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almoth之歌(66)

卡兰希尔写的那封信杀伤力是巨大的,不但断送了Egalmoth在家抱孩子的好日子,收到信的当天晚上就连Turgon都像一块正在火上炙烤的的肉排那样在他的大床上翻来覆去。内佛瑞斯特的主人此刻无比怀念起无拘无束的提里安,要是还在那他有的是办法去解决这件事!但是现在,身为至高王的次子,一方领土的领主,他不得不顾全大局谨慎行事,任由自己被满腔怒火煎熬。在这样恶劣的心情下不管是谁都难以安睡。内心深处油煎火烧翻江倒海般折腾了半夜,天快亮时终于朦朦胧胧有了点睡意,Turgon原本紧绷的身体慢慢放松,就在他快要陷入梦乡时卧室门被粗暴地推开了!有谁一把抓住他的肩膀拼命摇晃,大声喊道:“起来!Turu!快点起来!”原来是Aredhel,Turgon辨认出妹妹的声音不耐烦地睁开眼睛。“Íressë 你怎么来了?”他吃力地撑起身子问道。

“信呢?”白公主直截了当地问。

“什么信?”Turgon装傻!

“Moryo的信,他说什么了?”Aredhel毫不客气把哥哥身上盖的被子扯开了,露出Turgon那身雕塑般的肌肉。

“喂!你干什么?”Turgon跳起来去抢被子,但迟了一步,被Aredhel顺手丢到门外去了。Turgon手忙脚乱用一条毯子盖好自己。“你不是小孩子了,像什么话?”

做妹妹的白了他一眼说:“你什么样子我没见过,有什么好害羞的?我问你事呢!”

顺着被子飞出去的轨迹望去,Turgon瞥见Anneri那头琥珀般的长发从卧室门边一晃而过,顿时明白了,他恼怒地转过头瞪着妹妹,“这不关你的事!”他吼道。

“怎么不关我的事?”Aredhel毫不示弱地说:“把信给我,我去找他理论!”

“不准去!”Turgon呼啦一下站起来,愤怒地吼道,“我不准你再和那帮受诅咒的费诺里安有任何瓜葛!这事我会处理,大不了我亲自去和他讲讲道理!”

“带兵去吗?你有没有想过Atar的处境?Egalmoth根本无法控制事态的走向这点你清楚!”

“哎……”Turgon长叹一声,无可奈何地在房间里踱着步子。“其实一开始我就想到你,但是……你知道的……所以我选择瞒着你。没想到Egalmoth这个混帐东西……哎……”

“他的选择总是最划算的。”说完Aredhel伸出白玉雕琢般的手掌,对哥哥说:“给我吧。”

Turgon犹豫了片刻,终于屈服了,“好好收拾那个黑脸混球!”他说着就要往外面走。

Aredhel连忙嚷道:“老天!Turukáno,你快把衣服穿起来,别光着身子四处乱蹦。”她把睡袍扔给他,又白了他一眼说:“卡兰希尔的脸明明是红的。”

正午时分,护送Aredhel的马队从梵雅玛城飞出,马上骑士背负盔甲身姿矫健,骑术显然十分高超,他们把白公主簇拥在当中,一阵风似的消失在茫茫群山当中。Turgon站在梵雅玛的高塔之上望着他们扬起的烟尘沉默不语,Glorfindel和Duilin随侍在他身后,很奇异的是这两位颇具声望的战士此时穿的却是旅行的劲装,不像出入宫廷应有的模样。他俩是被硬留下来的。Turgon本意是叫他们保护妹妹前往萨吉里安,被Aredhel强硬的拒绝了,由于年少时他们追随Turgon和费诺里安发生的种种不愉快,白公主只丢下一句话:“带他们去是和解吗?那不成示威了?”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Turgon的担心是多余的,既然Egalmoth能让爱睡懒觉的Anneri天还没亮就去通风报信,那公主殿下这一路上他自然会服侍得妥妥贴贴。白公主一行每抵达一个城镇都有商社的精灵恭候着,给他们提供可口的食物,舒适的住处,温暖的浴室以及沿途必要的保护。于是Aredhel在冰天雪地里经历了一场郊游般的愉快旅程。直到距离南顿埚塞布最近的一座小城堡,再往前走就是长达五天的危险山路,Heavenly Arch家的精灵全副武装准备护送公主继续前进。Aredhel拒绝了Egalmoth的好意,她是诺多一族著名的女猎手,从不畏惧任何邪恶生物。驿站总管壮着胆子和她争辩,坚持说要保护好公主是领主大人特别交代的任务。就在他们吵吵闹闹乱做一团时伙计们跑来报告说卡兰希尔的使者到了。

费诺里安的追随者可以以傲慢的态度对待Fingolfin家族的精灵却从来不敢怠慢深受王子们宠爱的白公主。使者一听说白公主在这里立即就前来拜见,他规规矩矩在公主面前站好,鞠躬问候道:“日安,我的公主。”

白公主微微点头道:“日安,我的兄长有何消息?”

使者略微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地说:“殿下有信要送给Turgon殿下。”

“给我吧!”

“这个……”使者踯躅着,不知道该不该交出信件。

“你要违抗我?”她没有喊叫,也没有咆哮,只是用冷峻、锋利的命令口吻,压住了驿站里的气氛。使者吓坏了,赶紧连连鞠躬说不敢,忙不迭从怀里掏出盖有卡兰希尔印章的书信双手递上去。Aredhel只看了一眼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卡兰希尔把出兵营救Egalmoth的军费,治疗他们的医药费,以及扣押期间的一干人等的住宿费,伙食费等等等等事无巨细统统列成一张一眼望不到头的账单,指名道姓要Turgon付账。

你们一个一个就不能成熟点吗?Aredhel内心深处翻了不下一万个白眼,可表面上依然不动声色地把信随手递给侍从长,“出去等着,一会领我去见Moryo。”

使者嘴唇动了动,实在没有勇气拒绝,只好乖乖去外面候着。Aredhel这下也不着急了,慢慢喝了点花茶,让扈从打点好行李才走出门去。驿站总管手捧着一个带有腰带的精美小皮囊追了出来,“公主殿下请留步!”他说着就把这个沉甸甸的皮囊双手递上去。扈从打开一看满满当当装满了币值最小的小银币。

“这是什么?”Aredhel有些疑惑。

“这是领主大人特意准备的,阁下留下话说也许公主殿下用得上。”

此言一出白公主哭笑不得,她示意随从收好,率领马队倏忽间飞进了迷雾笼罩的山谷中。

与此同时,卡兰希尔日子也并不好过,他发现自己被困于一个进退两难的闭环当中。诚然他终于捉住了一直跟他捣乱的Egalmoth,但这该死的混账东西不顾自己领主的身份用上了一系列近乎无赖的方式来对付他。刚开始的时候Egalmoth被揪到他的驾前,还没等卡兰希尔开口,Egalmoth先按照王室礼仪给他唱了一段颂歌,选的偏偏是Meadhros获救,让出王位,诺多一族实现和解的一段。卡兰希尔勃然大怒,正要命手下收拾Egalmoth,他竟然当着他的面直挺挺地晕了过去。医官检查一番之后报告说Egalmoth伤得不轻。作为堂堂王子,卡兰希尔也无法再和一个重伤病人计较,只好把他们一关了事,这下不但得管吃管住,还得每日派医生替他治疗。更可恨的是和他们一起的几个小贼,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Egalmoth指使,到了萨吉里安逢人便喊他们不是Heavenly Arch家的精灵,他们就是一群打着Egalmoth招牌的骗子云云。这一嚷嚷出了个天大的尴尬,卡兰希尔开始后悔自己图省事直接写信去一骂了之,应该拿到真凭实据再去找Turgon算账。即便是狠狠鞭挞了那帮半路劫财的小贼,卡兰希尔依旧气愤难平,索性写了封催款信要求Turgon赎回Egalmoth。

然后仆人们就报告Aredhel来了!卡兰希尔头都大了,他万万没想到Turgon怯懦如此,居然选择躲在妹妹裙摆后面。无论诺多王室内部如何斗得鸡飞狗跳,Aredhel始终超然事外,她真心实意地爱着费诺里安家的堂兄弟,他们也深爱着她。如今他不分青红皂白去羞辱她的父兄,Aredhel肯定饶不了他。事到如今卡兰希尔不得不硬着头皮前去迎接。

“Írissë!”无论何时何地,费诺家的男孩看见Aredhel总是充满欢愉,卡兰希尔也不例外,当他望见堂妹时发自内心高兴地喊了出来。

Aredhel从马上跃下,脱下沾满冰雪的斗篷,露出年轻高挑的身姿,她身穿白色和银色相间的衣服。头上别了一张银网,状似星辰之后的桂冠,长发如黑瀑布直泻而下,美得如同新月。卡兰希尔直奔过去抓住她的手,“真凉。”他心疼不已地说道:“快进去休息。”

Aredhel冷淡地抽回手,开口说道:“尊敬的Morifinwe殿下,我作为内佛瑞斯特的使者前来寻找我城的财务官。”说完她一仰头径直朝着宫殿走去。卡兰希尔只好悻悻然跟在后面。从王宫外的宽广阶梯,到高挑侧厅,到手把镀金的旋转楼梯,到墙上挂满织锦的内厅他们都不曾交谈。直到最后他们来到萨吉里安王宫的正殿,卡兰希尔正示意仆人给堂妹安排座位,Aredhel开口了:“我的仆人呢?”她的声音尖刻而犀利,就像室外的寒风那样扑在卡兰希尔脸上。他的面色霎时暗红,他盯着堂妹看了一会,抬起一只手,内侍心领神会走出大殿。

很快Egalmoth就被带来了,他的行李全部被没收了,因此他还穿着那身血迹斑斑的破衣服,看上去狼狈不堪。蜘蛛的致命毒药还没有完全被清除,使得他走路还有点打晃。尽管伤重苍白,他还是保持着精灵贵族的尊贵气度。“日安,我的殿下!”Egalmoth躬身向他们行礼。卡兰希尔脸沉得快滴下水来,Aredhel只是微微点头表示致意。

“Írissë,别这样。”卡兰希尔低沉着声音说道。

“这取决于你,Morifinwe殿下。”白公主冷冷地说,她的目光落在自己脚前不远的一块大理石雕花地砖上,Egalmoth立即就明白了。他跪在公主面前,神情严肃地起誓:“赞美您,Lady Aredhel!埃尔达世界最美、最有德行的白公主!我将我所拥有的一切奉献于您!您的意志就是我的意志,您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您的敌人就是我的敌人!我将随时随地侍奉在您的身边,对您忠诚并捍卫您的荣光!”

“我接受你的忠诚,Lord Egalmoth,愿你用你的才智和力量为我的臣民谋福祉。”待Egalmoth按照礼节亲吻过她的手背和裙裾后Aredhel将卡兰希尔的账单递了过去,冷冰冰地说:“兄长,现在我们来谈谈赎金问题。”

卡兰希尔一把抓过账单撕得粉碎,气急败坏地大声咆哮:“你们都给我滚出去!滚出去!”

仆人们像受惊的公鸡那样四散逃开,Egalmoth也混在其中迅速溜走了。当最后一名仆人的身影消失在大殿门后,卡兰希尔只觉得有什么东西结结实实地砸在他的脸上。卡兰希尔震惊的目光看到他写给Fingolfin的那封信顺着他的面门滑落下来,落在他的脚前。随后而来的是Aredhel愤怒的叫嚷:“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为什么要写这样的信?”她一边歇斯底里地尖叫,一边从腰间的皮囊里抓出银币劈头盖脸地向卡兰希尔砸去。

“我父亲为了诺多的同胞呕心沥血,你算什么东西?”

“你有什么资格羞辱他和Turu?你为什么不自己去抓强盗?”

“我把你当血亲兄弟你却侮辱我是半种,现在你对我而言也是该死的半种!”

“我恨你!我恨你!”

“你还有脸要赎金,这些够不够?够不够?”

她一边骂一边扔,卡兰希尔被打得抱头鼠窜,嘴里一个劲儿地求饶:“哎哟,你听我说,不是这样……哎哟……”饶是他身手矫健也逃不过Aredhel的追捕,银币狂风暴雨般砸得他抬不起头。然后他也怒了,冲着妹妹直扑过去,用力抓住她的双手,将她死死按倒在他那张雕花宝座上。“疯丫头闹够了没有?”他低声吼道。

Aredhel的表情先是惊恐,一层水汽慢慢从湛蓝的双眼浮起,眼泪大滴大滴地从眼角滚滚而落,她嘴一撇就哭了。“你打我……”她拖长了哭腔说,“你整天就欺负我,我告诉凯勒巩去……”说完她不再理会他,自顾自的嚎啕大哭。

哎,哎呀!卡兰希尔气得直跳脚,事情到底怎么会演变到这一步?他手忙脚乱地想要拥抱妹妹,每次都被她用力推开。“对不起,我没想着惹你哭。”他虚弱地道歉,脸涨得紫红。

“你就是!我再也不理你了!”

卡兰希尔彻底泄气了,他颓然地坐在地上,万分懊恼地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脸。“对不起,我不知道怎么了?我只是气昏了头,我真的很抱歉……”说到这他再也说不下去。Aredhel停止了哭泣,慢慢挪到兄长身边,伸开双臂拥抱着他。“我知道你心里难过,命运对我们所有人都不公平。维拉视我们为玩物,大伯只是想带领我们夺回属于我们的瑰宝和自由,他固然提出倡议,然而选择权在我们手里,把责任统统推给你们并不公平。激愤蒙蔽了你们的双眼,黑暗大敌投下的阴影驱使你们做出不智的行为,但你们已经在想方设法弥补了,这些我都懂。Maitimo做出如此大的牺牲,我父亲也竭尽全力,所以我们的同胞才能重新团结在一起。难道为了一点微不足道的小事就要辜负他们的努力吗?”她说到这停顿了一会儿,让卡兰希尔好消化这一信息。

“我会约束我的臣民,和他们好好讲讲道理,让他们像爱戴我父亲那样尊重你们,你说好不好?”卡兰希尔看着Aredhel热切的眼神,脸上流露出混合着欣慰和心酸的复杂神情,他用手指温柔地抹去妹妹的泪痕,小声说:“谢谢你,只是……”他又无奈地摇了摇头。

“你怕Turgon让我为难?没关系,他要和你过不去我就使劲踢他屁股。”说着她露出个堪称顽皮的笑容,终于把卡兰希尔逗笑了。他摇着头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把你惹哭了,凯勒巩一定会放他那条爱流口水的破狗来咬我。”

“这可是我一辈子的把柄,你再敢惹我我就去告你!”她天真烂漫的模样可爱得出奇,卡兰希尔不禁把她紧紧抱在怀里,亲吻着她的额头不住地说:“我爱你胜过一切,我最亲爱的小妹。”

当天晚上Egalmoth就搬到了城里最舒适的一家旅店,他舒舒服服躺在床上吃着甜点,心里盘算着明年怎样在萨吉里安安排他的生意。突然门被推开了,Aredhel毫不客气地闯了进来。Egalmoth吓得就要跳起来迎接,用力过猛牵动伤口,顿时痛得话都说不出来。

“行了行了你躺着吧!”Aredhel万分嫌弃地说,“几只蜘蛛就弄成这样,真没用。”

Egalmoth却得意洋洋地笑着说:“可是却帮了我大忙。”

白公主瞥了他一眼,不以为然地说道:“一想到诺多的将来要维系在你们这些人手里我就觉得前途堪忧。”

“幸运的是我们拥有兼具美德与智慧的您。”

这马屁拍得白公主倒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她低头笑了笑又说:“你给我一堆银币未免过分。”

“小小的余兴节目您还满意吗?”Egalmoth笑容可掬地说。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笑脸落在Aredhel眼里连她都恨不得给他两巴掌。不过白公主自有妙计,“对了,我已经派人把你的伤势告诉Ríndes了,相信她一定会好好医治你,明天一早会有人护送你火速回去。”

“哎?殿下,不行啊……”Egalmoth实在怕极了老婆的唠叨,惊慌地挥舞双手阻止。

“这是命令!”白公主说完大笑着扬长而去。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