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23)

在对波兰、法国、丹麦、挪威、南斯拉夫和希腊所进行的一系列“闪电战”中,德国也遭受了严重的损失,但由于战役结束得很快,所以损失也迅速停止。可在俄国前线,尽管开始时每天的损失比较轻微,但却一直没有停止——持续了一天又一天,一周又一周,一个月又一个月。随着时间的推移,德军的伤亡越来越重。后方从未得到过前线遭受损失的详情,但越来越多的家庭失去了他们的儿子,不是阵亡就是身负重伤。慢慢地,人们开始了解到这一情况,不是来自政府,而是从彼此的交谈间接得知。自己家里所发生的事情与其他许多人家发生的情况并无两样。

德国老百姓学会了应该如何理解新闻,因为宣传部门总是用同样的言辞来描述同样的情况。例如,提到“英雄”或“英勇”,这就意味着德军遭受了严重的损失。当人们在报纸上读到“斯大林格勒的英雄们”时,所有人便知道夺取斯大林格勒的战斗并不顺利。

Egalmoth击毙安菲季耶特洛夫的事迹成了乏善可陈的前线新闻中为数不多值得吹嘘的消息。诡异的是这件事首先是被华盛顿邮报捅出来的。神通广大的美国人用一种看热闹的口气来叙述苏联狙击手围猎Egalmoth的故事。在这篇报道里Egalmoth被描述成一个毫无人性的恶魔,他故意攻击俄国人的四肢,让他们失去行动能力却不会马上死去,吸引其他苏联士兵前去救援,然后再把他们一一打死;或者用饼干去引诱饥饿的孩子,并将他们吊在半空中作为诱饵;他还打伤了两个英勇的女性狙击手,并且强奸了她们……

听着妹妹绘声绘色地讲她从短波收音机里听来的消息,Ecthelion笑得都要满地打滚了。Egalmoth躺在床上瞪着天花板,一脸生无可恋的模样。Ecthelion瞥了他一眼忍不住又哈哈大笑起来。“然后呢?”他问Rita,迫不及待地想要听到其他可以笑话Egalmoth的消息。

“他们还说俄国狙击手设计了一个巧妙的陷阱把他击毙了,在行动过程中牺牲的战士被授予苏联英雄的称号,第一个就是那个安菲季耶特洛夫,据说他俩是同归于尽的。”Rita满是同情地说。

“怎么样?作何感想啊?我的大英雄。”Ecthelion坏心眼地问狙击手。

“零下五十二度我脱裤子强奸不是找死么?”狙击手有气无力地抗议了一句便缩回自己的角落里生闷气。

Ecthelion又笑得上气不接下气。Rita实在看不下去了推了他一把:“人家还病着,你就别欺负他了。”Egalmoth从被子下面探出头来瞪了Ecthelion一眼,那神情在说:“你还不如Rita呢!”

“好好好,你别生气嘛,我去给你弄点好东西。”Ecthelion像塞个玩具熊那样把自己的枕头塞给狙击手抱着,对妹妹说:“你陪他一会。”然后就跑了。

Ecthelion一走,病房里变得微妙而尴尬。Rita很不自在地坐在那,眼睛都不知道往哪放才好。她倒是希望Egalmoth能赶快闭上眼睛睡过去,但是狙击手一直醒着。他把脸埋进Ecthelion的枕头里,过了一会又把枕头推开了。“对不起。”他突然说。房间里安静下来,气氛紧张。

“怎么了?”Rita问。

“我和你哥哥,我很抱歉。”

又是一阵令人窒息的沉默,Rita仔细看着他,似乎在考虑如何回答“你到底怎么看他的?”

“我不知道,我不愿承认我是同性恋,只是在那个时间,那个地点,我爱上的人刚好是他而已。”

看着狙击手友好而坦诚的脸,Rita鼓起勇气问了一个困惑她很久的问题:“那么将来呢?你们打算永远这样下去?”

Egalmoth摇摇头,不知道是说我不可能放弃,还是再说我没想过这个问题,我不清楚。

“你是怎么想的?Rademacher先生?”

过了一会,狙击手才开口说话:“如果我的永远没有多远了呢?”

Rita的喉头哽住了,她有些惊慌地说:“我不是这个意思。”

“如果不是怕他伤心我真的不想熬下去了,太疼太累了……”

“你……你很难受吗?我帮你打针……”

狙击手又摇了摇头,露出一个疲惫的微笑,“你能帮我个忙吗?”

“你说。”

“如果我死了,在某个冬天请你带他去我的家乡,有个滑雪的好地方,当地人都知道,他告诉过我他喜欢滑雪。”

“不!”Rita提高了声音,Egalmoth让她十分气愤,他们全都让她火冒三丈,“要去你自己带他去!”她的话语在寂静无声的房间里回响。她从面颊擦去一滴眼泪,尽量让自己的心跳恢复正常。

Rita的眼泪让Egalmoth有点尴尬,他紧盯着她的眼睛,又说:“对不起,我不想让你哭。”

“你不能这样对他!你不能!他远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坚强!”

Egalmoth没有说话。

病房门被推开了,Ecthelion 带来一股冷飕飕的空气和一丝诱人的茶香味,整个房间宛如从噩梦中醒来。“来喝点真正的茶,你会喜欢的。”他高高兴兴对Egalmoth说。

“你哪弄来的?”Egalmoth尝了一口,他从没喝过那么好的茶。

“我爸的病理实验室就在下面。”Ecthelion脸上带着一丝得意。

“你去偷爸爸的茶了?”

Ecthelion白了妹妹一眼,“我怎么能叫偷呢?”他小口小口喂Egalmoth喝茶,看着他满足的神情,苍白的脸上泛起淡淡的红晕,就觉得无比高兴。他愿意用他所有的一切来让Egalmoth开心。“好了,你该睡了。”他放下空杯子动手帮狙击手擦了擦脸。这两个饱经磨难的男子周身照耀在一片清澈、寒冷的仲冬阳光之下,他们彼此凝望,目光中饱含难以言说的情感,突然间Rita觉得这个画面很美。

突然病房门开了,院长领着几个带着纳粹红色袖箍的人进来。为首一个穿灰大衣、戴灰帽子的男子在门口一边微微点头致意,一边举起帽子,双脚后跟并拢,在他的左臂下夹着一个黑色公文包。“Rademacher少校先生,我代表帝国宣传部向您致敬。”他的声音古板而高亢,他笑得很尴尬,眼睛半闭着,“祝贺您在斯大林格勒前线取得的成就。”

“怎么回事?”Ecthelion问院长。

院长那一副献媚讨好的表情让人作呕,“元首已经授予Rademacher少校第184枚橡叶饰骑士十字勋章,宣传部的先生们要为少校拍几张照片。”

“这里是危重病人的病房,请你们出去!”Ecthelion毫不客气的赶人!

“你是谁?”宣传官员眯起他的小眼睛。

“Ecthelion Koch,他的主治医生!你们严重干扰了病人治疗,请你们离开!”

院长的态度很明确:“Koch医生!请你不要干涉宣传部的工作!”

“院长先生,你现在做的有违医生的职业道德!”

“Koch!我警告你……”

纳粹官员不耐烦了,一甩头,另外几个人一拥而上扭住Ecthelion的胳膊就要往外拖。

Rita惊叫起来:“你们放开他!”

“别理他!我可以拍照片!”Egalmoth的话阻止了即将发生的混乱。Ecthelion甩开那几个纳粹大声吼道:“你不能拍照!”

“我当然能!”Egalmoth的声音虽然微弱,口气中确是不容拒绝的强硬。

“我是你的医生!”

“那么我要求换个医生。”

Ecthelion被噎住了,他瞪着狙击手一时竟然说不出一个字。

“Koch小姐,麻烦您和Koch医生回避一下。”Egalmoth如是说。

Rita低着头走过去拉哥哥的手,Ecthelion放开她。“为防止意外,拍照过程中我必须在场!”这下子所有人都没有意见了。

根据宣传部门的要求,Egalmoth必须坐起来拍摄几张看当天报纸的照片,以驳斥欧美和苏联的新闻,并且鼓舞国内老百姓的士气。Egalmoth不顾Ecthelion的反对坚持要照他们的要求做,他说这关系到他军人的荣誉。Ecthelion只得吸了口气,扣住双手,调整着自己的位置,直到他觉得已经很安稳地抱住了他。“我抱你起来,如果受不了你就叫我。”

“好。”

Ecthelion慢慢调整他的姿势,他温暖的肌肤贴着他的。他不能离他更近了,不然就该咬住他的耳朵了。Egalmoth极力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呻吟。他很痛,Ecthelion从他身体的微微抽搐就能感受到。“可以吗?”他问。

“没事。”

护士用几个枕头垫在Egalmoth身下,让他半坐起来。“哦,天啊!”他倒在军医肩头。

“还好吗?”Ecthelion问。

“头有点晕。”他喃喃道。

“你躺太久了,吃点止痛片。”

护士把药和水递过去,Ecthelion帮他把药吃下去。Egalmoth喘息了一阵终于睁开眼睛,“谢谢你。”他说道,Ecthelion突然感到一阵不安,他从来没用这种疏离的口气对他表达过感谢。“可以了。”

Ecthelion让他靠在枕头上,自己退到一边。一名护士帮狙击手洗了脸,梳好头发,又整理了衣服。摄影师摆弄着照相机寻找角度,然后对领头的纳粹点点头。于是Egalmoth手里被塞了一张当天报纸。说来也是神奇,当他看向镜头时竟然神采奕奕,一点也看不出伤重病危的样子。摄影师围着他咔擦咔擦照了一阵,满意地走了,留下憋了一肚子火气的军医。

第二天一早,Egalmoth的这张照片出现在德国各大报纸的头版,从艺术的角度来看这张照片拍得的确不错,把Egalmoth那种日耳曼军人的坚毅和英俊展现得淋漓尽致。头版上另外三个标题中的两个也是属于他的:“元首授予Egalmoth Rademacher少校橡叶饰骑士十字勋章”;“不可撼动的花岗岩——Rademacher少校斯大林格勒传奇。”

Ecthelion看着这些天花乱坠的报纸气不打一处来,因为昨天那么一折腾,Egalmoth又发烧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