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almoth之歌(53)

落日从低低的云层里射出了红光,玫瑰色的薄雾围绕着米斯林湖的峰峦形成一圈红晕。诺多至高王和他的次子正悠闲地在王宫高塔顶上的私人书房喝茶。闲坐无趣父子俩索性摆开棋盘开始对弈。摆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副光彩夺目百花棋,是今年Turgon专门进贡给他这位棋痴父亲的礼物。棋盘由秘银、黄金以及各种宝石打造,棋子分别由18颗品质极高的红宝石和蓝宝石制成,能集齐这么多颜色净度以及大小一致的宝石本就极为不易,更难得的是制造它们的工匠用登峰造极的切割工艺使宝石内部绽放出雅凡娜花园中的奇花异草。

Fingolfin拈起一枚棋子,不禁哑然失笑,“Egalmoth做的?”

Turgon 笑着一边摆棋子一边说:“您知道?”

“当年技惊四座的孩子,我不会看不出来。”

“如果没有您的鼓励,他就此放弃就太可惜了。”Turgon说到这已经摆好棋子,父子俩你来我往开始下棋,Turgon的棋风传承自他的父亲,一样的刚猛果决,没过多久棋局便已交手了十几个回合。Fingolfin在棋盘上摆定棋子,有意无意地问道:“我听说Egalmoth的会馆出了点乱子。”

“Ambarussa想要为兄弟出气。”Turgon看上去对这件事厌恶至极。“Egalmoth这些年如履薄冰地与他们周旋很不容易。”

“他怎么做到的?”

Turgon讶异地抬头望着父亲,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突然对Egalmoth那么感兴趣。“有好大家分。”Turgon没头没脑地来了这么一句。

“什么?”睿智如至高王一时也摸不着头脑。

“Atar,这就是Egalmoth所说的小人物的谋生之道。”Turgon正色向父亲解释:“他和蓝山矮人之间并不只是贸易关系,他教授他们奥力的技艺,因此他们之间友谊深厚,事情办起来就容易多了。现在从蓝山到贝尔兰的商路变成两条,比起恶声恶气的萨吉里安另外两家领地上的商队更愿意和Egalmoth打交道。断了卡兰希尔的财路,但Egalmoth却把Maedhros伺候得舒舒服服的,因此卡兰希尔再怎么不愿意也没法去抢他大哥的钱。”

“这小子真有意思。”Fingolfin带点戏谑的语气淡定地评价道。此时他已经完全没有下棋的兴趣,至高王走向高塔的窗口,他那黄金般的领土尽收眼底。Heavenly Arch的商社位于一个叫北溪的区域,Egalmoth初到中洲时一文不名,只能在偏僻之地定居,如今随着商队前来谋生的精灵们匆匆建起的新房子把旧房子间的空地都挤满了。与米斯林城镇中心略显冷清不同,北溪街区却是一派热闹景象,这里人头攒动,熙来攘往。Fingolfin之前从未仔细探寻过这片小区域,起初他感到目不暇接,有点眼花缭乱。后来才看出有三大活动区。

离他们最近的是靠大路东头的商社产业,那里伫立着一家规模很大的旅馆,环绕在它周围的是各具风味的饭馆、酒馆、货栈堆场、信使驿站、制鞋作坊等等为商旅提供便捷服务的设施;西头则是喧嚣热闹的工坊街区。链接它们的道路沿东西方向排列着整齐的摊位,形成了一个颇具规模的市场。好几百人在通道里转来转去,购买吃的、喝的、鞋帽、刀子、腰带、罐子、耳环、毛毡、线、绳和几十种各色各样的生活必需品和奢侈品。市场显然很繁荣,所有不断转手的金币、银币和铜板累积起来,是一笔很可观的财富。

显然这是精心规划过的,来往商队必定首选在这里住宿,他们的钱总要花在市场上。而在工坊里工作的精灵也要在市场上交易。真是互为因果,相得益彰。日益兴旺的市场上摊位的租金、供货人的佣金和销售的抽成源源不断地流入Egalmoth的腰包。

Egalmoth的身影出现在商社院子里,手里抱着一大堆衣服之类的东西,Anneri跟在他屁股后面,拽着他的衣角。不一会Ríndes也出现了,指挥仆人把一只大木箱抬到院子中央的空地上。Ríndes一件一件从丈夫手里接过衣服,折叠好放进箱子。

“他们要走了?”Fingolfin开口问道。

“是的,Egalmoth要把她们送到多瑞亚斯住段时间,他自己是去Ingoldo的领地有事。”

“他连Ingoldo的钱都想赚?”至高王笑着说。

“帮我打理金库不容易,特别是这个时候,他干得很辛苦。”

Fingolfin略一思索,站起身说:“我们出去走走。”

父子俩没带随从,悄无声息地从王宫花园一道不起眼的小径绕出去,顺着白色大理石铺就的石阶往山坡下走不多远就来到烟波浩渺的米斯林湖畔。这条路是专门为至高王想要独处时专门预留,因此这一带鲜有人迹,只是天色已晚,又是新月,此时此刻无法领略秀丽的湖光山色而已。和煦的春风带着馥郁的花香,轻柔的浪花轻轻拍打着岸边,给人前所未有的放松和舒适。父子俩就这么并肩走着,不大说什么,对于他们来说只要陪伴在彼此身边便已足够。

Fingolfin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回想起刚才Anneri拽着父亲衣角的一幕,嘴角情不自禁地露出微笑,他想Turgon或许已经完全不记得了,在他刚会走路的时候不论走到哪都要拽着自己的衣角。他深切感到岁月流逝,一去不回,谁要是做出轻率的决定,凭一时冲动犯了点儿小错误,就会铸成大错,影响一个人的命运。他陷入了这种深切的感觉,不能自拔。身边这个他曾经严格加以训导、在心坎上默默疼爱的小孩子,已经变成深受爱戴的领袖了。如今他就跟随在他的身边,发育完美,肌肉丰满,孔武有力,脸上深刻的线条充分流露出自信和果断,一双蓝眼睛里闪现出不大外露的幽默感。如今他已被乌尔牟选中肩负起拯救流亡者的重任,身为父亲Fingolfin无比自豪。

不知从何时开始,Turgon给他的信中总会有这样一句:“Atar,如果您太忙,就不用回信。”一如在上,他竟然给他留下了这样的印象,他生平最大的乐趣就是与他谈话,甚至只是一番端详就已足够。

走着走着,他们离开了偏僻的湖边,沿着一条小街回到城镇。一弯新月爬上天顶,用它那灰蓝色的微光为这对至高无上的父子照亮道路。他们自在地漫步着,并未引起太多的关注。Turgon高高兴兴地向父亲讲述他的领地,他那些才华横溢又个性十足的部下,还有他最近的计划。Fingolfin知道他对自己的使命信心十足,预期要建设一个充满喜乐的国度。

然而可惜啊,他和他之间共处的时光陡然加速,一旦命运将他们分离,重逢就会变得遥遥无期,这样的念头一旦在Fingolfin心头扎根,他就不由得浑身感到一阵寒意。

又转过一个街区,Heavenly Arch商社那座气派的建筑就伫立在他们面前。装饰华丽的大门半开着,看样子Egalmoth夫妇已经收拾好行装,他们在院落中央点起篝火,Ríndes敲打着铃鼓在唱一首欢快的歌谣,Egalmoth让Anneri骑在肩头,伴随着妻子的歌声围着篝火跳舞。他的动作故意做得笨手笨脚、滑稽可笑,引得所有人开怀大笑。

Turgon带着询问望向父亲,就好像童年时见到什么有趣的事情和父亲交换眼神那样。Fingolfin笑着微微摇头,示意儿子不要去打扰他们。于是他们安静地离开了。快回到王宫时Fingolfin突然说:“告诉Egalmoth,今后在希斯隆和多尔露明都不用交税了,全力帮助你做该做的事情。”

Turgon有些犹豫,“Atar,这样别人会说闲话的。”

做父亲的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他说:“我疼自己的儿子不可以吗?”

Egalmoth之歌(53)”的一个响应

      1. ??????exm???????看着我饥饿的双眼??好不容易的好康的长篇啊太太!!!不准走!!!

      2. 放心了!I’m patient I can wait!这个彩虹哥有意思~话说小Anneri长大后会不会和苹果螺丝凑一对儿啊~【我对这种小青梅竹马特别敏感hiahia~】

Esilendawn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