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34)

紫色的闪电划破黑色的天空,在浓重的乌云忽长忽短地交叉闪现。柏林的七月就像惯常那样在令人窒息的闷热和雷雨不断中即将过去。一阵冷空气从打开的窗户里冲进潮湿闷热的公寓,把粗大的雨点洒到墙上。街上开始下起密集的骤雨。只穿了一条短裤的Egalmoth抬头望了望笨重的座钟,已经快6点了。他抹了抹满头汗水,心满意足地躺倒在被他清洗得焕然一新,刚刚铺好的地毯上,欣赏起自己埋头苦干了整整两天的劳动成果。

继承原房主财产的人已经彻底搜过这里,Egalmoth没找到什么值钱的东西,剩下的杂物却着实让他忙碌了一阵。他把他们的衣物全部分类打包,十分破旧的和其他破烂一起送到垃圾站,质量尚可的就捐给慈善机构。原来的男主人似乎是位知识分子,满满一屋子的书籍和唱片是Ecthelion喜欢的,所以Egalmoth认真打扫了一番将它们留了下来。至于照片、信件、日记等等记录了他们一生的纪念品,Egalmoth不打算轻率地扔掉或是卖掉它们,不过他也没想好如何处理这些遗物,只好找来几个木头箱子慢慢将他们收拾起来。

等全部整理完毕,就可以放属于他和Ecthelion的东西了,应该放些什么呢?Egalmoth没想好。他自己所有的财物就是放在Ecthelion那的一个行李包,真没什么可以放的。算了,不理这些!Egalmoth打了个哈欠,也许是大病初愈身体还虚得很,他真的觉得很累了,身下的地毯被夏日的骄阳晒得松软舒适,真是打盹儿的好地方,不如先舒舒服服睡一觉,于是他翻了个身不动了。

巡视完病房,Ecthelion乘坐地铁去Egalmoth的小屋,他本来就是柏林人,如今这儿也与战前变化不大。地铁里把人压得透不过气来的人群,其中有许多年轻的穿军服的妇女辅助队员,使他感到新奇,也使他厌烦,但柏林没有其他的交通工具可供代步,叫出租车已被视为非法,除非你骑自行车或乘坐破旧的公共汽车。在大雨滂沱的傍晚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讲还是坐地铁要明智些。他现在热切地想把他的狙击手紧紧搂在怀里,完全忘记那些棘手的伤员,冥顽不灵的学生。孤独寂寞,时光的流逝,死亡的威胁,甜蜜的爱意,所有这些因素交融成一曲心照不宣的罗曼史。

这次,不知什么事不大对头。Ecthelion打开门,里面十分幽暗,他站住不动,直到眼睛适应了黑暗,昏暗的屋子里一片狼籍,Egalmoth躺在一大堆纸箱、杂物之间一动不动。医生的本能随着一股热血直冲头顶,他扑过去伸手去摸Egalmoth的脉搏。睡得正香的狙击手突然感到有人扑过来的压迫感,战斗的本能让他往旁边一滚,跳起来顺势就给了Ecthelion一拳。军医先生猝不及防,结结实实挨了一下,他失去平衡倒了下去,Egalmoth并没有停手,拳头不停地落在他身上。Ecthelion慌乱中随手抓起一个什么东西砸在Egalmoth脑袋上,那东西应声而破,里面的杂物散落一地。Egalmoth捂着脑袋晃了晃,终于清醒过来。

“你干什么呀?痛死我了!”Egalmoth被打得眼冒金星,恼羞成怒地大喊大叫。

“你才干什么啊?莫名其妙就来打我!”

“我要被你吓死了!我还以为是伊万呢!”

“我才被你吓死了,没事你睡地上干什么?我以为你死了!”

“我好好待在柏林怎么会死?”

“你也知道你在柏林啊?”

两个人的样子都有点不知所措,然后忽然大笑起来,“很疼吧……”Egalmoth觉得很不好意思。“喔,Ec,”他说,“我爱你。”

Ecthelion英俊的脸庞顿时一亮,好看的唇张开,双眼眯起。“你当然爱我。你最好爱我。要是不爱,我就揍你。”

两人膝行靠前,脸对脸,双臂垂下,双手相连,吻遍彼此脸庞。在Ecthelion唇下,Egalmoth的脸如梅子般光滑饱满,唇上及下颔边微微刺痛,那是他长出胡渣的地方;在Egalmoth唇下,Ecthelion的脸庞光滑如丝绒,只有一边脸颊微微发烫,这是刚才被他打过的地方。两人更靠近些,胸腹相触,但双臂依然垂在两侧。他们继续亲吻。

“小狐狸。”Ecthelion在耳畔吐出他的爱人的爱称。

Egalmoth一语不发,只是非常温暖地朝他耳朵吐气,他呻吟一声。他的双手紧握他的。他稍微后退,他也后退。 两人跪坐在地。

Ecthelion俯身向前,吻了他的嘴。他轻轻地放倒他,让他平躺在地,然后,他扯掉衣服把自己赤裸的身体压在他身上。Egalmoth双手捧着他的脸,吻着他的嘴唇。他闭上眼睛一味享受着自己的嘴唇接触他嘴唇的喜悦。他的嘴微张着,他的舌头是湿润的。那亲吻实在太甜蜜了,有一阵子Egalmoth都忘记了自己。

然后Ecthelion叉开腿坐在他下身上。他一边落下身子,一边用他那洞察一切的目光盯着他的眼睛。他俩身体接触的刹那有个难熬的间隙,接着Egalmoth感到自己进到了他里面。那种感觉真让人销魂,Egalmoth觉得他会高兴得爆炸的。他动起他的下身,同时向他微笑着,Ecthelion低下头吻着他的脸。

过了一会儿,Ecthelion闭上眼睛,开始喘气,Egalmoth明白他已控制不住了。他怀着入迷的喜悦看着。伴随着他发出有节奏的低声哼叫,动得越来越快,而Ecthelion的狂喜感动了Egalmoth,直抵他那受伤的灵魂深处,以致他不清楚,他是要绝望地哭,还是要兴奋地叫,或者是要神经质地放声大笑;后来,一阵兴奋的爆发震撼了他们俩,就如同狂风中的树木,一次接着一次;直到最后他们的激情平息下去,他颓然俯在他胸上。

在他得到满足之后,Egalmoth又滚到他身上接着来,他和他发狂地做爱,像是在消除可怕的饥渴;随着他一阵阵的高潮,在他胸脯上喘息着,直到他们都兴奋得累垮了不能再动才算结束。

他们就这样相互拥抱着躺了很长时间。又过了一会儿,Egalmoth说:“对不起。我不是成心要伤害你。”

军医先生用食指轻轻按在他的唇上,“战争所造成的紧张和分离,本来就会把正常关系歪曲得变了样,或是彻底摧毁掉。你这会儿所感受到的,在世界各地眼下都十分寻常,只是你良心上的痛苦稍微有点儿与众不同罢了。”

“你是我的天使。”Egalmoth摸着他的脸说。

“你的天使拯救你来了。”Ecthelion在狙击手白白的屁股上使劲拍了一巴掌,“看我给你带了什么好吃的。”

半个小时以后Egalmoth从浴室里走出来,穿着从Ecthelion那拿来的旧浴衣,全身上下洗得香喷喷的像朵玫瑰花。Ecthelion已经把餐桌安排好了,镶金边的瓷盘子里放的是他母亲做的家常菜:烩土豆、面包、肉肠和布丁。它们在饭盒里放了一段时间不太好看,但是味道却相当不错。Egalmoth埋头大吃起来,连话都顾不上说。

“很好吃吧。”Ecthelion说这话的时候洋洋得意,“整个夏利特医院的主妇里面最棒的就是我妈妈。”

“真香,是妈妈的味道,我好久没体验过了。”

“你喜欢吗?”

Egalmoth认真地点点头。

“你能喜欢我真高兴。”他握住他的手,真诚地说:“跟我回家吧。”

“我?我啊?!!!”Egalmoth指着自己的鼻子一副见了鬼的模样。

Ecthelion哈哈大笑,“有件事我没和你说,因为我在贯穿伤方面的研究成果,他们要授予我骑士级战功十字勋章,所以我想你和我一起去庆祝晚宴。”

狙击手把头摇得连五官都看不清了,“我不去!”

“为什么?我最荣耀的时候你怎么能缺席。”

“我单独和你庆祝,我不敢去!”

“哎,你呀。”Ecthelion 的反应微微带着失望情绪,流露出无可奈何的神色,这使Egalmoth受到刺激。于是他说:“你真的希望我去?”Ecthelion向他转过脸来,露出惊喜、魅人的微笑。“我宁愿明天就死掉,也不要长命百岁而不认识你。”

Egalmoth将他的手拉到唇边,含住他食指,轻轻舔舐那上面长年累月被缝合线勒出来的痕迹,一阵温馨的暖流撩拨得Ecthelion心旌摇曳。他放低了声音,悄悄说:“好不好?”

“什么时候?”

“后天。”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