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中信(5)

时间来到1930年底,Lützow 一家的生活就好像掉进了一个倒霉的无底洞。自从上次骨折Ecthelion就失掉了见习水手的工作,一直靠失业救济和偶尔打零工过活,当冬天降临时,Ecthelion甚至连领取失业救济的资格都没有了。他父亲的船破旧不堪几近报废,他们却拿不出钱来维修,最后接不到活计家庭最主要的生活来源也断了。Ecthelion早已出嫁的大姐在这个时候又因为难产去世。面对接二连三的打击,他的父亲精神完全垮掉了,成天酗酒。幸好Mary在诊所还有一份收入,Bucker医生介绍Ecthelion去给NZ党的集会帮忙,虽然内心一万个不愿意,他还是认认真真去参加游行,站在闹市区散发传单,为那个叫做XTL的家伙拉票,就为了每次能领到一点微博的报酬。

Ecthelion厌倦极了,他躲在自己的小屋里用力捂住耳朵,还是阻止不了父亲的咆哮以及母亲的哭喊钻进脑海。当他闭上眼睛,看到的却是前几天无意间撞见的一幕:那个细皮嫩肉的已婚肥胖男人把Mary搂在怀里,她的裙子后摆朝上翻,露出粉红色的大腿和雪白的吊袜带……屈辱的痛苦让他喘不过气来,他想哭、想叫,但又觉得自己好歹是个男人不能这么没有出息。门外父母的争吵升级了,碗盘杯碟被摔得粉碎。Ecthelion忍无可忍拉开房门,声嘶力竭地大喊大叫:“不要吵了!还嫌家里不够穷吗?”说完他砰的甩上门,震得整个屋子都在响,然后一切都安静下来了……

Ecthelion双手抱着膝盖蜷缩在他的小床上,头脑中乱哄哄的,过了一会他就昏昏沉沉地睡着了。睡梦里他听到一阵苍老的抽泣声,这声音很陌生又很熟悉,父亲是个沉默坚强的汉子,Ecthelion只是在姐姐的葬礼上才见到他如此软弱的样子。父亲的抽泣声断断续续,像一座大山压在Ecthelion胸口,承受不住压抑的痛苦他用枕头蒙住头。

翻来覆去一整夜,天还没亮Ecthelion就起来了,他打算去河边打捞煤炭。打开门,看到父母相对无言枯坐在黑暗里,他没有和他们打招呼径直走出门。河堤上已经有很多孩子等着运煤船,冒着刺骨的北风Ecthelion又饿又冷地等着,心情也像他的身体一样变得麻木。事情好像专门和他作对,太阳升到天顶运煤船也没有出现,衣裳褴褛的男孩们早就散了,Ludwig还茫然地站着,此时此刻他头脑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的明天会在哪里?

那一天Ecthelion不知道是怎么走回家的,他只记得妈妈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为他盛了一碗稀薄的粥,然后说:“你知道吗?Egalmoth来了一封信。”

这句话就好像一剂强心针注入他冰冷的身体,他跳起来扑向那个白色的信封,像要把它吃掉那样贪婪的读了起来:

“亲爱的Ec:

你还好吗?已经有8个月没有接到你的回信了,你是不是遇到了麻烦?是啊,在这样环境下人人都有一大堆麻烦。我和家里彻底闹翻了,我现在住在单身旅馆里等待海军新兵招募,等我入伍了就可以摆脱这该死的一切,负责新兵招募的长官是我爸爸的战友,他向我保证只要我正常表现一定能通过。等我安顿下来会告诉你新的通信地址。

Ec,求你了,给我回信吧,我们已经通信了那么久,我毫无保留的和你分享我的一切,你是我唯一可信赖的朋友,我真的不愿意失去你。

你忠实的Egalmoth。”

全能的上帝呀!Ecthelion又一次相信上帝的存在,就像上次展现神迹将Egalmoth送到他身边一样,现在又将救命稻草扔到了他的面前。过去Ecthelion因着自己的尊严都是用一种乐观风趣的方式将自己贫困的生活掩饰过去,但是这次不一样了,他决定抛弃一切向他的朋友求助,参加海军恐怕是他逃离深渊的最后一个机会,Ecthelion相信自己是个出色的水手,他从小就在易北河畔长大,无论是货轮还是橡皮筏都驾驶得得心应手,他只要一个机会,一个能让他报名的机会,他可以通过考试。他抓起藏在抽屉里的半截铅笔给Egalmoth回信,诚实地告诉他目前的困境,请求是否能帮忙让他参军。等Ecthelion把信塞进Egalmoth寄来贴着邮票的信封时手都在发抖,然后他冲出家门,一口气跑到邮局把信寄出去,等办完这些事才觉得头晕眼花饿得要命。

回家的路上Ecthelion逐渐冷静下来,他仔细盘算了一下这件事情,暗地里觉得后悔,无论如何Egalmoth都只是一个和他同岁的年轻人,自己还去麻烦他。再说他能帮什么忙呢?按照信里的说法他还自身难保呢。怎么办?他会不会觉得自己是在敲诈?想到这些Ecthelion难过得心都空了,他想:他大概再也不会理我了。

事实证明任何坏事都有到底的时候,两周之后邮递员的自行车铃声划破清晨的薄雾。这段时间Ecthelion有点神经质,每每听到诸如此类的声音就会躲起来。所以当穿着绿色制服的邮递员停在篱笆外时,他的第一个反应是进屋去。

“嘿!别走啊,这儿有你一封信。”

“噢。”Ecthelion别别扭扭地接过那封厚厚的信,果然是Egalmoth寄过来的,暗自嘀咕:“该不会写那么多来骂我吧?”

迅速跑回家,Ecthelion定了定神才敢拆开信封。“啊!”他的惊叫声惊动了其他人,爸爸不满地责备道:“干什么?大惊小怪的?”

“爸,你们看!”Ecthelion一只手捂着嘴巴,一只手指着桌子上的信封,里面用薄薄的一张信纸包着一叠钞票,有零有整大概有50马克,信纸上只写了两个字:“快来!”

全家人聚拢在桌前,母亲问他:“你们干什么了?”

“我问Egal能不能帮忙让我参军?”

“你疯了?他高中刚毕业怎么能……”

“我不知道?可是你们看!”Ecthelion拿出上一封信件,父亲皱着眉头看了,说:“不准去,我不准你去,不要用他的钱,他只是个胡闹的小孩子,你应该劝他回家去!”

“爸爸!”Ecthelion跺着脚嚷道:“我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可他是个很明事理的人,比我懂事多了!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我看是你脑袋不清楚,现在什么世道你不明白么?他离家出走等钱花光了怎么办?”

“他会参军啊!”

“万一进不去呢?这种空头支票我自己都开出去不少。”

“Egal说过那位叔叔是得过帝国勋章的英雄,不是平头老百姓。”

“得了吧,最初背叛皇帝陛下的就是海军,要不是他们我们就不会输掉战争!你给我听好,你要敢跟着瞎胡闹就别回来了!”

“不回来就不回来!这个家我早就待够了!”一股强烈的冲动促使Ecthelion喊出这句话,他转身冲进自己房间胡乱往背包里塞了几件衣服抬腿就走。

妈妈死死搂着他,不让他出门,父亲粗鲁地将她拉开,他一边骂一边把儿子往门外推:“滚出去!永远不许进这个门!”

Ecthelion就这样离开了家,最近一班去基尔的火车午夜才到达,他一个人坐在候车室的长椅上发呆,尽管肚子里空空如也,Ecthelion也舍不得去买吃的东西,至少爸爸说的一点没错,Egal现在也很困难,不能随便用他的钱。时间好像凝固了一样,Ecthelion觉得已经迷糊了很久了,实际上只过去十分钟,他只好继续闭着眼睛打盹儿。

“你真的要去?”Ecthelion睁开眼睛,Mary带着愠怒站在他面前。

“你别管我!”Ecthelion执拗地别过头去。

Mary什么都没说,把钱包往他手里一塞,扭头就走。Ecthelion跳起来抓住姐姐的手臂,“我不要。”

Mary严厉地瞪了他一眼,“没出息!出门全靠你的阔朋友吗?”

当弟弟的难为情地挠挠头:“你不反对?”

“我为什么要反对?大不了白跑一趟,又没什么损失。”

“姐……”

“行了,照顾好自己,如果不行赶紧回来,我求Bucker医生给你在党内找个事做。”

“你离开他好不好?”

“为什么?”

“你相信他和他那帮人的鬼话?”

Mary冷笑一声说:“我谁也不信,我只相信他们给我的钱。”

“姐姐~~”

“好了,等你能支撑起整个家我就甩了那个混蛋。”Mary拥抱了弟弟,在他耳边一遍一遍说:“好好干,要努力!”

“我知道,姐姐,我一定会争气!”Ecthelion向姐姐郑重承诺。

从此之后Ecthelion Lüzow 走进了上帝为他敞开的大门,成为了完全不同的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