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1)

雪花飘飘,探照灯把斯大林格勒火车站照得亮如白昼,大批的伤员被滞留在潮湿泥泞的地面上,等待离开。但还有更多携带装备的士兵跳下火车,投入到这座钢铁和火焰组成的熔炉。国防军上尉Egalmoth Rademacher就是其中一个,他跟在熙熙攘攘的人流里离开站台,手里提着一个狭长的枪盒,后面跟着拿着行李包的勤务兵。

气温已经降到零下,骨头都冷得发疼,勤务兵是个红头发的敦实小伙子,正拿脏兮兮的袖口直擦鼻涕,Egalmoth有点嫌弃的撇了他一眼,他立马不敢擦了。

Egalmoth并不是个好伺候的主,列兵Ruldof Glunz从到狙击手学校第一天领教了。当班长宣布他成为Rademacher上尉勤务兵时所有人都朝他投去同情的目光。Egalmoth是享有盛誉的狙击手,在东线战场仅8个月就以109个被证实的狙杀记录而获得骑士勋章,上峰为了保护他那宝贵的作战经验命令他脱离战场,在狙击学校担任教官。即便在教官岗位上,Egalmoth和在前线一样冷酷无情,学员稍微不合他意就必须接受严厉的惩罚,所有人都惧怕他,传说中说假如Rademacher上尉要笑的话他的嘴一定会裂开的。事实上也是如此,头一个月上尉先生和Glunz讲的话数都数得清楚,最多的一次,是因为Glunz动了他的狙击步枪被他劈头盖脸大骂了一顿。永远不要碰Rademacher上尉的武器,这是相安无事守则的第一条。除此之外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一个生命本应以秒来计算的士兵如今好好待在后方,只用做些服务工作,还有什么比这样更好的呢。

Glunz的好日子并没有延续多久,突然有一天Egalmoth对他说:“收拾东西,我们明天去斯大林格勒。”Glunz觉得天都塌了,他从没上过前线,也完全不想去,不过在他看来Egalmoth好像倒挺高兴的。一路上Egalmoth延续了一贯的沉默冷淡的作风,他一直盯着几张模糊不清的照片发呆,那上面是一张漂亮的斯拉夫面孔:鬈头发,宽额角,天真聪颖的神态。Glunz大概能想到这就是要他们来的原因。就在他胡思乱想时,走在前面的Egalmoth突然停住了,晕头转向的Glunz差点一头撞到他身上,他这才发现有两个军官前来迎接他们。

“你能来真是太好了。”

“谢谢您,少校先生。”Egalmoth朝着少校敬礼。

少校冲他微笑:“你舅舅一直等着你呢。”

Egalmoth并未有什么表情上的变化,他只是默默的跟着少校上车,Glunz坐在他身边。 云层很低,再次下起雪来,耳边不时听见步枪尖厉的射击声,伴随着枪声子弹带着―团闪光炸开。Glunz被吓得不轻,让他更为惊恐的是Egalmoth竟然笑出了声,这就好像一尊雕像突然开口说话一样。“这就是我们要干的活了。” Egalmoth平时冷肃克制,偶然一笑竟然出奇的温润俊美,只是这笑容稍纵即逝,抑郁之色重又浮上来。

第29摩托化步兵师司令部里,他们同师长Hans-Georg Leyser少将的会面尴尬而冷淡,Egalmoth只是敷衍了事的敬了个礼,话题就转到正事上来了,他们给Egalmoth提供了布防图,签发了通行证,仅此而已。

“我们无法提供更多的信息,只知道他在这里制造了很大伤亡,这个人最近刚得到斯大林的接见,所以你必须干掉他。”师长的副官絮絮叨叨介绍了一番他们防区的基本状况,Egalmoth似乎没在听,他一直是一副神游的神情,最后阿克曼少校忍不住了,他厉声问道:“上尉你明白了吗?”

“明白……”Egalmoth懒洋洋的回答。

“那么你有什么计划?”

“没有。”

“你!”

“这里有560平方公里,150万军队,你希望我能有什么计划?”

“Egal!”Leyser少将低喝一声阻止了这场不愉快的争论。“这是最高统帅部的直接命令。”

Egalmoth说:“我知道。”

入夜,Egalmoth被安置在一所废弃的厂房里,他远远的避开步兵连的士兵,一个人坐在角落断断续续吹着口琴。Glunz跟在他身边,走来走去的步兵并不待见他们,这一点从他们鄙夷的眼神里就能看出来。Egalmoth放下口琴,“我的每一个战果都会引来伊万残酷的报复。”

“现在,您打算怎么找到他呢?”

“我打算等他来找我。”

 

第二天一大早,炮火准时拉开了血腥一天的序幕。炮弹落在距离Egalmoth所在工厂距离一条街的地方,灰尘瓦砾噗索索掉落在众人头上。Egalmoth将自己的伏击地点选在一处水泥柱后面,和步兵连的狙击小组阵地形成犄角。Glunz帮Egalmoth背着沉重的子弹袋。他们花了点时间清理战壕,Egalmoth撑起他那把用伞骨改造过的伪装网,一个狙击阵地基本上造好了。他们钻了进去,此时除了持续不断的炮击,暂时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俄国人的阵地上静悄悄的,偶尔有几个钢盔的顶部从对面的废墟里一闪而过。

 

 

两个人无事可做,Glunz索性就着水壶里的冷水吃起干粮。Egalmoth像尊石像那样守着潜望镜,过了一阵他突然冒出一句:“不想死的话你只能尿在你的钢盔里。”Glunz嘴里含着一大口食物顿时咽不下去了。Egalmoth接着说:“你回司令部吧,一会打起来我可能顾不上你。”

 

“先生,我愿意跟随您战斗。”

 

Egalmoth没什么进一步的表示,继续盯着潜望镜,过了几分钟,Glunz听到他低低的说了一声:“开始了……”瞬间他的声音被铺天盖地的子弹淹没了。反坦克炮,重机枪,迫击炮,各种轻重武器一起向德国人袭来,苏联步兵在火力掩护下朝工厂发起攻击。阵地中的其他人已经开火了,所有的武器对着潮水般涌来的苏军猛烈攻击,曳光弹嗖嗖在战场上飞舞,但汹涌的人潮仍在不地逼近,一些冲在最前面的苏军士兵被火力射倒了。Egalmoth依旧没有动作,Glunz只觉得热血直充脑髓,耳膜涨得嗡嗡直响,他不管不顾抄起步枪就要开枪。Egalmoth一把按住他的脑袋,“别动!”他说,“看十一点方向。”

 

Glunz慌忙抓起望远镜,映入眼帘的是一名苏联政委,他正在挥舞着手枪向他身边的士兵大声叫嚷着什么,还有很多穿着褐色制服的俄国士兵在坑道边缘集结,准备跃出战壕,情况一片混乱。Glunz虽然没有经过狙击手训练,但在狙击学校耳濡目染几个月,他也知道在1100米的距离上几乎不可能击中目标。然而,Egalmoth开枪了,那个军官身子一震,张大了嘴巴,似乎有人扼住了他的咽喉,猩红的鲜血从心脏部位涌出,像在土黄的军装上开出一朵鲜艳的花。俄国人有种不可理喻的执拗,一名军官倒下后,立即有另外一名填补上来,他们始终站在同样的位置驱使士兵冒着炮火发起冲锋。这给了Egalmoth屠杀的机会,他的射击速度令人难以置信,拉动枪栓的动作让人眼花缭乱,弹仓内的五发子弹射完后,他迅速装上新的弹夹。Egalmoth总是先往弹仓里压入五发子弹,又将一颗子弹塞入枪膛内,这样他每次装弹后能开六枪。只不过打完两个弹夹敌人的就攻势因为无人指挥而停滞下来。

 

 

敌人的重火力还在继续攻击,他们想要以这样的方式争取时间进行重组。Egalmoth突然被突如其来的爆炸震倒了,厂房的围墙都坍塌了,整个地区似乎都在震动,空气中充满了石灰尘埃,原来一发炮弹落在距离他们不远的地方,直接命中了一个倒霉的迫击炮组。人类的大腿、臀部大块碎肉雨点般的漫天飞舞的,一只断手砸中Egalmoth的头,完好的手指还在微微颤动。“我的天!”Egalmoth惊叫一声,下意识把断手扔给他的勤务兵,Glunz像触电一样把它扔出阵地。

“MD!”Egalmoth擦了擦脸上温热的血液,重新端起步枪,击中他们的炮组距离太远了,他只能将瞄准镜的十字线放到600米之外的一个重机枪组上。英勇的苏联士兵正操纵着它猛烈开火,那个人躲在沙袋后面,只露出一小部分头部。Egalmoth毫不客气在他头上开了个洞。两秒钟后,又一个头颅冒了出来,“砰!”那个头颅又消失了。第三个人只不过把尸体拖走就进入了机枪阵地。“真他妈烦人!”Egalmoth低声骂了一句又结果了他,他对俄国人的勇气和决心表示敬佩,但他依旧认为这是愚蠢的表现。

 

接下来的五分钟里Egalmoth打死了十个试图接管机枪的士兵,很快他从瞄准镜里发现问题的根源,一个苏联军官正用手枪顶住一名士兵的头,强迫他去操作机枪,尽管他低着头仍然清晰可见。Egalmoth决定暂时放过他,好让自己再多得到几个战果。他看着那名苏军士兵惊慌失措地拖开机枪后的尸体,伸手握住重机枪的两个木柄。随即,那个人的额头上出现了一个弹孔,这一幕重复了五次。再也没人敢去操纵机枪了。那挺机枪摆在原地,在它身后是一堆尸体。游戏结束了,Egalmoth移动瞄准镜里的十字线,对准那名军官,他正用步枪上的机械瞄具往Egalmoth所在方向瞄准。“再见!”Egalmoth说道,那个人随着一声枪响直挺挺的躺在一片血泊里。

“快走,快走!”意识到自己已经暴露Egalmoth跳出阵地,猫着腰飞快离开,Glunz跌跌撞撞跟在后面。还没跑多远迫击炮弹就落在他们刚才待的位置。他们扑倒在地,爆炸的巨响在混泥土墙壁间回荡。Egalmoth晕头转向的爬起来,硝烟弥漫,十米外的景象已无法看见,他们乘着这阵混乱冲进另外一个散兵坑。Glunz趴在一具尸体之上直喘气,那个被崩掉半个脑袋的士兵瞪着一只浑浊的眼睛瞪着他,Glunz差点就哭了,他小心翼翼拽过一块防水布盖住那张可怕的脸。

“俄国人的开花弹。”Egalmoth说。“不想变成这样明天你就给我待在师部。”

“那您呢?”

“我出去逛逛。”

“先生,我……”Egalmoth白了他一眼,Glunz就不敢说话了,想了想他问:“我可以为您做点什么。”

“MG-34的弹链你知道吗?”

“知道。”

“去弄几箱来,然后把子弹拆下来。”

“是的,先生。”

战场渐渐沉寂下来,苏联人似乎退去了,Egalmoth离开了步兵阵地,守住这里并不是他的任务,今天的战斗不过是热身,他对自己的表现还挺满意的。

深秋(1)”的一个响应

  1. 草啊!!这一个汉斯我没记错的话被苏联俘虏了吧!没看到后面我还以为要出来海军总司令orz

      1. 吼,这一篇是纯战争向?我咋觉得这篇涌泉跟彩虹哥要搞起来?(应该是错觉)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