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almoth之歌(72)

整个夏天Egalmoth都在Ered Wethrin山区忙碌,他就是这么个性子,凡是涉及到自己的事总是要亲自动手才行。Anneri乖乖跟着他学习,Ríndes帮着女儿硬要了一个传令兵的职位,Egalmoth觉得老婆这个主意还是不错滴,既能让Anneri树立责任感,又能让她名正言顺待在军营,何乐而不为呢?于是爽快答应了。自此,内佛瑞斯特的兵营里多了一个专门负责跑腿的小兵。每天Anneri都奔走于各个要塞的工地,虽说父亲让她传递的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重要的命令还是让Tanrin去下达,但她依旧高高兴兴地从早干到晚。

Ered Wethrin山脉对于Anneri来说已经很熟悉了。每逢春日,这里的沟壑开遍了姹紫嫣红的各种鲜花,装点在万绿丛中,使这莽莽苍苍的大山平添了几分柔媚。实际上,Ered Wethrin是一片广阔的山原,其北部山脉向西北方弯曲延伸,将希斯隆和阿德嘉兰平原分隔开来,其间沟壑纵横,极其闭塞。Egalmoth之所以选择占领这里,就是因了它是希斯隆通往环山唯一的出入口。他用一座要塞堵住峡谷东北入口,进入要塞还要穿越Ered Wethrin北段山脉仅有的一条数十里格长的峡谷险道,才能进入环山地区的东部。Anneri走在山道上放眼四望,头顶一线蓝天,两边青山夹峙,若是骑士仅能两骑并排通过,要是运送货物的车辆唯有单行,最为险要的地方即便是单人行走还是得小心翼翼地避开触手可及的岩石枯树。

再往前走峡谷稍宽,遥望谷口,见一座卡在两山之间的城堡巍然矗立。小兵Anneri一口气跑上高高的石阶,看到Atar正在和Turgon殿下的使者讲话,Anneri就靠在厚重的石墙上乘凉。正是斜阳倚山霞光漫天的傍晚时分。要塞正在山原之巅,极目四望,苍茫远山被残阳染得如血似火,东边的滔滔西瑞安河横亘在无际的原野,缕缕水雾织成的暮霭恍若漂浮不定的茫茫大海,天地间壮阔辽远,深邃无垠。传说中说欧罗米曾经在这篇山林狩猎,魔苟斯邪恶的爪牙在维拉罗玛的号角声中望风而逃。Anneri没有见过森林的主宰,不过这会儿她认为占领了这座山谷的Atar和欧罗米一样了不起。

此时,她的眼前浮现出壮阔无比的画卷:在这条道路上车马络绎不绝,昼夜川流不息,这些财货将源源不绝供应那座由众水之王赐予的城市。那座传说中的新城是什么样子?Anneri并不知晓,只是从Idril同她讲的悄悄话里得知它会如同维林诺一样光辉灿烂,于是在她的心目中勾勒出一个加大版樊雅玛:一座繁华的都市,宏伟的房屋鳞次栉比,恢弘的高塔傲然挺立,庄严的穹顶仿佛悬浮在空中。宽阔的街道、珠宝镶嵌画、精美的金器、宝库、栩栩如生的雕像……每个亲眼看到这座城市的精灵都将感到震撼、敬畏。只可惜她现在还无缘得见,甚至连隐藏在峡谷密林中通往隐匿之城的入口位置也不得而知,这些机密只有Egalmoth的少数心腹才能掌握。

哎,我什么时候才能和Tanrin一样呀。Anneri这么想着,突然一只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回头一看,正对上父亲的笑脸。“Atar!”她一把抱住他的腰,小小地撒了会娇。

“好了,放开,放开。”Egalmoth拍拍她。“事情都办完啦?”

“办完啦!他们都说会打扫得比Ec叔叔的袍子都干净。”

“这是什么话?”Egalmoth皱眉。

“Glorfin叔叔家的小兵说的。”

“哈,我就知道。”Egalmoth开始笑,“要是等他们长到他们父亲那个年纪一定会说比Ecthelion的床都干净了。”

“啊?为什么?他们怎么知道?”

意识到自己失言,Egalmoth赶紧说:“跟我干活去。”

“你说嘛!”小丫头拽住他的胳膊使劲摇晃。Egalmoth无奈,只好冲她狠狠地扮个大鬼脸:“就不告诉你!”

“Atar!”

“你要抗命?”Egalmoth摆摆手自己转身走了。

“我没有……”Anneri不敢再纠缠,忙不迭地跟了上去,却不知道她父亲心里暗喜:嘿,用这招对付小丫头还真管用。

天已经完全黑了,要塞内飘来炊烟的气味与遥远的风声。所有的队长和主官都聚集在Egalmoth的军帐里听取命令,而Anneri则安安静静待在角落里收拾东西,她现在可以做到完全不会引起他们的注意,就好像她只是帐篷里的一副铠甲或是一张桌子。等将官们逐渐散去,她已经将行李基本收拾好了。在等待侍从们送来晚饭的这段时间里Anneri从行李箱中拿出一个精致的小口袋。Egalmoth还没来得及喂出声她就呼啦一下将袋子里全部香料粉末一股脑儿全倒进燃烧着的火盆。随着一声清脆的爆响,一团明亮的火焰从她手下喷薄而出,滚滚白烟直冲帐顶,眨眼之间整座帐篷烟雾蒸腾,变作了薰笼一般。

父女俩连滚带爬逃出帐篷,被刺鼻的香味熏呛得不停咳嗽打喷嚏。Egalmoth气急败坏地朝Anneri屁股上拍了一巴掌,“你要把这里都烧了啊?”

“我只是想要回家了,赶紧用掉就不用拿了。”Anneri委委屈屈缩在一旁小声说。

“懒得要命!这点东西就累着你了?”Egalmoth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冒着白烟的帐篷大声说:“去!带几个人把帐篷拆了。”

“噢。”Anneri灰溜溜地去了。

卫队的小伙子们个个能干,三两下就把帐篷拆了,白烟很快散去,在山风的吹拂下整个山谷都弥漫着好闻的香味。Egalmoth终于坐下来吃晚饭,桌子对面,Anneri身子前倾,埋头吃一大块鹿肉。吃着吃着Egalmoth突然不动了,眼睛直勾勾地瞅着女儿。

“又怎么了?”Anneri莫名其妙地四处张望,没看出什么不妥。

“你被晒得好像只烤鸡呀!”

“Atar!!!”小丫头像只炸毛的小狗一样呼啦就扑上去,抡起胳膊胡乱咯吱Atar,Egalmoth哈哈大笑,使劲把她按在怀里。Anneri挣扎了一会也没能挣脱出来,索性抱着老爹脖子就不动了。“哎~~~”她突然深深叹了口气。

“生气啦?”Egalmoth放开她,小丫头自然而然坐在他的腿上,无精打采地说:“我想Nana了。”

“嗯……”

“我还想弟弟。”

“嗯。”

“我还想叔叔。”

“嗯。”

“我还想Duilin叔叔和婶婶。”

“嗯……”

“Atar~~~”她撅着嘴表示自己的不满,“你就只会嗯!”

“这就是我所面临的最大困难了,比任何的疲惫,伤痛,死亡都要沉重。所以我总是带着你母亲调配的香料,好歹有点家的味道。”Egalmoth微微摇头,随即又露出笑容,“打起精神来!把防务交了我们就能回家啦。”

“哎……可惜咯……”Anneri学Egalmoth的口吻说话总是学得惟妙惟肖。

“嗯?可惜什么?”

“我们费了那么大劲儿才建好的壁垒就这么交出去了。”

“你觉得要长久维持这条道路需要多大代价?”Egalmoth不以为然的口吻让Anneri紧张,她知道自己又让父亲失望了。“我不知道。”她说,“可是Atar,比这个更长的商路你不是也能控制吗?”

“那也不是我亲自派兵去占领啊。我们力量有限,不可能所有事情都亲自去做,不要只看见眼前一点点利益,做事要把所有得失想清楚,选择最有利的一种方式。”

Egalmoth每说一句,Anneri的心就像被照入了一道光,变得明亮而开阔。这就像一个口干舌燥的旅人获得了清水的滋润。“所以你总说有好大家分?啊,有了陛下的庇护我们就能腾出手做别的事了。”

“你长大了,又往前走了一步。”

Anneri开心极了,“我要留在这里实现我的价值。”

“不。”

“我可以吃苦。”

“不,我的女儿,Ered Wethrin山脉只有煤,你还要见识一下铁、黄金、花岗岩、大理石以及别的石头和矿石。Anneri,别把自己禁锢在一个狭窄的环境里,即使它是世界上最安乐的地方。”

“那么下一站我们要去哪?”

“先准备迎接至高王陛下,然后回家,你Duilin叔叔终于要当爹啦!”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