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almoth之歌(55)

终于去牙口那凑热闹了。

———————————————————

“先生!嘿!先生!”

Egalmoth 呻唤了一声,身子扭得像一只伸懒腰的猫,睁开一只眼睛。Tanrin和商社里的精灵们都已看惯了老板这种大梦初醒的姿势了,在他身子挺直以前,休想把他叫醒,有时候还得猛力摇撼他那软绵绵的身子。

“干嘛?”

“殿下来了。”

“什么?”Egalmoth闪动着眼睛,用一只胳膊肘支撑着直起身来,“殿下?你这是在哄我呢?Finrod殿下怎么会找我?”

“是我们的殿下来了……”

“你就胡说吧,我还没听说过我们的殿下愿意走出王宫哪怕一步。”Egalmoth只穿着睡衣,没梳头发,浑身乱糟糟的,趔趔趄趄地走出房门口。“一如在上!您真的来啦!”

“你的总管不是告诉你我来了。”Turgon和Finrod穿着华丽的服饰正坐在驿站大厅舒适的扶手椅上对Egalmoth皱眉。

“这些家伙为了把我从床铺上赶下来什么慌都撒得出来,他们都是魔苟斯派来整我的。”Egalmoth说着朝他们鞠躬,“请原谅我这副模样就出来了,我马上回来。”说完他一溜烟儿就跑了,留下两位王子面面相觑。

Turgon冲着他的背影大声说:“我看你才是魔苟斯派来整我的!”

Egalmoth头也不回朝他摆摆手。

Finrod抑制不住地大笑起来,“你和手下的相处方式真好玩。”

“这有什么办法,我还要靠这臭番薯赚钱。”

“臭番薯?”Finrod奇道,“怎么叫这么个名字?”

“这要问我们的小表弟Glorfindel咯,小时候他们俩总是不对付,Glorfindel叫他臭番薯,他叫Glorfindel死螃蟹。”

“臭番薯,死螃蟹……哈哈哈哈哈哈哈。”Finrod发出一阵悦耳的笑声,使劲拍着好友的肩膀说:“果然是你一贯的风格。”

“什么叫我一贯的风格?”

Turgon还没和堂兄弟掰扯清楚Egalmoth就出现了,穿了身整洁的衣服,头发也梳得整整齐齐,通身修饰了一番。“抱歉让两位殿下久等了!请问有什么可以效劳的?”彩虹老板咧嘴露出他那副永远能使Turgon和其他绝大多数精灵所喜爱的温暖的笑容。

金发诺多王子笑容满面地望着他说:“自从上次到你家小住,我一直对你妻子的青草茶念念不忘。”

“您能喜欢就是我们的最大荣幸了。”Egalmoth心下明白王子是给他台阶吃早饭,于是带着感激的心情迅速张罗了一桌还算丰盛的茶点。作为主人Egalmoth自然要亲手为贵客泡茶,只是他这泡茶的方式不太优雅,他的动作极快,漫不经心的把茶叶糖粉奶浆香料往茶壶茶杯里乱放一气,然后滚水一倒就捧到两位王子面前。“请品尝!”他满怀期待地说道。

金发王子微微皱眉看着这杯颜色有些诡异的液体,这时Turgon已经开始喝了,出于礼貌小心翼翼地抿了一口,随即惊讶地发现看似杂乱无章的配料搭配在一起居然呈现繁复绝妙的口感,虽然略显浮夸却能把茶叶的清香烘托得恰到好处。他认真的把茶水喝完,得出结论:“好喝。”

“唔,他的本事还多着呢。”Turgon捧着茶杯说道,“跟他比起来我连那么一点产业都管不好,真是笨得可以。”

Egalmoth差点被嘴里那块面包噎得背过气去,他眼睛里冒出愤怒的光,恼怒地朝贴身随从脸上扫过去,这些小伙子吓得一缩,纷纷把脑袋转到一边。这边Turgon若无其事地继续对兄弟说:“昨天晚上我本来想看看他在干什么,走到门口又想他可能睡了,我就回去啦。”

堂堂王子你居然蹲门口偷听,Egalmoth心里白眼都快翻到天上了,不过他是谁呀?多年经商早就让彩虹老板练就了一眉目的春风一面孔的秋水,尽管背后说人被当众戳穿了,他还是严肃真诚地说道:“我不这样看,我的殿下。工匠本身不会发光,但他有一双洞察世事的双眼,总是能从顽石中发现玉璞,他善用它们,打磨它们,创造出属于自己的珍宝。您就有运用我们的能力,使我们有机会发挥自己最大的价值,成为您功业上不可或缺的一环。”

这通马屁拍得叫人没法回,在吹嘘老板知人善用之外还暗地里夸奖自己是玉璞,Egalmoth这家伙的脸皮真的不是一般厚。Turgon突然后悔没带着Glorfindel一起来了,就以表弟平时到处斗嘴的本事一定能堵上Egalmoth的嘴。转念一想好像Egalmoth说得没错,我真的挺善于发现他们的优点的。想到这Turgon的心情又变好了。

他们之间的一唱一和落在Finrod眼里却是有些酸溜溜的,在过去漫长的岁月里他和Turgon是如此的密不可分,他们之间无话不谈,形影不离,只要一个眼神就知道彼此的心意。而如今呢?随着年龄的增长和自身肩负的责任,这两位密友聚少离多,渐渐拉开了距离,Turgon什么时候新交的朋友?什么时候都已经亲密到不拘礼节了?Finrod心里真是有点不舒服。意识到自己在“吃醋”Finrod有些不好意思,于是低下头继续喝茶。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Egalmoth心里猜测着他们到底来找他做什么,又不好意思直接开口问。他看向Turgon那眼神里分明在说;“干嘛呀?”

“吃饱没?一会我们去Finrod的建设工地逛逛,如果他们有需要你可得帮忙。”Turgon直截了当说明来意。

哈,都知道给我招揽生意了,还不是太笨嘛,Egalmoth心中窃笑,表面上却不动声色。他郑重其事地站起来对Finrod说:“愿意为您效劳。”

于是Egalmoth侍奉着两位王子出发了。他们离开托尔西瑞安一路往西,Egalmoth跟在他们身后,保持着适当的距离。一路上Finrod在和Turgon解释他这个工程的来历。大致就是Finrod去明霓国斯做客,对于辛葛王洞穴宫殿的恢宏与华丽感到十分惊奇,于是金发诺多王子心生向往。闲聊之中辛葛王向他透露了一个消息:在纳洛格河畔有侏儒矮人兴建的地下岩洞。Finrod雇佣蓝山的矮人帮忙勘探,他们发现还有极少数性情卑劣的侏儒矮人盘踞在里面,随即就把他们赶走了。现在精灵工匠和矮人们一起进行清理和勘测工作。Egalmoth从他们闲谈的语气中听出一些遮遮掩掩的微妙气息,他突然联想到Turgon诉说的关于乌尔牟的神迹,也许Finrod也得到相同的指示。Egalmoth对这个洞穴一下子有了很大的兴趣,他很想看看托尔西瑞安的精灵们会怎样建造他们的城市。

进入侏儒矮人的洞穴Egalmoth大失所望,他是蓝山矮人座上的贵客,对他们山中城市的辉煌与壮丽留有很深的印象。然而这个地方确实破败了,里面是一片昏暗。精灵们手中的银灯还不如家里桌上的蜡烛明亮,坑道里黑得像无月的夜晚。或许侏儒矮人也用不着看得太清楚,Egalmoth想。他们哗哗趟过一处水洼,水面在昏暗的灯光中闪着微亮。他觉得嘴里有一种奇怪的味道:空气中满是封闭已久的灰尘。几名诺多工匠引领着他们拐进了一个倾斜向上的交叉坑道。这是一条陈旧、狭窄的通道,周围用木头支撑,在顶棚较低的地方,Turgon不得不半蹲着身子猫着腰才能钻过去。Finrod坏心眼儿地故意让Turgon走在前头,抑制不住的轻笑声在黑暗的矿坑里回荡。Turgon一只手护着脑袋,担心着别撞到头,就算心里郁闷之极也根本无暇顾及好友的嘲笑。不一会他们来到一扇打开的门前,里面是一个光鲜充足的房间,几名矮人在里面对着一幅勘测图大声讨论着什么。其中年纪最大的一个矮人抬起头来,他盯着诺多精灵们看了几秒钟,嚷嚷起来:“哎呀Egalmoth,我还和他们打赌准能碰上你!”

“好久不见了Freri!”Egalmoth走上前和矮人互相注视着,突然间毫无征兆地,他们一扬头,两个脑门结结实实地撞在一起,Finrod和Turgon同时往后一缩,这两个脑袋碰撞的声音光叫他们听着都觉得眼冒金星。诺多商人和矮人工匠却毫不在意大笑着给彼此一个热情的拥抱。“真热闹,够你忙活一阵子了。”Egalmoth说道。

“怎么?这里的钱也要赚?”

“哪里哪里,我的殿下派我来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

“你要的书我给你带来了,会有人在入口等你!”

“真是太感谢你啦!我还要在托尔西瑞安住一段时间,你知道上哪找我。”

“那就说好了!我可要喝你那最好的酒。”

“没有问题!”

寒暄就这样结束了,Finrod过问了一会勘探情况他们就离开了。等他们重新呼吸到带着纳洛格河湿润水汽的新鲜空气时果然有两名矮人交给Egalmoth两只装满书籍的皮口袋。

Turgon表情古怪地打量着这些书籍,“你居然抽得出时间看书?”

“您知道生意的成败在市场之外,在这些书里。”Egalmoth耸耸肩说。

Finrod对这种说法不以为然,不过他觉得Egalmoth确实有过人之处,值得一用。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