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13)

一阵清新的寒风掠过积雪的、被摧毁街道,把斯大林格勒堵塞的下水道、随地皆是的粪便,和龌龊的人们身上经常散发出的恶臭吹散了。再加上随处可见的尸体和尸体燃烧的让人恶心的浓烟,这是一种典型战场的气味。Egalmoth一个人蹲在阴暗的角落里用勺子把那份汤汤水水的食物舀进嘴去,两眼急切地睁得很大。看着这个战功卓著的军官像饿狗一样吞咽着这种粗劣的饮食,这是斯大林格勒里令人分外伤感的景象之一。然而Egalmoth是幸运的,在极度严寒和饥饿中至少他还保证自己一天有一个罐头可以吃。但是这样粗陋的食物也不会再有了,他把仅剩的两个罐头一口气吃完,就准备踏上最后的冒险。

摆在狙击手Egalmoth面前的任务共有两个,一是击毙一个敌人集团军级的指挥官,二是击毙敌人的功勋狙击手亚历山大 尤里耶夫。就实际情况来看实现第二个目标相对容易,因为这个人已经带着大队人马来杀他了。不过Egalmoth给自己出了个主意,他准备晾俄国人的狙击手一阵,自己出去碰碰运气。他要前往上次击毙俄国参谋长的地方,根据他的判断附近很有可能是敌人重要的指挥所,否则这样高级别的将领不会出现在那。

仰头喝完罐头里最后一滴汤,这时天上星光闪烁,一钩新月紧挨着一颗明亮的晚星,低低悬挂在要塞城墙的上空。难得的清新爽朗的空气吹进了Egalmoth的胸膛,叫他感到十分舒畅。把“蒂尔达”背在背上,Egalmoth已经准备好去赴死,他很快就要死了,可能是几分钟以内的事。体会到这一切,他的心情是十分奇特的:恐惧、痛苦,同时悲哀中又有那么一种获得解脱的感觉。他别过脸瞥了一眼战壕,看了看诸如弹药箱之类的东西,看了看那些蜷缩在防水布下瑟瑟发抖的士兵,那些挣扎呼号的伤员,看了看还未掩埋的尸体,这景象是熟悉的,甚至还有些亲切,Egalmoth最后看了一眼月光和星辰,静悄悄地钻入下水道的黑暗里。

同一片星空下,Ecthelion Koch医生已经照顾着逃出斯大林格勒的重伤军官抵达柏林。他刚刚进行完回归文明世界的第一步:彻底的全身清洁。他把自己扔进浴缸里泡了快两个小时,直到皮肤变得皱巴巴的才意犹未尽地爬出来,在热水的抚慰下用肥皂把浑身上下搓洗干净,这简直就像是上天赐予的礼物。从里到外换上一身新制服,Ecthelion觉得自己总算从地狱里爬出来了。他开始检查换下来那身散发着浓烈异味的脏衣服,准备把它们都扔到垃圾堆里去。突然Egalmoth给他的那个木头小人从衣袋里掉出来,在水泥地面上弹跳了几下滚进阴暗的角落里。

“糟糕!”Ecthelion手忙脚乱去捡起来,小雕像依旧嬉皮笑脸地望着他,Egalmoth的形象又在Ecthelion的记忆中浮现了。这两天来忙于逃命他一直把Egalmoth置之脑后——那些轻率而有悖伦理的决定把他迷得晕头转向,结果他俩躺在世界尽头的一个坟墓似的坑里里胡闹喘息,尽管一想起这些他的心中充满了美妙的爱情,但他当时认为自己已经完全背叛了上帝,现在他或多或少还是这样认为。可是,当他凝视这个小雕像的时候,Egalmoth的魔力和闯劲儿,他的机灵,他的孩子气的吸引力,又从他心底涌起。还有,不管事情办得多么轻率,在斯大林格勒短暂的相聚都是无比甜蜜的。他想享受过那样的欢乐,就算和他一起下地狱也是值得的。

Ecthelion只向夏绿特医院负责人打了个招呼就回家了,他家离医院不远。当女佣替他打开门时妹妹兴奋地尖叫着冲了出来,伸出双臂搂住他的脖子又跳又叫。“Ec,哥哥,你怎么突然回来了?爸爸,妈妈……”这时候Ecthelion才想起来一直考虑着Egalmoth的事,竟然把通知家里这件事忘记了。母亲像个受惊的孩子那样长时间抱着他,就好像一辈子都不要再放手,然后他又紧紧地拥抱了父亲好半天,用两天没有刮过的胡子扎着他的脸。家人的反应让Ecthelion觉得羞愧,他决定把对Egalmoth的担忧深埋在心底,认真扮演好兄长和儿子的角色。

尽管国内在实行严格的配给制度,但家里还是尽可能地为Ecthelion提供了一桌可口的饭菜。当他狼吞虎咽吃着晚饭时妈妈一直在抱怨他的脸色太可怕了。于是他开始讲述在前线的经历,他遇到的人和事情,他所处理的病例(这个同样身为医生的父亲很感兴趣。)他刻意隐去了前线的悲惨情况,免得他们担心。妹妹Rita自告奋勇要帮他收拾行李,Ecthelion也就答应了。

“哎,这些都是什么?”Rita从他的包里翻出属于Egalmoth的东西。

Ecthelion不动声色地说:“别动,这是我一个朋友托我带给他家人的。”

噢,Rita乖乖放下了,不过眼尖的她还是看见笔记本上的署名“Rademacher”,突然好像想起来什么。“Rademacher?哥哥,是Egalmoth Rademacher少校吗?你们师的那个狙击手?”

“你怎么知道他的?”

“报纸上都登了,他击毙了敌人的参谋长!还有这个……”年轻的女孩飞快跑出去,不一会又回来了,手里挥舞着一本陆军总司令部的官方杂志《我们的陆军》,翻开的那一页的标题是“大家小心,Rademacher!”它记录了Egalmoth在斯大林格勒的几次战斗经过,内容虽谈不上夸张,但仍带着大量的演义性质,艰苦的观察、长达数个小时的等待,极度的饥饿和寒冷,以及无处不在的危险都被一笔带过了。满篇文章充斥着诸如:“狙击手的定力是一种与生俱来的东西。”、“亲爱的伊万,我们的狙击手已经看见你了,你会为这个不经意的疏忽付出高昂的代价!”之类的的话语。Ecthelion满心厌恶地把杂志扔到一边,脸色也随之阴沉下来。

“怎么就不高兴了?”Rita觉得很委屈。

“你少看这些胡说八道的东西,前线每一秒都在死人,不是浪漫主义的狗屁!”Ecthelion没好气的说。

“爸爸,你看他!”Rita也不高兴了。

父亲出来打圆场:“你哥哥承受了很大压力,他说的其实没错。”

“好了,好了,让Ec早点睡吧。”

躺在从小睡的床上,Ecthelion像块正在煎的牛排那样翻来覆去。他发现自己离开家已经太久了,久到一切都陌生得如同上辈子的记忆一样。经历了两年多不分昼夜的疯狂工作他很难适应这突如其来的闲适。手腕上的夜光手表指向一点,Ecthelion郁闷地爬起来,悄悄走出门去。起居室了静悄悄的,那本《我们的陆军》还扔在桌上,他抓起它。这本幼稚可笑的杂志不管怎么说对他来说是一种排遣,可以让他忘了对Egalmoth死亡担心害怕时那种近似偏头痛折磨人的念头。

关于Egalmoth那篇文章可读性依旧不高,唯一有价值的就是介绍Egalmoth早年经历的一个小段落,上面写他是一个林场工人的儿子,大萧条时的艰苦岁月使他练就了一身狩猎的本事,初入伍时凭借出类拔萃的射击技术深得长官赏识,被培养为狙击手。从华沙战役起Rademacher大放异彩立下赫赫战功……这个神通广大的记者还找到了一张Egalmoth刚入伍时模糊不清的照片。Ecthelion盯着那张青涩而故作严肃的脸看了半天,才发现他是那么陌生,在短短几天的时间里疯狂爱着的这个人自己竟然一点都不了解。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