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almoth之歌 (47)

Turgon给Egalmoth找到了一个合适的职位,这事他暗地里琢磨了好久,终于下定决心要换掉他的财务官。现任财务官是早在提里安时期由他父亲任命的,这位平庸的诺多精灵在和平稳定的环境下打理打理日常开支还行,Turgon的领地不过是他过着闲散和优越生活的地方。他从来没有认真受自己职责的约束,总是披着半透明的伪装,靠着至高王亲自任命的威严来摆脱困境。因着对父亲的尊重Turgon也就不怎么干涉这个人的工作,并且他本人对金钱方面的事情一窍不通,也不感兴趣。但是现在不行了,随着这项恢弘工程的开展内佛瑞斯特糟糕的财务管理带来了严重后果,堂堂诺多至高王的次子渐渐入不敷出。即便是整天无所事事的老贵族们都觉得要由这家伙继续担任王室财务官太可怕了,只有少数几个极度堕落的诺多希望他能继续在这个位置上给他们带来好处。此时Egalmoth站了出来,他率领着一帮乌合之众横扫盘踞各地的半兽人,从而为Turgon积累了巨额财富,再加上他那天才般的经营能力,任何人都没有借口反对这一提名。Turgon把他的计划给Egalmoth一说,没想到彩虹老板头摇得连五官都看不清了,他说自己得东奔西走筹措物资,被官职禁锢在内佛瑞斯特只会拖累工程进度,总而言之一句话:当这个财务官会影响他做生意。这个观点Turgon是赞同的,但是即便如此Turgon还是毫不客气地将一团乱麻的账本扔给Egalmoth,彩虹老板只好带着手下一干得力助手仔仔细细将账目整理了一遍,然后在Turgon有任何财务问题时随叫随到,成了梵雅玛宫廷里比专职财务官还要专职的编外人员。

Egalmoth一心想往上爬,等他费尽心力攀上高峰时却发现很多事情并不是他所想的那么回事儿,曾经让他羡慕不已的贵族做派和王室威仪已然成了最大的烦恼,生性随意的他现在也不得不打起精神应付那套繁文缛节。成为大人物的一项重要

义务就是准时参加各种仪式,寒霜之月的悼念仪式尤为隆重,为了纪念跨越Helcaraxë的艰苦旅程及殉难的同胞,诺多贵族必须在黎明前就赶到王宫,在Turgon的主持下吟唱哀歌,再到圣坛祈祷,一套程序下来已经到了中午,在这期间他们将不吃不喝。正午时分Turgon将和中枢大臣一起进餐,这餐饭通常只有清水和面包,在用餐期间他们将讨论内佛瑞斯特的机要大事,据说之所以这样安排是为了提醒贵族们不忘筚路蓝缕的过去,为诺多一族的美好未来而继续奋斗。不过在Egalmoth看来大概是Turgon不想另外再找时间把人召集起来,因此找个借口把会开了。抱怨归抱怨,Egalmoth还是以一种严肃的态度来对待第二天的仪式,采取的措施包括:准备黑色肃穆的长袍,选择低调但能体现身份的配饰,以及在午夜时分赶紧大吃一顿免得第二天挨饿。

满天星斗闪烁在无垠的夜空,一钩残月斜挂,连绵下了几日的大雪停了,雪后初晴的黎明干冷异常,却正合了Egalmoth的心意,于是他精神抖擞,挽着Ríndes大步流星地奔向街对面Duilin家门口。工兵主官已经在那里等了,今天Duilin穿了一件深蓝色长袍,头上只戴了一个银色的头冠,不过他胸前别了一只张开双翼的雄鹰胸针,那是很早以前Egalmoth送给他的礼物,他今天预备将Indilme 正式介绍给好友夫妇,因此特别佩戴了这枚很有意义的胸针。Egalmoth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番,作出评论:“不错。”

Duilin皱皱鼻子做了个鬼脸,然后笑着说:“快走吧,别迟了!”

参加仪式的精灵汇聚在金碧辉煌的中殿,他们大多穿着深色礼服,神情肃穆。Duilin的目光掠过会场寻找着Indilme,没怎么费事他就认出了心爱的姑娘,她靠近祭坛,就在前几排的位置。Duilin向Egalmoth夫妇做了个手势,把他们引到Indilme面前。“早上好,my lady。”Duilin彬彬有礼地向她问好。那姑娘露出微笑,她正值青春美貌的年华,像一座沐浴在秋日清晨阳光下的黄金雕像,沉静而散发着光芒。“早上好,Lord Duilin。”说着她朝他伸出修长的手,Duilin在上面落下一吻,然后向她介绍:“亲爱的,这是Ríndes和Egalmoth,我最好的朋友。”

年轻的姑娘有些紧张,在王公贵族间传播的流言蜚语中Egalmoth总是被形容为粗鄙不堪的暴发户,他靠着有几个臭钱买通了一条亲近Turgon的道路,削尖脑袋把女儿塞到Idril身边去了。至于Anneri,那个公然敢和保育女官长打架的野丫头堂而皇之跟着小公主招摇过市,简直亵渎了圣神的宫廷……等等等等不一而足。Indilme不是太在意这些,她的职位并不能经常接触到公主内侍,偶尔遇上随侍在公主身边的Anneri只觉得她是个漂亮的小女孩,其他的对于这家人就没什么印象了。如今他们像闪电般的一下子进入到她的生活中来,她深爱着Duilin,然而Duilin和Egalmoth的关系是如此的密不可分,这就意味着她必须进入这个小团体。他们是什么样的?会不会如传闻中那样充满心机不好相处?Indilme挺直胸膛,微微屈膝向Egalmoth夫妇郑重其事地行了一礼,“初次见面,很高兴认识二位。”

“呀,您不必客气。”Ríndes赶紧扶住她,“认识您是我们的荣幸。”

Egalmoth也笑着说:“邂逅您是Duilin最大的幸运,只是他太小气,时至今日才和我这个兄弟分享他的珍宝。”他说着故意瞥了好友一眼,Duilin讪笑着,很不好意思的模样。Egalmoth夫妇亲切的态度使Indilme终于放松下来,她暗地里想:Duilin为人高尚正直,他一生的挚友应该错不了。想到这不由得对Egalmoth一家心生好感。

“早上好,诸位。”Salgant愉快的声音打断了众人的闲谈,这个满腹心机的胖子已经观察他们一段时间了。Indilme能嫁给Duilin是最好的事情,这门亲事预示着Salgant一下子能和两个强势人物结盟,何乐而不为呢?于是竖琴家的家主主动展示出友好姿态,他的样子落在Egalmoth眼里只觉得那副皮笑肉不笑的尊容都没有了。

“哦,早上好,Salgant阁下。”Egalmoth和Duilin一起打招呼。

Salgant肥胖的爪子拉起Ríndes的手文雅地一吻,又说:“请原谅我的疏失,尊敬的夫人,一直未能对您怀有身孕表达祝福是我的过错。”

“感谢您的盛情,阁下。”Ríndes微笑着道谢。

“看样子真是一个幸福的寒霜之月,不如这样,过几天请各位到舍下用顿便饭。”Salgant说。

Duilin和Egalmoth交换了一次眼神,欣然同意,“那我们就却之不恭了。”

“那太好了,邀请函很快将送到二位府上。” 说完他们相互致意就各自走开了。Duilin大大方方地挽着Indilme向其他人介绍他的女友。Egalmoth在一旁看着,忍不住小声吹了声口哨。“嘿,干什么。”妻子暗地里用胳膊肘捅他,“这种场合像什么话。”

“你不觉得Duilin有点不一样了?”

“沉浸在恋爱中当然不一样。”

“不是!”

“不是?”

Egalmoth冲妻子促狭地眨眨眼睛说道:“你没发现他今天老气横秋的?”

“你呀,一天不损他都不行。”

祈祷仪式结束后Egalmoth与一干中枢大臣跟在Turgon身后率先离开圣坛,他们轻快地穿过人群,像航船划开平静的水面,与会的诺多精灵纷纷向他们颔首致意,往一旁闪开一两步为他们让路。这是Egalmoth第一年作为正式成员去吃这顿意义非凡的午餐,因此他能清楚地感受到人们的目光正从他移到Duilin,再转移回他身上,这些诺多精灵互相捅着,低声议论。眼看着Egalmoth家族的崛起已成定局,那目光中有不甘,有嫉妒还有单纯的羡慕。Egalmoth高昂着头,漫不经心地将眼睛掠过那些议论纷纷的贵族,和他目光相碰他们会像是被刺痛似的往后一缩,不自然地避开。他突然很享受这种感觉,觉得有意思极了。

按照惯例内侍将中枢大臣们用餐的桌椅摆成圆形,每个座位前都放了盛满清水的金杯以及新鲜出炉的面包,这些面包热乎乎的却并不好吃,没什么味道,质地粗糙,烤得也非常硬。Egalmoth每咬一口都得喝一大口水将它们泡软。他费劲地嚼着食物,偷眼瞟了瞟周围,所有人都在面无表情地吃东西,没有谁说话,更没有谁象征性地吃一点就住口了。因此他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咬下去,嚼得腮帮子都酸痛了。突然他觉得有点好笑,这个仪式本来和身为辛达族的Galdor没什么关系,为了彰显地位他不得不也坐在Egalmoth身边啃如石头般坚硬的面包。终于,在咽下第四片面包后Turgon用餐巾抹了抹嘴唇,其他人立即放下食物等待王子的开场白。

“我打算做一些调整。”Turgon语气平淡,“按照你们在建造新城过程中所负责的领域来划分臣民归属,将来也以此为依据分配你们的采邑,所以关于他们家庭的生活你们也要负起责任。”简简单单一句话奠定了未来的格局,Turgon想要回到久远之前,一群族人决定前往维拉应许之地,在旷野里建造起一座城池以便他们在其中过平安喜乐的生活。他们占据一块荒地,清理树木,排掉积水,耕种土地并共同建起住宅。他们如兄弟一般,在座的诸位因着卓越的才能和巨大贡献而成为其中的领头人。所有人都为着同一个目标而奋斗,尸位素餐之人在Turgon的宫廷将不再有位置。

这一决定带来的变化是惊人的,意味着像Egalmoth这样的精灵有了自己的根基,他将一跃成为无可争议的贵族,执掌整座城市的财务。做Heavenly Arch商社的老板比做财务官容易,因为商社是他自己一手创办的,一向管理得很好。内佛瑞斯特的财务官是个长期的挑战,仅仅找出根源何在就得花上好几个星期——共有多少土地,都在什么地方,上边都种的什么,到底是森林、是牧场还是麦田。把各个行会分散的产业控制好,把毛病找出来并加以克服,把各个部分连缀成繁荣的整体,将是长期的工作。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所有这些都是Egalmoth擅长并喜爱的。对此,他的心里充满自豪。

镶嵌着黄金的,雪松木制成的大门被推开了,几名内侍抬着一个被华丽织锦覆盖着的物品走了进来,他们将它放在圆桌中央。Turgon冲Penlod微微点头示意,高大的诺多建筑师像一座巨塔那样站了起来,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内侍揭开织锦,然后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

Penlod张开双臂,向众人展示道:“先生们,这就是今后我们安居乐业的地方。”

Egalmoth望过去,那是一座制作得惟妙惟肖的模型,层峦叠嶂的雪山环绕出一片与世隔绝的天地。Egalmoth一看就明白了,这片卧于环形山脉中央的平坦谷底,实在是贝尔兰地区一处难得的腹心险地,精灵们能修筑城堡和防御工事,凭借地形扼守关隘要道,在魔苟斯的爪牙接近之前将他们消灭。谷底辽阔平原土地肥沃,足够供养全城精灵繁衍生息,再加上环形山脉中取之不尽的木材,石材,矿藏,再没有比这里更适合隐居的地方。Egalmoth心底升起一种强烈的冲动,巴不得马上飞去那片土地亲自踏勘一番。

“Egalmoth,你对要塞修筑有什么看法?”Turgon看他有点走神的样子,问道。

“我得亲自去看看,物资运输和储备与屯兵不一样,我会拿出具体建议。”

“这个可以,反正Galdor你要赶回去,不如你们俩就一起去吧,正好Glaldor有什么地需求也可以具体和你谈。”

???!!!Egalmoth可真是一万个不愿意,去年Galdor死活不让他跟着进去的仇Egalmoth还记得呢。再说Galdor性格古板严肃,认识这几年Egalmoth硬是没和他说过几句话。

“Egalmoth……Egalmoth……”

Duilin在桌下使劲踢了他一脚才让他从满心不愿意里回过神来,“是的,殿下,有何吩咐?”

“有困难吗?”

“没有,我的殿下。”

“那好,具体事宜你们商量着办!”

Egalmoth点头称是,却从Turgon的眼底捕捉到一丝不怀好意的狡黠。

Egalmoth之歌 (47)”的一个响应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