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34)

陆军少校Egalmoth Rademacher两眼直勾勾地瞪着摊在床上的那一身军装和勋章已经很长时间了。在今天之前他从没想过自己有那么一天会为梳妆打扮而伤脑筋。他的少校军医先生一大早就兴冲冲地去领他的勋章了,临走前Ecthelion给他下了道命令:“下午六点,会有车来接你。”也许是做贼心虚,Egalmoth对要去赴宴这件事烦透了。在狙击手忐忑不安的胡思乱想里,进入夏绿特医院的宴会厅就像踏入敌国的领土,当他穿着光鲜亮丽的军礼服,戴着全套勋章穿过那道大门,人们就会敲起锣来。

不管怎么说狙击手先生还是认认真真准备起来,他洗了澡,擦干头发,刮了胡子,擦亮靴子,别好勋章,穿上制服。等他收拾好,屋里那座笨重的落地钟将它的指针指向五点十五分,Egalmoth坐下来开始熬这没完没了的四十五分钟,猜测着一会要和Ecthelion的亲友会面,心里直害怕。他寻思着,一会得离Ecthelion远点,可不能叫别人瞧出端倪来。

“啊,Egal,你来了!”Rita Koch小姐一如既往地担任起掩护哥哥和狙击手的工作,她亲热地挽着他的胳膊,把他介绍给初次见面的母亲。Egalmoth 在半分钟之内就已经知道,这个穿着白色薄纱外衣、戴着用玫瑰花装饰的帽子的漂亮女人不喜欢她,在宴会厅外面彬彬有礼的握手和刻板的微笑说明了一切。“全德国最优秀的猎手。”Ecthelion的父亲向其他人介绍Egalmoth时想用这种并不高明的玩笑来弥补他妻子冷冰冰的态度。

宴会厅里挤满了人,从进去那时候开始,Egalmoth就一直感到别扭。四周的女人都穿着色彩鲜艳或是淡而优美的衣服,享有盛誉的医师们穿着质地考究的深色礼服,那些从国防军来的宾客大多穿着和他一样的军礼服,带着令人眼花缭乱的各种勋章。人们偷偷地看他,并且低声议论着。这并不是他的想象,这是事实。Ecthelion的母亲在他们后面五六步远的地方,正在回答一位教授夫人的话,那位夫人说Rita的朋友像美丽的雄鹰。母亲说:“确实很像,Ec刚刚把他救回来,真有意思,Rita跟着她哥哥学习时认识他的。”

Rita紧紧拉着Egalmoth在人群里走来走去,向参加宴会的人一一介绍:“Ecthelion的好朋友,从俄国归来的英雄。”人们纷纷和他握手,免不了又要对他的伤势和战功评论一番,这些都叫狙击手惶恐不安,不过凭借着战场上磨练出来的心理素质,到目前为止Egalmoth表现得还是非常得体,讨人喜欢。

几分钟之后Koch夫人专程过来把Rita单独叫走,要她去和几个中年夫人打招呼,这算是救了Egalmoth。狙击手迅速躲进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如果可以,他恨不得找件狙击罩衫把自己套起来。他苦恼地斜视着宴会厅,Ecthelion早就来了,他被一大群老头子包围着,不停地和他们握手、寒暄,要么就是比划着同他们解释什么反正Egalmoth永远也搞不明白的医学问题。Ecthelion脖子上闪闪发光的骑士战功十字勋章使他容光焕发,炯炯有神的蓝眼睛,健康红润的脸颊,挺拔的身个儿上穿着裁剪合体的军服,老天,他多么英俊啊!一股难以抑制的情绪涌上心头,Egalmoth不禁看得呆了。突然,Ecthelion冲Egalmoth招招手,叫他过去。他就是有这样神奇的能力,无论Egalmoth藏在哪里,Ecthelion想找他总是毫不费力。这时候Koch一家已经站在一起,Egalmoth走近他们心里有点儿慌张,因为他从来没和Ecthelion一起面对过他那望而生畏的父母。

“嗨,Egal!”Ecthelion在众目睽睽之下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Egalmoth被他拥抱着,鼻尖萦绕的是他独特的气味,Egalmoth觉得很好闻,曾经他不知道从哪听说的,如果你狂热地爱着一个人,就会特别喜欢他的体香。“祝贺你,Ec。”他在他耳边低声说。

Ecthelion放开他,这时Egalmoth才发现在Koch一家对面还站着一家人,其中那个年轻男子就是Rita避之不及的菲利普 鲁曼。Egalmoth模模糊糊地意识到自己好像还有一个装Rita小姐男朋友的任务。Ecthelion介绍Egalmoth的时候菲利普 鲁曼父亲那高傲冷漠的眼神活泛起来。“啊,狙击手Rademacher少校!说真的!嗯,好啊,我听说过您。让俄国人也尝尝他们让我们尝的滋味嘛,是吗,少校?干得好!”

“谢谢您!先生!”Egalmoth 谦虚地点点头。

在严格的战时食物配给制度下夏绿特医学院的晚宴算不上珍馐罗列,也算是过得去了。为了庆祝Ecthelion成为第一位获得最高级别战功十字勋章的医生,几乎所有柏林医学界的名人都来了。他们喝着酒,闲谈一阵以后,大家都聚集在三张长桌边一同进餐,有烤鹅、南瓜饼、水果、干酪、蛋糕等,有些是从丹麦运来的,没有柏林市政府的批准,还买不到这些东西。食品难得如此丰富,客人们都兴高采烈。

Rita故意坐在哥哥和Egalmoth中间,有意将那个讨厌的鲁曼和自己隔开。大战还在继续,军装在闪闪发光,他们吃着鸭子、烤牛排,喝着香槟酒,轻松愉快地谈着战争,旁边是脚步很轻的漂亮护士小姐充当服务员。所有人都认为斯大林格勒的悲剧不过是暂时的,随着夏季攻势的展开,一切都会重新回到正轨上来。Egalmoth对此话题丝毫不感兴趣,专心致志对付他的牛排。一位照顾照顾过他的护士姑娘在后面轻声问他要不要喝一杯威士忌,Egalmoth摇了摇头问她有没有蛋花酒。

有几个珠光宝气的中年妇女发出轻佻的嘲笑声,Egalmoth觉得尴尬,连忙解释说:“我不太喝酒,会影响开枪时手指的感觉。”

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微妙,由Rita引起的纷争和不满的怨气不动声色地全冲着Egalmoth一个人来了。菲利普 鲁曼的母亲饶有兴致地问:“Rademacher少校,请问您是哪所军校毕业。”

“很惭愧,夫人,我没有上过军校,中学毕业以后我就入伍了。”Egalmoth十分坦然地回答。

“真可惜……”鲁曼夫人的话语里可听不出什么可惜的意味,然后她开始吹嘘起菲利普过去在医学院多么优秀。

“你是不是有射击饰绪?”Rita实在听不下去了,亲热地挽着Egalmoth胳膊问,全然不顾母亲眼睛里闪出一道不满的光。

“唔,有。”

“你拿到几级?”她好像很感兴趣。

“十级。”

“最高级不是十二级吗?你应该有能力得到。”

Egalmoth耸耸肩说:“考完以后没多久我就成少尉了,军官没有资格参加考核。”

“啊,好可惜,那个饰绪挺好看呢。”

“那个其实不太好,容易把衣服弄脏,而且洗不干净。”

Ecthelion给他要了杯甜酒,然后有意无意地说:“他下周要去鹰巢领橡叶饰了,然后回来等柏林战争学院开学。”

鲁曼夫人嘴一歪,这时候她突然显得粗俗和老气,露出了心灰意懒的神情,他们一家都是狂热的NZ份子,光是Egalmoth能去鹰巢授勋就是他们羡慕不来的。

“这么说您不用回前线了?”听到他要去战争学院读书的消息后Koch夫人终于肯用正眼去瞧Egalmoth了,她倒不是嫌弃他出身贫寒,只是不希望女儿有朝一日变成寡妇,在她的观念里Rita还是嫁给一名医生或者是工程师要安全得多。

“实际上从莫斯科战役后期我就脱离前线了,我正式的军职是莱比锡狙击学校的教官。如果没有特别任务的话我会一直待在那。”

“您出色地完成了特别任务,并且获得了应得的荣誉,向您表示祝贺。”Ecthelion的父母交换了眼神,他们所担心的事暂时被按下了,于是Koch教授高举酒杯向Egalmoth敬酒。

“感谢您!”Egalmoth受宠若惊,赶紧把丝毫未动的威士忌喝了。

几口酒下肚之后,Egalmoth感到心情为之一畅,他和Ecthelion并排坐在那里,源源不断有人来和他们寒暄,表示祝贺。这顿丰盛的晚餐、悠扬的音乐和周围兴高采烈的欢快气氛使他销魂。这座礼堂是多么精致优美啊!深色的雕花天花板,从浅红色石墙两边拱起,还有令人赞叹不绝的一堆一堆的鲜花!这美好的一切不禁让他产生出一种幻觉:多像我们的婚礼啊。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