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16)

飞机在强劲的侧风中勉强降落,当起落架和地面接触时复又弹起,产生剧烈的颠簸。Egalmoth从无休止的昏沉和噩梦中渐渐清醒过来,但意识稍微恢复,身上火烧刀割似的剧烈疼痛又使他险些昏迷过去。这时,一只凉爽的手放在了他的太阳穴上,但随即被他头上的汗水所浸湿,一个温柔的声音平静地说了几句话。这个声音仿佛隔着一层薄纱,Egalmoth意识到是那位一直照看他的女护士。她给了他两颗药,帮着他服下。之后,机舱门打开了,一股清新的风吹进来。Egalmoth用尽全身力气才微微撑开一点眼皮,阳光炫得他眼前阵阵发黑。他觉得冷,被冷汗打湿的毯子盖在身上那么冷,冷到他已经失去了所有感觉。

医护兵将他抬上救护车,车轮的节奏变化着,形成了一种强烈而又危险的敲击声。这种声音在Egalmoth脑中痛苦地回响着。他的眼前又出现了一些可怕的画面,但他已无力再做出任何反应,他半睁着眼睛,目光涣散地盯着护士裙子的下摆。慢慢地,那片刺目的惨白浮现出妈妈的样子,她的手里在缝制一件小小的衬衫,突然她抬起头露出微笑:“Egal,你可以穿着它上学。”

“妈妈……”他低低地喊了一声,“妈妈,床单湿了……”

听到这句没头没脑的话随车的医生和护士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他们以为他失禁了。护士万分同情地揭开毯子查看,赫然发现他躺在一片血泊当中。医生歇斯底里地大喊:“病人伤口裂开了,快点去夏利特医院。”医生护士手忙脚乱帮他止血,按压伤口引起的疼痛他都感觉不到了,他已经陷入了昏迷。

夏利特医院的护士推着Egalmoth的担架在手术楼走廊里狂奔,地上留下一道长长的血迹。Ecthelion刚刚给一名年轻士兵做完截肢手术,他擦拭着手走到走廊上,不小心踩了一脚血液。他皱眉看看地板,冲一名护工喊:“过来清扫一下。”

“Ec!”Rita欢快的声音在走廊里响起,她现在是医学院的学生,今天要作为实习医生在外科病房值班。“嗨,Rita……”Ecthelion刚答应了一声,突然被一个气喘吁吁的护士一把拽住手臂。“你,你是不是叫Ec?……认不认识Egalmoth Rademacher?”护士满手是血,气都快喘不过来了。

“认识……”Ecthelion的心已经沉到谷底。

“他快死了!”护士不由分说拉着他就去追担架。

Ecthelion顿时天旋地转,不管他如何不愿意,最坏的事情已经发生了。当他看见躺在那的Egalmoth时只觉得自己的腿都在发抖。“失血性休克。”Ecthelio初步检查后说,“我和他都是O型血,先抽400CC。”一边说他一边撸起袖子让护士抽血。

输血之后Egalmoth状况稳定了些,但他的伤势比Ecthelion预想得要糟糕得多。野战医院那个蹩脚的医生没有把伤口处理好,随后他又在机场医疗站滞留了将近20个小时,再加上刚才的大出血,Egalmoth还能活着已经是奇迹。

Ecthelion治疗完所有病人已经快九点了,他头重脚轻地去病房看Egalmoth。病房里灯光昏暗,Egalmoth床前站了两个护士以及Rita,她们十分小心地托起他的头,往他脖子上缠凉毛巾。

“怎么样了?”Ecthelion问。

“烧到41度了,他会死的。”Rita不安地绞着手指。

“有我在就不会。”他十分笃定地说。

Egalmoth 的胸脯起起伏伏,嘴巴微张着,呼吸急促,看上去非常辛苦。他的脸色灰白,两颊上都闪着亮光,十分焦躁不安的模样。

年长的护士报告说:“他疼得很厉害,但是不能再用止疼药了。”

“昏迷中的不安不一定是因为疼痛。”Ecthelion说着握住他的手,用另外一只手轻抚他的额头,这样姿势保持了一会,说来也怪,Egalmoth竟然慢慢安静下来,睡得安稳了。“你们去照顾别的病人吧,这里我来就好了。”

“可是他需要护理。”护士有些为难。

Ecthelion点点头说:“我来吧,我想和他说说话。”

护士们走了,Rita还站在他身后,她把手搭在哥哥肩膀上,担忧地说:“你抽了那么多血,需要休息。”

“没关系,这种事在前线很常见。”

感觉到哥哥的悲伤,Rita不好再说什么,她想了想又说:“我去给你拿点吃的。”

“不用了。”

“要的,你得有体力来照顾他。”Rita说完就跑开了。

Ecthelion叹了口气,他站起来把窗户全部推开,室外飘着大雪温度很低,不过对发着高烧的病人却很有好处。他脱去他的衣服,在他的胸口盖上了一块薄薄的棉被单,让窗外的冷风对着他吹。紧接着他脱掉狙击手的裤子,露出一截苍白的肚子。他在水盆里绞干毛巾,在狙击手的腹股沟和小腹上轻轻擦拭。冰凉的感觉让狙击手的烦热舒缓了些,他的头动了动,小声哼着。Ecthelion听得出那是因为舒服,心里也觉得宽慰。

“好点了?”军医脸上有了些许笑容,“你这样其实我蛮开心的,你终于不会乱跑了。”

Rita推门进来听到哥哥这样暧昧的话语愣住了,Ecthelion背对着她,沉默了片刻,然后说:“我想救他。”他顿了顿又说:“求你了。”

“我……我给你放这,你一定要吃。”Rita放下食物不自在地溜走了。

Ecthelion哪有胃口吃饭,他瞥了一眼妹妹带来的食物,一个三明治,一杯兑得稀薄的牛奶——战时粮食管制的粗劣产物。他端起来喝了一小口,两片唇印在Egalmoth唇上,小心翼翼地把牛奶喂给他。Egalmoth渴坏了,拼命吮吸他的唇、他的舌。一种强烈的愧疚感涌上Ecthelion心头,他的狙击手说不出话来,可他还那样粗心不能减轻他的痛苦。他就这样小口小口喂给他,直到他皱眉拒绝,他还在意犹未尽地亲吻他,用舌尖轻轻帮他湿润干裂的嘴唇。他的味道注入Ecthelion的鼻孔,绷带下面的肌肤火烫——巨大的热量似乎来自他身体的深处。

缠绵了一会Ecthelion坐直身体,重新帮他换过冷敷的毛巾。他在冰冷的水里浸泡双手,放在狙击手的腹股沟上轻轻抚摸,他猜想Egalmoth大概更愿意这样。狙击手发出一声呻吟,有些渴望,有些享受……正是Ecthelion所熟知的模样。“我来了你就高兴了。”他温柔地摩挲搓揉他的肌肤,听着他低声呻吟,有种无比满足的感觉。摸着摸着Egalmoth下面的小家伙竟然颤颤巍巍挣扎着试图站起来,活像Egalmoth本人孩子气的逞能。哎呀,Ecthelion意识到自己玩大了,赶紧把手缩回去。

“唔……嗯……”狙击手费劲地在枕上扭着头,想要索取更多抚慰。

“好了,好了,现在不行,会伤着你的。”

“唔……唔……不……”他坚持着。

“乖,等你好了想要什么都可以,但是现在不行。”

“唔……唔……”

“哎,你呀!”Ecthelion对他总是硬不起心肠,他想就凭Egalmoth眼下的身体状况也做不了什么,于是把手覆盖在上面。“这样行了吧?”

Egalmoth终于心满意足地舒了一口气,安静地睡了。

深秋(16)”的一个响应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