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almoth之歌(61)

Turgon用了最高规格来接待堂妹夫妇,梵雅玛宫殿那道光辉灿烂的大理石大门缓缓开启,王室成员的身影出现在门后。第一个缓缓走出来的是Turgon,他今天穿了一件袖口缀满了钻石的白色长袍,为了表达对Celeborn的敬意他的礼服上特意用金线刺绣了多瑞亚斯风格的花纹。他挽着金发堂妹的胳膊,在他们身后是高大挺拔的Celeborn挽着Aredhel。Turgon兄妹来到台阶最高处,Idril被王室内侍簇拥着站在他们身边。前来赴宴的精灵们纷纷行礼,大理石庭院中响起了衣裙摩擦的沙沙的声音。

Egalmoth依照礼数朝君主鞠躬,然后他抬起眼睛悄悄往Celeborn瞄去,这么做并非无理,而是出于好奇。凭心而论当初Egalmoth义无反顾离开阿门洲与其说受到了费诺演讲的煽动,不如说是受到Galadriel的鼓舞。他还清楚的记得在影影绰绰的火光和阴影下这位金发的公主站在人群前,以无比的决心和勇气坚定地表示想要离开,她就像一面充满着魔力的金色旗帜吸引着像Egalmoth这样内心躁动不安又活力无穷的年轻诺多。什么样的男性精灵能跟得上这位公主的脚步呢?Egalmoth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

此时Turgon向他的子民介绍堂妹夫妇,Celeborn和Galadriel向众人颔首致意。人群开始移动,内佛瑞斯特的贵族们依次向王室成员致敬。他们在接见Egalmoth夫妇前面一对王室远亲夫妇时态度随便,脸上带着刻板的笑容,例行公事般的说了几句寒暄的话。

司仪官朗声说:“财政官Lord Egalmoth及夫人Ríndes。”Egalmoth挽着妻子的胳膊缓步走上前去,右手抚胸行礼:“愿瓦尔妲的星光照拂于您!”

多瑞亚斯的王子相貌十分英俊,肩宽体壮,满头秘银般闪耀的银发。他的举止十分高雅,将一袭银色刺绣长袍穿得十分中整,腰系一条点缀有蓝宝石的银带,没有张扬的作派,却自有尊贵威严的气度。他望着Ríndes露出微笑:“很高兴你已经找到幸福。”

“殿下,我永远不会忘记在父母离世的那段黑暗日子里您给予我们兄妹的无私帮助。”Ríndes说。她的丈夫虽然没有完全搞清楚事情的经过仍然微微鞠躬表达谢意。

“诺多失去你这个珠宝匠真是遗憾。”这次说话的是金发的诺多公主。

“或许在合适的时候我会重操旧业,毕竟我们精灵最不缺少的就是时间。”Egalmoth微笑着说。

“期待你的作品。”她扬起含笑的眼睛。Egalmoth 的是一张百合花似的脸庞,一双湛蓝的眼睛,和简直是雅梵娜般的容貌,充满了活力、善良和仁慈。司仪官开始念Duilin的名字,于是Egalmoth夫妇继续向前移动,向戴着Anneri精心制作的头冠的Idril走去。

在拱形圆顶的宴会厅里,挤满了一群使人眼花缭乱的满身珠光宝气的精灵贵族,一支乐队不显眼地在这间铺着大理石的宽阔大厅的一个角落里,轻柔地奏着乐曲。粗大的木材在壁炉里燃烧着,壁炉三边形的石墙高高耸入屋顶。齐房间长的雕花大桌上摆满还未动用的丰盛食物。Turgon陪同Celeborn和Galadriel 到摆着食品的桌子边,大家都跟着蜂拥到那里。穿着金蓝色制服的仆役排着队进来,安排好金色的桌椅,给客人端食物、倒酒,连连鞠躬。

这时候Idril在Anneri脸上亲吻了一下,Egalmoth的小女儿便快活地回到父母……哦,不,她是朝着Ecthelion走去的。

“Ec叔叔!”Anneri紧紧挽着Ecthelion的手臂,撒娇的声音能把英俊的诺多骨头都化了。“你好久没回来了,我真想你呀。”

“你们昨天去潜水啦?”Ecthelion笑着捏了捏Anneri的鼻子。

“去啦?你看我捞的珍珠。”Anneri忙着转过头去让Ec叔叔看他的发夹,一不小心把浓密的长发甩到Ecthelion脸上。

“干什么!”Egalmoth低声呵斥女儿,“没礼貌!”

小姑娘苦着脸说:“对不起。”

“嗨,没事没事,Anne又不是故意的。”Ecthelion忙去拦着,“我错过你的孕育日,来,告诉叔叔你想要什么礼物?你要Ithil的话我去搬把梯子把它拽下来!”

“Anne你别听他的,你叫他有本事把Anor拽下来给你。”Glorfindel总算找准机会从王室主桌上溜下来,第一件事就是挖苦好友。不过Anneri可不吃他这套,她把Ecthelion的胳膊抱得更紧了,冲金灿灿的Glorfin叔叔做了个鬼脸,“不,我要你去把Anor拽下来!”Ecthelion哈哈大笑,“还是我的小Anne对我最好!说吧,你想要什么?”

“唔。”Anneri歪着头想了一会说:“一会你请我跳一支舞。”

“这算什么礼物,再想一个。”

Anneri摇摇头特别认真地说:“就这,和我跳一支舞!”

“哈哈,好!”

“Ec叔叔你真好。”Anneri说着就在他脸上重重的亲了一口。

Glorfindel故意做出不高兴的样子揪住小丫头,“哈,我天天陪你玩就不好?”

“你不一样嘛,Glorfin叔叔和Duilin就好像空气一样,我可能不会特别说,但是一秒钟都离不开你们。”Anneri说着咧开嘴露出个讨好的笑容。

“哎,你……你真不愧是Egalmoth的女儿。”Glorfindel真是没脾气了,另外一边Egalmoth端着酒杯和Penlod的妻子有说有笑,眼睛却不住的瞟着这边,眼底里尽是得意洋洋的笑意。金发诺多领主冲着好友皱着鼻子做了个鬼脸。

乐队奏响了一曲流行于多瑞亚斯的舞曲,在一片热烈的掌声中Turgon挽着Galadriel

步入舞池中央,宣告着舞会的开始,然后Celeborn和Aredhel也加入了他们。

Egalmoth早就习惯于暴露在众人的目光下,但和王室成员一起在舞会上跳开场舞是一种新鲜的感觉。他挽着妻子的手臂和别人一起站在舞池边上为Turgon鼓掌,并且坏心眼儿地琢磨着Turgon跳的一定不怎么样,再加上他那高不可攀的身高,那场面一定很好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热闹的意图太明显,Turgon在热烈的掌声中并没有开始跳舞,而是把目光落在他的脸上,然后用手向他一指,优雅地做了个邀请的手势。

“我?不,不。”Egalmoth向后一缩,忙不迭地摇头。Duilin和Glorfindel毫不犹豫就从后面把他推了出去,Turgon挥舞着双手指挥人群起哄。Egalmoth只用了一秒钟就搞清楚了Turgon的全部打算:地位相称的领主里只有他一个人娶了来自多瑞亚斯的姑娘,理论上来说他应该会跳这支舞,要是跳得好内佛瑞斯特就不至于在客人面前丢脸,假如不会跳的话宾客们也就顾不上笑话Turgon本人了。真是个老狐狸!Egalmoth哭笑不得,现在是时候履行臣下的职责为主分忧了,他拉起Ríndes的手放在唇边亲吻,然后低声说:“亲爱的……”

Heavenly Arch家的女主人落落大方地步入舞池,她很高兴这支舞曲是她从小就熟知的,尽管即将成为第二个孩子的母亲,但隆起的腹部丝毫没有影响到她轻盈的舞姿。今天晚上的水晶灯也对她格外友好,照出她那闪闪放光的眼睛、漂亮的面庞。她的丈夫在这一时刻表现得很出色,一开始还有点生疏,几个节拍以后他就完全适应了,他搂着她的腰,舞步跳得干净俐落。几个旋转之后Egalmoth突然站到和Turgon面对面的位置,不仗义的王子盯着他,故意扬起眉毛。Egalmoth撇撇嘴,这一切都被一旁如天鹅般划过舞池的Celeborn看在眼里,银发的辛达精灵忍不住笑了起来。舞曲到这里结束了,宴会厅里掌声雷动。Egalmoth领着老婆赶紧逃回自己的座位上,刚才这一番折腾真是把他吓得够呛,一口气喝了一大杯蜜酒才算定下心来。刚刚把气喘顺Egalmoth又不安分了,脑袋扭过来扭过去四处乱找着什么。

Ríndes奇道:“Anne不是和Ec跳舞去了么,你还找什么呢?”

“还能有谁?把我推出去的坏蛋!”Egalmoth语气里满是咬牙切齿的意味。

“嘻嘻,谁叫你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Ríndes笑他。

“我哪有?”

Ríndes故意拉长脸说:“你最好去向Ecthelion请教怎么摆张冰山脸。”

“才不要,那会影响我英俊的外表。”

“切,臭美!”

宴会厅里乐声大作,一群快乐的、兴致勃勃的内佛瑞斯特显要人物聚集在这里,有的在笑,有的在低声细语,有的在拍手,更多的精灵贵族步入舞池,跳快步舞,跳水手舞……空气中飘荡着各种浓重的气味:烧木头的烟味、香薰味、烤肉味……Egalmoth觉得有点烦闷,于是轻声对被叽叽喳喳的贵妇人包围的妻子说:“我出去透透气。”

夜晚的宫廷依然令人赏心悦目,花园中的草坪向远处延伸,就像一片绿色的地毯直接铺到了山上的宫殿前,也将乌尔牟喷泉和至高王黄金雕像分隔开来。草坪中间有数条石子铺成的道路,道路的两边排列着诸神和王室雕像。草坪边上成排的银灯散发出柔和的光芒,照亮了整个花园。Egalmoth呼吸着馥郁的花香觉得畅快极了。很快他发现还有别人和他分享清新的空气,内佛瑞斯特之主那挺拔的身影出现在阳台的另外一端,神情怅然。

宴会厅中央正在跳一支集体舞,Aredhel和Galadriel拉着Idril的手欢笑着转着圈。Egalmoth垂下眼帘微微摇摇头,转身走回大厅。很快他再次出现在阳台,这回手里多了两个装满琥珀色蜜酒的水晶杯,他想或许Turgon需要这个。“殿下,能赏脸一起喝一杯吗?”

Turgon接过酒杯仰头一饮而尽,他装出来的门面瞬间崩塌,摔成了碎片。Egalmoth可以断定他正在经历过去的一个场面,泰尔佩瑞安银色的光辉下诺多精灵公主和梵雅族最美的女孩手牵着手翩翩起舞,这个美轮美奂的场景深深地刻在青涩的王子心里,也就是那一刻,Turgon确定了埃兰薇就是他一生挚爱。爱,真是最奇异的事情,它是最甜美的花朵也是最可怕的武器。他和她爱的结晶就在那里欢笑着,旋转着,渐渐和她的母亲的幻象融合,变成一把锋利的匕首,将她的父亲割得体无完肤。

Egalmoth整个身躯都趴在阳台雕花栏杆上,沉默地望着天上的繁星,杯中的蜜酒一口都没喝。Turgon发了会呆,伸手把他那杯酒拿过来又喝了。“谁又惹你不高兴了?”Turgon干巴巴地问。

“Duilin……他最近干的事你知道吗?”

“我看出来了。”

“我本来借给他办一个完全符合礼数的盛大婚礼来缓和同老贵族的关系,没想到……”Egalmoth叹息着说:“枉费了我一番打算。”

“你还真是什么都算计进去。”

“没什么用,到最后我还是无法控制。”不过Egalmoth又笑了笑说:“我不该这样,爱是不应该被利用的。”

“你这样太辛苦了。”

“我没有选择。”

“有必要吗?”

“我现在争就是为了Anneri将来不用再争。”

Turgon不说话了,他呆呆看着手中雕刻精美的水晶杯,过了一会他说:“就连我的表妹和妹夫都知道你惹出来的乱子。”

“说到这个我倒真有事想请你帮忙。”Egalmoth表情严肃认真。

“你说。”

“我想让Anneri读一些多瑞亚斯典藏的书籍。”

Turgon愣住了,他真没想到Egalmoth会提这么个要求,随即他明白过来,笑着说道:“你知道Celeborn怎么评价你吗?”

Egalmoth摇头。

“他说你志向不小。”他使劲拍了拍Egalmoth的肩膀,“回去吧,别扫了他们的兴。”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