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almoth之歌 (48)

离开家的时候漫天皆白,整个内佛瑞斯特都陷进了茫茫雪雾之中。Egalmoth去和Galdor商量等天气好转再上路,无奈辛达将军说他还有事必须马上赶回去。临行前Egalmoth照例抱怨了一通,Duilin笑话他最近变得娇滴滴的,Egalmoth想反击回去,转念一想还是给Duilin在未婚妻面前留点面子。于是彩虹老板只好带着一肚子不乐意出发了。

在这般风雪天气中骑马通过峡谷山道是不明智的,仅是眼前这段几里长的结冰坡道就足以令行者变色止步了。好在精灵身轻如燕,在冰雪上行走毫不费力,因此他们选择徒步前进。Egalmoth也在这支小队伍当中,他和Galdor与随从们一样背着沉重的行李冒着茫茫风雪疾行。凛冽的寒风灌入口鼻,如同吞进一团火炭灼烧着Egalmoth的胸膛。苍灰色的天空,混沌的雪雾,刺骨的湿冷,这些元素交织在一起无情地提醒着Egalmoth跨越冰海时的惨苦经历。他低着头艰难地走着,心情如同周遭的环境一般恶劣。他真是想不明白自己就是想去未来的住处看看,怎么就弄得如此狼狈?

“翻过这座山就是驿站了!”Galdor大声对他说。话说到这,一道恍若城墙的白茫茫混沌雪雾已经迎面推了过来,隆隆之声夹着尖锐呼啸,势若千军万马。精灵们眼前骤然一黑,一股巨大的推力生生要将他们抛将出去。这种情况穿越过冰海的Egalmoth太熟悉了,他机敏地往路边一闪,身体紧贴山崖,双手死死抓住了崖壁凸起的岩石,只觉得尖锐的呼啸掠过,头皮耳目像被利刃飞快地刮过。幸好同行精灵都是身手敏捷的战士,待狂风过后每人满头满脸都覆盖了一层厚厚的冰霜,其他的损失倒是没有,Egalmoth狼狈不堪地拍打着冰雪,忽然耳边又听到Galdor的声音:“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这话说的没头没脑的。Egalmoth腹诽道,随即反应过来Galdor执意要在如此恶劣天气出行怕不是要带他真真切切感受一回这条路的艰险?心念及此,他也就不再抱怨,严肃地问:“这风冬季常见吗?”

“对!”Galdor简短地回了一个字。

“其他季节呢?”

“没有!”说完Galdor就径直走了。

……Egalmoth心底里翻了个白眼,继续赶路。

所谓驿站只不过是Galdor手下的辛达士兵临时休息的山洞而已,里面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好在洞口封得很严实,还算干燥清爽。Galdor的亲随和他的风格一个样,都一副板着面孔不苟言笑的样子。Egalmoth刚想问他们难道没有储藏任何东西,他们已经一言不发地开始在地上掘土,几下子就挖出一个深埋于土中的石门,其中一个用力拉开,露出木材和粮食,然后在一片静默中手脚麻利地开始生火、烧水、煮粥。来自Heavenly Arch家的精灵眼看着帮不上忙,只好坐下等着。

Galdor坐在彩虹老板身边,慢慢将衣服一件一件脱去,光着膀子烤火。

“喔唷,看不出来嘛,这家伙脱掉衣服比我还壮。”Egalmoth用眼角瞄了瞄Galdor那身硬如钢铁的肌肉,立即甘拜下风。不过他也纳闷儿,Galdor干嘛要脱那么光呢?不冷吗?

“来点酒?”彩虹老板觉得气氛实在尴尬,于是主动把酒囊递给Galdor。

“多谢。”Galdor接过去独自闷头喝了起来。

哎,算了,Egalmoth彻底放弃了要和Galdor交谈的尝试,他索性把几个随从叫过来整理这一路所收集的资料。他们摊开一张很大的羊皮纸,在上面绘制山川水流道路的走向。Heavenly Arch家的精灵在上面指指点点,低声讨论着。Egalmoth不怎么说话,静静听着他们的议论,只有他们有明显疏漏或者争执不下时才说出自己的意见,在这个商人组成的小队伍里他像一位导师而非老板。他教导这些年轻精灵怎样去考虑问题,提出种种假设的困难要他们解决。

Glador在边上安静的听着,心底对Egalmoth的做法颇不以为然,在他看来让这些小伙子充分激发自己的潜力才是正道,毕竟将来谁知道会遇到什么问题呢?作为领袖不可能所有事情都为他们想到了,只要让他们有足够的勇气就可以了。不过Galdor依然惊讶于Egalmoth的细致周密,他的运输计划测算无遗,组织得像一场战役,周边城镇规模、驻军多少,气候条件,山林物产都考虑在内。当他听见Egalmoth在问日出日落的具体时间时忍不住插了一句:“我看,你可以当将军打仗了。”

Egalmoth悠然一笑,摇摇头说:“将军留给你当,我只做诺多第一的商人。”

Galdor不置可否地笑笑,再不做声。

第二天一早,浓密的乌云依旧压在地面,一行人继续赶路,气氛一如昨天那样沉默。突然,森森无边的松柏林海中一阵林涛般的异样声音弥漫了过来。Egalmoth抬头,蓦然便见一大群飞鸟贴着地面向他们掠来,惊恐地鸣叫着,盘旋飞舞着从内佛瑞斯特精灵身边掠过直向高空飞去。刀出鞘!箭上弦!几乎是本能的所有人亮出武器隐蔽起来。片刻之后将近五十个半兽人呼喊咆哮着从密林深处冲了出来!Galdor微微扭头往Egalmoth这边瞥了一眼,Egalmoth示意他已经准备好了。Galdor一声呼啸便纵身跳了下去,只见他直接落入半兽人如同黑色污泥般的队伍中间,一柄沉重的狼牙棒在他手中舞得虎虎生风,只一下子就生生敲掉了面前一个半兽人的脑袋,那颗丑陋的头颅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落在Egalmoth所在的树下。

Heavenly Arch商社的精灵并未和他们的同伴那样直接和半兽人肉搏,他们隐匿在大树枝叶间奔走跳跃,用弓箭强有力地杀伤敌人。Egalmoth看辛达战士杀得过瘾,干脆不打扰他们的雅兴,只压制住在外围的半兽人,至于那些已经和他们绞杀在一起的,就留给他们去处理吧。这些乌合之众并不经打,没过多久还站着的就只剩内佛瑞斯特的精灵了。Egalmoth跳下树,用一支箭狠狠插进一个濒死的半兽人喉咙,结果了它。“没想到现在还是碰得到这些东西。”

“冬天什么东西都会跑出来。应该不是藏在这附近的。”Galdor抓起一把雪擦拭着狼牙棒上粘稠的黑血。

“嘘!”诺多商人突然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他皱着眉,侧耳仔细想捕捉着什么。

“什么?”Galdor也竖起耳朵,可惜除了寒风掠过的声音之外什么都没有。

“仔细听!”Egalmoth手指向东南方的密林深处,精灵们果然听到隐隐约约的抽泣声。他们迅速赶过去,这是什么样的景象呀,许多半兽人倒在雪地中,然而精灵被肢解的尸块依旧散落各处,斑斑血迹在白雪的映衬下触目惊心……

“他们曾经激烈地反抗过。”Galdor干巴巴地说。

Egalmoth心情沉重地望着尚未完全熄灭的篝火散发出的青烟,又有一阵微不可闻的呻吟随风飘来,Galdor拔腿就往那个方向跑去,身形一晃,消失在一株粗壮松树后面。“找到了!”他大声喊道,“Egalmoth你一个人下来!”

Egalmoth照做了,他发现在那颗松树背后是一个深邃的坑洞,坑底结冰的地面上躺着一个女性精灵。他顺着溜滑的石壁爬下去,才看清楚那位女士蜷缩着身体,双手环抱着高高隆起的腹部,她的胸口被利器捣得稀烂,血已凉透。Galdor按住她脖颈试了试,轻轻叹了口气。

“让我看看!”Egalmoth伸手抚摸她的腹部,奇迹般地感受到小生命顽强的胎动。“孩子还活着!”他沉着声音说。现在摆在他们俩面前的是进退两难的困境,救还是不救这个孩子?怎么救?

“先生,要我们做什么?”Egalmoth的亲随趴在洞边喊道。

“去警戒!谁都不许过来!”Galdor吼完毫不犹豫拔出匕首,被Egalmoth一把抓住手腕。

“这孩子还活着!!!”

“我来吧。”Egalmoth平静地说。“损毁尸身是重罪,我已身负诅咒,没什么关系。”Galdor一愣,此时他才了解到Egalmoth的可敬和可怕,动动嘴唇还想说点什么,却像被东西堵住了喉咙,Egalmoth那双琥珀色的眼眸似乎有种蛊惑人心的力量,轻易就使他退却了。

从血淋淋的腹腔中取出已经全身发紫的婴孩,使劲拍了几下才哇地哭出来,手脚蜷缩,舞动不休。Galdor和Egalmoth对视一眼,才觉得浑身早被冷汗浸透,彻骨地冰凉。Galdor迅速脱下衬衣包好孩子,贴肉暖在怀里,朝着孩子母亲的遗体深深一躬,说:“夫人,是个儿子,我会好好养育他。”

Egalmoth也朝着遗体鞠躬说:“对不起。”

“一如会赐福于你。”Galdor发自内心地安慰他。

Egalmoth摇摇头,一言不发。

当Galdor回到地面上后,来自内佛瑞斯特的旅行者们都犯难了,这些小伙子用怀疑的眼光看着辛达领主臂弯里的小包裹,试探性地掀起斗篷的一角,露出一张皱巴巴的发青小脸,一张张开着、没有牙齿的嘴和一个光秃秃的小脑袋,他们把包袱多打开了一点儿,看到了弱小的肩膀,挥动的胳膊和紧握的双拳。Galdor突然感到无能为力了,这不是个足月自然生产的孩子,连哭声都有气无力,他该拿他怎么办?

“我们没有东西可以喂他!”Egalmoth有些焦急地说。

一个愣头愣脑的小伙子脱口而出,为什么不能?跟着他就明白为什么不能了,方圆几里格之内只有他们几个大老爷们。所有目光都落在Egalmoth身上,这帮光棍唯一能指望的就只有他了。

“去找找有没有剩下什么东西,每个角落都不要放过!奶、糖、蛋,什么都可以!动作快点!”

小伙子们迅速行动起来,他们在一片狼藉中翻找,最后在一只倾倒的罐子里找到了一点点蜂蜜。

“太好了!”Egalmoth兴奋地拍着手喊道,他一把将Galdor按倒坐在地上,让他把婴孩放在膝头,自己往蜂蜜罐子里加水兑在一起,然后手里拿着一条手绢,把一角拧成螺旋形。他把那个角蘸进罐子,让手绢吸收一些蜂蜜水,然后把布角放到婴儿的嘴边。婴儿张开了嘴,吮吸着手绢,咽下去。

Galdor简直受到了鼓舞,“这办法很聪明,Egal!”他惊讶地说道,称呼Egalmoth的时候都激动地用了昵称。

诺多商人咧嘴笑了,“总有一些救急的办法,等你们当了爹就知道了!”他得意地说。

所有的精灵战士都眼巴巴地看着Egalmoth重复着那简单的动作:把手绢蘸上蜂蜜水,让婴儿去嘬。当他把手绢触到婴儿的嘴唇时,有的小伙子会张开自己的嘴巴,Galdor看着觉得很好玩。喂这婴儿挺慢的,不过嘛,喂婴儿本来就是个慢功夫。

婴儿吃饱了,Galdor笨手笨脚地摇晃着婴儿。“可怜的小东西!”他说,“真是真是可怜。”那种要保护和关心这婴儿的迫切感,激流般地充溢着他。他注意到同伴都在盯着他,对他这位勇猛刚强的战士突然表现出来的温情感到吃惊。

Egalmoth又开口了:“你真的打算自己抚养他?”

“当然,我对他母亲发过誓!”Galdor似乎没有意识到说完这句话他今后的生活就会大不一样了。他斩钉截铁地说道:“这孩子是一如降下的奇迹。”他的目光扫遍周围所有的人。战士们睁大眼睛,回望着他,玩味着他的这番话。“我要亲自照顾他,”他接着说,“我要喂养他,教育他,按辛达战士的方式把他抚育成人。然后,等他长大以后,他自己就成为一个战士!这样,他就能为反抗魔苟斯而战了。”

四下是一片茫然的寂静。

“那个,我们是不是派两个人把他送去后面的村子等我们回来?”Egalmoth提出了最切合实际的建议。

Egalmoth是对的,接下来的道路绝对不可能带着幼小的婴孩同行,他们安排了两个温和细心的小伙子带着孩子返回最近的村庄寻求帮助,一行人继续前进。Galdor 领着他们在林中走着一条弯弯曲曲的路。其实地上并没有路,但他从不踌躇,径直跨过小溪,钻过树枝,越过结冰的水洼、一丛灌木和一株倒在地上的硕大的橡树。最后,他朝着一片荆棘丛走去,似乎消失在里面了。Egalmoth跟着他,和他原来想象中不同的是,他看到了一条窄路,蜿蜒于树丛之间,荆棘丛在他头上交错密布,他发现自己处于半明半暗的光线之中。在这样的环境下再埋头疾走了很长时间,终于来到一座建造在宽阔的岩石平台之上的小型城堡,岩石山体绿树葱茏,将平台遮掩得严严实实,与周围山体一般无二。

“这是我们的兵营,往后的路只能你一个人走,进入平原的峡谷坍塌了,我们明天只能从捷径爬到能俯瞰平原的山峰,你最好只带干粮。”Galdor如此告诉Egalmoth。

好吧,这次总算放我过去了。Egalmoth撇撇嘴,又想起去年在半道上就被挡回去的事。“往前还要走多远?”Egalmoth问。

“如果现在走的话大概后天日出时分就能爬到能俯瞰平原的山峰。”

“那么……走吧!”Egalmoth扔下行李用力将腰带紧了紧,做出要大干一番的模样。

此时惨淡的夕阳隐没了,满天星斗闪烁在无垠的夜空,一钩新月斜挂, Galdor瞪着他,这几天的奔波着实有些累了,但看着Egalmoth干劲十足的样子又不太好意思泼他冷水,一咬牙一跺脚决定豁出去了,陪这个诺多疯上一次。“那你要跟紧了!”话音未落辛达领主已经跃入齐腰深的杂草,不消片刻已经攀上山崖,Egalmoth紧随其后,待他们恰恰奔到一株白栎树树冠之上,一前一后从山崖边一跃飞起,堪堪地落在了山毛榉树冠,树冠倏忽一沉,他们已经大鸟一般落到了远处的孤石之上……

山中风雪无定,Egalmoth他们一日两夜的路程经历了七八次风云变幻,第三日黎明前接近山顶衣服半干半湿地贴在身上。乃至登顶,景象已是大变,天空湛蓝得令人心醉,红红的太阳枕在遥远的山峦,明亮得扎人眼睛。Egalmoth精神大振,双手圈在嘴边一声大喊:“噢嗬——太阳出来了——”

Galdor喘着气,脸上带着虔诚的笑容:“怎么样?这就是乌尔牟应许我们的地方。”

Egalmoth欣赏着被皑皑雪山环抱的山谷一时感慨万千。周遭雪山挡住了冰冷刺骨的寒流,使得平原如翡翠般呈现出浓郁明艳的绿,干净得如同春日刚刚耕耘过一般。连周遭的松林地面都是了无杂物污秽,山林幽谷清新得令人心醉。平原中央一块晶莹璀璨的巨岩拔地而起,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流亡的诺多精灵俯仰天地,觉得这世间前所未有的宁静。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Egalmoth抑制不住激动的情绪对Galdor说。

辛达领主微笑着摇头。

“这地方值得我们拼尽全力!”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