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almoth之歌 (49)

时间对于成年精灵来说似乎不具备太多的意义,一天,一月,一年对于他们的生活来说几乎没有任何变化。不过,每个家庭中的小孩子却是像春风掠过的花朵那样茁壮成长起来。在这些孩子中诺多王室唯一的小公主Idril尤为耀眼,她穿着白长袍像太阳一般光彩夺目;灿烂金发梳成的发型美丽典雅,散发着香气;她的举止落落大方,如同曼威王冠上的宝石一样应受到赞美。如今小公主也要开始履行王室义务,学习的第一项就是如何举行下午茶会。尽管这次小茶会只是Idril领着贵族小孩子们过家家式的尝试,但Idril和小侍女们还是着实忙了一阵。

“小孩子就是有活力!加油干呐!”Turgon手里拿着一卷书,喜气洋洋地望着女儿在宫廷回廊里跑来跑去,像模像样地安排着诸如花朵,茶点,音乐等等事宜,满眼都是傻老爸的欣慰。

“你也不去提点建议。”Glorfindel揶揄他。

“你就别哪壶不开提哪壶了。”Turgon不满地瞪了一眼表弟,结果话音未落,一个清脆的女孩声音就响起来了,Anneri领着两个比她要大一点的侍女齐齐向Turgon行礼,“日安,殿下。这里正在准备公主的茶会,场地还没有布置完毕,实在不适合接待您。”

Turgon和Glorfindel面面相觑,“咳,好吧。”内佛瑞斯特的主人无可奈何地苦笑着说。“你们努力工作吧。”

“啊,Anneri很有做女官长的潜力啊。”Glorfindel笑着说。

“确实如此,组织事情方面她挺像Egalmoth。”

听到表扬Anneri开心极了,笑嘻嘻地一曲膝:“殿下过奖了。”然后欢欢喜喜地去了。Turgon他们目送着蹦蹦跳跳跑走的小女孩,笑着摇摇头正想离开,突然走廊转角斜刺里一个小男孩冲了出来,指着高高的窗户大声说:“你看那边。”Anneri一愣,狐疑地顺着他的手指方向看过去,什么都没看见,她转过头,男孩子早就等在那了,砰地结结实实在她脑门上弹了一下。Anneri顿时眼冒金星愣在那里!

“哈哈!响吧?!”男孩子大笑着拔腿就跑。

Anneri气得快要爆炸了,挥舞着拳头就追上去,“Pengolodh你给我站住!”

这个叫Pengolodh的男孩是宫廷里最优秀的学生,在历史、语言、文学方面有极高的天赋。不过就眼下状况看起来他的显然手脚比脑袋慢了许多,Anneri三两步就赶了上去,之差一点就要抓住他了。Pengolodh一闪身来了个急转弯,直冲着Turgon所在的方向跑来,他埋着头专心致志地逃跑,全没看见王子就在这里,当他跑过Turgon身边,Glorfindel伸出手一把就将他提溜起来。男孩子吓得大叫,这才发现闯祸了!

“往哪儿跑!”几乎就在同时,Anneri也赶到了,小姑娘现在完全被愤怒冲昏头脑,一拳就照着欺负她的男孩脸上挥了过去。Pengolodh还没从冲撞殿下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只觉得眼前一黑,一道暖流从鼻孔里流了下来……Pengolodh茫然地伸手摸了摸鼻子,满手猩红的颜色强烈地刺激了他,一个没忍住竟然嘴一撇就哭了起来。Pengolodh一哭Anneri也慌了,自己当着王子的面把别人打出血,小丫头不知道自己会面临什么处罚,明明自己才是被欺负的,现在竟然变成理亏的那个,她又是气恼又是委屈,鼻子一酸也跟着哭出声来。

“哎呀!”Glorfindel放开Pengolodh,手忙脚乱去找手绢帮他擦鼻血,一边还不忘数落他:“叫你欺负人,挨打了不是。”

Turgon看着两个哇哇大哭的小孩子放声大笑,拉过Anneri揽在怀里拍着她的背哄道:“好了,好了,是你打了人你还哭什么呢?”

“不是我,Pengolodh弹我的脑袋,都是他不好……”小丫头跺着脚说。

“都是她打我!都出血了……”另外一个也毫不示弱。

“嘿,你都被小姑娘打哭了还好意思嚷啊?”Glorfindel对着Pengolodh一通责备,好歹是把他的哭喊压下去了。“你要不欺负Anne她能打你?”

这一通吵闹惊动了所有人,女官长带着人很快就来了,看见Turgon在这赶紧行礼:“日安,殿下,这是怎么了?”

“没关系,我来处理就好了,你们去忙吧。”

女官长有些迟疑,但Anneri是Turgon很喜欢的孩子,也就不好说什么了。

“好了,你们俩个过来!”看女官长走了,Turgon索性一屁股坐在回廊的台阶上,好整以暇。两个哭鼻子的小孩抹着眼泪,抽抽嗒嗒地在他面前站好,等着挨训。“你为什么要弹Anneri的脑袋?”

“他老这么弹我,几十次了!”

Glorfindel噗嗤就笑出声,被同一招弹了几十次,Anneri真够笨的。Turgon给表弟使了个眼色,叫他别添乱。金发诺多赶紧揉揉鼻子生生忍住了。

“我只是和她闹着玩。”Pengolodh踯躅道。

Turgon抬手就结结实实在小男孩脑门上弹了一下,“疼吗?”挨弹的小男孩捂着脑袋怯怯地不敢说话。“这不是闹着玩,也不是向Anneri示好,你是在伤害她明白吗?”

“唔。”

“不可以这样对别人了。”

“是……”Pengolodh羞愧地低下头。

“Anne,你觉得揍Pengolodh是好办法吗?”

“除了下手重了点我没觉得有什么不好。”Glorfindel暗地里腹诽道,不过他还是没敢说出来,免得拆表兄的台。

那边厢Anneri低着头说:“不是。”

“你已经是女官了,而Pengolodh将来也要在宫廷任职,不能像哥布林那样随便动粗,如果发生争执可以向老师或者父母反应,不可以打架,明白吗?”Turgon说得语重心长,那话在金发诺多那里却起到了反作用,Glorfindel想到的却是当年他领着自己去和Caranthir打架的往事,那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好啦,你们互相道个歉,不许再胡闹了。”Turgon做出的裁决所有人都不敢违逆,两个小家伙面对面站着,各自小声说了句:“对不起。”

“Pengolodh,这事因你而起,你今天要帮Anneri干活。”

“我不要,他笨手笨脚的什么都不会,只会拖后腿!”小姑娘气鼓鼓地反对。Pengolodh张张嘴想要反驳,却被Turgon的笑声打断了。“好吧!你们各干各的去好了。”王子大手一挥把他们打发走了。

“哎呀,因为我的英明睿智又解决了一场风波。”

呵呵呵……Glorfindel干巴巴地笑了三声表示捧场。

“Laurefindil……”Turgon突然郑重其事地喊他,这是代表要炸毛啊,金发的诺多依旧满面春风地望着王子,“是的,我的殿下。”

“你还知道我是你的殿下?”

“那是当然,对我来说这是深入灵魂的观念!”Glorfindel嘴角一弯,露出八颗洁白的牙齿。

几名贵族从他们身边走过,停下来向Turgon行礼,高大英明的王子只好放过表弟和他们打招呼。等他回头那口还想和表弟掰扯两句的气也消了,于是转回正题:“Egalmoth什么时候回来?处处都在伸手要钱要东西。”

“他派人来报告说他要绕路去接孩子,得晚几天。”

“孩子?什么孩子?”Turgon摸不着头脑。

“我没和你说吗?他们在去环山的路上遇到了被袭击的辛达旅人,只有一个婴儿幸存。Galdor收养了这孩子,托Egalmoth带回来。”

“他们这一路真充实。”

就在Turgon还在为Egalmoth不回去帮他干活而苦恼时,这位诺多商人正兴致勃勃地参观守卫环山的战士们拷问哥布林。Galdor的小伙子们尽了最大努力去清除这些肮脏残暴的东西,可它们依旧像蟑螂那样无孔不入。今天巡逻队抓到几个活口,Galodor吩咐战士审问它们。Egalmoth端着杯子,坐在一块巨石上看他们抽打它们。这几个哥布林嘴硬得很,无论在鞭挞下如何哀嚎翻滚血肉模糊,就是不说出巢穴的所在。或许是不想在客人面前丢丑,辛达小伙子只好更加卖力气地拷打它们,天寒地冻的气候里一个个急得面红耳赤,头顶都在冒热气。Galdor在一旁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他抱着手一遍一遍重复问:“你们的巢穴在哪?”

Egalmoth 他四下打量想找一棵适合的树。他瞄上了一棵松树,上面有一根粗树枝伸出来,离地面两米多高。他指着那儿对Galdor说:“我想把它们吊在那。”

辛达领主带着悻悻地表情问:“你想拿它们怎么办。”

“你会看到的。”

精灵士兵把一根绳子穿过其中一个哥布林的两个腋窝,在它背后拴牢,再把绳子甩过那粗树枝。

“把它吊起来!”Egalmoth说。

士兵拽起半兽人,它挣扎着,挣脱了他们的手,落到了地上。一名士兵捡起一根木棍,敲晕了它,然后再把它拽起来。他们把绳子的另一头在粗树枝上绕了几圈,把它拉紧。士兵松开半兽人,它就在粗树枝上轻轻摇晃,脚离地有半米高。

“点堆火!”Egalmoth又说。

小伙子们迅速捡来柴枝,过了一会儿,起了火苗。热气烤醒了那个倒霉的哥布林。当它弄明白自己的处境时,吓得乱喊乱叫。

“想清楚刚才问你的问题,说了我们就放下你。”Egalmoth说。

Galdor不言语,他觉得诺多这么做太狠辣。

“孩子们平时就够辛苦了,别再让他们费劲拷打。你们去拿些酒来,大家都休息一会。”Egalmoth说完搂着Galdor的肩膀退回去喝酒。

当火开始烧到哥布林皮靴时,它屈起膝盖,让脚离火远一点儿。它脸上冒着汗,恶臭的衣服发出淡淡的焦煳味。Egalmoth觉得火候到了,可以开始盘问了。“你们的巢穴在哪里?”

哥布林瞪大眼睛,嘴里叽里咕噜乱嚷着黑暗的语言,Egalmoth勉强分辨出来是一些诅咒的话。他顺手把杯里的酒泼到火堆上,火苗一下子窜起很高。

这个半兽人老弯着腿,坚持不下去了,它的一双脚落到了往上蹿的火苗里。过了片刻,它爆发出极度痛苦的号叫,它的身体剧烈地抽搐起来。阵阵痉挛时时抽得他的脚离开火苗。这时它意识到他可以前后晃动来减轻烧痛。可是每次摇摆经过火苗时,它就又叫起来。

“再过几个小时你就熟透了,好好享受吧。”Egalmoth耸耸肩,十分轻松惬意的模样,商社的小伙子都笑了起来。Galdor皱眉,但是他觉得也没有什么立场好责备Egalmoth的,于是由着他去折腾。

半兽人已经没力气再摇晃身体了。它一边痛苦地呻吟着,一边停到了火堆上,又一次弯起腿躲着火苗。但这会儿火已经烧旺,火苗高得烧焦它的膝盖了。Galdor留心到一股烧焦皮肉的气味。半兽人的腿和脚都已烧得发乌,绽裂,它小腿上的毛都已焦黑;肉里的脂肪滴到火中,嗞嗞作响。Galdor几乎不大情愿地又问:“你们巢穴在哪?”从半兽人声嘶力竭的哀嚎声中他们听到“西南……七里格……山顶……”等等字样。目的达成,Galdor挥手叫人把它放下来。

“等一下。”Egalmoth冷冰冰地阻止。

“够了!”Galdor低声喝道。

“顺着西南方山路一直走下去还有几个据点?”诺多商人没里他,继续问。

除了惨叫和哀嚎半兽人没有别的回答。Egalmoth说:“再烧它一会。”

“五个……每个……只有一百多……”半兽人用几乎窒息的嘶吼说。

“据点之间有联系吗?”

“没有……”

Egalmoth露出微笑,之前他所收集的资料和半兽人的口供丝毫不差,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在他心里大致清楚了。等他回到内佛瑞斯特就可以开始动手办事。于是他心满意足地对Galdor打招呼:“接下来你处理吧,我就回去了。”

辛达将军脸色讪讪地勉强回礼,不怎么想理他。Egalmoth并不在意,转身就走,突然又想起什么停下脚步,回头问:“我带孩子回去以后是直接送给你的总管还是暂时养在我家?”

“送去我家吧,叫他们找一个好保姆。”

“知道了!”Egalmoth摆摆手就走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