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almoth之歌(63)

Turgon率领诺多精灵刚刚来到内佛瑞斯特时这里还是一片遍布水网的荒芜之地,只有少数辛达精灵居住于此。然而在Turgon的统治下,渡海而来的诺多精灵与辛达一族和睦相处,全力在这块呈三角形的平原开垦土地。随着农耕兴旺,工匠商贾也纷至沓来,再加上有Heavenly Arch商社这样强大的商业团体发展贸易,短短几十年间内佛瑞斯特蓬蓬勃勃地富庶起来,特别是作为统治中心的梵雅玛城,工匠云集,店铺林立,形成了贝尔兰地区数一数二的繁华之地。

内佛瑞斯特并不是一个等级十分森严的地方,但是由于财富和地位的不同,精灵贵族们还是有一些特权,不过凡事也有例外。比如在买Lómeost家的百花酿这件事上。用Egalmoth先生的话来说Lómeost的手一定被雅梵娜亲吻过,否则如何能制造出如此佳酿。见多识广如Egalmoth尝过一次便心心念念再也放不下。于是Egalmoth亲自跑去和Lómeost商谈代理销售的事情,却被固执的老头从伊露维塔赋予精灵平等自由开始讲起,一番大道理讲得Egalmoth落荒而逃,成了彩虹老板辉煌的经商史上为数不多的败绩。

Lómeost确实固执,他只在每年秋天他认为品质达到的某一天才售卖百花佳酿,出于对内佛瑞斯特之主的尊重,他会给王宫送去一些,其余人等都必须和普通平民一起排队才能每人购买上两小瓶。每到贩卖之日梵雅玛的大街上就会看到高贵如Glorfindel,富裕如Egalmoth的贵族和农夫、厨师、铁匠等等普通百姓挤在一起排那一眼望不到尽头的队伍。

今年情况尤为特殊,Egalmoth生了儿子,Duilin要办婚礼,而且他也快当父亲了,无论如何也值得用最好的酒庆祝一番。老Lómeost也格外慷慨,竟然把 本应奉献给Turgon的份额全部送到Egalmoth家里。喜事连连还揩了老大油的Egalmoth高高兴兴地把这些珍贵的美酒全都送给Duilin办婚礼。

这场婚礼意义着实重大,不仅仅是手握兵权领主和王室亲眷间的联姻,更被Turgon和Egalmoth视为修补新旧贵族间裂痕的好机会。因此整个婚礼办得隆重而奢华,他们要让最挑剔的老贵族也挑不出任何毛病。

婚礼当天,Egalmoth和Duilin两家之间的街道已经改头换面,空地的正中搭起了一个舞台,舞台背景是蓝色和金色的波浪,上方还悬挂着一层又一层的云朵。数百盏银灯发出的光芒照亮了天空,把黄昏变成了白天。天蓝色天鹅绒悬得到处都是,遮住了房屋的门窗。宴会的长桌将舞台包围在内,木制的雕花桌椅被漆成金色,每张椅子上摆放着天鹅绒坐垫,这样客人们坐下就不会觉得凉。宴会场的每个角落都摆放着鲜花,台阶上撒满了花瓣,空气中弥漫着花草的香气。仆人站在一边引导客人们就座,给他们端来丰盛的食物,这样客人们待会儿就可以举杯庆祝。歌者和吟游诗人在旁边走来走去,表演着自己的节目。宫廷乐师在前面指挥,愉快的乐声飘荡在风中。

四周响起号角声,一列长长的仪仗汇聚在街道两边,弓兵部队的战士们骑着高头大马,精神抖擞地护卫在四周。新娘Indilme与王室一家共乘一车,位于队伍的最中间,拥有最好的视野。他们的马车四面镶金,两侧和轮辐上还镶嵌着宝石,看上去金碧辉煌。Salgant和其他老牌贵族家的车子则分散在他们的两侧。仆人们在这些华丽马车的缝隙中穿梭,给车上的贵族送去百花佳酿、甜点、水果。

新郎的Duilin早已恭立在门口迎接他们。他今天的礼服尤为华丽,长袍上用银丝线绣着大朵大朵的鸢尾花。他穿着一双制作精美的皮靴,银丝鞋带上点缀着蓝宝石。他的皮带设计精巧,上面镶满了珍珠。这些精美的衣饰都出自贝尔兰地区最好的裁缝,而缀满全身的珠宝则是来自Enerdhil的杰作。但谁都没有注意到Duilin的袖扣是两只展翅翱翔的飞燕,它虽不起眼,却小巧精致栩栩如生。这是幼年初识Egalmoth时他的挚友为他亲手制作的礼物,也是Duilin最珍视的宝贝。

内佛瑞斯特的主人挽着新娘走下马车,全场鸦雀无声,Duilin快步上前施礼道:“欢迎您的驾临,我的殿下。”Turgon用一种朋友之间的方式将手臂搭在他的肩上,Duilin吓得一缩,低声说:“殿下,不敢当。”Turgon稍微用力按住他,微笑着说:“祝贺你,我的朋友。”

“感谢您,殿下!”Duilin颔首致谢,说完他又亲吻了两位公主的戒指。“祝贺你!”她们笑着说。Aredhel微微摆头,一名仆人捧来一个扁平的小方盒。盒子由异域木材做成,上面镶嵌着一颗闪闪发光的大珍珠。Turgon打开盒子,黑色的天鹅绒上是一对红宝石胸针,金色的花朵上镶嵌着闪亮的石头。Turgon为新郎新娘戴上胸针,周围的人发出了赞美的声音。Duilin在前面引导贵客们入席,他怀着激动的心情偷偷去瞟他的新娘,却发现她的父亲正盯着他看,吓得他脸一红,赶紧把目光转开。

Ríndes站在丈夫身边突然笑了起来,Egalmoth知道她看到了什么自己也跟着笑。她悄悄问他:“你笑什么?”

Egalmoth说:“Duilin看上去好傻。”

“你知道我笑什么吗?”

“难道不是因为这个?”

Ríndes 那双活泼的蓝眼睛里闪烁着逗趣的光芒。“我在想Anneri的新郎会是什么样子?你可比Indilme的父亲可怕多了。”

“我?”Egalmoth大吃一惊,急忙反驳道:“你乱讲,我才没有。”

“你就有,就这么一会,你把盯着Anneri看的男孩子都瞪跑了。”Ríndes说着用手帕档住脸,冲他嘻嘻笑起来。

“怎么会呢,我是这座城市里最和蔼可亲的父亲。”

Ríndes伸出白皙如玉的食指在丈夫面前晃了晃说:“那只针对我们的孩子。”

婚礼现场再一次响起音乐,王室乐队开始演奏起轻柔的序曲。仆人满面春风地为宾客上菜。作为贵族在用餐时也必须保持着威严,Egalmoth必须正襟危坐,直视前方,从容不迫地品尝着每道菜。等他开始吃第二道甜点时Aredhel突然开口说:“Lady Ríndes,请你带上婴儿坐到我身边来!”

他们马上照办,Meldir躺在Nana怀里睡得正香,Ríndes把他交给白公主,这时候小家伙醒了,湛蓝的眼睛疑惑地转了转,随即又闭上了,不耐烦地打了个打哈欠。

“这孩子真像你。”Aredhel笑着对Ríndes说。

“总算有一个像我了,您看那眼睛和额头。”

“我倒觉得他像Egalmoth。”Turgon故意看了他一眼,用愉快的声调说:“有一颗温柔的心。”

“正如我常说的那样,男孩子总会以父亲为版样,我们必须……”

“唔,这话没错。”Turgon用优雅的手势端起水晶杯轻砸一口葡萄酒,开口打断了Egalmoth滔滔不绝的谈话,“这孩子应该好好了解一下在他出生之时他的父亲是怎样的气宇轩昂。”

呃……刚才还口若悬河的彩虹领主一下子就噎住了,半个字都说不出来,只有Idril还不明就里一个劲在问:“Atar,怎么啦?发生了什么事?Egal他很了不起吗?”

Anneri很不屑地抢着说:“什么呀,Atar在产房里都哭鼻子了。”

“啊?Egal?你还会哭鼻子?”

Turgon兄妹忍不住大笑起来,完全处于状况之外的贵族很快也跟着笑,他们笑得如此自然,丝毫不觉得尴尬。可怜的Egalmoth只好低头猛喝酒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Ríndes强忍笑意在他唇上亲吻了三次,对他说:“你是世界上最好的丈夫,我爱你。”这还差不多,Egalmoth心满意足地回吻妻子,还不忘挑衅似的朝着Turgon挑了挑眉毛。

“我Atar可爱哭鼻子了,Nana说我出生的时候他也哭了。”

“Anneri……”Egalmoth无可奈何地阻止女儿别再揭他的短。没想到小公主突然问她的父亲:“Atar,我出生时你有没有哭呀?”

Turgon想也不想就摇头,这下可惹恼了Idril,她立刻撅起嘴来,很不高兴地说:“为什么?你看看Anne的Atar,你一点也不爱我。”正在此时乐队用宏大的乐声结束了序曲,Egalmoth赶紧对白公主说了声抱歉,领着老婆孩子溜走了。

乐曲回荡在广场上空,描绘出伊露维塔的儿女向西迁徙的伟大征途。灯影摇曳,乐声迷离,听者似乎置身于一片遥远的星光之中,开启了冒险的旅程,欣赏沿途中的奇异风光。乐队的乐声传递出危险的气息,然后场上响起了慷慨激昂的琴音。乐师弹奏起Ecthelion的乐谱,为场上的舞蹈伴奏。欧洛米骑着黄金蹄铁的雪白骏马呐哈尔当先而行,引导埃尔达的先民踏上坎坷的旅程。舞台上那些老牌贵族的先辈挺身而出,互相扶持鼓励,最终历尽艰辛带领诺多族人抵达蒙福之地。此时,一位声音高亢的男性歌者出现在舞台中央,伴随着庄严的音乐高歌起来:

我赞美那俊美的辉煌者。

哦,提里安的主人,诺多的首领,我所心爱的王。

他将爱与智慧赐予全体臣民,

象河流一样流向爱他的人。

赞美你,仁慈的王

图娜山顶宝座的拥有者,

当他在众人面前出现,

大地欢呼他的来临。

万岁!Noldóran!君王中的君王!

音乐声戛然而止。男歌者、舞者还有乐师一起起身向王子和诸位贵族鞠躬。Turgon微笑着点了点头,接受了他们的致意:祖父的荣光也就是他的荣光。周围的王公大臣全都鼓起了掌,Turgon欣然接受。

月亮已高挂在无云的中天上,在满天繁星之中,犹如精灵骑士的一面银盾。Ecthelion出现在舞台角落的阴影里,他不是这一幕的主角,但他那优雅的笛声一响起台下还是激起姑娘们明显压抑的一片吵嚷。在Ecthelion欢快温暖的笛声中新郎新娘被簇拥着来到舞台中央,Anneri手捧着托婚戒的天鹅绒垫站在他们身边。Salgant也走到舞台的另外一边的朗诵台前,他翻开一本古老的诗集,书本上镶嵌的宝石在灯光下熠熠发光。站在Duilin父亲位置的Turgon朝着乐队亲切地点了点头,乐队又开始了演奏,Ecthelion的笛声也加入其中。全场肃静下来,所有宾客高举银杯,见证整场婚礼最重要的仪式:Duilin与Indilme在伊露维塔的见证下互许永恒的誓言。

Salgant首先开口,在他的带领下在场所有精灵齐声吟唱一如的颂歌:

“啊,秘火之主,光芒的由来,

众神因你而愈显庄严。

赞美你,伊露维塔,万物的主人!

来自隐密神龛的最伟大的神。

这创造了一切的灵魂在自己的舟中

任性缔造了群神。

一如,埃尔达的创造者,

你帮助他们,赐予生命,

你创造了女性腹中的婴儿

和男性的精子,

你护佑着躁动的婴儿,

你安抚他,使他忘了哭泣:

尚未出生的时候,你就哺养他,

并使你所创造的一切能够呼吸。

当他从母腹中降生,

你打开了他的嘴巴,

给他必需的食品。

当雏鸟在壳中轻啼,

你给他生命的气息,

当他为你成长,啄破坚壁展示自己,

他接受了你的呼吸并拥有活力;

是的,它已从壳中走出,

喧闹着即将长大,

它已自己从壳中出来走路。

你所创造的一切如此丰富,

纵然无人知晓。

啊,唯一的神,无人能与你比肩。”

银灯闪耀,圣歌嘹亮,钟声悠扬,气氛庄严。Indilme的母亲和Turgon一起将新郎新娘的双手紧紧握在一起,他们为彼此戴上闪亮的婚戒,紧紧相拥亲吻,于是爆发出震天动地的欢呼声。相形之下,过去的一切都黯然失色。

Egalmoth和其他人一起拍手、喝彩,激动得容光焕发,一种强烈的冲动驱使着他工匠灵魂的苏醒,他恨不得马上飞回工坊里去,把这激动人心的一幕记录下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