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35)

陆军部通知Egalmoth去授勋的命令在四天之内换了三个版本,一开始说是在贝希特斯加登,Egalmoth还挺高兴的,这样一来领完勋章他可以回一趟林道给父亲扫墓。第二天一早,一个陆军部秘书又打电话来说地点改在柏林总理府,狙击手先生和军医都觉得这主意不错,他们俩就不用分开了。只风平浪静过了一天,两个军官惊天动地砸开了Egalmoth小公寓的门。

“怎么回事?”Egalmoth被吓得不轻,那动静让他还以为他和Ecthelion之间那点事东窗事发了呢。

来人咔擦一下并拢脚后跟,给他敬了个礼,“Rademacher少校?”

“是我。”

“元首大本营紧急命令,要求您立即赶往狼穴参加授勋仪式,我们在这等您。”

Egalmoth不得不手忙脚乱地收拾行李,慌里慌张给Ecthelion留了张字条,然后就像绑架似的被那两名军官塞进车里,送到机场。和他一起搭飞机去授勋的还有两位空军军官,三个人在飞机上简单聊了一会,原来他们是从俄国被匆匆忙忙招回柏林,现在又要飞跃半个德国到东普鲁士去。这种轻率得不近人情的安排都要占用他们和家人团聚的宝贵时间,但三个下级军官也只能彼此交换着只可意会 不可言传的眼神,什么都不敢说。

很多年之后Ecthelion Koch都清楚地记得他的小狙击手向他描述的阿道夫 希特勒给他授勋时的场景:这位当时看来身材矮小的“巨人”的脸上满是笑容,口髭微微颤动,他的头发像囚犯一样剪得很短,穿着一身在Egalmoth看来像旧货店买来的不合身的土黄色制服,一枚铁十字勋章挂在左胸。Egalmoth注意到他那向下弯曲的嘴僵硬而紧张,脸庞发青。他猜想元首的日子也并不好过,整个德国的命运都压在他肩上,真是件很可怕的事情。

授勋时Egalmoth排在第一个,元首的首席副官施蒙特翻开一个精美的文件夹扬声念道:“陆军少校Egalmoth Rademacher,于斯大林格勒战役击毙敌狙击手安东 普拉诺夫及安菲季耶特洛夫。”Egalmoth内心一震,他高举右手向元首敬礼,希特勒将装有橡叶饰的盒子交到他手里。他打量着Egalmoth的脸,手握得很紧。从这么近的地方看,希特勒那深凹下去的眼睛呈灰蓝色,有点儿肿,也有点儿水汪汪的。“祝贺你,少校,全德意志最伟大的猎手!”希特勒的声音很低,有点儿平易近人。Egalmoth听了又觉得很吃惊,他只听见过希特勒在电台上或者新闻纪录片上沙嗄地大声叫嚷。

“感谢您!我的元首!”Egalmoth紧张得气都喘不过来,好在希特勒很快就放开了他,向下一个人走去。

接见的时间并不长,希特勒不时显出不安、疲乏、腻烦的样子,突然又一下子变得讨人喜欢,富于魅力。他絮絮叨叨和他们吹嘘了些关于新式武器,要给斯大林沉重打击,迫使他回到谈判桌前等等之类的废话,然后就走了。

Egalmoth被带去拍了一堆照片,结束以后他心想着应该还赶得上回柏林的火车,没想到一个党卫军军官拦住了他,告诉他明天受邀参加国家领袖希姆莱的狩猎活动。对于这个邀请Egalmoth真是一头雾水,党卫军的狙击手战绩达到一定标准可以获得此项殊荣,这他清楚,可Egalmoth本人从来就属于国防军,和党卫军毫无关系。事已至此,他只好听从命令,被安排到地堡深处一个不见天日的小房间里休息。

这一夜过得极不愉快,地下防空洞的房间又闷又潮湿,简直是个蚊子窝。排风扇单调而有规律地呼呼作响,吵得Egalmoth脑袋都在痛。对军医先生的牵挂也让他深为苦恼,长久以来Ecthelion早已习惯在他的爱抚下入睡,突然之间他毫无征兆的被叫走了,想必Ec今夜也很难睡好。他明天还要继续高强度工作,休息不好该多累啊。一想到这些Egalmoth就愁得要命,一发愁他就觉得更闷了。他很想出去透透气,又不敢在元首大本营擅自乱走,只好在狭窄的小床上翻来覆去。过了一会他翻不动了,抱着枕头在黑暗里委委屈屈地发愣,枕头在这里放太久了,一股潮湿的霉味,比他的Ec差远了。

他轻轻拍着枕头,就好像在轻挠Ecthelion的后背,这是Egalmoth惯出来的毛病,有的时候挠得不够爽他还会哼哼唧唧闹别扭呢,Ecthelion那可爱的模样总是让狙击手想起商店橱窗里的粉红小猪玩具,能拥有它是Egalmoth儿时最可望不可及的甜美梦境。第一次把Ecthelion拥在怀里他就有种梦想成真的感觉,不过Egalmoth实在不好意思提及此事,只有等Ecthelion睡熟以后才会悄悄叫他“小猪”。

“小猪。”Egalmoth低低地喊了一声,自己忍不住傻笑起来,“好好睡吧。我爱你。”

第二天清晨,Egalmoth晕头转向地走出房间,一个脸色像死人一样苍白的党卫军一级突击队中队长带他来到一间长形的宴会厅,大厅中央是一张堆满了丰盛菜肴的长桌,两位厨师操起快刀对着热气腾腾的火腿和火鸡一试锋芒。客人们纷纷进来就餐,Egalmoth一看见希姆莱就差点笑出声来。这位党卫军国家领袖穿着一套崭新的绿皮狩猎服,戴着一顶插着羽毛的帽子,还有皮带和短剑,装备很是齐全。Egalmoth从小就伺候着有钱人打猎,对这套东西熟极了。为了显示自己是技艺高超的猎手,普鲁士军官和容克贵族总会特地穿上陈旧的狩猎服装。因此希姆莱这身打扮,再加上他的厚眼镜片和笨拙的动作,在Egalmoth看来就过于滑稽可笑了。

希姆莱走过来和Egalmoth握手,热情地招呼他和其他宾客们一起吃饭聊天。参加打猎的有各种各样的人:希特勒的女朋友爱娃 布劳恩,来自匈牙利和罗马尼亚的贵宾,党卫军和盖世太保的几个头头,(Egalmoth在新闻影片里见过他们,只是现在看起来比在银幕上小了一号。)一个银行家,克虏伯公司的董事,一家电力厂的厂长,还有一位著名演员。

欢乐的人群尽情的吃喝玩笑,他们的地位都比Egalmoth高,这让他很不舒服,他仿佛又回到了童年,背着沉重的子弹和其他东西陪着有钱人在山林里寻找猎物,在他们打中之后像狗一样奔过去把猎物捡回来。整个早餐会Egalmoth什么都没说,主要兴趣都集中在吃喝上。在吃冰淇淋的时候希姆莱趁着餐桌上消停的一刹那,说:“我们还没听到这位狙击手说什么呢。Rademacher,你倒天生地适合那个沉默的工作。哈哈!”

年轻的陆军军官只是腼腆地笑了笑。希姆莱又说:“你是怎么做到的?把斯大林的恶魔像苍蝇一样拍死?”餐桌上充满了浓厚的好奇气氛,个个都望着Egalmoth。

于是狙击手开始讲自己在前线的经历,讲他如何在有150万军队绞杀的城市里寻找一个幽灵般的对手。他说了自己的策略,既然双方都对彼此一无所知那他就让自己变成无法拒绝的诱饵。为了达到这个目标他做出了怎样的努力。Egalmoth都没意识到自己口才不错,把故事讲得绘声绘色,宾客们都被吸引住了,爱娃 布劳恩像个小女孩那样不断地说:“然后呢?您看到了什么?您是怎么想的?”当他们听到他在敌人集团军参谋长的尸体上蘸着血写下“Egalmoth Rademacher少校的战果”时宴会厅爆发出响亮的欢呼声。

“干得好!少校!干得好!”希姆莱用力拍着手。

为了欣赏狙击手的风采希姆莱让人给Egalmoth拿来一支步枪,就这样在一片欢声笑语中开始打猎。他对这种有钱人的娱乐实在不感兴趣,背着枪故意落在队伍后面。一名党卫军士兵匆匆跑来报告说前面的湖边发现一大群野鸭。希姆莱兴奋地对众人说:“让我们来看看Rademacher少校的能耐。”

看样子是躲不掉了,Egalmoth在沉默中打开步枪保险,自然得就如同过去成千上万次所做的那样。猎犬咆哮者冲进芦苇丛,受惊的野鸭群嘎嘎拍打着翅膀遮天蔽日地四散逃窜。Egalmoth举枪射击,他的动作快得不可思议,拉枪栓的动作叫人眼花缭乱,看不清楚。只花了八秒钟他就打完了弹匣里的六颗子弹,六只野鸭从空中坠落。男人们开怀大笑,女人们哧哧傻笑和尖声叫着,他们一个接一个过来和Egalmoth握手,向他的精彩表演表示祝贺。

Egalmoth虽然笑着表达感谢,胸口上那个大洞却在剧烈绞痛,内心深处酸楚难耐。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