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almoth之歌(65)

凌晨时分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难以明状的恶臭,本该在严冬销声匿迹的鸟群在风雪中惊恐地扑打着翅膀,无穷无尽的乌鸦和夜鹰在号叫着它们那不详的口信,Egalmoth站了起来,和他一起来的二十多个小伙子也是如此。Egalmoth把食指放在唇边,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他们默契地四下散开,站了一个攻守兼备的队形,戒备地盯着洞外的黑暗。过了一段时间,他们似乎听见泥泞的土地上响起了像是脚步踩出的有节奏的吱嘎声,黑暗中,夜间的所有微弱声响似乎都被放大,令人不快的念头加倍涌来,Egalmoth慢慢扫视手下,示意他们冷静。又过了片刻,从山下隐约传来脚踏土地的吱嘎声响渐渐远去,Egalmoth稍微松了口气,他探出头去:在他们下方的山谷中闪耀着诡异的光,Egalmoth很难分清那是什么颜色,诡谲的黑影在它的照耀下向不远处的山坡聚集。尽管风向恰好改变,但Egalmoth似乎还听见了一些声音,那是野兽的抓挠和嘶吼声,比不久前听到的脚步声更加恐怖。

“冬天峡谷里的东西都出来了。”Tanrin压低声音说。

“你说,那里有什么?”Egalmoth环抱着双手若有所思地问。

“您是说?”

“逮到他们了。”

是的,逮到他们了!顺着老板的目光Tanrin看到了那些乌苟立安特邪恶子孙,它们通体乌黑,背部有灰白的条纹,三排密集的眼睛闪闪发亮,八条长腿上有颤抖不已的粗硬刚毛。它们在下方川流不息地经过——扑腾、跳跃在幽魂般的光亮下,仿佛跳着噩梦般光怪陆离的邪恶舞步。他们从肮脏邪恶的南顿埚塞布峡谷倾巢而出,朝着陡峭的山坡攀爬,所有来自内佛瑞斯特的精灵们都看清楚了,在浓雾掩盖下那里有一座被蜘蛛网层层包裹的倾颓建筑——想都不用想会是什么人躲在里面。

“My lord,我们得去救他们。”Tanrin说。

“别着急!”Egalmoth摆摆手阻止了他们。现在他对这群小贼充满兴趣。凭心而论他们在选择盘踞之地时挺有眼光,从道路两端最近的城镇无论什么时候出发到达这个位置时都必须寻找庇护所过夜,曾经Egalmoth也曾想过要不要在这片受到诅咒的地域建立驿站,后来考虑到风险太大不划算而作罢。不知道这群小贼是愚蠢还是勇敢,还真这么干了。他们能在此处盘踞很长时间说明有点本事,因此,彩虹领主想要看看他们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强弓劲箭厉声破空,据点中的精灵与蜘蛛交上手了,武器和蜘蛛躯体交击,发出金属的碰撞,刮擦,又高又细的声音。又过了一会,弓矢的声响逐渐稀疏,Egalmoth拔出佩在腰间的弯刀,对手下说:“我们走!”说完率先从陡峭的岩石上一跃而下,一马当先超蜘蛛大军杀去。

倒塌的建筑那里已是乱作一团,黑暗和迷雾中充满呐喊和嘶声尖叫。Heavenly Arch家的精灵冲入蜘蛛的包围威力势如破竹。他们都是跟随Egalmoth身经百战的战士,身着轻盈坚固的精甲,手持强弓重剑,拼杀起来简是巨浪排空无可阻挡,蜘蛛的獠牙、刺针、尖腿碰上就被砍飞,乌苟立安特肮脏邪恶的后裔甚至来不及反应就喷洒着乌黑恶臭的体液命丧当场。建筑里的精灵精神大振,也挥舞着武器勇猛地杀了出来。被绞杀的蜘蛛疯狂扑向建筑出口,突然一道闪光刺破了粘稠深沉的黑暗,伴随着震耳欲聋的炸裂声一道猛烈的气流腾空而起,蜘蛛像撞上铁塔木片那样被震得四分五裂,剩下的蜘蛛轰然炸开纷纷向黑暗中夺路逃命。

Tanrin大声呼唤同伴聚拢过来,他惊愕地发现在漫天大雾里老板不见了踪迹。

“先生?先生?”Tanrin几乎要被吓哭了,商社地小伙子们慌乱地在战场上翻找了一阵,终于在两只巨大蜘蛛尸体的叠压下将Egalmoth拖了出来,在他的怀里还紧紧护着一个被吓傻了的半大小子。

“你给我滚一边去!”伙计们提着那小子的衣服把他远远扔到一边,争相来看老板的伤势。Egalmoth已经从猛烈爆发精灵之力的昏沉中清醒过来,他抬起一只手擦了擦脸,发出一声呻吟。被斩断的蜘蛛毒刺从身侧深深扎入他的肋骨,或许是毒液麻痹的关系他并不觉得疼,“大家都还好吧?”Egalmoth问。

“我们都没事,您伤得不轻。”Tanrin说。

Egalmoth疲惫不堪地笑了笑说:“扶我起来吧。”

他们把他架进强盗的老巢,进行一些简单的包扎,其他的就没法做了,毒刺卡得很紧没人敢拔。幸好Egalmoth总是随身带着妻子为他配置的药物,喝了几口能压制毒液的药之后他觉得好些了。认识的不认识的精灵都把他团团围住,无不担忧地望着他。他的视线从一张张陌生的面孔扫过,慢慢开口道:“你们谁领的头?”

那些伤痕累累的小贼不安地互相看看,被Egalmoth救下的那个有着一双冰蓝深邃眼睛的年轻精灵踌躇着慢慢走上前,一只手抚在胸前鞠躬致意,说到:“Heavenly Arch家的Gillion为您效劳……”

微弱的灯光下Egalmoth看到天花板上挂着他的旗帜,角落里堆放着从萨吉里安商队手里搜刮而来的财物,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他不耐烦的打断他:“你们老板呢?”

“老板?”Gillion愣住了,随即回答:“他不常来。”

Egalmoth一耳光重重的抽在他脸上,Gillion半边脸顿时肿了起来。“你干什么?”他的手下呼啦一下围上来,却被商社的精灵们一拥而上统统按翻在地。

“谁教你在这里抢劫别人?”Egalmoth阴沉着脸问。

Gillion双手不安地绞在一起,嘟嘟囔囔地说:“我们没有……这是驿站……”

啪!又是结结实实一耳光抽在脸上!“你们死了几个了?”

“六……六个……”Gillion被他冷酷神情吓坏了。

“连打都不会打就敢占领这里,如果不是你的愚蠢他们还会活着!”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突然恢复了冷静,他抬起头来,毫不畏惧地看着这个救了他的命却莫名其妙教训他的精灵,“感谢您救了我们,但您不能这样羞辱我,我代表的是……”还没等他说完Egalmoth抬手又给了他一巴掌。

“如果是Heavenly Arch的家主打你呢?”

Gillion的脸突然僵住了,一双湛蓝的眼睛瞪得几乎要突出眼眶,嘴巴慢慢张开,使得他的样子十分滑稽,宛如戴上了一副可笑的面具。“My Lord!请让我们替您效力!”Gillion扑到Egalmoth脚下,双手做了一个要抱他的腿的动作。Tanrin立即抓他的胳膊把他推一边去了。

Egalmoth本打算耐下性子心平气和地和他们讲讲道理,但刚喝下去的药发挥了解毒作用,原本麻木的伤口火辣辣的疼了起来,现在他火冒三丈只想抽他们:“萨吉里安商队不敢得罪我所以对你们的敲诈忍气吞声,你想证明什么?证明你们有足够的本领来为我做事?那是我的威名!我的!而我永远不会拿别人的安危来赚钱!马上给我滚!”这几句话被Egalmoth愤怒地吼出来,好像是一座垂熄的火山的最后一次爆发。经过了这一次惊心动魄的爆炸,他真的撑不住了。Egalmoth开始不受控制地咳嗽,奇怪的甜腥味一阵一阵涌上喉头,都被他强咽回去。

“先生!”擅长治疗术的小伙子握着他的手,吟诵了一段治疗咒语才使得他缓过来。“您得马上去找医生!”

Egalmoth不动声色地擦掉嘴角溢出来的血迹慢慢说:“没事,卡了根刺出血很正常。”

“我们用精灵之力可以保护您回到多瑞亚斯边境,他们会医治您。”

“事情还没办完呢。”Egalmoth轻轻叹了口气,洞外苍白险恶的浓雾滚滚涌来,仿佛受到了某种庞然物体前行时的驱动,狂风在洞口吹出音域宽广的邪恶啸声,精灵的锐目都看不穿的黑暗里回荡着饱含迷醉的嚎叫和嘶喊,犹如地狱深渊里刮起的致命风暴。峡谷里的东西又出来了,就眼下状况来说实在不宜在有毒的迷雾和黑暗里乱撞,因此Egalmoth又说:“设下屏障,在这等救兵吧。”

救兵?Gillion和他的伙伴面面相觑,以Heavenly Arch商社战士的强大力量暂时守住这个小堡垒并不成问题,但是谁会来救他们呢?他们瑟缩在堡垒的一角,大气也不敢出,生怕惹恼了Egalmoth他们。Gillion双手抱着膝盖,将头埋进胳膊里,过了一会他偷偷露出一只眼睛望向右边,看见Egalmoth靠在石壁上,似乎睡着了。五官英俊、刚毅的脸庞如铜像光滑无瑕,神色颇为严峻,几乎蹙眉。一条银链从领口间不经意地露出,一朵金黄色的小花悬挂其上。这朵花有些蔫了,却还是被精灵的法术小心地保护着,生命的气息仿佛还在花瓣脉络中涌动。

这个诺多精灵和这朵小花,这朵毫不起眼的小花和这个声威显赫的诺多精灵……他拥有数之不尽的财富,他凿通了蓝山到内佛瑞斯特之间漫长艰险的商路,只要他愿意就能在整个贝尔兰地区的贸易市场上掀起惊涛骇浪,而他视如珍宝挂在胸前的却只有一朵平平无奇的小花。真奇怪,存在于这世上的灵魂多么神奇,远远超乎他过去的想象。

此时,微弱的晨光轻触精灵们的发丝,并将堡垒外层层叠叠的蛛网染得更加苍白。蜘蛛爆发出新一轮躁动,这次攻击屏障的声音变得更加响亮,同时伴随震动,就好像粗大的木头锲而不舍地撞击城墙,接下来是尖锐的摩擦声和轰隆一阵闷响,然后又是一阵木头和石块的撞击声。所有精灵都握紧武器防备着屏障一旦被攻破会遭受的攻击。就在这令人惊恐窒息的喧闹声中,风里隐隐约约传来诺多军队的号角声。

“来了!来了!”小伙子们欢呼起来!坐在一旁打盹儿的Egalmoth终于睁开眼睛,懒洋洋地朝外面瞥了一眼,山下火红的八芒星旗帜迎风飘扬,他的嘴角立即浮现出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Tanrin收起剑坐到他身边,微微摇头说:“您还是想想一会怎么去面对卡兰希尔吧。”

“我是个伤员,他能对我怎样呢?”说完他又狠狠地瞪了Gillion这帮小贼一眼,咬牙切齿地说:“不想死就别说话!”然后他竟然示意Tanrin帮他脱下斗篷,只穿了一件被血浸透的衬衫。就在此时萨吉里安的军队已经肃清堡垒外的蜘蛛,一名队长打扮的年轻诺多来到门口说:“出来吧!”

Egalmoth站起身向外走去,所有人沉默不语地跟在他身后,堡垒外天色已经大亮,满地厚厚的雪把光线又反射过来,竟亮得人眼睛都有些睁不开了。Egalmoth微微眯起眼睛,毫不费力地就认出了被英武骑士簇拥在八芒星旗帜下的卡兰希尔——尽管几十个太阳年未见,这位费诺里安家的王子与留存在他记忆里的影像无甚区别:他穿着一身雕刻繁复,辉煌灿烂的铠甲。肤色黧黑,体格高大魁梧,黑玉般的长发修饰出他那端正的面庞,湛蓝深邃的双眼如玄冰一般冷冷燃烧。Egalmoth平静地注视着他,短暂对峙后他缓缓抬起右手抚在胸口,屈膝跪在厚厚的积雪里。卡兰希尔面无表情地看着这群向他致以臣服之礼的无耻之徒,冷淡地哼了一声调转马头就走。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