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almoth之歌(62)

斜阳晚照,秋日将苍莽山塬染得金红灿烂。东南的悬崖绝壁已经隐没在暮色之中,往日这个时候唯有隐隐约约断断续续的号角在残阳中漫游,给这荒莽的山林河谷飘来了一丝有精灵活动的气息。然而今年的秋天却是不同,一支支佩戴着王室标记的马队依旧辚辚疾行,沿着被晚霞染成金红色的道路向梵雅玛走去。

Egalmoth走马上任头一年就成功掌握了王室财产的管理权,这项改变取得了惊人的效果,粮食、牲畜、矿石、货物、金钱源源不断运入至高王次子的国库。当第一批账目报上去时Turgon大为惊讶,他从未想过自己所拥有的这片土地竟然如此丰饶,然而它所蕴含的大量财富在多年间都被轻率的浪费掉了。Turgon想起对面这位财务官曾经嘲笑他的话不禁哑然失笑:“就这点产业也管不好,我们这位殿下真是笨得可以!”他摇头晃脑地打趣道。

听到这话Egalmoth只是懒懒地抬起眼皮,脸上是似笑非笑的模样,“您不用管这些,您只要管好我就行了。我的计划是五年之内让您的资产翻倍。”关于这一点Turgon毫不怀疑,说到赚钱这件事诺多一族中没谁能比得上Egalmoth。于是他问:“你又有什么鬼点子了?”

尽管Turgon兴致勃勃,但Egalmoth显然没有要把这个话题进行下去的意思,他看上去很奇怪,显得焦虑、疲乏,很不耐烦。他的手里一直神经质地搓揉着一块硕大的金黄色的猫眼石,神色阴郁地自顾自喃喃低语他对内佛瑞斯特明年财务的分配计划。他说得那么快,好像迫不及待要离开Turgon这个乏味的书房。

“喂喂喂,等一下!”Turgon抬手阻止了他。“你在干什么?”

“就在我来之前Rín的羊水破了但是有些事情我又不得不安排好所以我必须赶快说完赶紧回家殿下您明白吗?”

Turgon跳起来拽着他的胳膊就往外推,他的力气如此之大让Egalmoth几乎无力反抗,他一边走一边大声责备:“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跑来干什么你就不会派个人来说一声。”说到这高大威猛的王子已经把他的财务官推到门口,“有好消息赶快告诉我,不许再进宫!”然后Egalmoth就像只小鸡一样被Turgon扔了出去。双脚刚一落地他拔腿就往外跑,差点迎面撞到白公主也顾不上了。

“哎呀,你们又怎么了?”Aredhel皱眉望向兄长。

“老婆都要生了还跑来我这,真是混账东西。”

Aredhel冷淡地说:“在这种时候你还叫他管那么多事或许有问题的是你。”被妹妹呛了一鼻子灰的Turgon只好悻悻地关上门。

Heavenly Arch家的房子里热闹非凡,人人都在为女主人的生产而忙得不可开交。Egalmoth气喘吁吁地冲上楼,他的妻子正在忍受着不可改期的阵痛。Egalmoth扑过去抓住她的手,小声说:“宝贝,我回来了。”

“事情办完了?”Ríndes 喘着气说,仍然闭着眼。

“都好了,殿下刚才差点打我一顿。”

“为什么……”

“为你……”

“傻瓜……”Ríndes疲惫地笑了,她就是这样,对自己对痛苦总是淡然处之。Egalmoth亲吻她的额头,把一只手伸进被单摸着她肚子的轮廓。隆起的肚子更高、更凸出了。他稍微加了点劲往下按,觉出了胎儿的外形。他发现胎儿躯体的一头,刚好在Ríndes的肚脐下面;但他摸不出另一头,于是说:“我能摸到孩子的屁股,可是摸不着头。”

“那是因为头正在往外出呢。”Ríndes说。

“My Lord!请你把手拿出来!”Aredhel专门派来给Ríndes接生的女官Milya被领了进来,一看见Egalmoth在摸产妇肚子就大惊小怪地大声嚷嚷。她在王宫中地位很高,有丰富的接生经验,Idril当年也是在她的照料下出生。因此她一进屋就接管了一切,就算是Egalmoth也只得乖乖照办。

“Nana,你很疼吗?”Anneri跟在女官后面溜进房间,看见妈妈的脸在阳光下闪亮,上面有一层薄汗,一下子就哭了。

“Anne,你叔叔呢?”Egalmoth赶紧岔开话题。

Anneri哭着回答:“在外面呢,Duilin叔叔他们也在。”

“好,你现在出去和他们一起等着。”他直截了当向女儿下令,Anneri马上就转身走了,满脸不安和窘困的样子。

又一次阵痛袭来,Ríndes竭尽全力要把婴儿生下来,她的脸绷紧了,还发出低低的哼声。过程好像并不顺利,Egalmoth看得出她耗费的精力极大,他由衷地希望他能替她生孩子,替她承受这种疼痛,让她好过一点儿。最后,疼痛似乎减轻了,Egalmoth才喘过气来。上次生Anneri时他被赶出产房,没能陪在她身边。今天他真的被吓坏了,求助似的着望向Milya,他想说点什么,嘴唇都在哆嗦。

负责接生的老女官白了Egalmoth一眼,低头去查看被单下的状况。“产门开得很好,就快了。”

Ríndes突然用两肘撑起身子,把两腿劈得开开的。

“怎么着?”Egalmoth惊慌地说。

她在用力,没功夫回答他。

老女官嚷了起来:“你托住她!”Egalmoth立马跳上床跪在她身后,从后面撑住她的身体。“别怕,我在……我在……”他在她耳边喃喃低语,除此之外他真的没有办法了。Ríndes痛得神志不清,她无意识地抓着他的手,他的胳膊,指甲深深扣进他的皮肉,抓出血来。Egalmoth却毫不在乎手臂上传来的刺痛,能和她一起痛他觉得很骄傲。

“孩子太胖了,你要是能按照医典控制饮食就不会那么费劲了!”Milya大声责备Ríndes。“现在放松,休息一会。”Ríndes放松身体,靠在丈夫肩头粗重喘息。“没多久了,亲爱的。”Egalmoth嗫嚅着说,拼命不让声音里流露出害怕。Ríndes全身又一次绷紧,她脸上渗出汗珠,眼泪不由自主地滚滚而落。她一哭Egalmoth鼻子一酸也忍不住哭了,他不敢再看妻子的模样,把头埋在她汗湿黑发里呜咽。

你哭什么呀?Milya心里翻了个大白眼,低头去看产道,婴儿头上湿漉漉的棕色头发正在往外钻。“用力!夫人!用力!让没出息的男人看看你的厉害!用力!”随着她的呼喊Ríndes开始急促地喘气。那产门开得更大了,接着,婴儿的头露出来了。脸朝下。过了一会儿,Milya看见那皱巴巴的耳朵紧贴在小脑袋的两侧……

“脑袋已经出来啦!”听到这话Egalmoth赶紧抬起头,泪眼婆娑中他看见婴儿慢慢地转过身来,闭着的眼睛和嘴巴湿漉漉的。Egalmoth激动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于是他又哭了。

“哎,真没用!”断断续续的呜咽声里Egalmoth听到Milya在奚落他。这一点他没法反驳,只好委委屈屈的想:我为我老婆受苦而哭也不算丢人嘛。Milya趴在产妇两腿间,用左手托住宝宝的小脑袋瓜,慢慢帮它把两个肩膀一左一右拉出来,接下来身子一下子就钻了出来。Milya托着婴儿仔细检查了一番,然后女仆们一拥而上把哇哇大哭的婴儿用一块狐狸皮包好抱到他们面前。Egalmoth起先是觉得哪里出了差错,在他手里蠕动手脚的小家伙肉乎乎的,不像他的姐姐那样是个皱皱巴巴的小团子。他真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制造了那么完美的杰作!他看了看孩子的裆部,高兴地喊了起来:“亲爱的,是个男孩!”

“是个强壮的男孩!”Milya喜气洋洋地说道,“Lord Egalmoth,Lady Ríndes,祝贺二位了!”

“去拿点水给她喝。”Egalmoth吩咐道,但他的眼睛一秒钟都没法离开孩子。他一遍又一遍亲吻妻子的脸颊,颤抖着说:“亲爱的谢谢你!谢谢你。”

女仆端来水,Ríndes一口气喝了个精光,终于叹了口气。“胖小子!他会和你一样壮。”

“他会和你一样聪明!”Egalmoth傻笑着说。

孩子又被Milya夺走了,她指挥着女仆手脚麻利地切段脐带,再去给孩子洗澡。Egalmoth用被子裹紧妻子,“累坏了,小乖乖,你得睡一会。”

“一会还得喂小猪呢。”Ríndes微微一笑。Egalmoth紧紧握着她的手,放在唇边温柔地吻着。Ríndes闭上眼睛休息了一会,又睁开了,她悄悄说:“我爱你。”

“我也爱你,给孩子取个名字。”

她想了想说:“Meldir,我想叫他Meldir。”

“被深爱的孩子,真是个好名字。”

Meldir又被送回到父母身边,做妈妈的转着婴儿,把他的脸对准她的胸口。他的小嘴找到了她胀大的乳头,他停止了哭泣,开始吸奶。Egalmoth还跪在床头撑着她,他的腿已经麻木,不过他觉得半坐半躺的姿势Ríndes抱着孩子会舒服些。Egalmoth把Ríndes搂在怀里,轻柔地抚摸着她,还不时地亲吻着她的头顶,没过多久她就睡着了。Egalmoth把手伸进襁褓里,他的儿子很温暖,吸奶的动作很有力。Egalmoth笑了,和我一样的粗小子,他想。

一阵敲门声将他从思绪中惊醒,女管家走了进来,她对Egalmoth说:“My lord,Enerdhil先生说您应该把小少爷介绍给大家。”

好吧,Egalmoth费了点力气才站起来,他去梳洗一番,装点好作为父亲的门面,抱着熟睡的婴孩走出门。Heavenly Arch家所有人都在哪里,Egalmoth尽量慢慢地走下楼梯,身上抑制不住的微微抖动,他暗暗地骂自己别这样,争点气,别让他们看出自己欣喜若狂的样子。但短短几步路很快就到了大厅,Egalmoth稍微提高了一点声调向大家宣布:“Meldir,Heavenly Arch家族的继承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