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almoth之歌 (50)

那样长,那样长的梦:被诅咒的诺多,被风雪淹没在黑暗当中,狂乱的冰风卷着雪花铜墙铁壁般的挡在他们面前。寒冷,唯一的好处是把一切都冻僵了,什么感觉都没有。他拖着沉重的双腿麻木的跟着队伍前进,脚下原本坚实的感觉突然变得虚无,他只来得及推开跟在身后的弟弟……

毫无防备的,仿佛有融化的金属流过他的身体,他的心脏快要跳出胸膛,他大张着嘴想要吸入一些冰冷的空气缓解肺部的痛苦,大量刺骨的冰水涌进口鼻,撕扯灼烧着他的鼻腔,气管和肺叶。他拼命挥动手脚想要挣扎着游上水面,但是失败了,无论多么努力他都看不到任何可以抓住的东西,吸饱水的厚重衣物像只巨大的手把他拖向深渊。很快,他失去了挣扎的能力,明亮的彩色光点在他眼前飞溅,如万花筒般迅速变化的明丽图案:开满鲜花的草地,翩翩飞舞的蝴蝶,树上的花儿他伸手就能抓住,然后它们都消失了,他明白这是他脑海中出现的幻象。现在他在哪里?他被冰冷的黑暗包围着,他同伴呢?它们都被黑暗吞没了……他打算喊一声,却干使劲出不来声,这是梦中常有的。最后他总算憋足了劲喊了出来,自己却醒了。他坐在角落里直抖,同时听着楼下花厅中吟唱诗歌的声音,渐渐明白过来,那不过是一场梦。

“做噩梦了?”一个带着些许调侃意味的女声从头顶传来。Egalmoth抬头望去,原来是Aredhel。她浓密的卷发用一根缎带束到背后,露出了她那轮廓优雅的下巴、小巧的耳朵和白白的脖子。“日安,公主殿下。”Egalmoth赶紧起身行礼。

“你在这里做什么呢?”她那双蓝色的大眼睛闪着开心的光芒,她在微笑。

Egalmoth怔了一下,不管到什么时候,他看见白公主都会有惊艳的感觉。“殿下在接见陛下的使者,所以我在这等。”

“和我一起喝杯茶吧。”白公主说着,把头一摆。

Egalmoth跟随白公主沿着装饰着鲜花的台阶走到专属于她的起居室。天气阴沉,房间里点着成排的银灯,灯光和屋顶那盏枝形吊灯的光芒交相辉映,形成了绚丽的光芒。墙上雕刻的Fingolfin的家徽和金叶子,家具上镶嵌的名贵珠宝,墙上和天花板上的壁画,以及大理石地板,在灯光的映衬下熠熠生辉。在天花板的壁画中,Finwë陛下正为他的第二任妻子Indis戴上花冠,后者正把大把大把的花朵抛向诺多万民,Indis 的面容是如此的娇俏,花瓣是如此的真实,不仅迷住了她脚边的诺多精灵,也让Egalmoth不禁有些恍惚。他总觉得弥散在房间中的熏香来自于这些花朵,也想伸出手去接落下的花瓣。

“累了?”女官将一杯热气腾腾的青草茶放到Egalmoth面前时白公主问道。

“还算好,只是……”Egalmoth有些不好意思,“带着小孩子,每天夜里我必须起来喂他两次。所以有点困。”说到这他脸上微微有些泛红,竟露出点少年的青涩模样。

“真是难为你了,现在这孩子被安置好了?”

“是的,Galdor的族人在照顾他。”

话题戛然而止,Aredhel好像没有再谈下去的意思,Egalmoth也就只好低头喝茶。还没喝几口,他就感觉到Aredhel打量他的目光。他十分疑惑地望向公主,又上上下下看了看自己,问道:“殿下,我有什么不妥吗?”

白公主依旧目不转睛地打量着他,微微摇头说:“没有。”那眼神里充满了好奇和一点恶作剧的喜悦。Egalmoth被盯得浑身不自在却也没什么办法。被她盯着看的这几秒钟好像过了一个纪元那么漫长。终于,Aredhel轻轻叹了口气。“我一直在想,你是什么样的人?”

“我?”Egalmoth更摸不着头脑了。

“我还记得过去总是在卫队见到你在卖东西。”说到这她好像还觉得有点好笑,“我从来没见过别的男孩子像你一样爱戴那么花哨的发带。”

Egalmoth脸腾地红到脖子,他一只手捂着脸笑道:“发带是我母亲亲手做的,我拗不过她。”

“我其实想说……挺好看的。那时候我觉得你很可爱。”她头一歪,俏皮地笑了。

她今天看上去很不一样。平日里Aredhel 显得智慧过人,令人望而生畏;今天她却像个单纯的小女孩,在Egalmoth眼里更加楚楚动人。他突然有点好奇,什么样的男性才能有幸娶这位公主?这个问题当年他和其他小伙子们私下讨论过。Egalmoth观察到她在哪都是大家注意力的焦点,当她的目光看到哪个方向时,有些人还要表现表现自己。不过Egalmoth对这些家伙却不以为然,按照他的想法大概只有泰勒瑞精灵中最高贵勇敢的水手才配得上她。

“你在想什么?”Aredhel唤回了他的思绪。

“没想到那时候您就注意到我了。”

“在我看来你就好像一匹还未展露出天赋的骏马,我绝不会看不出来。只是……”Aredhel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走了那么远的路很疲惫吧?我都有些认不出你了。”

“怎么会呢?”他低头笑了笑。

“所以我在想哪个才是真正的你?一个不择手段的卑劣之徒?一个经验老道狠戾冷酷的商人?一个牺牲自己拯救别人的勇士?一个自暴自弃的流亡者?种种彼此矛盾的形象,让我看不清你。”

“我们诺多最大的缺点就是嘴比脑袋要快一个纪元。”话一出口Egalmoth就后悔不迭,这话说得太莽撞,必定会触怒公主。他赶紧站起来毕恭毕敬地表达歉意:“对不起,公主殿下,我太无礼了。”

“你的表现证实了这句话。”Aredhel毫不在意地一摆手,示意他坐下。“我和你说这些并非是我听信谣言对你不满,相反,我很喜欢你,喜欢你的家庭。当我听到你说你已身负诅咒因此代替Galdor去救那孩子时真的很心痛。Egal,你有一颗金子般的心,这一点连Námo都不会否认。我想说的是你必须珍惜你自己,你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无价的。”

一股暖流涌上Egalmoth的心头,长久以来他早已习惯以强者姿态示人,就连妻子面前都从不表现出脆弱和疲惫,只有Aredhel,他愿意全心全意地依赖她。于是他顺从地点头说:“是!我会记住的。”

白公主露出满意的笑容,她用优雅的手法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又说:“今后如果觉得累,你可以随时用这间休息室。”

“谢谢您。”

此时一名内侍走进来禀报:“殿下召见Egalmoth先生。”

Egalmoth赶紧站起来说:“那么我先告辞了,感谢您的款待。”

Turgon被众多精灵围在当中,他们在讨论新兵招募和训练的事,看见Egalmoth进来立即散了会商,命人关起门来密谈。

“一路上还顺利吗?” Turgon还是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Egalmoth对这位王子最佩服的地方就在于他总是能以一种超然的态度面对纷繁复杂的事情。他是一个极为突出的领袖,他的天才不止于寻常的开疆拓土,而是以他全部智慧将一场权利更迭不动声色地引导出来,迫使诺多旧贵族势力全面“隐退”。在新贵掌握轴心权力之前,他巧妙地搬开了阻碍他们执掌大权的阻力,有步骤地将权力顺利集中到他们手里。待他们这些具有强烈进取心的新贵牢牢掌握权力,开始大刀阔斧实施他的计划时,他没有干预订正这些才华横溢又个性十足的属下行事,而是淡出局外,全身心注目那些暗中隐藏的危险和困难,他只要遏制住那些可能会掣肘的势力,那么建造一片崭新乐土的蓝图就能实现。

因此Egalmoth也是用一种开诚布公的方式来侍奉这位王子。他直截了当地说道:“还不错,我有些事情需要和您谈。”

“你说!”

“我需要大规模招募人手,但不是在内佛瑞斯特招募,因此需要您同意。”

“你怕我猜忌你?”Turgon有些不悦,“Egalmoth,我相信你就像相信Glorfindel一样。”

诺多商人摇摇头,“我只是想让输送物资更顺畅而已,如果您有顾虑只怕Galdor也不会相信我的商队。”

Turgon哈哈大笑,“怎么连这层也想不起来!”说着使劲拍了拍Egalmoth的肩膀,“说说你的计划。”

Egalmoth从长袍里拿出画好的地图,用手指点着说:“这是一个长期计划,不关是为工程,我们还必须为长期隐藏做准备。为了保密,这张财货流通网络必须隐藏于各大领地,因此我计划首先在当地招募一批可靠的学徒,培养他们经商的能力,将来执掌分散在各地的商社。在商路周围散居着许多村落,那里的精灵生活困苦,因此我想把他们利用起来。我会选几个合适的村落修建仓库,雇佣他们帮忙照管,然后用梯次推进的方式运送财货。还有就是储备,我们不能将所有财物都留在新城里,必须留有余地。今后这个网络还要担负起消息传递的工作,我们就可以配合陛下采取行动。”

“好个Egalmoth!大手笔!”Turgon“啪”地一拍桌子,拿着那张哗啦作响的地图在书房中大步疾走了好几圈才转过身来,“我看可行!还是那句话,放手去做,我会全力支持你!”

此时Egalmoth却面露难色,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Turgon奇道:“有什么困难吗?”

“哎,我不好说啊。”

“在我这没什么不好说的。”

“您能不能让Ecthelion代替Galdor?”

Turgon略微踯躅,随后笑道:“哈哈,也有你征服不了的人?Galdor对你的评价可是很高的。”

“不是私人问题。”Egalmoth摇摇头,“我们俩处事方式不一样,迟早会闹起来。”

Turgon抱着双手,思考了片刻,有些无奈地叹口气:“Galdor无法理解你,他是正统贵族出身,恪守美德,并不能理解你的无奈。作为商人你四方漂泊,面对的都是地主关隘的刁难,沿途强盗的劫掠,千难万险,你必须有通权变达的智慧,临机决断的勇气,手段极端也是无奈之举。但最难得的是你没有就此迷失自己,依旧保有一颗仁慈明锐的心。这样吧,Galdor那边我去处理,保证不会给你添乱。”

听到Turgon这般设身处地的理解和支持自己Egalmoth也就别无所求,他当即表态说:“您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会办好。”

“那好!”Turgon高兴地说:“我们一起去看看Anneri在干什么。你也该好好陪陪她了。”

Turgon对独生女的疼爱从宫殿的装饰就看得出来,这里地面上铺的不再冰冷的大理石,而是光滑的木板和精致的挂毯,走道也都由石雕和镀金的木头所组成。城堡里到处都是精美的艺术品,这样小公主每天都能欣赏到美好的事物。内佛瑞斯特的艺术家和工匠呕心沥血,费尽心思,把Idril的寝宫打造成贝尔兰地区最为精致奢华的宫殿,这里面也有Enerdhil的巨大贡献。

两位父亲一起来到Idril的起居室,发现里面正在开着下午茶会。一位扑人大声通告:“殿下及Egalmoth先生到!”然后打开大门鞠躬道:“二位请进。”

屋子里早已聚集了很多女孩子,全都戴着自己最好的首饰,穿着最漂亮的衣服。

“Atar!”Anneri叫了一声从五颜六色的人群中跑了出来,拥抱了父亲。Egalmoth后退一步,上上下下打量着女儿,眼前这个优雅端庄的女孩是谁呀?Egalmoth都有些认不出自己的女儿了。Anneri今天穿了一条湖水蓝的裙子,完美地勾勒出她高挑的身材。叔叔精心为她打造的珠宝衬托出Heavenly Arch家特有的琥珀色眼睛。Anneri很好地继承了诺多和辛达两个族群的优点,是一个勇敢,强壮,热情,善良的女孩。“很好,很得体。”Egalmoth骄傲地说。

“公主姐姐帮我梳的头发呢。”Anneri踮起脚尖像风儿一样转了一圈展示给父亲看。

“你什么时候能像公主一样心灵手巧呢。”Egalmoth笑着拍拍女儿的脸蛋。

“Anneri已经很能干了。”Idril也从人群中走出来,她的语气很真挚,还有点模仿Aredhel的意思。“筹备这个茶会她帮了大忙!”

Egalmoth向小公主和房间里的其他姑娘们行礼,这些小姐地位都比他高。“谢谢您的赞扬,公主殿下。”

“好啦!让Anneri跟她父亲回家吧,他们很久没见面了。”Turgon如是说。于是Idril拥抱了Anneri和她告别。

父女俩跟着Turgon又回到金碧辉煌的走廊上,没走几步精灵敏锐的听力便捕捉到隐藏于廊柱之后的窃窃私语:“你听说了吧,他把半兽人吊起来烤……”

“好可怕……”

“太残忍了……”

“我看呐,他和半兽人差不多……”随后就是轻浮的笑声。

Anneri迅速怒气冲冲地跑到那几个嚼舌根的贵妇人面前,她比她们矮得多,但毫不客气地瞪着她们,尖刻地说:“要不然呢?难不成你打算请半兽人吃饭?”那几个女人猛然看见站在不远处的Turgon和Egalmoth,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低下头就想走,没想到Anneri一把抓住说她父亲像半兽人的那个妇人的胳膊,盯着她手上光华夺目的手镯大声说道:“你不要再来我家店铺租首饰了,你很快就付不起租金啦!”说完使劲甩开她的手,高昂着头跑回父亲身边。

呃,这个……Egalmoth万分尴尬,不过他觉得挺痛快的,只是不好笑出声。Turgon也紧绷着面孔,等那几个妇人灰溜溜地走开才大笑起来:“哈哈哈哈,这丫头没白养。”

“哎,Anneri,你别这样。”Egalmoth装作不高兴的样子责备道。

“我就是心里有气,凭什么总是这么说你。”说着她仰起小脸万分委屈地对Turgon说:“殿下,您能给Atar一个官职吗?要不他老被欺负。”

“哈哈哈哈,我想给他,他不要呀!”

“Anneri,别胡说八道!”Egalmoth是真的生气了。“大人的事你不许插嘴。”

“好了,好了,Anne是个好孩子。”Turgon用手指轻轻在Anneri的鼻子上点了点,“你父亲在我的宫廷里永远占有最重要的位置,明白吗?”

“嗯!”小姑娘大力点点头,总算高兴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