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almoth之歌(68)

春季朝贺在贝尔兰地区是一年之中非常重要的大事。诺多各大领地的君主齐聚一堂,除了向至高王Fingolfin敬献奇珍异宝表达敬意和忠诚之外还有一系列展现上一年各个领地取得的成就和实力的活动。在为期一个月的庆祝时间里,诺多子民们最期待的莫过于王室围猎。所谓围猎其实是清剿半兽人的一场大规模联合军事行动。这也是通过遴选进入卫队的新兵们第一次实战机会,所有人都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想要在围猎当中压过别的王国一头。以往春季围猎都是Glorfindel统兵,今年却有所不同。Egalmoth自受册封以来用最强硬的方式夺取财政控制权,在他强有力的措施下内佛瑞斯特的财政状况有了质的飞跃。那些失去权力的贵族在领主职责上挑不出毛病,于是对Egalmoth的攻击又转到别的方向上来。作为领主追随君主出征是基本义务,Egalmoth并非卫队出身,尽管他为Turgon洗劫过半兽人的巢穴,但那些贵族坚定地认为根本算不上正式的军功。为了堵住这些家伙的嘴,Turgon把春季围猎主官的帽子直接扣到了Egalmoth头上。

“按照你的想法去做,后面有我!”Turgon当着所有将领的面对Egalmoth说了这句话,然后就放任他自己去折腾了。说心里话Egalmoth很不喜欢这种带着表演性质的军事行动,他的所有行为都必须符合王室规范,很不符合他一贯的做事方式。为这个他专门把Glorfindel和Duilin请来为自己补课,结果规矩是学明白了,Egalmoth却觉得要严格按照这套来的话他这战就没法打了。于是他跑去问Turgon能不能在有些地方通融一下,得到的回复是:好好打!别让我丢脸!Egalmoth明白了,随后他的一切行动都是围绕这个原则进行的。

内佛瑞斯特以东五十里格有一道蜿蜒曲折的山脉,这是分割米斯林和多尔露明的分界,越过米斯林山脉,是广袤起伏的山地草原,驰骋百余里格,东北方向一片大湖,茫茫苍苍烟波浩渺,周围青山苍翠草原无垠起伏,倍显天地之壮阔。正是春光明媚,远眺之下,清晰可见大湖之畔的银蓝双色旗帜。“Atar,那是我的营地。”Turgon对父亲如是说。Fingolfin没有说话,默默地将目光转向米斯林湖南岸的军营。Egalmoth所带的部队以他自己的卫队为主,还有相当数量的王室卫队新兵,有经验的军官也好,士兵也好寥寥无几。Egalmoth把兵营布置得还算整肃,士兵队列也还过得去,可是一切都有点松松垮垮,隐隐有些老百姓办事的味道。话又说回来,这些战士在Fingolfin看来还是不错的,他很期待Egalmoth接下来会有什么表现。

一阵嘹亮的号角响过,随着隆隆的行进鼓声,三大家族的军队从营地开出,阳光之下,诺多军队银盔银甲,步伐整肃,刀剑盾牌像一片闪亮的森林。又闻号角声大作,方阵骤然启动变为狭长的队列,不消片刻便四散开来,在主将的带领下朝贝尔兰平原扫荡而去。Egalmoth没有和别的将领一样向广袤的平原进军,而是将部队带进了Ered Wethrin的群山之中。

一连三天各大军团进展顺利,捷报如雪片般飞进至高王的王庭,只有内佛瑞斯特军团按兵不动。Egalmoth在每日例行战报里只是絮絮叨叨的报告他在几个山口要道修建工事,并且打退了几次半兽人试图阻止工程的进攻。“你是带了一群工兵来围猎?”就连一向避免直接和Turgon发生接触的Maedhros都忍不住打趣他,这话引得诸位王子都笑了起来。Turgon却不以为然,只是一笑置之。Turgon确实沉得住气,他对Egalmoth的驾驭方式就是放权任事 ,他相信以Egalmoth的能力可以处理好任何事情。

围猎开始的第六天,一道浓烟从Ered Wethrin连绵的山脊上冲天而起,Egalmoth终于动手了!无边山林中一片连绵尖啸,强弓大箭带着呼啸的火焰,犹如密匝匝的火蛇狂泻到堆积着干草枯枝的山谷,钉在哪里便在哪里蹿起猛火。在可以俯瞰整座山脉的的山峰之上,Egalmoth环抱着双手,和几名矮人像欣赏名画那样望着他的杰作,漫山遍野苍翠的松柏林本来就油脂丰满,再加上春季干燥的东风,一沾火头顿时燎原大火顺着山势烧了上去。

“哎,你还是这么干了,这些矿产真是可惜。”矮人心疼得直砸吧嘴。

“任何事情都需要付出代价,想要的东西价值越高,付出的代价越大。”Egalmoth淡淡地笑着说。

“我不知道你到底想要什么,不过,祝你好运。”大胡子矮人首领朝Egalmoth微微欠身,转身就往山下走去。

“嘿,你这就走啦?”Egalmoth大声喊道。

“事做完了我还在这干什么?”

“我去蓝山找你喝酒。”

“你可别忘了!”矮人说着摆摆手就走了。

目送矮人下山,Egalmoth依旧安静地观赏着山火,他还要再等等,等待着半兽人自己出来。为了今日这一战Egalmoth投入了大量精力和资源进行准备,他秘密勘测半兽人地穴的分布,煤层矿脉走向,雇用经验丰富的矮人挖掘能够引导火势的沟壑与洞穴,他要彻底清除隐匿在山中的半兽人,开辟一条通往那座隐秘城市的安全通道。如今是时候了!山林中的大火毫不费力点燃了煤层,强劲的东风将空气鼓入地下,那些错综复杂的地穴顿时化为一座座炽热的熔炉,上下齐烧,Ered Wethrin南麓顿时成了汪洋火海,烧得整座山谷都红了起来。藏匿于地底深处的半兽人被大火逼到地面,黑色潮水般夺路而逃,待他们涌入出山要道时,生生撞上了Egalmoth修建的壁垒。Heavenly Arch家的战士们动了真格的,被Egalmoth严格训练的弓箭手万箭齐发,箭雨裹挟着尖厉的啸叫倾泻而下,半兽人冲不了多远就被钉死在烧得通红的土地上。

王室卫队的新兵们个个都按耐不住了,到现在为止他们还一箭未发被困在壁垒当中,Egalmoth严令他们不许出击等待命令。这些半大孩子们亢奋异常,唯恐半兽人都被Heavenly Arch家的战士剿杀殆尽,王室精锐颜面何存。领头的军官围着Egalmoth团团转,一遍一遍询问是否出击,得到的命令都是原地待命。

大火整整烧了一日一夜。次日清晨,Egalmoth脚下的土地已经变成了焦黑丑陋的一道山墚,烟雾漫卷草木灰随风旋舞,遮天蔽日一片混沌。Egalmoth终于下达出击的命令,除了留下必要守军守卫壁垒,他率领所有内佛瑞斯特军团倾巢而出,追击向北逃窜的半兽人。他们紧紧咬住半兽人穷追猛打,一直将它们驱赶到阿德嘉兰的广袤平原上。

天空清澈澄明,春日的阳光照耀着整个阿德嘉兰平原,气宇轩昂的诺多至高王Fingolfin被鲜衣怒马的精锐骑士簇拥着出现在地平线上。正午的太阳就像一顶巨大的金色冠冕佩戴在他的头顶,他身上那一袭精美绝伦的银色铠甲在阳光下闪耀着令人目眩神迷的华丽光芒。这位诺多精灵最杰出的领袖不但有着一张坚毅而英俊的脸庞,而且身上还有一种不言自威的霸气。即便隔着广阔平原,内佛瑞斯特的战士们还是能感受到那种无以名状却又摄人心魄的非凡力量。

在一阵嘹亮的号角声中,辽阔的原野骤然响起了隆隆沉雷,王的骑兵出动了,这些诺多最优秀的骑士都是重剑重甲,战马也是身披精甲头戴面具,犹如一把闪亮的弯刀朝半兽人正面包抄杀了过来。Fingolfin一马当先与狂奔而来的半兽人碰个正着,他和两个儿子率军一阵猛烈砍杀,这些逃出火海的半兽人尽数被杀,只剩下半兽人头目骑着一头巨大凶猛的座狼单骑逃命,那头怪兽咆哮如雷堪堪便要脱离战场。王的坐骑洛哈洛尔一声嘶鸣,风驰电掣般追了上去。片刻之间,洛哈洛尔飞掠赶上,就在战马超前的刹那之间,Fingolfin手中凛吉尔闪电般劈下,只听一声惨号一声嘶吼,半兽人头目连人带座狼被劈为两半。

“洛哈洛尔真快!”Fingon和弟弟策马疾驰到父亲身边笑着称赞。

Fingolfin对长子说:“如果我把它送你……”

“啊,您若割爱那就太好啦。”

“你好什么呢?送你我怎么办?”做父亲的故意嗔道。

“哎,Atar您真是……”Fingon顿时气结。

Turgon大笑着说:“你还不知道Atar?我和Iríssë 要了那么久都没舍得给。”

“你们有真正的骏马了还要我的干什么?”顺着王的目光看去,内佛瑞斯特军团在Egalmoth率领下急匆匆地朝这边赶了过来。

“日安,我的陛下!”Egalmoth跪倒在至高王驾前。

“站起来,我们可以回营聊聊。”Fingolfin吩咐道。

“是!”Egalmoth依命站起身来,有骑士为他牵来一匹战马,他便随着王室骑兵风驰电掣而去。

翻过一个山头又一道山谷,遥见前方山腰有影影绰绰的蓝色身影,王庭幕府就在眼前。一顶气势恢宏的棕色牛皮大帐篷扎在突兀的山崖下,帐外钉子般挺立着六名重装步兵。 至高王父子鱼贯走进军帐,Egalmoth却止住脚步。纵然放火烧山战果辉煌,但Egalmoth的处境也极为艰苦,他冒着烟熏炙烤在壁垒里指挥阻击一天一夜,又一路穷追猛打奋战到现在,早已满头满脸满身都是黑色的灰烬,这些灰烬被汗水和溅上的血迹一冲,就变成了一道道泥垢,更别提他身上的衣服湿了又干皱皱巴巴,散发着浓烈的令人不快的气味。此时Egalmoth真是窘迫极了,手足无措地站在门口不敢进去。

Turgon觉得好笑,转身回来招呼他一起进去。

“殿下,我不需要洗洗?”Egalmoth小声问自己老大。

“不用,进去有什么就说什么,我们父子没有秘密。”

王和王储已在军帐中就坐,内侍为他们奉上清凉解渴的花茶,Egalmoth又要向他们行礼,被Fingolfin阻止了。“喝点茶。”王说。Fingon起身将刚斟满的茶杯递给他。Egalmoth赶紧鞠躬双手接了,连声道谢。

“喝吧,你应该很渴了。”Fingon的话让Egalmoth觉得温暖,他确实渴坏了,一口气将茶喝了个精光。内侍又为他倒了一杯茶,然后默不作声地退了出去。眼看军帐之中只剩王室父子,Egalmoth明白该他说话了。于是他单手抚胸,郑重其事地禀报道:“陛下,殿下,通往隐秘之城的道路从此无忧了。”

Fingolfin端坐于宝座之上问道:“这一战你准备了多久?”

Egalmoth谨慎地回答:“两年,我的陛下。”

“半兽人如果卷土重来你要如何应对?”

“不会的,我的陛下,矿脉一旦被点燃就难以熄灭,半兽人无法返回那些熔炉。”

“如果没有矿脉,你会怎样打这一战?”

Egalmoth略加思索,摇了摇头回答:“抱歉,我的陛下,战已打完,只有结果。”

Fingolfin一言不发凝视着这个做事天马行空又奇计百出的商人。在这沉默的几分钟里Egalmoth一直低着头,他觉得似乎有一座威严的大山压在自己的脖颈之上,压得他透不过气来。他看见至高王华贵的靴子慢慢踱到他的面前,一只温暖而有力的手按上他被汗水浸湿的肩背,然后王开口了:“做得好,Lord Egalmoth。”

Egalmoth骤感冷热……自幼雄心壮志难以实现的不甘,屈辱,不被理解的孤独和辛酸在这一句来自王者的肯定中烟消云散,一种莫名的酸楚涌上心头,Egalmoth强压住想要流泪的冲动,颤声说:“多谢您,陛下。”

Fingolfin如父亲般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你父亲低估了你,Akaldamor。你或许能如他所愿成为载入史册的伟大工匠,但他绝不该试图把你禁锢在工坊里。幸而你从未停止去磨砺心中的宝剑,而我的儿子善用了你。记住你们肩负的使命。”

“是!”Turgon和Egalmoth一起肃然回答。

“你辛苦了,去休息吧。”

Egalmoth深深鞠了一躬,退了出去。从这一刻起他终于成为了无可置疑的大贵族,尽管在未来的道路上新兴的领主Egalmoth还要迎接一连串惊心动魄的危险和考验。可是一个享有无尽荣光和财富的辉煌家族也已经像旭日一样在远方的地平线上喷薄欲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