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12)

曳光弹划破夜空,朝德国人的掩体扑来,看上去就像一场烟火表演。子弹拖着弧光在空中穿过,仿佛射来的是一团团火花,而不是子弹。数百发子弹击中了掩体,它们在混凝土墙壁上制造的声音听得一清二楚。紧接着德国人的炮弹开始雨点般地落在敌人的阵地中。炮弹的爆炸在泥地上造成了硕大的弹坑,Ecthelion Koch看见尸体和残肢断臂被抛入空中。他顾不得爆炸的震颤跌跌撞撞在掩体里面乱跑,胡乱抓住一个活人反反复复问着一句话:“狙击手Rademacher在哪里?”每次得到否定的答案他都会自言自语似的说:“我的狙击手一定在这里。”突然有什么力量将他吸了起来,接下来他唯一的感觉就是身体重重的向前甩了出去。一枚炮弹在他刚停留过的地方炸开了花,刚才他还询问过的几名士兵被锋利灼热的弹片切割着,分解着,从活生生的人变成了残缺的尸体。Ecthelion被震得晕头转向,他晃晃悠悠爬起来,耳畔突然想起一声响亮的枪声。他呆在那,受惊的头脑最后一个有条理的念头是:“完蛋了。”

又一声近在咫尺的枪声,没有意料之中的疼痛和灼烧,Ecthelion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好好端端地站着。突然一只手按着他的头把他推倒在地,又是铺天盖地的子弹笼罩着战壕。那只手一直紧紧护着他的头,直到这一轮攻击停止。Ecthelion脸贴在地上,无法看清楚身后的情况,但他感觉出来了,是的,他的狙击手就在他的身后,这种感觉他一辈子都不会弄错。

“跟着我!”Egalmoth乘敌人机枪短暂停火的当口大声喊道,他爬起来猫着腰就往战壕一端跑去。Ecthelion以同样的方式紧紧跟着,他和狙击手一样受过良好的军事训练,跟起来倒毫不费力。Egalmoth领着他跑过尸体,跳过沙袋,越过碎石废墟,一直跑到被燃烧的火焰遮挡的一堆碎石前。Egalmoth一低头钻了进去,这时Ecthelion才发现这里竟然是一个伪装得很好的狙击手阵地。他刚一钻进去就被Egalmoth一把抓住衣领按在混凝土墙上。“你来干什么?你跑到这里来干什么?”暴怒的狙击手疯了一样对他咆哮,眼睛几乎滴出血来。

“什么叫再见,我爱你?你他妈给我好好解释一下什么叫再见,我爱你?”军医挥舞着早些时候狙击手派人送去的一张字条同样歇斯底里地吼着。

“因为他们叫我再去打死一个上将!我死定了!你满意了吗???”声音从他们的喉咙里消失了,两个人互相瞪着。Egalmoth憋在胸中的那口气突然泄了,湛蓝的双眸里浮起一层水汽,他说:“遇到你是我这一生中最好的事情……”

Ecthelion拥抱他,全身也在发抖,任何挣扎都变得毫无意义。痛苦和不甘塞满了他的头脑,甚至想不出任何一句话来使他的狙击手在最后时刻能稍感安慰。终于,他哽咽着问:“Egal……你愿不愿意让我陪你过完一生?”

狙击手颤抖着吻上军医的唇,他们的心剧烈地跳动起来……大炮,子弹,硝烟;在坟墓般肮脏的掩体外面,点燃尸体的火焰持续燃烧着,为这对即将诀别的恋人提供宝贵的热量。他们在生存和死亡的刀刃上,忽然在这远离家乡的地方相爱,与世隔绝地睡在狙击手的罩衫上,进行着走入坟墓前最后的狂欢。

灵魂深处的欲望如同火焰般燃烧着军医的心,他不顾一切地亲吻着他,双手滑向他的腰间。当他接触到赤裸的,灼热的肌肤时狙击手本能地一缩,然而他没能跑远,军医一下子抓住了他双腿间的东西。Egalmoth浑身一滞,难以名状的快感从下体间涌起,外科医生的手指包裹住生机勃勃的柱体缓缓滑动,一丝压抑着的呻吟从狙击手唇边掠过。他情不自禁地向军医的下体探去,那里同样的坚挺而炙热。Egalmoth报以同样的爱抚,只是如同他的职业那样更加快速和激烈。在外界爆炸声的掩盖下,两人狂乱的喘息和呻吟交织在一起,掩体里污浊的空气都被激情点燃。

出乎军医的意料,狙击手的手法更加娴熟,他抚弄着他的下身,轻柔地按揉着温润的小孔,扣动扳机的食指摩擦凸起的筋络……军医浑身滚烫,难以填满的欲望使他焦躁不安地紧贴狙击手的身体胡乱摆动着腰胯。他急急忙忙轻咬他的耳垂,沙哑着嗓音问:“我……可不可以……进去……”

“等……等一下……”Egalmoth呼呼喘着气,他趴下去含住军医的分身,顺着阴囊一直舔到顶端,用舌尖在穴口最敏感的空隙上轻点,情欲的浪潮沿着脊柱蔓延,军医仰着头,发出野兽般的叫声。他抓住狙击手的肩章将他推倒,Egalmoth顺从地用双腿环住他的腰。Ecthelion毫不犹豫地对准靶心发起攻击,剧烈的疼痛伴随快感撕扯着他们的神经。Egalmoth觉得有一团火在血管里流窜,他柔软而敏感的内壁紧紧将军医紧紧缠绕吮吸,想将他往深处吸引,而军医却不甘于束缚,快速地抽动、向更深处顶撞!极致的快感使狙击手发出毫无顾忌的呻吟,这声音伴随着重炮轰击声给了军医莫大的鼓励,插入体内的阴茎抽动得更加激烈,炽烈的快感奔涌而出,将眼前斑斓的光亮炸成一片刺目的白色。Egalmoth只觉得滚热的液体喷溅在他敏感的内壁上,他的身体颤动了几下,胸膛高高弓起,紧紧搂住军医的肩膀,双手深深陷入粗糙的军服,战栗着将自己的全部高潮都释放了出来。

两个人瘫软在冰冷坚硬的地面上,相拥着让彼此甜蜜的喘息交织在一起。人生的境遇有时好似一幅阴郁的壁毯,上面绣着一个模糊不清、意义含混的图案。它朝里旋转着,转出一对灿烂的赤裸恋人。大部分古老的故事都是以情人终成眷属结束的——隐退到他们那神圣不可侵犯的原始状态中去。然而,对Egalmoth和Ecthelion来说,他们的故事已经走到结尾的那一页。待喘息稍微平息,Egalmoth坐起来开始整理衣服。他的样子冷静而麻木,“我送你回营部,你不能留在这里。”

“我的服役期到明天为止,会坐最近的一班飞机离开。”Ecthelion干巴巴地说。“你要我做的事我一定办到。”

“谢谢。”Egalmoth停顿了一下,又说:“再见,我爱你。”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