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almoth之歌(64)

初生的婴儿在摇篮里扭动,他醒了过来,一双惊慌的小眼睛在那儿乱转,咿咿呀呀地哼着。父亲从摇篮上方探出头来抚慰他。啊!多可怕啊,那一张让小Meldir莫名其妙的巨大的面孔正对着懵懂混沌的小脑瓜,琥珀色的眼睛直望着他好像刺透到他心里去。他吓得不知该如何是好,张着小嘴哇地哭了。那张大胖脸扭曲起来,变成可笑的怪模样,从哪里传来“哦哦哦”的哄孩子的声音。

这就是随时能在彩虹领主家看见的场景,自从小Meldir出生Egalmoth就什么也不干了,关起门来心安理得做他的专职奶爸,每天除了抱孩子就是吃饭、喝酒、睡觉。至于Turgon的烂帐,商社里的破事都统统见蘑菇丝去吧。于是我们的彩虹老板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胖了,按照Duilin先生的话来说每天都会发现Egalmoth像发酵的面团一样白胖了许多。不过胖归胖,却丝毫没影响到Egalmoth那娴熟的带孩子技巧,他干净利落地检查了一遍儿子,得出结论:他饿了。他把孩子抱在怀里,轻轻摇晃着,去找能解决这个问题的救星,“哦,我的小乖乖,你多可爱,我多么爱你。”孩子迷迷糊糊地觉得自己换了个方向,小脸和温暖的母体接触,立马就不哭了,只忙着使劲嘬奶。做母亲的瞅着他,幸福地笑了。“真会吃。”Ríndes说,“我的小猪猪。”

“他怎么知道自己该吃奶呢?”Anneri趴在Atar腿上好奇地望着弟弟,小婴儿奋力吮吸的动作感染了她,忍不住咂了咂嘴说:“好像很好吃的样子呢。”

“小老虎又馋了。”Egalmoth摸摸她的头。

“要不要等弟弟吃饱让你喝一口呢?”Nana也笑话她。

小姑娘赶紧把头摇得乱晃,“我不要,我不要!我又不是小孩子。”

Atar和Nana不约而同地大笑起来。小Anneri急了,跳起来就去捂他们的嘴。Atar一把抓住她,把她按在自己怀里,小声呵斥:“别吓到弟弟。”

“噢……”小姑娘乖乖靠在Atar胸口不动了。

“你已经是大姐姐了,要学着照顾弟弟,过不了多久还有Duilin叔叔家的弟弟或者妹妹呢。”

“我知道!要是谁敢欺负他们我揍他!”Anneri握着拳头使劲挥了挥!

“整天就知道打架,你怎么做他们的榜样?”Ríndes把儿子抱起来让他打嗝,Anneri学着母亲的样子拍他的背,这场面让Egalmoth欣慰不已。他出言维护女儿:“Anne虽然顽皮一点但她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她会是个好姐姐。”

“你就会惯她。”Ríndes故作生气把儿子塞给Egalmoth,自己舒舒服服地倒在他怀里伸了个懒腰。“真舒服,我要睡一会。”

“唔,这下好了,我成你们的床垫啦。”

“不许乱动!”Ríndes抬头在他脸颊上轻巧地吻了一下。“我爱你。”

这还差不多,Egalmoth也躺下来,现在他左边搂着老婆,右边搂着女儿,肚子上还放着小儿子,这一刻他已别无所求。屋内壁炉暖暖的燃烧着,在阴冷的秋雨时节很是舒适。Egalmoth心满意足地闭上眼睛,静心聆听海浪拍打沙滩,树木生长的抽动,虫豸在地下沉眠,风从什么方向吹来,木炭燃尽的那一点余叹……

“Egal,Egal,嘿,Egalmoth!!!”一只手在拼命摇晃他那软绵绵的身子,终于叫醒了他。Egalmoth睁眼一看,看见Duilin 正向他弯着身子。过了一两分钟,Egalmoth才想起来眼前这个面容俊秀,长着一双焦急的蓝眼睛的精灵是谁。“Duilin,蘑菇丝的,你不会轻点。”外面雪夹雪已经停了,脆弱的蓝色月光从浓云缝隙中射了进来。“开饭了吗?”Egalmoth揉着眼睛问。

“你就知道吃!”Duilin一把就将他从床上拽起来,“至高王的使者要召见你!”

书房很沉闷,尽管有金碧辉煌的房间和豪华的家具。王的使者和内佛瑞斯特的君主以及他的财务官三名精灵大眼瞪小眼地相互对望着,Turgon阴郁地朝桌上的信件使了个眼色,这让Egalmoth 产生了一种错觉,好像屋子里的光线都暗淡了下去,虽然水晶灯里的蜡烛仍然烧得很旺盛,散发出浓烈的油蜡味。他拿起信一读,顿时震惊得连灵魂都出了窍:

“Fingolfin陛下:

很显然您的统治能力和地位并不匹配,因此才会纵容Turgon让Egalmoth那个卑劣的小贩在南顿埚塞布附近的商路上靠劫掠我的商队以维持他的生计。你应该感谢我始终抱有善意,愿意接济穷困潦倒的亲戚,尽管我们之间只有并不令人愉快的半种联系。”在这封署名是萨吉里安之主卡兰希尔的信件背面还粘贴上了一枚小银币。

“这……这是怎么回事?”放下信,Egalmoth依旧没能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他结结巴巴地问道。

“这就是我到这来的原因,陛下十分震怒,要你做出解释。”使者冷淡地说,他那灰色的眼睛里全是鄙夷。

“此事我并不知晓,我的妻子刚刚生产,我无暇顾及商社事务,这一点殿下可以证明。”除此之外Egalmoth也实在拿不出任何有力的证据来证明自己的无辜,只好求助似的望向Turgon。

“确实如此,对于他的品行我给予百分之百的信任,我相信父亲亦然。这其中也许有什么误会,能否给他一点时间调查。”

使者认真地听着,末了他点点头说:“我会如实向陛下转达,不过Egalmoth阁下,恕我直言,此事即便并非阁下授意,商社规模庞大鱼龙混杂,也该好好整顿了。”说完他站起身略微向Turgon抚胸躬了躬身,扬长而去。Turgon盯着他的背影,目光冷淡,直到书房门被缓缓关上,他呼啦一下站起身来,沉重的宝座被掀翻在地,椅背重重的摔在地板上,发出很大的声音。Egalmoth也跟着站起来,沉默地望着Turgon像头被禁锢的野兽在书房里疾步绕着圈子。Egalmoth就这么安静地等待着,等待着那骇人的怒火如火山般宣泄。然而这一切并未发生,在奔走了几圈以后Turgon止住脚步,发红的双眼从他浓密的眉毛下瞪视着Egalmoth,“去做你该做的事!”他露出了牙齿,像笑又像要咆哮的模样使他英俊的脸庞走了样,“怎么做你自己看着办。”

Egalmoth简短地答了声:“是!”转身就走了。

昏暗的王宫走廊里Duilin一直不安地走来走去,看见老友出现在转角处的阴影里,他快步迎了上去。“发生了什么事?”他问。

发生了什么事?这个问题问得好!天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Egalmoth摇摇头说:“你别问了,我得马上出发,家里你多看着点。”Duilin点头说好。

Heavenly Arch商社一行在风雪中犹如幽灵般往前急赶,Egalmoth骑马奔在最前头,他的斗篷帽檐拉得很低,被凛冽的寒风吹得呼扇着。不过这倒好,能让他的头脑保持清醒。Turgon的意思是明确的,手段不重要,重要的是迅速抓出捣乱分子并且狠狠扇卡兰希尔的脸。就Egalmoth本人来说很乐意去办这两项差事,但怎么做还没有头绪。

不论是至高王也好,卡兰希尔也好,他们所提供的线索几乎为零,Egalmoth根本推断不出任何有价值的信息,他们只能采取最笨的办法,装成富有的商旅沿着靠近南顿埚塞布险峻道路搜索。要想在人迹罕至的茫茫林海里找到一小群强盗谈何容易,一连搜寻了好几天Egalmoth一行都一无所获。寒风呼啸,暮色降临,山间的一切都模糊了。商队的小伙子顺着岩石角度挖开沙土成一小坑,敲击打火石生火,树叶和细枝等易燃物立刻点着,干树枝迸放红色火花,飘出宜人松香味。Egalmoth在火堆旁落座,双臂环膝,两脚几乎伸入火中。火焰的噼啪声让他觉得好多了。贝尔兰北部的冬天很讨厌,又湿又冷,任你皮裘在身,只要身处旷野都会被寒风吹得透心凉。这南顿埚塞布的雪十分怪异,鼓着山风肆意张扬,沉甸甸湿漉漉海盐一般扑黏在身上,挨身就化,分明是大雪纷飞,落在身上却是一片片水渍。他一直把湿透的斗篷往火堆处翻转,把银白色的毛衬里先烘干,等到表层的皮毛也暖和起来,虽然还没全干,但他还是用斗篷包住身体,在火堆旁舒展躺下。

生火后,火堆周围好像显得特别黑,朝山洞之外极目望去,雪雾茫茫。看来,这场大雪绝非三两日停得下来了。要抓的强盗还是没有踪迹,Egalmoth的耐心就快磨光了,他沮丧地思考着下一步该怎么做。干粮什么的都不多了,明天再没有收获就必须直接赶到萨吉里安的城镇。他真的不甘心就这样走了,到底是哪个混账东西在陷害他?等抓住了一定要狠狠地打他们一顿!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