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almoth之歌(57)

在五月里一个和煦的夜晚,Duilin穿过好友家芳香的草地花丛,走进铺着耀眼的大理石的宽敞前厅。一个穿了礼服的年轻精灵站在用宝石镶在墙上Heavenly Arch家的徽章旁边向他毕恭毕敬地行礼,“My lord Duilin,晚上好。请往这边走!”他说着做出一个请的手势,引领Duilin来到起居室。

“准备好了吗?”Duilin 慢慢踱着步子走进宽大的房间,愉快地问。不同于以往,作为引导官的Duilin身负着在册封前夜引导Egalmoth去圣殿祈祷的责任。因此他的到来如同往入镜般的水面投入一粒石子,泛起了层层涟漪。室内身着贵重礼服的人们齐刷刷转过目光注视着他。Egalmoth从扶手椅里慢慢站起身,他的礼服是代表臣服于王室的蓝色,配以繁复华丽的银丝刺绣,秘银锻造的腰带搭配镶嵌着七种宝石家徽的带扣。他的胸前已经佩戴好代表领主身份的黄金项圈,却还没有戴上头冠。他露出微笑,开口询问:“这么早就要去?”

“不,我和典仪官员谈过,他们认为身为引导你去圣堂的官员,我从哪里出发这一点可以通融。”Duilin一边说着,一边大大咧咧的直接坐到窗边属于Egalmoth的那张舒适的扶手椅里。仆人为弓兵主官大人倒上香草茶,这是Egalmoth家的习惯,有正事要做的时候绝不饮酒。Egalmoth只是直挺挺的站着,不喝茶,也不坐下。

大家看他这副惶恐的模样真是又好笑又心疼。“哥哥……”Enerdhil如同幼年时一样朝他伸出双手,Egalmoth下意识走过去拥抱他。Enerdhil一下子搂着他的脖子,“哥哥,你真的很了不起,我真为你骄傲。”

Egalmoth的耳朵尖瞬间变得通红,“谢谢你。”突然他手里多了个东西,是一个由整颗蓝宝石切割成的盒子。Enerdhil冲哥哥眨眨眼睛,“到了圣坛再打开。”

“Atar!我爱你,你是最棒的!”

“谢谢你,我的宝贝。”

“嗨。”Fondir也凑过来,“虽然……你挺烦人……不过……Ríndes嫁给你我还是很满意的。”

你这口是心非的家伙。Egalmoth拿大舅子无可奈何,只好笑笑向他伸出手去。Fondir用力把他拉到怀里拥抱了一下,“祝贺你!”他说。Egalmoth心中温暖,拍拍Fondir的肩膀表示感谢。

这时管家满面春风的前来报告:“My Lord,殿下的扈从已经到了。”

Duilin站起身整理好长袍,说道:“开始吧。”他们一起走到大厅,典仪官和军容整肃的王室亲随已经肃立在那里,Duilin走到他们之间,和Egalmoth一家相互致意,随后郑重宣读举行册封仪式的王令。“Lord Egalmoth,请随我去圣坛!”Duilin如是说。

“有劳了。”Egalmoth点头表示感谢,他把目光转向家人,“那么,我走了。”

Ríndes带领Anneri和Enerdhil一起向他行礼,她亲吻他手上那枚代表领主地位的戒指,“My lord!”她说道,“我以您为荣。”

圣堂是个紧凑的空间,高高的天花板上悬挂着纪述维拉功绩的织锦,Egalmoth跪在祭坛前,美丽的精灵少女点燃蜡烛吟唱赞美维拉的圣歌。然后他们退出去,留下Egalmoth一个人。打开弟弟送他的盒子,随即惊讶地瞪大了眼睛,用黑曜石雕刻的母亲的头像惟妙惟肖的躺在里面。盒子底下还有一张小小的字条:“哥哥无论你身在何处,你都是她的骄傲!”Egalmoth一阵黯然,他想:过了今夜Amme也能被称呼为lady了吧。

他双手紧握母亲的雕像,发自内心念诵了一篇长长的祷告,然后站了起来,自从踏上冰海那一刻起他就不再祈祷,今夜的独处,他更倾向于和灵魂深处的另一个自己进行一次长谈:

深蓝色的天鹅绒制服,银色闪亮的王室徽章,这让我想起多年前改变自己一生的那个日子。Duilin兴奋的告诉我有机会穿上这身神气的装备。然而父亲轻易的撕碎了我的梦想,我反抗过,虽然最后以屈服而告终,积怨已经埋下……

后悔吗?是的!Atar被冰海吞噬的场面无时无刻不在割裂我的心,所有的罪名与他无关,他只想带我们回家。我想念Amme,我的母亲是一位勇敢的女性,在一夜之间失去生命中所有的男性,她该如何独自抚养年幼的妹妹?还有我的弟弟,是我令他身处险境,梦想家不该背负如此沉重的诅咒。如果非要有人和命运死战,那么我来。

谁能料到,绕了天大的圈子之后我还是穿上了这身华服。明天过后会怎样?一位贵族需要做些什么?长久以来我一直都按照本能行事,这些经验能不能让我扛起那么重的责任?

蓝图之上那座隐秘之城如此恢宏壮丽,在那里我们将创造一个更美好的未来,让我们的子孙免遭我们这一代所经历过的那些悲哀和无奈。我们每个人都是母亲的孩子,每个人的生命都掌握在一如的手中,我可以预见乌尔牟所预言的结局,战斗展开,恐怖、肮脏、无情的毁灭破坏……魔苟斯邪恶的手下将城市变成遍布焦黑尸体的火焰地狱,无数的同胞被夺去性命。我想保护他们,虽然我并非真正意义上的战士,但为了这个责任我愿意牺牲所有,以一颗清白的良心。

天空的繁星慢慢暗淡下去的时候,东边的天际已经微微露出了一线白色。走廊的尽头响起扈从的脚步声,沉重的圣坛大门从两边推开,他们侍奉新晋的领主穿上铠甲,披上长袍,然后肃立在两侧朝Egalmoth颔首致敬,“请跟我来,My Lord。”侍从长鞠躬做了个请的手势。

穿过长长的走廊,那个混迹于集市的男孩,那个在黑暗的暴风雪中挣扎的少年,那个一名不闻为生计而奔波的男子,正走向王宫的正厅,走向册封他的殿堂,一步步,厚重而坚实。

装饰着Fingolfin家族徽章的大门缓缓打开,在众多王公贵族的注视下,Egalmoth单膝跪在他的君主— Turgon殿下面前,恭顺的低头亲吻王子的戒指以示效忠和臣服。王子朗声吟诵:“强敌当前,无畏不惧; 果敢忠义,无愧神明; 耿正直言,宁死不诳; 保护弱者,无怪天理,这是你的誓言。”说着他抽出长剑轻叩Egalmoth的左肩:“Egalmoth”然后换到右肩:“封为领主。”

Egalmoth起身,侍从为他披上王子赐予的披风,特冈亲手为他系紧佩剑的皮带。在雷鸣的掌声中,The House of the Heavenly Arch 的领主向特冈王子鞠躬致谢。自此蓝底七彩宝石的家徽同金花,涌泉,飞燕,圣树这些声名显赫的家族一起,在英明睿智的Turgon殿下驾前熠熠生辉。只要一息尚存他们手中的弓将在Lord Egalmoth的带领下为护卫王子和同胞死战,赢取数之不尽的荣光。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