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14)

Egalmoth现在躲在斯大林格勒市中心东北方的一座大型混凝土建筑里,这座建筑过去是一家工厂,有许多扇窗户,但都已破损,弹孔四处可见。就在Egalmoth刚进入这里的时候遇上了俄国人的狙击手小组,他花了一个下午和他们干了一架,一共打死了八个人。肾上腺素飙升退去的后遗症就是体力透支的极度疲惫,他喘息着蜷缩在一根水泥管道里,头晕得像在狂风暴雨中颠簸的一叶小舟。

猛烈的炮声穿透了狙击阵地厚厚的顶棚,再一次震颤着Egalmoth的躯体。他讨厌遭到炮击的感觉甚过一切。这种感觉极不舒服,没人知道下一发炮弹是否会落在自己的头上,这种压力令人难以忍受。他所能做的只是伏下身子,默默祈祷自己能幸免。约莫一个小时后,敌人的炮击停止了。Egalmoth也慢慢从战栗中平静下来。他在管道里又躺了一会才小心翼翼地探出身子,他要到被他打死的俄国人那里去,找找看他们身上有没有可用的东西。在外面游荡这几天他一直靠着翻死人包里的食物过活,但是捡垃圾这种事情也非常困难,他已经有两天一无所获了。Egalmoth在黑暗中摸索前行,两条腿僵硬得像两根冰棍,短短400米的距离好像逾越在生死之间的鸿沟,永远都跨不过去。等他哆哆嗦嗦爬到冻僵的尸体旁边累得连手都抬不起来。他在俄国人口袋里摸了一阵,终于摸到了梦寐以求的苏联人包口粮的油纸。在黑暗里Egalmoth依稀辨认出油纸包的是一个冻坏的土豆,一块咸猪肉以及半块黑面包。这些东西不知道被这个倒霉蛋放了多久了,气味有点腐,倒是可以充饥。

这时支支火箭射向夜空,炸裂时发出巨大的艳红色光芒。排炮轰鸣,大地为之震动,从城市各处如火山爆发似的喷射出万道光芒,不是烟火而是弹药组成的火网:照明弹、信号火箭、红色曳光弹、发出耀眼黄光的开花弹交织成一片五彩缤纷的华盖。

轰隆……轰隆……轰隆……

在大炮轰鸣的间歇,Egalmoth剥掉俄国人身上的大衣垫在身下,好让身体与冰冷的地面隔开。慢慢的,他那冻僵的身体缓和过来,凝固在大脑中的血液重新开始流动,属于正常人类的情绪也一同回归。有了食物和庇护所,Egalmoth幸福得几乎要哭了,在极端恶劣的环境下人的欲望竟然渺小得如此一无是处。

于是在斯大林格勒被死亡阴霾笼罩的苍穹下, Egalmoth Rademacher躲在被他轰掉半个脑袋的苏联人身后的散兵坑里,一边像品味珍馐佳肴一样小口小口嚼着捡来的食物,一边仰头观赏着漫天弹幕火网不断爆炸,烈焰满天,向河流、大教堂以及工厂废墟泻下光怪陆离的华彩。

恍惚之间Egalmoth似乎看见了Ecthelion模糊的身影,他用双臂围着他,那么温暖,那么令人安心。Ecthelion在他耳边轻轻吹着气,弄得他痒酥酥的。一道暖流从Egalmoth下身涌起,沿着脊柱向全身蔓延开来,麻麻痒痒的感觉撩拨着他的肌肤。Egalmoth只觉得口干舌燥,他焦躁不安地将手按在胸口,藏在贴胸口袋里的那封信件被揉搓得沙沙直响。

轰隆……轰隆……轰隆……轰隆……接连不断的爆炸声掩盖了狙击手低沉的呼唤:“Ec……Ecthelion……”在他阴阳颠倒的梦境里Ecthelion抚摸着他的腰,他的背……啊,是的,他总是知道他的敏感之处。外科医生的手指修长细腻,带着无尽的爱意掠过它们,带来阵阵电流般的快感。Egalmoth扭动着身体,全身燥热难当,得不到抚慰的下体紧贴着硬邦邦的枪托蹭来蹭去。半梦半醒之间,他觉得自己这样很下流,但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

炮击轰鸣不已,最后终于停息。火焰熄灭后在星星底下留下朵朵黑烟。在这突如其来的静寂中,外面街道上发出咔嗒咔嗒的响声,弹片如同一阵急雨似的掉落下来。Egalmoth被惊醒了,郁闷得要命。

再睡已经不可能了,Egalmoth从怀里摸出一个做工精美的银质小酒瓶——从被他打死的参谋长包里摸到的战利品——里面装的是上好的伏特加。他打开瓶盖喝了一小口就见底了,也只能意犹未尽地摇摇瓶子把它放在一边,然后搂着“蒂尔达”微微摇晃着身子。

此时Egalmoth的脑海里回响着Ecthelion在他耳畔唱的歌:“当我的心不快乐的时候,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悲伤。我总是在想,都走了……只留给我如此的孤独。那个了解我的人在哪里呀?所以我有时充满了渴望的期盼。好吧,然后就慢慢习惯了,也就都知道了:世界不会由此变坏,人们有时看到满眼的灰色,但总有一天又会变得丰富多彩,总有一天又会是满是蓝天,起起呀又落落,就像我们有时灰色的心情,但世界不会由此变坏,因为我们都还需要她呀……”无需闭眼,狙击手就能回忆起Ecthelion那明亮的双眸,清澈的眼神,微微上翘的嘴角以及唱到忘情处意气风发的模样。“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抚慰我饱受折磨的心。”这一点Egalmoth心知肚明。

就这样浑浑噩噩在严寒中守了一夜,烟雾迷蒙的黎明静悄悄地绽放。Egalmoth睁开眼睛,他在散兵坑里活动了一会僵硬的手脚,坐了起来,该干活了!星星还在黑色的天空中闪烁,泛白的东方有朵浮云呈现出粉红色。在他面前800米处是一条由俄国人控制的公路,一辆GAZ61吉普车悄无声息地从东北方驶来。光线依旧灰暗,从瞄准镜里Egalmoth看不太清楚。但他依稀辨认出从车上走下来五个人,其中四个身材高大的军人把一个矮小的身影围在当中。就是你了!Egalmoth唇边露出一丝冷笑,他在废墟里像恶鬼一样游荡为的就是这一刻。人影开始移动,Egalmoth也动了。他那根骄傲的食指迅速而坚定地扣动扳机,他用每秒一发的射速将子弹送入外围几个人的脑袋。他看见中间那个人先是一惊,本能地转头张望了一下,然后Egalmoth射出的子弹准确地钻入他的额头,在上面开出一朵猩红的花朵。从弹夹中跳出的弹壳掉落在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宣告着游戏结束。Egalmoth迅速跳出散兵坑逃入晨曦照耀不到的黑暗里,在他身后是故意丢下的空弹夹,那上面刻着“Egalmoth Rademacher少校的战果!”

深秋(14)”的一个响应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