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中信(8)

“哇,爷爷,你们真浪漫。”Inge露出了那种少女的般的笑容,却被哥哥敲了一下脑袋,“胡说。”

Ecthelion赶忙护着孙女,“不要欺负你妹妹。”

“哎,爷爷,您老护着她。”Julian嘟嘟囔囔抱怨了一句。

“还要不要听故事?”

“要!要!”

~~~~~~~~~~~~~~

1931年那个寒冷晴朗的早晨,他们一起来到海军基地门口,一个头发灰白,身材矮胖的海军上士在门口站着,他的蓝色外衣上佩带着四条杠的军龄臂章。

“我们找汉斯 施密特少校。”Rademacher对他说。

“你又来了。”上士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满满一铲鹅卵石掉到了白铁板上一样。

“是的。”Egalmoth有些害羞地笑着说,上士也报以一笑,他往施密特办公室打了个电话,然后做了个请的手势,为他们打开栏杆。Ecthelion跟着Egalmoth走了进去,他跨的这一步就像爱丽丝穿过镜子一样,毫不费力,无声无息,一下子就走进了一个新的极其奇异的世界。

汉斯 施密特的相貌让Ecthelion有些吃惊,他中等身材,微胖,相貌俊美,头发卷曲泛红,尤其是他那天真无邪、无忧无虑的脸上幽默的眼神和一张大嘴,比任何有力的下巴和高贵的鼻子都更惹人注目。若不是那身军装Ecthelion觉得他更像是一位糖果店的大叔。

“汉斯叔叔。”Egalmoth的声调里明显多了些撒娇的意味。“他就是我和你说的Ecthelion。”

少校并简短地打量了他一下,目光中似乎还透露出几分喜爱。“你,出去!”他对Egalmoth说。

“叔叔~”

“你去不去?”

“噢……”他被赶走了,屋子里只留下紧张得喘不过气来的Ecthelion。他不知道该不该敬个礼,随即又觉得身上穿着破旧的棕色外衣,而且头上戴着卷边低平顶毡帽,敬礼也不像样子,只好诚惶诚恐地把帽子摘下来捏在手里。

“你就是给Egal写信的孩子?”

“是的,先生。”

少校拿出一叠油印表格递给他:“把这些填好。”

Ecthelion趴在桌上一笔一画写着关于他家庭出身的一切,等他填完了额头上竟然都泌出一层汗珠。少校面无表情地在表格上使劲划了几个圈当作签名,然后把那堆纸片扔进抽屉。“行了,你出去吧。”

这……这就行啦???Ecthelion一肚子狐疑,又不敢开口询问,只好朝少校鞠了一躬转身往外走。

“等等。”少校又把他叫住了,“交给你个任务,替我看好Egal那小子,别让他打架,别叫他闯祸。”

Ecthelion一愣,随即答应着说:“我会的。”

“哎,你们这些臭小子。”少校掏出钱包,在里面翻出一叠钞票,“拿去,这几天别饿着。”

“可……可是……”男生犹豫着不敢接,“我……我交给Egal。”

“你自己看着办。”

于是Ecthelion被打发走了,转出门他并没有看见Egalmoth,他只好沿着阴暗的走廊往大门方向走去,等他下了两层楼,突然看见他的朋友。Egalmoth Rademacher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垂着头,看不清楚他脸上的表情,那副模样落在Ecthelion眼里是那样的无助和可怜。他喊了他一声:“Egal?”

Egalmoth抬起头,装得若无其事的样子,“嘿,办好了?”

“好了。施密特先生给了我们

这个。”Ecthelion掏出钱递给Egalmoth。

大个子男生并没有接,他指着墙上一个相框说:“这是我爸爸,我像他吗?”

那上面是一位佩戴勋章的海军军官,一张严肃冷峻的面孔,说实话父子俩并不十分相像,但Egalmoth继承了父亲那双坚毅的眼睛。Ecthelion并不想扫好友的兴,于是说:“你和你父亲真是一模一样。”

Egalmoth露出满意的笑容,“大家都这么说,我爸爸一次巡逻就击沉了三艘巡洋舰,我以后要比他更棒!”

“一定会的。”

他们走出海军办公楼的当口儿,汽笛响了。工人们从船上、船坞上和车间里大批大批地拥了出来。不久,他们就挤满了通向大门的路。他们熙熙攘攘地走出战舰,上了浮桥。“海军造船厂一向就有这危险,”Egalmoth说,“一到饭点就得赶快逃命,不然,他们准会把你踩死。”

Ecthelion笑了:“所有的码头都一样。”

所有人都挤在浮桥那里,两个大男生乘机溜到停泊在岸边的鱼雷艇边,满是憧憬地看着那些军舰,“我们以后会不会开这样的船?”

“海军学校毕业以后会派我们到船上服役。”Egalmoth撇撇嘴,带着嫌弃的口吻说:“我不喜欢这种小破船,我要做潜艇兵。”

“哎,我们没有潜艇。”Ecthelion说:“总有一天我们会有的,到时候我也要做潜艇兵。”

Egalmoth有些惊讶地说:“我以为你会喜欢战列舰。”

“因为你呀。”

Rudolf低着头腼腼腆腆地一笑。

~~~~~~~~~~~~~~

“他那个笑容一直留在我心里,从此以后我再没见过谁像他那么笑过,就好像冰山上展开的晨曦。”Ecthelion深情款款地描述着这一切,丝毫没有留意到他的话在听众心中泛起的涟漪。Thomas Hall和Julian兄妹互相碰了下眼神,最终还是没有把内心的疑问表现出来。

Inge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向前倾过身去 ,拍了拍祖父的手 ,说道 : “爷爷,我想 ,今早你说的够多的了 。 ”

“要不要到外面去呼吸点新鲜空气 ?”Thomas问道。

“没错 ,我想我们都需要 。 ”说着Julian站起来推着轮椅从门外走去。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