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almoth之歌(58)

几乎是一夜之间,诺多至高王的书桌上摆满了从内佛瑞斯特飞来的信件。Fingolfin不太搭理这种事情,把他们统统丢给长子去处理。Fingon一读啼笑皆非,这些或诉苦,或告状,或抗议,或摆功劳的书信讲来讲去都一件事:Egalmoth扯着Turgon的虎皮当大旗在一周之内统统炒了他们的鱿鱼!

“闹得也太过了。”Fingon把一个卷轴随手扔在桌上。“诺多族历史上还从来没有如此大规模的上书抗议事件。”

出乎王储的意料,他的话语并未引起父亲的太多关注,至高王只是微微抬起眼皮,瞥了儿子一眼,就继续兴致勃勃地读着孙女寄来的信。

“Atar,您不这样想?”Fingon有些意外。

“你打算怎么处理?”Fingolfin反问道。

Fingon耸耸肩说道:“好言安抚咯。”

不知道是不是Fingon的错觉,从父亲不置可否的态度中他似乎感受到些许的不满意。他意识到自己的紧张感,他是至高王的长子,王位的继承人,因此他总是希望能事事达到父亲的要求。“您会怎么做呢?”

Fingolfin放下卷轴,那张属于王者的面孔映入儿子的眼帘,“当没看见。”

“当没看见?”Fingon觉得不太妥当。

“你的安抚会让那些人借题发挥,这种时候我们必须和Turu的意见一致。”

父亲说得有理Fingon也不再坚持自己的意见,他站起来将桌上的信件全部收起来,装进一只铜匣里。“喝点什么吗?”他问父亲。

“葡萄酒吧。”

于是Fingon倒了两杯。当他把酒递给父亲时又说:“Turukáno也太急了,这么办有点不近人情。”

“宽厚仁慈是你的优点,但果断坚决方面还需要向你弟弟学学。”

“可是Atar,我担心Turu那里会不安定。”

“他们早就控制了局面,要不然也不会有这些信了。”说到这Fingolfin用手指轻轻敲了敲桌面,Fingon知道这是父亲表示赞赏的习惯。

“Egalmoth做事乖张极端,并不好驾驭。”Fingon还是为弟弟担心。

“他已经把自己的底牌毫无保留地交给了Turu,因此无比可靠。” 

底牌吗?作为一位丈夫和父亲的责任和决心!从这个角度来看Egalmoth确实值得信任,Fingon望着杯中闪耀着红宝石般光芒的液体出了会神,接着微微一笑,终于安心了。

Egalmoth在平日里常和商社伙计们说的一句话就是:“干我们这行最重要的就是两点:比谁更快以及比谁更狠!”在接管内佛瑞斯特财政大权时他也是这么做的。就在册封仪式后的庆祝宴会还没散伙的时候Egalmoth已经和Turgon在他的小阁楼里密谋了。第二天一早Turgon在朝会上宣布任命Egalmoth为财务官,还不到中午接管各个王室产业的新官员就怀揣着任命书出发了。第二天Egalmoth换掉了那些毫无作为的税务官。到了第三天,他直截了当地叫宫廷里负责财务的大部分人离开。一顿狂风暴雨般的动作打得这群平庸之辈晕头转向,等他们回过神来,Turgon已经大笔一挥同意了Egalmoth的所有决定。丢掉职位的精灵们纠集起来进行抗议,却目睹了Egalmoth堂而皇之地走进Turgon的书房,砰地一声把他们关在门外。

“外面真热闹啊。”Egalmoth得意洋洋地对Turgon说。

“都是你干的好事。”Turgon佯装责备,眼底里却是掩饰不住的笑意。他示意Egalmoth把手里像小山一样的文书放下,做了个让他坐下的手势。“人事刚安排好就报上来那么多事情?”

“是账册。重新统计的事情我安排下去三个多月了,就等着我走马上任。”

“如果我没记错三个月前你拒绝了我的任命。”

Egalmoth心安理得地一摊手说:“接不接受一回事,准不准备是另外一回事。”

“啊!”Turgon一拍掌笑道,“所以真正能闹事的那些家伙被你这个小机灵鬼儿事先按得服服帖帖。”

“我没有按他们,只是把他们放在一边。”说罢君臣二人的笑声传进了门外那些气急败坏的抗议者耳中。

没过多久新任财务官就从王子的书房出来了,他毫不在意呼啦一下子围上来找茬儿的家伙大声和他们打着招呼:“日安,先生们!”然后目不斜视大步流星地就往门口走去。

“Lord Egalmoth,我是王室庄园的总管,你无权罢免我!”

“Turgon殿下任命我全权管理王室产业!”

“你这个暴发户有什么……”

“尊敬的Handui阁下,注意你的言辞,对一位领主用这种语气说话我可以按大不敬罪处罚你!”Egalmoth拖长音调说道。

“你怎么敢!我的父亲是……”

Egalmoth不等他说完猛地停住脚步,斜睨着这个公子哥儿说:“您如果能把计算血统的精细劲儿用在管理牧场上您也不会站在这里了。”说着他环视四周,微微眯起眼睛让他看起来冷酷无情。“你们呢?想想这些年你们干了什么?”很显然他们都被Egalmoth的气势震住了,他们当中大多数人顿时都不知所措,对峙了几秒钟后一个人嚅嗫着说:“可是我们什么都没做……”

“正因为你们什么都没做,所以你们被解职了!”Egalmoth冷冷地说。他顿了顿,让这些话渗入他们心里,可以觉察出来,这里的紧张气氛已经缓和了。他给他们一段回味的时间,然后又说下去:“你们都是心甘情愿来的,为什么还要过这种事先预料得到的安全而又乏味的生活呢?也该振作起来做点什么了!”说完他毫不掩饰自己的鄙夷拂袖而去。(抖了一阵领主的威风后Egalmoth先生觉得:嘿,还挺爽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