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almoth之歌(52)

在日益和煦的阳光照耀下中洲大地也慢慢恢复了生机。精灵们为了一年的生计再次开始忙碌。低矮的灰色石头搭建的小屋外面一株木兰花开得一片烂漫,即便是门窗关着也闻得到它的香气。布满阳光的街道上时时飘过阵风,街对面的锻造工坊门口黄水仙花坛边的铁架上整齐地码放着新锻造出的工具,那一树盛开的樱花就在架子旁把花瓣儿纷纷洒落下来,又是春天的希斯隆。然而今年这条小街又有多么不同,这座沉寂多年的小屋再次焕发生机。

Egalmoth懒洋洋地趴在老婆怀里,把耳朵贴在她微微隆起的肚皮上,仔细听着。“我怎么什么都听不见?”他抬起头嘟嘟囔囔说着。妻子笑着把手指插进他那头蓬松的卷发里轻轻揉着,“现在还那么小当然听不见啦,过几个月就有了。”

“哎,真想马上和小家伙见面。”Egalmoth翻了个身,哼哼唧唧在老婆怀里扭来扭去。

“等小家伙长大了专门和你顶嘴对着干你又嫌烦了。”Ríndes低下头去亲吻他的嘴唇。

“怎么会呢?你看Anne多听话。”Egalmoth起身四处张望,“丫头呢?”

“跑去商社会馆了吧,她现在比你还要称职。”

“未来的老板已经开始熟悉工作了,这不是很好?”Egalmoth说,“我们去看看她干得怎么样。”

希斯隆是诺多精灵在贝尔兰地区所建造的最大城市,Egalmoth过去居住的小屋现在位于一大片工坊密集的街区,尽管作坊密集,但整个城镇比起Egalmoth见过的其他地方反倒安静,人烟也不那么稠密。像梵雅玛那样的地方,墙壁林立,犹如一个胖子穿着一件瘦上衣,住房鳞次栉比,后院太小,市场太挤,街道太窄;精灵和动物摩肩接踵,让人觉得随时会因碰撞而打起架来。但希斯隆实在太大,似乎谁都有足够的空间。

“小心。”Egalmoth搀着妻子胳膊,护着她跨过皮革作坊纵横交错的水渠。“哎呀,这点路我自己走就好了,你别这样一惊一乍的。”

“那怎么行呢?我在你身边就得护着你。”Egalmoth这么说着,突然他看到商社一个小子慌慌张张挥舞着双手迎面跑了过来。“先……先生……不好了……”他结结巴巴地说道:“费诺家的双胞胎带人来找麻烦,Anneri小姐用弹弓打了他们,现在双方打起来了!”

Egalmoth只觉得脑袋轰地一声就懵了。

几个月前,Heavenly Arch家的精灵看上了一处矿场,几乎在同时来自萨吉里安的精灵也有意开采同一个地方,不出意外地双方又一次起了争执。当地矮人首领突然带人把争吵不休的精灵们统统赶走了,等不甘心的萨吉里安商队叫够人手返回矿场发现Heavenly Arch家的矿工已经和矮人一起大张旗鼓的开采矿石了。

萨吉里安的精灵无可奈何地败下阵来,就在他们准备返回时遇到了正在狩猎的Maedhros和Maglor以及他们最年幼的双胞胎弟弟。这些商人于是向他们哭诉这些年如何备受Heavenly Arch家精灵欺凌。这可就惹毛了血气方刚的双胞胎小王子,他们早就听够了这家商社对四哥的大不敬,他们跳起来就要冲出去替兄长出气。但是Maedhros和Maglor阻止了他们,因为这件事发生在矮人的领地上,他们不方便插手,再说以王子之尊也犯不着去管这些商人之间的争端。迫于两位兄长的威势双胞胎打消了去闹事的念头,但梁子终究还是结下了。随着春季来临,他们跟着Maedhros来希斯隆拜访亲友,在城里闲逛时突然看见Heavenly Arch家声威赫赫占了整条街的商社会馆,费诺家最年幼的两位小王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立即指使亲兵闯进去要把Egalmoth的会馆砸了。本来凭借他们王子的身份这次闹事可以说是万无一失,没想到会馆里还有Anneri这么一个什么都不怕的小丫头,她径直冲到红发王子面前抄起弹弓照着Amrod或者是Amras(天知道是其中的哪一个)的脸上就打过去,小王子猝不及防结结实实地挨了一下,眼角留下一大片红肿。场面顿时失控,费诺里安的精灵们全都扑上去抓Anneri,商社的伙计们自然不能让老板的心肝宝贝吃亏,于是挥舞着拳头冲上去阻止,两边拳脚相加乱作一团。

商社大门口被看热闹的精灵挤得水泄不通,Egalmoth两口子费了好大劲才挤进去。Anneri已经被双胞胎捉住了,她像只发狂的小野猫那样在他们手里又抓又挠,然而他们俩好像对她毫无办法。是啊,两位人高马大的殿下又能拿一个牙还没换全的毛丫头怎么样呢?“不要再闹了!”Ambarussa之一使劲在Anneri屁股上拍了一巴掌。Anneri用余光瞥见Atar来了,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上哇哇大哭。“Atar他们打我……”她指着他们就向父亲告状。

Ríndes扑上去把女儿抱起来,满头满脸的摸着检查她有没有受伤,Anneri更是扯着嗓子大哭,声音大得整条街都听得见。Egalmoth也傻眼了,事情起因是费诺家的王子来砸店,现在却变成了王子当街和Anneri打架,他该说什么呢?道歉吗?事情不是Anneri惹的。等对方道歉?可是两位王子好像被Anneri挠得不轻。他只能挡在妻子和女儿身前,连必要的行礼以及那声“殿下”都省了。

“你们在干什么?”带着极大的疑惑和恼怒,属于王者的声音在众人头顶响起。在场的精灵如潮水般退开为诺多诸位王子让出道路。Maedhros瞪着和他有着一模一样红发的双胞胎弟弟一言不发。Ambarussa显然无法承受兄长的目光,双双低下脑袋。

“抱歉,殿下,是我没有教好小女,请您严厉地处罚我。”Egalmoth赶紧奔上前去告罪。

Fingon一如既往地温和宽厚,他说:“小孩子胡闹而已,这事就这样吧。”说着就给双胞胎使眼色叫他们快走。此时Anneri却更来劲了,不依不饶地大声嚷嚷:“他们要砸我的店……”

“你给我闭嘴!”Egalmoth忍无可忍地用一声怒吼彻底制住了女儿,“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你!”Anneri不敢再说话,趴在母亲肩头又哭了起来。

“哎~”Maedhros长长地叹了口气,从他的脸上罕见地浮现出尴尬而无奈的神情。“你叫Anneri对不对?”他问。

Anneri转过脸,一双哭得红红的大眼睛望着他直眨巴,像极了受惊的小兔子。这孩子总是很讨Maedhros的喜欢,于是他走过去,微微低下头平视着她的眼睛,温和地说道:“我一直以为你是枚可爱的小糖果,没想到你却是小辣椒。”

“我要和您一样勇敢。”

“勇敢并不代表鲁莽,如果你受到伤害Atar和Amme会伤心的。”

Anneri低着头想了想,点头说:“好。”

“一名优秀的战士首先要聪明,记住了吗?”

“我记住了。”Anneri突然有点撒娇似的说:“殿下,您真好。”

我吗?Maedhros微微一怔,嘴角轻轻上扬,呈现出很好看的弧度。Anneri又用很大的声音说:“您是世界上最好的殿下。”

“哇哦!”这下子连Ambarussa都笑了,他们和Fingon一起在一旁鼓掌,学着Anneri的语气起哄:“您是世界上最好的殿下……”

Maedhros故作恼怒地瞥了他们一眼,然后转过脸垂下眼帘忍不住也笑了,他摸了摸Anneri那头深褐色的卷发说:“你真是个小机灵鬼。”

“夫人,您有这样的女儿真是令人羡慕。”高大的红发王子说道。

“您……您过奖了……”Ríndes紧张地气都喘不过来,她寻思着应该找一句什么合适的话来寒暄。“Anne是我们家最甜蜜的小奶糖。”

“确实如此。”Maedhros说完就走了,Anneri还一个劲在后面冲他挥手呢。Ríndes突然觉得这位在传说中总是充满血腥和戾气的王子很有他的吸引人之处,比如:他对众人鼓掌表示谢意所流露出的带一点羞涩的微笑;他和Anneri说话时故意轻声细语的语气,这时的Maedhros具有一种天真的,几乎是让人同情的魅力。

“你给我滚过来!”待众人都走了Ríndes一把提着Anneri的胳膊粗暴地将她往屋里拽,Anneri被吓得浑身僵硬,一动不动任由她摆布,直到母亲将她扔到大厅中央,踉踉跄跄奔了好几步才算没有摔倒。“你知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Ríndes冲女儿吼得惊天动地。

“知……知道……”

“知道你还去打人?”

“他……他们……要砸东西……”

“他们要砸东西就让他们砸,你可以派人叫Atar来处理,谁让你先去打他们?你知不知道这样做会有什么后果?他们可能会杀了你,杀了这院子里的所有人!!!”

第一次,Anneri真的害怕了,她从未见过母亲生这么大的气,更可怕的是她所说的一切。Anneri并不是懵懂无知的孩子,她跟随父亲走过浸透着血汗的商路,见识过与半兽人血腥的战斗,她知道什么是杀戮和死亡。她不是不知道亲族杀戮的事情,但对她来说那仅仅是故事而已,Anneri求助似的望向父亲,希望他能像过去一样支持自己,告诉Nana她说得不对。父亲严肃地看着她的双眼说:“Nana说得没错,Maedhros和你讲的也差不多是这个意思。”

“那么他呢?Maedhros也会杀掉我们吗?”Anneri说这话的时候嘴唇都在发抖。

做父母的相互对视一眼,目光中尽是不忍和担忧。Egalmoth最终还是开口说道:“在某些情况下不是没有可能。”

长期以来的偶像瞬间崩塌,Anneri伤心极了,忍不住开始哭泣。“他为什么要这样?他明明那么好。”

“哎,你永远不知道一个人在激愤之下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他们有着出众的才能和高贵的品质,但也极度骄傲,因此也比普通人更容易走上极端。今天幸好前来闹事的是不谙世事的双胞胎,如果是费诺家另外几兄弟我真的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

“Nana。”小姑娘扑到母亲怀里寻求安慰,她还太小应付不了那么残酷的现实。

Nana紧紧抱着她,就好像一松手她就会消失不见一样,她亲吻她的额头,不停地说:“你们诺多能不能别总是硬碰硬,你要真的有事我该怎么办?”

“Nana你别害怕,我会保护你的。”

听到女儿这么说Egalmoth更是倍感心酸,他从后面揽住她们,说道:“有我在还轮不到你保护Nana,只是你以后别再吓我了。”

Anneri有些奇怪,在她心目中父亲是坚不可摧的,“Atar,你也会害怕吗?”

“当然,我今天就害怕了。”

“如果他们伤害我你会怎么样呢?”

Egalmoth说:“我会杀了他们,哪怕是追到曼督斯的神殿我也会这么做。”

Anneri紧紧贴着父亲的胸口,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声,心里在想:我不能让Atar去杀别人,我再也不惹事了。

Egalmoth之歌(52)”的一个响应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