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almoth之歌(70)

米斯林王城是一座石头城堡,但和煦的春风仍然如约而至。在建筑物底下,在路面下,在整个硬土下,还有一些松动的活土,所以精灵们在每一处缝隙——无论是房屋檐下、小块空地,还是鹅卵石间的夹缝——都能看到钻出的绿叶。贵族孩子们嗅着清新的空气,四处闲逛,寻找能尽情享受春光的绿地。这种突然迸发的、对藏在石块下的土地的眷恋之情并不会维持太久,况且小孩子们也弄不清这是怎样一种情感,很快,他们就会回到熟悉的王宫,回到城堡间的峡谷嬉戏玩耍。

来自内佛瑞斯特的小姐少爷们都觉得王宫花园太狭窄了,不足以发泄围猎庆典所激发出来的活力。他们呼啦啦跑到王宫前的小广场上,摆开架势练起各种战斗技巧。Anneri也在其中,她先是和几个男孩对打了一阵,然后就站到一旁和别人聊天了。突然有个什么东西飞了过来,结结实实打在她后脑勺上。Anneri惊叫起来,她疑惑地回头张望,看到一个被咬了一口的面包落在她的脚边。

“Pengolodh!”Anneri恼怒地喊了出来,会对她做这种无聊恶作剧的就只有这个讨厌胖家伙。但是今天她错了,Pengolodh站在小广场的另外一边,正在练习射箭呢,没功夫用面包打她。听到Anneri的叫声他停了下来问:“干嘛啊?”

“看呐!第二家的大白痴!”还没等他们搞明白怎么回事罪魁祸首自己就跳出来了,那是第一家族小王子Celebrimbor的几个小近侍。他们的衣着是当下最时髦的打扮:黑色皮靴,精致的软甲,红色罩衫,悬挂武器的小牛皮带,还有狩猎时的简单头冠。每人胸前都有一个被第二家族挖苦为“马灯”的八芒星。他们是跟着Maedhros来的,这位第一家族的领袖本意是为了让孩子们多接触,借此机会来弥合三大家族间的隔阂,但这种努力并非一朝一夕之间就能取得效果的。自从冬天那场萨吉里安和内佛瑞斯特之间不大不小的风波发生后一些费诺里安的追随者憋着股劲想要报仇。现在他们终于找到机会了,王室成员都不在场,只有一群和他们身份一样的小内侍,于是他们就直接把矛头对准了始作俑者的女儿Anneri。

“是你打我?”Anneri并没有像他们预想那样生气或者是哭泣,而是慢慢踱着步子朝他们走过去,她围着那个领头的男生转了一圈,然后歪着头问。

那个男孩年纪比Anneri大一些,长得又高又壮,在米斯林宫廷待了一段时间Anneri从孩子们的闲话中早就听说了他父亲是库茹芬手下的将军,叔叔则在卡兰希尔麾下做事,想都不用想他打她是为了什么。

“真是无礼的丫头,见到将军的继承人竟敢不用敬语。”那个男孩声色俱厉地责备道。

“将军的继承人吗?”Anneri眨巴着眼睛做出一副天真可爱的样子。“看样子地位和血统并不能带给你教养呀。”

内佛瑞斯特的小精灵们都大笑起来。

那个男孩也没有太过愤怒,而是冷笑着说:“小贩家的丫头谈论教养难道不是天大的笑话吗?你那粗鄙的父亲根本不懂什么是贵族美德!”

“美德?内讧和怯懦吗?毕竟除了欺负血亲之外你们最擅长的就只有等待我们第二家族来拯救了。”Anneri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区区几个强盗都搞不定,还要麻烦我父亲大老远去帮忙,好一个求救将军呢。”

话音未落,内佛瑞斯特的孩子们又是一片欢腾,费诺里安的小精灵们涨红了脸,气呼呼地把Anneri围在当中。

“你们要干什么?”Anneri的伙伴也不甘示弱地围了上去,Pengolodh 冲在最前面,他把Anneri挡在身后结结巴巴地说:“你们不许欺负她!”

胸前挂着八芒星标志的小孩发出一声哄笑,他们七嘴八舌讥笑起这个笨手笨脚又胆小的胖子,几个男生动手推搡他,可是虽然颤巍巍地,Pengolodh依然坚定地挡在Anneri身前。不过他的英勇时刻并没有持续多久,Anneri直接绕过他给了领头那个男生一耳光!她把手套砸在他脸上大声说道:“我父亲是至高王陛下亲口承认的领主,你父亲是个什么东西?欺负女孩,欺负比你弱小的人,你根本不配拥有贵族的头衔,如果你还知道一丝廉耻的话就用贵族的方式和我决斗!否则你就戴着怯懦将军的头衔给我滚!”

“Anneri……”Pengolodh真的害怕了,“你打不过他的,我们告诉殿下去。”

“不!这关系到内佛瑞斯特的荣誉!我绝不让步!”Anneri推开他,两眼直直地盯着对方,“敢不敢和我决斗?”她又问了一遍。

她的话招来一片沉默的乌云,或许欺负一下女孩子可以,可是真的要和一个有着高贵头衔的姑娘打架是任何一个有教养的男孩都干不出来的。他被Anneri逼到了悬崖峭壁之上,不管接不接受决斗的邀约都说不过去。

“胆小鬼!胆小鬼!”Anneri挥舞双手鼓动伙伴们大声起哄。

“好!今天我就好好教教你规矩!”那个男孩也被逼急了表示接受挑战。

Anneri一挨了欺负立马就有胆小怕事者跑进王宫报信,没过多久王宫的走廊,台阶,和窗口都站满了精灵。Idril拽着父亲的手急匆匆从从塔楼上跑下来,生怕她吃了亏。一转过一根雕花大理石柱他们就看见Anneri甩了人家一巴掌……

“嚯,好厉害的丫头!”

Turgon被这声音怔了一下,已经有许多年没听到Maedhros用这种明朗欢快的语调说话了,很显然Aredhel对他的照料很有效果,吃得好睡得好的结果就是他的心情好极了。可怜的Celebrimbor在他手里扭来扭去,哼哼唧唧求大伯放他下去阻止这场决斗。“着什么急?”红发王子似笑非笑地说。

“她这么骂我们你不管吗?”

“你要管好手下就不会挨骂了。”

“可是他们要决斗哎。”

Maedhros懒洋洋地说:“你就不想看看能打出什么结果?”

“大伯!!!!”Celebrimbor急得抓耳挠腮。

Maedhros一副岿然不动的模样微笑着望着下面吵闹不休的小孩子,全然不顾侄子的抗议。Fingon揶揄他:“你还是那么爱凑热闹。”

“不行啊?”他说。

看热闹的不止Maedhros一个,顶着一头耀眼金发的Finrond兄弟也赶来了,几乎是同时,Aredhel也从另外一扇窗户里现身,这场小孩子的胡闹出人意料地演变成了备受瞩目的竞技比赛,大伙议论纷纷打着赌却没有谁想要阻止。Turgon白了他们一眼张口就想呵斥和Anneri决斗的男生,却被Maedhros抢先了:“你说像不像当初她父亲做的事情?”

经他一提醒Turgon也不着急了,是啊,当年Egalmoth在卫队一鸣惊人的表演也和今天状况差不多来着,那么Anneri又会怎样呢?

广场上围了一个大大的圆圈,决斗的主角已经挥舞着木剑上场。她的对手壮得像头棕熊,据说是剑术高手,Idril不由得为Anneri捏把汗。父亲温柔地拍了拍她的背,柔声说:“别怕,要对Anne有信心,不是傻大个就能赢的。”说着他挑衅似的瞥了Maedhros一眼。

你也好意思说我傻大个?你个头比我还大!Maedhros在内心深处翻了个大白眼。

“呀!”那个男生首先发动攻击,他挥剑朝Anneri砍去,但是他的对手没有迎击,而是发出一声小女生的尖叫,丢下剑掉头就跑。所有人都愣住了!就这样?就这样?原本气势汹汹的小姑娘就这样跑了?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Anneri已经抓起放在一旁的弓箭,搭箭、张弓、瞄准、射击!整个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眼花缭乱之际她快速射出两箭,一箭射掉对方手里的长剑,一箭射中他追赶的脚踝,虽然她用的的是毫无杀伤力的小弓和木箭簇,可近距离挨了两下还是让男生重重的摔倒在地半天爬不起来。

“你输了!”Anneri大声说!全场响起雷鸣般掌声和欢呼声,所有观众都为Anneri的机智和高超的箭术而喝彩。只有输掉决斗的家伙还不服气,也不管她是个女孩什么难听的话都大声咒骂出来。

“好呀!”这下子Anneri真的恼了,拉开弓就朝着他的屁股足足射了五箭,痛得他哭喊着满地打滚。“你再发出一点声音试试看!”她恶狠狠地说道。男生彻底闭嘴了,他的脸涨得紫红,眼里含着屈辱的泪水,Anneri走过去拽着他的胳膊帮他站了起来。

“你……你还是耍赖……”他小声嘟囔了一句。

“决斗只要把你打倒就好了,哪有那么多条条框框?有朝一日Turgon殿下用木棍敲死了魔苟斯你敢说他不是大英雄吗?”

哄堂大笑……Turgon突然变成了众人的焦点,被兄弟姐妹围在当中鼓掌起哄,他固然觉得挺不好意思的,另外一方面又觉得Anneri这小丫头没白疼,情不自禁地飘飘然起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