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17)

Rita Koch写了一会病历,又趴在桌上打了个盹,但是很快就醒了,心里始终七上八下的。刚才在楼上病房里看到的一切强烈地刺激着她的神经。她出生在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家庭,每天早晨还保持着轮流读一章圣经的习惯。可是Ecthelion,她那令人骄傲的兄长和一个男人竟然产生如此令人不齿的感情,他对狙击手说话的声音,抚摸他的动作,勾起了赤裸裸性生活,放浪形骸的同床共枕,这种种丑恶的幻像。太令人难堪了!她不能让别人发现这个秘密,他们会把Ecthelion抓走,毁掉全家的生活!

她走了出去,跑上空无一人的楼梯,Egalmoth的病房在走廊另外一头。她悄悄把门推开一条缝隙往里面窥探,Ecthelion还是像她离开时那样背对着门坐着,一只手和Egalmoth相握,另外一只手抚摸着他的脸。没有什么出格的事,Rita稍微放下心来,Ec就是Ec,总是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她突然觉得是不是自己多心了,正想离开Ecthelion却开口了:“值班医生不应该离开岗位。”

“我……我来看看你吃饭没有。”Rita只好走进去,她在他身后躲躲闪闪,偷眼去看床上躺着的人。Egalmoth的样子看上去更糟了,他的脸上没有任何明显的动作,胸腔也没有起伏。在Rita所站的位置感受不到他的呼吸,她开始恐慌,“Ec,他……”

“睡了。”Ecthelion眼睛依旧没有离开他的脸。

Rita不敢问关于他俩的事,Ecthelion发起脾气来是很恐怖的。她只好吞吞吐吐的提醒他还有一个现实世界需要去面对:“六点护士会换班,你还要去上课。”

Ecthelion没做声,Rita从没见过哥哥这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外面的北风越吹越疯狂,病房里冷得叫人全身发木,她的心里也觉得酸楚难受起来。Ecthelion望着狙击手心疼揪心的模样在她眼中也渐渐模糊。

“你哭什么?”淡漠的声音突然近在咫尺地响起,Rita吓了一跳赶紧揉揉眼睛,Ecthelion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她的对面。

“没,没什么,就是困了……”她吸了吸鼻子,“要不要给你拿外衣?”

“不用了,比起俄国这算不了什么。”他说着轻轻拥抱了妹妹,Rita感觉到他浑身冷冰冰,突然脑海里冒出一个念头,如果他能抱抱狙击手,也许他会觉得好受些。

凌晨五点五十分,走廊里隐隐约约响起护士们换班的交谈声。“真该死,这么早就来了!”Ecthelion低声咒骂,他不得不凑近Egalmoth的耳边小声对他说:“你乖乖在这里睡一会,我会很快回来。”Egalmoth不能回应他,于是他慢慢亲吻他的额头和嘴唇,“我永远不会放弃你,你也不要放弃你自己。”

铁灰色的天际,鹅毛般的大雪在飞旋,几乎让人看不清医院的楼顶,也遮蔽了声音,整个世界放慢到了不自然的速度。Rita拉住围巾盖住两个刚出炉的热面包,急匆匆地穿过马路赶回医院。她寻思着这会儿Ecthelion该从病房出来了,过不了多久他就得去查房,然后给即将成为军医的学生们上课。Rita想照看着他吃点东西休息一会,不论做了什么让人无法接受的事情Ecthelion始终是她最爱的哥哥。

去医生宿舍的路Rita已经很熟了,据说那个房间近百年来都是属于他们Koch家的医生,过去爸爸经常让他们在这里等他下班。现在Ecthelion有一半时间都住在这。房间的门虚掩着,Rita轻轻敲了敲,没有得到回应,于是她推开门。Ecthelion果然在里面,他坐在地板上,仰头靠着床沿出神地抽着烟。

“干嘛坐在地上?”Rita很奇怪,他们家的教养从不允许这样做。

“在前线学的……”Ecthelion的声音沉闷不已。“跟他学的……”说到“他”这个词Ecthelion的眼睛突然亮了,但很快又暗淡下来。Rita犹豫了一下,把面包塞到他手里,自己去煮咖啡。她实在有一肚子问题,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壶里的水刚刚煮沸,Ecthelion说话了:“你想问什么就问吧。”

“他……他还好吗?”

“不好!”Ecthelion看上去很茫然,他在地板上拍了拍,“陪我坐一会,这样坐很舒服。”

Rita照做了,她和哥哥并排坐着,像小时候那样搂着他的胳膊,把头靠在他的肩头。

“他们让‘次等弹丸’留在他的伤口里,过了快40个小时我才取出来,会感染整个胸腔。”Ecthelion摇摇头。“他大概有10%的机会能活下来。”

“我的天?次等弹丸是什么?”

“我一会上课会讲,就是伤口里的异物,布料、石头、木头碎片、弹壳、装备碎片,甚至是别人的尸体碎屑,反正什么都有。”

“他们怎么可以不清理?太过分了!”

“这就是战争!”Ecthelion把抽完的烟蒂掐灭,扔到一边。“我猜他们是想让他赶上转移的飞机所以做得很匆忙,没想到他还是在机场滞留了一天。只是怎么可以连血管都没缝好!”带着无比愤怒,Ecthelion一拳重重的砸在地板上。“你猜我在他的皮肤下找到了什么?我的信!我写着我爱他的那封信!”

金发女孩听得瞠目结舌,更让她震惊的是她的哥哥坐着一动不动,面孔非常冷酷,紧闭着嘴唇,他那双白皙的、关节很明显的手紧握着放在膝盖上。在Rita记忆中Ecthelion从来不流眼泪,可是现在他竟哭了。

“Ec……”她摇晃着他的手臂,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

“你能帮我保守秘密吗?”Ecthelion使劲揉揉眼睛。“我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可是他很好,真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