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中信(3)

接下来的时间里Julian带着Thomas去他的房间,这栋房子很古老,木质地板踩上去嘎吱吱作响。Julian有些难为情地解释道:“这是我爷爷小时候住的房子,幸运地在大轰炸里保留下来,实际上我们平时不住在这里,爷爷把公司彻底交给我父亲以后就搬回来了,我们把这叫做海军基地。他自从生病以后我妹妹Inge硬挤进来在这照顾他。”

“能像这样做的年轻人不多了,孩子们总是迫不及待就从大人们的生活里消失。”

Julian笑了起来,Thomas觉得他的样子和Ecthelion年轻时候非常像。“那是因为他们的爷爷可不像他那么时髦,他接受新观念很快,能理解我们。”说着他打开了一扇沉重的木门,“这是您的房间,我就住在隔壁,有什么需要请随时找我。”

Thomas Hall打量着这个房间,屋内陈设简单 ,粉刷过的墙壁 ,硬木地板 ,一张小床,一个床头柜和一张小桌子 ,从窗户望出去可以看到一丛盛开的玫瑰花,馥郁的花香充满了房间。他把行李箱放在床上,开始整理东西。他带来的行李不多,很快就收拾好了,于是就半靠在床头看事先打印好的资料。

Thomas Hall过去对于军事并不感兴趣,对二战、德国海军更是一无所知,那些晦涩枯燥的文字看得他头晕脑胀,没几分钟就在松软舒适的床上睡着了。恍恍惚惚间Thomas觉得自己回到童年时代,光着脚在沙滩上奔跑,远处有两个金发男孩,Thomas大声向他们问好,可是他们毫无反应,于是他跑向他们,短短的几步路却怎么也跑不到。Thomas觉得自己好像被一层透明的壳挡住了,他用尽全力敲打着,试图冲破这无形的障碍,回答他的却只有咚咚的鼓声。

花了几秒钟Thomas才意识到并不是鼓声,而是Julian在外面敲门:“Hall先生,Hall先生,请出来吃晚饭!”

“您可以叫我Thomas。”他打开门后说。

“那您也直接叫我Julian吧。”说着他俩重新握了握手。

晚饭吃的是酸菜肘子和肉肠,配上苹果卷,十足的德国风味。Inge把肉汤端到爷爷面前,Ecthelion十分向往地看着他们喝啤酒。“哎呀,黑啤,过去船上可少不了它。”

“等您病好了就可以喝了。”Julian哄他。

“我这条破船乱加机油会沉的。”

他们一边吃一边谈论起美国,Ecthelion说曾经美国在他心里是个遍地黄金的地方,他苦练英文为的就是能在码头上帮美国水手干活。

“您干嘛不去上学?”Inge问。

“因为我父亲破产了。那真是一段可怕的日子。我曾经带着一口袋钱去买土豆,等我走到街角的商店,已经涨价买不起了。”

Julian显得挺不以为然的,他切着肉肠欢快地说:“那该怎么办?全家饿肚子?”

“你可真是没心没肺,历史课上那些悲惨的事情忘记了吗?”Inge责备道。

“德国的历史教育就是狗屁,你学不到什么东西。”

“那是因为你从不认真学。”

眼看着兄妹俩就要争执起来,Ecthelion赶紧制止他们:“不要吵,Inge你去看看甜品好了没。”

“爷爷你总是护着他。”Inge白了哥哥一眼就到厨房去了。

Julian看着妹妹转过身去,迅速把啤酒塞给爷爷,Ecthelion飞快地喝了一口,又把杯子递回去。Thomas目瞪口呆地望着他们行云流水般的配合,小声说:“您喝酒不好吧。”

“别出卖我。”Ecthelion若无其事的喝着肉汤。

等Inge端着布丁回来话题已经转到大萧条上了,Ecthelion给他们描述了一幅宛如末世般的可怖景象。到处是行尸走肉般的德国人,他们除了怎样搞到食物其他事什么都不想。当工厂发薪水时,一火车,一火车的纸钞被拉来,还没停稳就有人朝急不可耐的人群里扔大捆大捆的钞票,实际上这些纸币的价值还比不上印刷它们的纸张。

Thomas问道:“那么历史书上所写的是真的吗?德国妇女烧马克来取暖。”

“当然是真的,我和Egal之间的信件都是写在马克上的。”

“可是爷爷,您怎么还有钱寄信呢?”

“我和姐姐们在码头啤酒馆干活,我们帮外国水手们擦皮鞋、洗衣服、跑腿,有的时候我还唱歌,我年轻时候可是有一副好嗓子。所以我能赚到一点小费。”说到这Ecthelion有些得意的笑了。“那时候你有美元就能买到整个德国。所以每过一段时间我就会偷偷留下钱去寄信。”

“那么Rademacher呢?他有钱给您回信吗?”

“啊,这也是我好奇的地方,他总是很快给我回信,却只字不提他的家人。我父母觉得或许是害怕我找他借钱吧。”

~~~~~~~~~~~~~~~~~

“亲爱的Ecthelion:

你还好吗?我这周过得很糟,我病了,为了不让我传染给别人他们让我一个人待在房间里。我很想妈妈,可是他们说……”小男孩并没有写下去,他想了想,失魂落魄地趴在桌上。他因为出水痘已经被隔离了一段时间,每天只有护士在照顾他。他所在的学校是德国十分著名的一所寄宿制学校,里面的孩子非富即贵,学校推行斯巴达式的精英教育。Egalmoth Rademacher5岁就在这里了,当他那位战争英雄父亲阵亡后母亲嫁给了一个犹太银行家,随后就把他送进这所学校。

或许出于对儿子的补偿,Egalmoth的母亲从来没有在物质方面亏待过他,无论什么东西只要他开口,每周仆人都会准时给他送来,但母亲本人却很少出现,即使是他生病了,妈妈也只是派人送来一些食品,因为她怀上了另一个孩子,并不适合来探望患有传染病的大儿子。

Egalmoth失望透了,他曾天真的以为如果他生病妈妈就会不顾一切的带自己离开。今天是Egalmoth  Rademacher十岁生日,很不结实的小桌子上只有一碗麦片粥和几片面包以及一小碟肉肠。学校为了培养孩子们坚韧的性格严禁他们吃得过饱,穿得过暖,只是因为他生病了,晚饭才有香肠。

Ecthelion的信是这段苦闷日子里唯一的慰藉,他给他讲了码头上的生活,外国水手操着蹩脚的德语闹出的笑话。他向他抱怨姐姐总和他吵架,不过她们会把从水手那得到的糖果留着给他。

“Mary今天给了我一枚薄荷味的糖,那味道简直可怕极了,我答应帮她洗衣服,她才会帮我找蔓越莓口味的糖果。我收集了好多好看的糖纸,你有没有收集什么东西呢?”

收集什么呢?Egalmoth想起他的玻璃珠,他有一大盒五彩斑斓的玻璃珠,是爸爸送给他的,爸爸说:“只要你每天数一颗,等数完我就回来了。”但是他数啊数,爸爸都没有回家,后来有一天,妈妈很认真地告诉他:“你爸爸再也回不来了,你会有个新的爸爸。” 从此以后,Egalmoth再也没玩过珠子。

于是他跳下椅子,从床下翻出那个落满灰尘的木头盒子,玻璃珠在灯光下发着彩色的光,这些光芒照得Egalmoth的心里也暖和了些。他振作精神重新给从未蒙面的朋友回信。

“亲爱的Ecthelion:

你还好吗?我最近过得不太好,我病了,不过没关系,我可是要成为勇敢战士的小孩。今天是我十岁生日,你会祝我生日快乐吗?我收到了很棒的生日礼物,是爸爸的朋友汉斯叔叔送的潜水艇模型,他说我爸爸就是驾驶这种船为国家战斗。我爸爸有皇帝陛下的勋章,他们都叫他‘海狐’,只有真正的英雄才有这样的称号!

说到收集,我没有收集过什么东西,真想看看你的糖纸,你能多给我讲讲码头上的故事吗?他们不许我出学校,我哪儿都没去过。真羡慕你能见到那么多水手,等我长大了我也要做水手,去大海里冒险,我们一起去好不好?”

~~~~~~~~~~~~~~~~~

屋子里静悄悄的,他们心情沉重地听着老爷爷的讲述,易北河上悠长的汽笛拉回了他们的神志。

Inge无比同情地感叹道:“他真可怜呐,一个多出来的孩子。”

“这也造就了他坚强的性格。”

“这就是您去参加海军的原因?”

Ecthelion把目光转向窗外,望着河面上来往穿梭的灯光,Julian注意到他的手里不知什么时候握着几颗晶莹剔透的玻璃弹珠。“我完成中学学业以后也没有什么别的出路,那时候看起来也只有参加海军才是比较好的选择。”说着他失神地笑笑,“Julian,你可以带Hall先生到书房去看看,里面应该有你们感兴趣的东西。”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