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almoth之歌(60)

好久没写这篇了,先热个身。

~~~~~~~~~~~~~~

初秋,一只鹰在内佛瑞斯特的天空中随风翱翔。它在梵雅玛周围懒洋洋地划着圈,似乎被束缚在高耸入云的山峰上。从这里,它可以俯瞰这块辛达和诺多精灵混居的领地,泰然自若地静观光阴流逝。如果这只猛禽若干年前也曾在此盘旋,就会发现,领地的布局与今天相差无几,但远远没有现在这么熙熙攘攘。内佛瑞斯特的形状非常奇特,大致呈三角形,它的三面由陡峭的悬崖绝壁以及山脉丘陵保护,土地向下倾斜成为一个山谷。在它的南部边界,一系列山丘从威斯林山脉开始一直向西延伸到大海。塔拉斯山矗立于这一系列山丘最西边端的海角上。Turgon的宫殿凡雅玛就修建在塔拉斯山可俯瞰大海的山坡上。内佛瑞斯特西部边界的海岸线被一道悬崖形成的高墙所屏蔽,这些悬崖的顶部高于它们后面的土地。在这些悬崖底部是许多有着白色沙滩的水湾。精灵们在悬崖上开凿了台阶,并且为停泊他们的船只修建了石头码头。

一艘白云般的天鹅船漂浮在距离内佛瑞斯特海岸线不算太远的海面上,它随着波涛上下起伏,缓缓向码头驶来。和煦的秋阳照耀船首黄金打造的鸟喙以及装饰船身的宝石,散发出璀璨夺目的光辉。Ríndes坐在船帆投下的阴凉里,凉爽的海风吹拂着她的黑发,不过她现在还不能享受悠闲,因为Egalmoth水淋淋正坐在她的脚边,让她帮他擦干头发。在她们身边舒适的地毯上除了花茶、水果和点心,还散乱地放着一堆堆脏兮兮的珍珠贝。这都是Anneri的主意,小丫头要在庆祝孕育日的这天亲手采集珍珠送给即将出世的弟弟或妹妹。于是Egalmoth一声令下,Enerdhil也脱了衣服跟着下水了。在水里扑腾了一阵他们捞上来不少珊瑚贝壳,现在准备回家去。

“叔叔,我们赶紧开贝壳嘛!”Anneri在保姆手里扭来扭去,迫不及待地想要检视收获。“哎哟,你扯我头发了。”

“你不要乱动不就不疼了。”保姆Loriwen说着放轻了擦干水的动作,她在家里已经服务很久了,一手带大Anneri。Loriwen是位不寻常的保姆,她与王室有着亲缘关系,并且受过良好的贵族教育,一心想要把Anneri教导成内佛瑞斯特最迷人淑女,没想到如今世道变了,梵雅玛宫廷上下极端尚武,从Turgon开始都纵容着Anneri舞刀弄枪,对娇滴滴的贵族小姐那套根本不感兴趣。Loriwen总是絮絮叨叨抱怨着领主夫妇太惯小姐,让她一身才华无处施展。一开始Ríndes还好言相劝,到后来也随她去了,反正诺多的倔脾气一上来说什么都是白费劲。

“等回家再开呗,贝壳又不会跑。”Enerdhil很不以为然地说。

“叔叔~~”Anneri趴在叔叔赤裸的背上使劲摇晃,她的双手紧紧勒着叔叔的脖子,搞得他直翻白眼。

“哎哟,好了,好了,你要勒死我吗?”Enerdhil挥舞着双手从侄女的桎梏中挣脱出来,故意去咯吱她。

“Nana!”Anneri惊叫着跳到父亲怀里躲起来,Egalmoth却把她毫不客气地推了出去。“哈,喊着nana却躲我这里,不理你!”

一家人正吵吵嚷嚷地嬉闹着,风中隐隐约约传来悠扬的号角声。举目望去,内佛瑞斯特的卫队正护卫着贵客前往梵雅玛的宫殿。被银盔蓝袍的战士簇拥着的贵客只有两位,Turgon的旗帜和战士们的盔甲挡住了他们的脸,不过Ríndes还是从他们光辉灿烂的发色认出了来客:那是多瑞亚斯银发王子Celeborn以及他那金发的诺多公主Galadriel。之前没有听说他们要来访的消息,不过一想到曾经听说过他们生性潇洒的作风,那么不带随从突然造访就不奇怪了。

或许是听到号角的召唤,Egalmoth感到妻子腹中的胎儿在踢他的后脑勺。“哎哟。”他把头靠得更紧了,让孩子隔着母亲的肚皮咚咚敲他的脑袋。“真有力!将来一定是个棒小子!”

“你就知道是小子吗?要是个丫头呢?”Ríndes笑着问他。

“那可就糟糕了,一定比Anneri还要刁钻古怪。”

“Atar你真坏!”Anneri又一次跳进父亲怀里撒娇。

“又要举行宴会啦!Anneri小姐这回你可得听我的……”Loriwen又絮叨开了,每次王宫有重大活动她总是跃跃欲试,想要在这场与Anneri的艰苦战斗中获得胜利。一直到船靠岸Loriwen都在喋喋不休地叨念:没一个小姐比得上Anneri的美貌,她叔叔为她做了那么多无以伦比的首饰,她们家可以负担得起任何华丽的服饰,这丫头就是不珍惜……当她说到当年自己在提里昂所戴的耳环时Egalmoth已经护着Ríndes走上码头了。

“哎,要这个小家伙是男孩我们就能清静一点了。”

“Loriwen总找得到机会唠叨,除非Anneri愿意穿上几十斤重的礼服规规矩矩坐在那绣花。”夫妻俩一起想象了一下这会是什么样的场景,都忍不住大笑起来。跑在前头的Anneri又溜回来挽着母亲的胳膊悄悄说了几句话,然后拽着叔叔头也不回的溜了。

Egalmoth喜气洋洋地望着女儿青春洋溢的背影说:“有自己主意了!”

“看样子你女儿灵魂里珠宝匠的部分苏醒了。”

“是吗?她说了什么?”

Ríndes故意扬起头说:“这是我们母女间的秘密,不告诉你。”

第二天下午,屋子里的仆人在Anneri的指挥下为领主夫人更衣。Ríndes的贴身女仆为她穿上胸衣和长袜,Loriwen则举起手里的裙子,套在她身上。这件红色的丝绸裙有着精美的刺绣和花边,看上去十分华美。但为了配合孕妇裙子本身有些宽松,紧身胸衣、衬裙等一层一层地堆在一起,也有点烦琐。不过,Loriwen用一双巧手加以改良,收了些腰身又调整了下花边,现在Ríndes穿起来就十分合身。在她们为她扣上背后的扣子时Egalmoth进来了,他已经穿戴整齐,按照礼仪戴好了全套首饰,看上去像只开屏的孔雀。Ríndes看见他当场就笑出声来,Egalmoth有些懊恼地挠挠头说:“Turgon叫我不要为省事胡乱穿衣服,要不然堵不上那些家伙的嘴。”

听到这话Loriwen严厉地看了Anneri一眼,小丫头不服气地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把头扭到一边。

“亲爱的,你说我戴什么好。”Ríndes命人打开首饰盒,Egalmoth抱着手看了一会,从琳琅满目的首饰里拿出一条由顶级珍珠和大量钻石点缀而成的项链为妻子戴上,“正好配合Anne的发饰。”他说着低下头亲吻妻子,“宝贝,我爱你。”

Ríndes笑着回吻他,轻声说了句:“我也爱你。”

Anneri被Loriwen按在凳子上梳头发,心灵手巧的保姆想要给她梳一个时髦的发型,Anneri哼哼唧唧地扭来扭去就是不愿意。Loriwen又开始唠叨作为领主家的长女衣着打扮就该雍容华贵,哪能像街上的野丫头云云。Anneri反唇相讥:“领主家的小姐让妹妹做好啦,我是要成为商社的主事的姑娘!”

几个仆人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送上一些甜点、水果和酒。和往常一样,Egalmoth慢条斯理地喝着酒,等着老婆和女儿梳妆打扮。他像欣赏一幅名画那样看着女仆把羊绒粉扑蘸上粉,在Ríndes的额头、脸颊以及喉咙那里稍微扑了点粉。又转头去看Loriwen往Anneri头发上盘上一圈珍珠。渐渐的,他有些认不出镜中的她们了,这对端庄美丽的母女是谁呀?Egalmoth早年间就是致力于装扮他人的珠宝匠,现在她们就是他一生中最伟大的作品。

“好了,好了,我要去侍奉公主姐姐啦!”Anneri跳下凳子就要跑,Loriwen正准备给她涂的香水洒在空气里,呛得她打了个喷嚏,就在这当口Loriwen一把抓住了她。

“再等等!”Loriwen说着在Anneri的耳后和胸前都喷了香水。香水洒在皮肤上凉飕飕的,Anneri不禁打了个冷战。现在她的全身上下都被好闻的花香所包围了。Ríndes 笑眯眯地看着女儿,目光里充满了同情,还有些许戏谑。她的眼睛笑成了一弯新月,看上去格外美丽。

“小Anne终于想起来在王宫还有一份差事。”Egalmoth笑话女儿。

“才不是,公主姐姐说要我好好练习,将来做她的近卫长官!”说完她跑过去使劲亲亲母亲的脸,“Nana,一会王宫见!”

“回来!”Egalmoth喊道。

Anneri这才想起来把她老爹忘了,于是嬉皮笑脸地转回来,搂着Egalmoth脖子摇晃:“Atar,我最爱你了。”

“哈,小东西!”Egalmoth伸过脸去让她亲,然后才心满意足往她屁股上一拍,说:“去吧。”

Anneri快活地出门了,Loriwen跟在她身后,手里像提着个蛋糕那样小心翼翼地拿着一个头饰准备送给Idril。Egalmoth非常舍不得,这个发饰是Anneri在阁楼里忙活了一晚上的成果,用的是昨天他们下海捞的珍珠和花园里的夜光百合。Anneri用银丝和缎带把珍珠和花朵精心编织在一起。以Egalmoth顶尖珠宝匠的眼光来看他女儿第一个独立完成的作品精美绝伦,不用来点缀她的美貌实在可惜。不过嘛,珠宝匠的宿命就是这样,无论作品再怎么登峰造极到最后很难留给自己。哎,要是费诺也能把宝钻献出去是不是后来的一切就不会发生了?不不不,这样一来他就没有Ríndes和Anneri了!Egalmoth赶紧摇摇头,把那个可笑念头从脑海里赶出去。

Egalmoth忍不住笑了起来,当夫妇到达王宫的时候Ecthelion也来了,他站定后对着大家彬彬有礼地行了一礼。年轻的贵族小姐们虽然矜持地笑着,装出一副害羞的样子,但还是拥上前去,把他团团围住,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没办法,Ecthelion走到哪都是姑娘们的焦点。一阵清凉的风吹来,Egalmoth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你笑什么呢?”Ríndes问。

“他用了多少你调配的沐浴油啊,现在和我们一个味儿。”

“我再调一些让你拿去卖怎样?让Ec做推销。”

Egalmoth把头摇得乱晃,“那不行,你做的所有东西都是珍贵的非卖品,只给最重要的人用。”

“油嘴滑舌。”Ríndes故意嗔怪道。

大理石庭院中挤满了前来赴宴的宾客以及他们的侍者,Duilin挽着Indilme终于到了。Egalmoth上上下下前前后后直打量他,看得Duilin全身发毛。“你干嘛?”战士的本能让弓兵队长每个毛孔都戒备起来,他太了解Egalmoth,每次他用这种眼神瞅他准没安好心。Egalmoth还是不管不顾地盯着他俩看,Indilme在他的注视下躲闪着目光,然后故意找话去和Ríndes聊天。Egalmoth又看了Duilin几秒钟,然后变了颜色,他慢慢长大嘴,用手指着Duilin,语无伦次地说:“你你你你,你和她……”

Duilin伸出手把Egalmoth上下嘴皮啪地捏到一块,沉着声音说:“闭嘴!”

Egalmoth毫不客气推开好友的手,那副表情活像嘴里被塞了八个柠檬,“你你你,你叫我说你什么好?”他跳着脚冲Duilin一通责备,“明年春天就是婚期,你倒好……”

“我忍不住啊!她爱我!我爱她!这有什么问题?”Duilin用龇牙咧嘴的表情掩饰自己的心虚。

“你……你好歹也是将军了,怎么就那么没出息?殿下本来要借婚礼给足你荣耀,现在却……”Egalmoth懊恼地直转圈圈,最后朝自己的好兄弟理直气壮地一伸手:“还钱!”

“我什么时候欠你钱了?”Duilin也生气了!

“你就欠!我忙得要死还尽心尽力帮你筹备婚礼!你现在就脱裤子把事情办了,我投入那么多时间和精力怎么办?我不管,你把帐先给我结了!”

“谁跟你说我不办婚礼了?我们和她父母谈过婚礼照旧。实在不行你和Rín可以和我们一起办!反正这年头也不讲那么多规矩。”

“我都生第二个孩子了还办什么啊?”Ríndes也加入了这场辩论,她倒是亲热地拉着Indilme的手,不住地恭喜新娘子。Egalmoth还在那不依不饶地跳脚,“你五天前就干了这事为什么到现在都没告诉我?”

嗨,原来是为了这个,Duilin真没招了,只好告饶:“我就是怕你这种反应才不敢说的呀!哎?你怎么知道我五天前?”

“因为你这五天都鬼鬼祟祟的,用脚趾头都猜得到。我什么事情都第一个告诉你,但是你却对我这么不讲义气!我不管!还钱!”Egalmoth撅起嘴,那模样像极了Anneri。

Egalmoth你一定是魔苟斯派来整我的!Duilin真的投降了,不管是Egalmoth或者是Anneri,只要露出这幅可怜巴巴的模样我们的Lord Duilin就只有缴械的份。他走过去紧紧拥抱他的好友,头靠在Egalmoth肩头,做出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嗲声嗲气地说:“噢,Egalmoth,我亲爱的老伙计,我爱你,你难道不知道吗?除了我最可爱的小乖乖Indilme这个世界上我最爱的就是你。”Egalmoth先生的毛就这样轻易被抚顺了,两个家伙立马把话题转换到即将要上演的戏剧来。

真是傻得要命,两位妻子一起摇摇头,懒得搭理他们。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