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瑞安往事(番外)

西瑞安往事 (番外)

他们在王宫外大声呼喊,声音在洁白无瑕的走廊内久久回荡:“水晶之城刚多林,钻石之城刚多林,稀世秘银铸就的刚多林!刚多林,他们永远无法征服你,即使你脆弱如蝉翼,即使你只有一片花瓣护体……”

“哎,老歌、老唱,老掉牙咯……”金发的辛达男孩背着手,故意摇摇晃晃地踱着步子走近Egalmoth。

Egalmoth嘴角微微上扬,却还是不看他,面对东方群星璀璨的天空一遍一遍哼唱着:“哦,水晶之城刚多林,钻石之城刚多林,他们永远无法征服你……”没过多辛达男孩就烦了,他特别讨厌Egalmoth这种故作深沉的态度,无名火起,Thranduil一下子跳到Egalmoth背后,双手抓住老家伙的肩膀使劲摇晃:“你真是太讨厌了~~~”

“呃……”Egalmoth像被鞭子抽过一样,突然发出痛苦的呻吟。

“Egal!”Thranduil急忙缩回手,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对不起,对不起,我忘记了你的伤!”他语无伦次地道着歉。

Egalmoth无法回答他,他的右手费力地按在曾经被炎魔火鞭重创过的肩膀上,痛得浑身都在发抖。闯祸的辛达男孩吓坏了,他想要扶住他,却不敢碰,急的直蹦。过了一会Egalmoth那粗重的喘息渐渐平息,他慢慢直起身子,恼怒地瞪了小徒弟一眼,“毛手毛脚的。”

“呃,对不起啊,我不是有意的。”Thranduil窘迫地说道。

彩虹领主懒得理他,一转身跃上一棵粗壮的榕树,几下子就灵巧地爬上树冠,树枝随着海风晃动,他却站得很稳。断断续续的吟唱声随风飘进Thranduil的耳中,气得金发少年直跺脚。“我为什么非要来管你这个老顽固??”Thranduil第一万次抱怨着也跟着往树上爬。

“你为什么每年都要来缠着我?”Egalmoth厌烦的声音从树顶上飘下来。

“你哭鼻子的时候我好把肩膀借给你。”Thranduil揶揄他。

“留着给你父亲吧。”

“你不是不喜欢他?”

“不妨碍我心地善良!”

“Egalmoth你的脸皮实在太厚了。”说这话的时候Thranduil已经爬到树冠稍矮一点的位置,借着星光可以清楚地看到Egalmoth板着脸,没什么表情。

“说起来你是我见过最有天赋的孩子。”Egalmoth突如其来的话让Thranduil大吃一惊,怎么突然夸起我来了?不过转念一想确实如此,于是他大声回道:“那是当然,我Thranduil……”

“厚脸皮学得最像了。”

我?!$~#%^*Thranduil窘在那,一口气憋在喉咙里说不出话来。臭狐狸!Thranduil本想找两句话反击回去,但听到Egalmoth爽朗的笑声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当刚多林的幸存者再也不过夏日之门的时候,Egalmoth依旧固执的在这个夜晚眺望东方,他背负着惨痛的回忆,即便是平日也是落落寡欢,在一年一度国破家亡的祭日里,自然心情不会好到哪去。自从Thranduil发现了他独自守夜的秘密,每年都会溜出来找他。Egalmoth虽然嘴上嫌弃得不行,但还是打心底里感谢金发小朋友的好意,有他陪伴自己散步聊天,一晚上也就过去了。

辛达男孩挑选一根粗壮的树枝坐下来,随着远处传来的海浪声摇晃着双腿。Thranduil很难说清为什么他和Egalmoth之间的关系已经如此亲厚,他对自己的生父敬而远之,却待这个诺多如兄如父。Thranduil喜欢和Egalmoth在一起,特别是在父亲发现了他们之间的友谊之后更是如此,他不再遮遮掩掩,堂而皇之的跟在Egalmoth身边闲逛,去诺多的酒馆喝酒,听Egalmoth为他吟诵诺多精灵的史诗,甚至什么都不干,只是听他和别人聊天。

Thranduil发觉他的诺多朋友是个很好的聊天对象,他很会引领别人开展有意思的话题,同时他又是个绝佳的倾听者,当大家开始兴致勃勃的谈论时,Egalmoth就不插嘴了,他只是安静的在一旁听着,当话题需要引导时才再度发声。慢慢的,Thranduil知道了很多事情,曾经听过了,曾经隐秘的……他也渐渐改变了对很多人很多事的看法。

很可惜,Egalmoth对自己的过往绝口不提。狡猾的诺多也经常说起他所经历的一些事情,比如年少时在提里安的胡闹,早年游历中洲的见闻,发迹之后在冈多林的生活。然而Thranduil清楚,这些插科打诨的背后是一个被层层防御起来的灵魂。金发男孩觉得不公平,不管他自己愿不愿意都能感受到Egalmoth已经把他看得透透的,但他却根本无法触及那个真正的Egalmoth。“你真没劲。”想着想着Thranduil忍不住抱怨。

“哎,你又怎么了?”诺多领主很不耐烦。

“从你嘴里一句实话都听不到。”

“我哪句话骗你了?”Egalmoth依旧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

“你没有骗我,但是你什么都不说!我们到底是不是朋友?”Thraduil挥舞着拳头抗议。

“算……吧……”

“Egalmoth你!!!”

“啪”一团黑影朝着辛达男孩飞来,他伸手接住,原来是一包香甜的小松饼。“吃吧……”Egalmoth说。

“我不要!我不是小孩子了,不要总拿糖果来堵我的嘴!”金发男孩彻底泄气了,他用手托着下巴,把脸转向一边。有那么一瞬,他不能确定是不是听到了Egalmoth的叹息,Thranduil有些惊讶的转回头,看见了诺多眼中些许的落寞,一瞬间他有些后悔了,本来他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让诺多宽慰些的,现在却在这里闹脾气。“唔,那个,你为什么总带小点心给我?”

“我猜你会喜欢。”

“我才不。”

Egalmoth用一种很奇怪的表情看着他,就那么久久地看着,过了一会他垂下眼睑,轻轻摇摇头。

“Egal……”他的样子让Thranduil感到不安。“你怎么了?”

“Calimakiir很喜欢小点心。”

“谁?”

“我儿子。”

“什么?你居然有儿子了?你难道不是光棍???”Thranduil大惊小怪地嚷起来。

Egalmoth被噎住了,无可奈何地望着辛达少年,伸出戴着黄金戒指的右手食指指指自己眼睛和脑袋说:“这里和这里通常是你不会用的。”

可不是嘛,每次Egalmoth纠正他握弓姿势的时候,递给他点心的时候,把酒瓶传来传去的时候这枚金光闪闪的戒指都在面前晃来晃去,Thranduil居然从来没留意过它有什么意义。真是糟糕,等老家伙缓过劲来不知道要被他笑成什么样子。一想到这Thranduil的心里就像吃了八个酸柠檬一样扭成一团。

“他是个温和好学的孩子,年纪比你大,个头也比你高一点。”Egalmoth说着用一只手比划了一下,“他被我惯坏了,总得拿点零食哄着。”

“做你儿子真好啊!”

“好吗?我把他弄丢了。”

Thranduil只觉得彻骨的冰凉……

或许是压抑了太久,一旦有了倾诉的开端Egalmoth也就不再遮掩,他平静地说道:“失去他之后他的母亲甚至不能尽情为他流泪。”

“为……为什么?”Thranduil 颤声问。

“因为我受了很重的伤。”

“是在今天?”

“在那之前。”一片云朵遮住了天边残月,周遭更加暗淡,叫人看不清楚诺多的表情,只听见他继续说:“他是我的长子,我的传令官。撤退的时候我们断后,队伍被冲散了,我再也没有见过他。”

Thranduil无言以对,他觉得有什么东西堵住了喉咙,心里越发觉得酸楚难受起来,好像眼前一切都会随即烟消云散,Egalmoth形单影只的模样在他眼中都渐渐模糊……

“要不要我把肩膀借你?”淡漠的声音突然近在咫尺响起,Egalmoth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来到辛达男孩所坐的树枝,正面对面的看着他。

“没什么,我只是困了。”Thranduil揉揉眼睛回答。

Egalmoth温柔地拍拍他的头说:“回去吧。”说完纵身就从高高的树顶跃下,落入密林的阴影中就不见了。

“哎,又跑了!”Thranduil嘟囔着也跳下树,Egalmoth这回并没有跑远,而是站在那等他。“你没走啊。”

“我想喝杯茶,你要来吗?”

“来!来!”

Egalmoth住的房子很小,除了必要的家具之外几乎没什么装饰,他的日常起居也只由一名亲随和一名侍女来打理。时至后半夜,仆人都休息了,Egalmoth没有打扰他们,领着Thranduil摸进厨房,自己动手点火烧水。金发男孩百无聊赖地盯着诺多忙活的样子,他弯腰把茶壶在火上架好,桔红色的火焰照亮了他的脸,Thranduil突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蜂蜜、牛奶、糖、玫瑰花酱满满摆了一桌,Egalmoth可以摈弃过去所有奢华和排场,喝茶的习惯却未曾改变,他把这些东西胡乱倒进杯子里,然后大马金刀将开水往杯里一倒,随手就推到他面前。“喝吧!”

Thranduil望着冒着热气的杯子,光闻着味道就觉得齁得慌。不想让老家伙不高兴,他还是小心翼翼喝了一口,居然并不是太甜,相反口感层次很丰富,味道挺不错。

“你再嫌弃我什么都不给你吃了。”

小心眼……金发男孩暗地里翻个白眼,赶紧拿出刚刚得到的小点心摊在桌上顺他的毛。“我可喜欢吃了。”说着就往嘴里塞。

Egalmoth捧着杯子小口小口地抿着茶水,带着一种奇怪的满足感看着辛达少年吃东西。Thranduil突然好奇于从他的眼中看到的是怎样的景象?那个丢失的孩子是怎么样的?“你为什么这么看我?”他问,“我很像Calimakiir吗?”

“一点也不。”Egalmoth摇头,“他是个机灵的孩子,很有天赋。”

“我很笨吗?”Thranduil终于恼了。

“在和你一样的年纪他已经能帮我打理家族财务了。”

原来是这方面,Thranduil怒气全消,他确实对此一窍不通。

“他一定很像你吧。”

“啊,最像我的其实是他的姐姐。”

“你还有女儿啊?你到底有几个孩子?”

“三个。”

“那么多?!”

“关在环山里没事做就只好生孩子玩咯。”

这话说的叫人没法接,特别是一个连情窦都还没怎么开的毛头小子,从Thranduil对自己的认识来说养孩子没什么好玩的。“哼,我倒觉得生孩子还不如练剑有意思。”

“看着一个小肉团子变成一个优秀的剑士难道不好玩?”

“啊?他不是弓箭手啊!”

“哎,还不是跟你一样叛逆。人家说了,做弓箭手很难超过我和Duilin两个老头子,做剑士就容易多啦。”

“真是和你一样会算计。”

Egalmoth笑笑,说:“是啊,彩虹家的特征。不过,他学得不错……在城中也算拔尖的。”

“你的家人为什么不和你住在一起?”Thranduil一口气将茶水喝完,咬着杯子,说话声音含含糊糊的。

Egalmoth伸手就把杯子拽下来,要是他儿子这样一定会被他碎碎念。“我让他们留在巴拉尔岛。”

“哎……我觉得你好孤单哦。”辛达小精灵双手枕在脑后,晃来晃去。

“有你这个跟屁虫就不会了。”诺多使劲揉揉他的脑袋,把一头灿烂的金发揉成鸡窝状。Egalmoth身子往后一仰,眯着眼睛很满意地打量着自己的杰作。

“烦死啦!”Thranduil双手乱舞整理自己的头发,“Ada说得对……”

“他又说我什么?”Egalmoth打断他的话。

“他说你是个傻瓜。”

诺多并不在意这个评价,也没有出言讽刺,他缓缓仰起头。视线越过Thranduil的肩头,看向窗外拿一弯月牙,眼神一时深邃起来。他只是告诉他:“你知道刚多林真实的样子是什么吗?”

辛达少年摇头,心想:我怎么知道。

“每个夏日之门的第二天,我和Duilin都会悄悄攀上国王之塔的的尖顶,在哪里看尽全城玫瑰花海。守塔的卫队长是个愣头愣脑的小伙子,他有个喜欢的姑娘,却一直不敢说,每次抓到我俩偷爬国王之塔,我就会给他一枚上好的宝石,他把它打造成精美的首饰偷偷放在姑娘的窗前。”

Thranduil正想发问,Egalmoth接着说:“圣树家的领地有一家酿酒坊,酿造的葡萄酒比久远之前敬献给维拉的美酒还要甘醇。但是老板固执地坚守着原则,一年只卖一次他认为合格的酒浆,不管是王室贵族还是平民百姓,平等地排队去买上一小壶,若是去晚了只能等来年。我每年都亲自去排那一眼望不到头的队伍。”他啧了啧嘴,似乎还在回味。“还有金花家有一位绣娘,她在为别人缝制礼服时会一边唱维林诺民谣,歌声很像我母亲。”

“Egal……你这是……”

“竖琴家有一个游吟诗人,他讲的故事让你听了就停不下来。怒锤家有个小学徒,不知道听了谁的秘方,每到晴天无云的半夜,必定在院子里拼命打铁,他以为有了月光的洗礼打造出的武器会更加轻巧锋利。我巡城的时候说了他好多次,叫他别扰人清梦,也没有结果。哦,对了,我的领地上有个小伙计,平生最大的心愿就是攒够钱开一家珠宝店,娶个会管账本的老婆,再生两个胖娃,有一次他和我讲:‘领主,您一直是我的榜样。’”

说着这些全无联系的人和事,Egalmoth语气悠长,“过去几百年,我每天看到的都是这样的生活,每天接触到的都是这样的同胞。在维拉的眼中他们根本微不足道,对我来说这才是鲜活的生活。我老婆刚开始孕育Calimakiir的那一年我第一次进入环山,第一眼看见倘拉登平原我就发誓要竭尽全力去塑造它,就像养育Calimakiir。我想创造一片乐土来让这些微不足道的同胞能过着他们习以为常的生活。除了我的家庭,刚多林是我这一生最伟大的作品。我所痛心的就在于此——我这么说,你明白吗?”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坦诚,Thranduil心潮起伏,无言以对。过去他一直把Egalmoth的哀悼当作脆弱的表现,他唯利是图,却对同胞怀着无私的悲悯。他到底是怎样一个奇怪的精灵。“你……你真的这样想?”

Egalmoth似笑非笑,“我远离家人独自守在这里,你说呢?”

辛达少年想起父亲那次偶尔和人提起Egalmoth为刚多林遗民的生计作出的种种努力,少有的心平气和,末了,父亲叹了口气,摇摇头总结道:“谈何容易。”时至今日Thranduil终于明白父亲语气中为何如此苍凉。 眼前恍惚能见诺多领主默默坚守的孤寂。“需要我为你做些什么?”

彩虹领主淡淡地一笑,轻轻指指桌面,“Thran,你为我倒杯茶吧。”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