“如果不是等你们回来,我们也去别墅了。”Enerdhil这么说。

Egalmoth和Anneri一听就炸毛了,父女俩跳着脚直嚷嚷:“我们拼了老命赶工就是为了守护小婴儿出生,为什么不等我们?”

“这种事情又不是他们能等的。”

“那为什么非要大老远去别墅生孩子?家里不好吗?”Egalmoth指着对门,都气得语无伦次了。

Ríndes白了他一眼,“Duilin心疼老婆要让她安心静养呗,哪像有些诺多啊,我的羊水都破了,人家还忙着去王宫报告工作。”

彩虹老板的身高顿时矮了三分之二,他几乎是贴着地面蹭到妻子面前,腆着脸讨好地拽了拽她的袖子。“都是我的错,我以后再也不这样了好不好?”

“又瞎说……”Ríndes 听到他忏悔的话,高兴得目瞪口呆,轻易就放过了他。

”我们去别墅嘛!我要看小弟弟!”Anneri还在闹别扭。

“你到那都半夜了,不是打扰小弟弟睡觉吗?”听叔叔这么说她也只好作罢。

Egalmoth 猛地醒来,晚饭时喝的酒意已消,浑身不舒服。Ríndes靠着他的胳膊沉睡方酣。翻来覆去还是不行,他得再喝点酒。他蹑手蹑脚爬起来,只穿了一条长裤,慢慢走下楼,酒柜就在起居室那里。月亮将他的光辉从敞开的窗户洒了进来,照亮了高悬的军旗。Egalmoth开了一瓶烈酒,像见了幽灵似的直勾勾地盯着宝石反射的月光。他一把将旗子扯下来搭在肩上,一边大口喝酒一边步履蹒跚地走出去。

苍白的月光下Egalmoth沿着陡峭的石阶往下走,一直走到悬崖底部。开始涨潮了,海水失去了柔和平静,一浪高过一浪,猛扑向石头砌成的护堤。突然间他将酒瓶用尽全力扔向大海,亮晶晶的水晶瓶在月光下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被海浪一卷顿时失去了踪迹。随后Egalmoth本人纵身一跃跳进了滚滚波涛。风卷着浪鼓噪着,呐喊着,拼命想把他推回陆地,换来的只有他更加努力地朝深海游去。终于,他爬上远离海岸的一处礁石,已经是气喘吁吁,精疲力尽。他花了点时间才在滑腻的礁石上站稳,破碎的白色泡沫劈头盖脸打在他的脸上,身上,他还是挺值身子稳稳的站在上面。面对西沉的月亮,Egalmoth抬起手臂,高高举起那面湿透的军旗,冲着西方——故乡的方向大声喊道:“Atar!至高王说你错了!我不止是个工匠!我现在有了兵权,有自己的军团!这些你都看见了吗?”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